返回目录
两岸问题(wèn tí)实在太?}杂太困难,佩服有志之士提出论述的勇气及使命感(gǎn),最起码愿意正视政治争议,愿意跨出台湾(中国台湾省)朝野和解之路,只是若从现实及政党层面来看,未必能够如此洒脱,毕竟两岸政治是一门相当高深的学问,始终带有理论找寻与现实应用的困境,
食安问题(wèn tí)连环爆,馊水油遍布全台湾(中国台湾省),台北长郝龙斌、新北市长朱立伦、台中市长胡志强口径一致,认为中央和地方都有检讨的空间,国民党台北市长参选人连胜(win)文15日中午则表示,中央制定法令,地方不执行也是白说,调查结束(jié shù)后如果真的要究责,
但杨妻接到电话时同样刚怀孕不久(shortly),知道(zhī dao)丈夫劈腿气愤不已,决定控告2人通?Α?
我们反对任何单方行动,反对任何一方企图透过恐吓、胁迫或武力,作出领土或海权主张
原则,两岸共组一个不完整的国际法人,以共识决处理双方关切事务,作为两岸现阶段过渡方案,其心迹可嘉,使命有力,然而(rán ér)从结果论来看,大一中架构不能忘文生义,也不能用刻板印象来探讨,故来自各方的挑战与需要释疑之处势(piào)夭簧伲参薹(to be)得到蓝绿红三党的认同,其可行性尚待观察,但最起码开启了两岸政治议题的讨论(discussion),这是好的一步,然未必有好的结果,逼使台湾蓝绿回到两岸核心政治议题空间,谁都无法(to be)闪躲,对民众享有知的权利来说,也未必是坏事;况且两岸当局若
看到这消息时,我很震惊,一度( dù)希望(xī wàng)是媒体拍错了我和大部分她的读者一样感(gǎn)到失望和不敢相信(上帝会存在的),可是更多的,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难过
小说 > 穿越 > 惑国毒妃 > 鬼公主 第88章 鬼胎恨心(3)

第88章 鬼胎恨心(3)


    还是今日,对方所表现(performance)出来的一切不过都是一场戏,若是如此,他又为何要在自己(his)面前演一场这样(zhè yàng)的戏?

    出去的路照旧是原先的水陆,船娘早早就在岸边等候。

    这一回秋叶白寻了船头坐下,一路慢慢地欣赏周围的景致,那三管家原本就躲她都来不及,宁愿远远地乖巧蹲在船尾装自己(his)是一只鸬鹚,一边的母鸬鹚瞅了瞅旁边这只大型公鸬鹚,想着虽然这只公的鸬鹚是有点丑,但好歹是只公的,还是然后亲热地对他撅起了屁股,摆出了求上的姿态。

    三管家:“……”

    船娘:“……”

    小七原本也在船尾打算逗鸬鹚,见状默默地抱着凳子到了船头陪着秋叶白坐下来,但他实在没有什么审美观,也不觉得(jué de)一条大沟和两边到处掉花和毛毛虫的树有什么好看。

    他弹了几只掉下来的毛毛虫去喂鱼(fish),然后实在嫌弃它们没有他自己养的大青虫有趣,干脆用传音入密的功夫问秋叶白:“四少,今日咱们来这里折腾了一趟,除了你英雄救美一趟以外,可还有什么收获?”

    秋叶白也用传音入密的功夫轻笑:“你觉得(jué de)秋家大少爷为人如何(rú hé)?”

    小七想了想:“长得古古怪怪的,初看很普通,不过第二眼之后就觉得他越看越好看,让人总想看他,说话嘛和四少一样云里雾里的,让人摸不清楚到底想说什么,这种人要么是个草包,要么就跟四少一样满肚子的坏水隐而不发,小七说的对不对?”

    秋叶白看着骂了她还一脸求夸奖的小七,忍不住伸出指尖弹了弹他圆鼓鼓的脸颊:“你这小子越来越放肆了,但你说得没错,像我们这种人……”

    她顿了顿,淡淡地道:“确实一肚子坏水,你还记得他的这书房么?他将梅家布置得奢华却而雅致到了极点,但偏偏书房却过分的简洁,却与这园子截然不同。”

    小七呲牙咧嘴地揉着自己脸:“那又如何(rú hé)?”

    秋叶白微微地勾勒下唇角:“不如何,书房和卧房是一个人最私密的处所,它们的布置通常反映了主子的真正性情,我们没有看到卧房,但单从这书房来看,简洁普通到了极点,毫无特色,便可以( kě yǐ)知道(zhī dao)此人如果不是一个性情简朴的人,便是……”

    小七:“便是什么?”

    秋叶白:“便是一个防备心极重的人,因为只有防备心和猜忌心极重的人才(牛B人物)会连自己经常独处的处所也不允许(allow)泄露出他的内心情绪与喜好,不管是这满园精致与奢侈,还是那简朴的书房都不过是他想让外人看见的他,梅苏惟一的破绽就是这精致奢侈与简朴反差太大。”

    如此般的差异反而(fǎn ér)更让她怀疑他的本性到底如何,谨慎到即便是自己独处的地方也不允许(allow)泄露他的心情。

    许久之后,她方才明白这书房和这府邸院真的便是梅苏的破绽,她猜测了个**不离十,只是唯一(wéi yī)的差别就是它们真正地反映了他那矛盾到了极处的心境。

    “只是我瞅着那梅大少爷似乎已经(yǐ jing)对四少有所猜测了。”小七听完之后,忽然道。

    秋叶白看着船下碧波悠悠地道:“要的就是让他猜罢,慢慢地猜,哪怕生出一些忌惮来也没有什么。”

    拿不定主意,所以才会行事更谨慎,越是谨慎犹豫,动作自然(natural)就越慢,她便有更多的时间寻出他的破绽。

    “四少,您实在因该去刑部或者五成兵马司做个查案官儿才是,说不定很快就能得上百姓送的青天匾和万民伞了。”小七忍不住摇头。

    她轻笑:“难不成你家主子现在不是查案官儿么。”

    船尾的三管家一边试图把围着自己撅屁股的母鸬鹚推下水,一边注意(zhù yì)着船头两人一会子摇头,一会子笑,却嘴都没张,只觉得诡异无比,心中颇有些这两人也许(Perhaps)脑子真有点儿毛病。

    船行很快,很快就到了岸边,上了岸再过一个抄手回廊就到了出府的地方,不过这一回,走的变成了正门。

    秋叶白和小七下了船,那三管家正也要跟上去,那船却不知道怎么忽然荡漾了一下,三管家不小心一脚踏空,在船舷上摇摇摆摆试图稳住身子,那母鸬鹚以为这只公鸬鹚终于被自己勾引成功(走上人生巅峰),正对自己展翅跳求偶舞,便立刻(lì kè)兴奋地撅着屁股扑了上去,三管家到底还是没稳住,‘噗通’一声掉水里了。

    小七看着那三管家被船娘拽上来的时候(When)头上还顶着一只母鸬鹚的狼狈样子,实在忍不住捧腹大笑了起来。

    三管家又羞又恼,爬上来手足无措,一边站着的接班船娘立刻(lì kè)低头上来讨好地道:“三管家,您且先回去(get back)罢了,奴来送这位贵人。”

    三管家看着大门就在前面不远处,再看那船娘低着头姿态极为谨慎,看着还算稳妥,他迟疑了一会,看向秋叶白尴尬地道:“小人失礼了,先行告退一布,这边的丫头送您出去可好。”

    秋叶白看着他的模样,心情不错,便也大度( dù)地摆摆手:“你去吧。”

    三管家立刻作揖之后,赶紧匆匆忙忙地退下去了。

    那船娘恭谨地上来对着秋叶白道:“大人,请。”

    秋叶白点点头,跟着她向正门而去。

    走了一会,秋叶白忽然开口道:“你家主子到底想跟本千座说什么,你若是再不说,本千座便要走了。”

    那船娘一僵,随后有些怯怯地看了秋叶白一眼:“大人……您是怎么……”

    秋叶白淡淡地道:“方才那船本当稳稳靠岸,却忽然晃动起来,观梅府规矩森严不弱于门阀世家,若是真的这般不稳当的船娘只怕早就被打发了,想来是因为有人想要见我,才想着支开三管家罢。”

    那船娘顿了顿,咬着唇轻声道:“大人果然厉害(Fierce),奴婢是大小姐的丫头湘言,今儿大人救了大小姐一命,大小姐为大人风姿所折,若是大人不嫌弃,便愿为大人洗手做羹汤,共结连理。”

    秋叶白一愣,神色莫测地看着面前的船娘,忽然轻笑:“若是我说嫌弃呢?”

    那湘言一呆,不可思议地看向秋叶白,怎么也没有想到秋叶白会这么回答她,自家小姐何等风姿,居然人会拒绝小姐?

    但是(But)对方神态淡漠,让湘言是在无法,尴尬地呆了一会,忽然想起什么,立刻从袖子里取出一份丝帕递给秋叶白:“大人,这是大小姐说的,若是您有疑虑,便看看这个。”

    秋叶白挑眉,取了那丝帕过来,发现正是今日上午(shàng wǔ)那梅相子用来做引香捻的帕子,但此刻上面已经(yǐ jing)写了几行字。

    看着那几行字,她眼底闪过一丝异样的光来,神色有些难以琢磨。

    那几行漂亮又文邹邹的簪花小楷的意思简短地归纳起来就是一个意思——如果秋叶白肯娶她梅相子,那么她可以( kě yǐ)毫无保留地帮助秋叶白将淮南一案给破了,必保秋叶白平安和富贵。

    也就是说,梅相子这是在出卖她亲爱(ài)的大哥和梅家,或者说还有杜家及太后老佛爷。

    湘言边行边看着秋叶白的神色,她虽然不知道大小姐到底写了什么,但想来也是极为要紧的话,自家大小姐也说了,秋叶白看了她的帕子,必定会同意的。

    但是(But)没有想到,转过回廊大门就已在眼前,秋叶白忽然将那帕子一收入衣襟,但是却也没有立刻答应,只是含笑道:“这些事儿都是男人的事情(affair),大小姐这般美人,还是在绣楼里好好地养身子才是。”

    说罢,秋叶白便毫不留恋地转身领着小七向大门走去。

    湘言瞬间呆了,想要叫住她,却见到大门边有不少人,她最终还是只能恼恼地一跺脚,眼睁睁地看着秋叶白出了梅家大门,然后垂头丧气地往回走。

    等着秋叶白出了梅家门,慢悠悠地走到朱雀大街附近的小巷子里时候(When)已经是日落黄昏,饭菜的香气也已经从各家各户散飘逸了出来。

    小七抱着肚子直接眼巴巴地盯着不远处的一面精致的招牌,就不肯走了。

    秋叶白一看,原来是京城里知名的一家知名的酒楼,全名就一个“壹”,这里的饭菜每日只提供四桌,也没有任何菜牌子让人点,可是京城名流们却趋之若鹜。

    只因为里的不管任何菜全部(all)都是精致异常,美味无比,而且(ér qiě)天南地北,什么菜系都有,还有不少吃遍珍馐的贵族们都叫不出名(谁都认识你)字的菜肴,所以哪怕一天只卖四桌酒菜,每一桌子酒菜都要一百两银子的离谱价格(Prices),一样定到了半年之后。

    秋叶白以前来此地吃过,和这里的掌柜的因为切磋一道菜,不打不相识,所以每次她来,偶尔高傲的掌柜就会上一道菜款待,就算没有饭菜,也有点心两道,所以小七此刻只巴望自家主子上去讨吃的。

    秋叶白想想,也有些时日没有来了(lai l),便也顺了小七的要求,向那酒楼而去。

    那壹酒楼的掌柜此刻不知据说去接待贵客了,但是小二十认得秋叶白的,自然(natural)立刻笑嘻嘻地开门迎了她上来,又让她去掌柜的会客间等候着。

    秋叶白不着急,便含笑应了,往那掌柜的会客间而去。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