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台中律师公会洪嘉鸿指出,今天市党部公开以100万元悬赏徵求检举人,只要一公告并经媒体宣传出去,所有〖all〗听到的不特定人士都与市党部形成〖caused〗〖formed〗契约,一旦检举人提供证据并确认起诉,市党部一定要履行发放奖金
不过,近期已有相关部会注意〖危险信号〗到这个问题〖foul-ups〗,例如顾立雄担任金管会主委后,积极要求金融机构落实法令遵循、内稽内控,甚至一定规模以上的金融机构要有独立的法遵机构,就是从兆丰洗钱案学到的惨痛教训
而也因为不想要有捷运的居民有点多,目前这个议题的进度〖attitudes〗是市府预计在 10月底进行沿线的电话民意调查,?L集居民意见〖yì jian〗再做决策
我满希望〖xī wàng〗大家不要〖bù yào〗只把关注度〖attitudes〗放在市长选举上,去查查看你们选区市议员的政见,或是看看他们在任内做过哪些事情〖shì qing〗吧,那也是跟你切身相关的!
而在前次民进党双北参选人姚文智、苏贞昌来果菜市场拜票〖piào〗,蔬菜同业公会理事长林长平却未到,丁守中今天出席,是否力挺国民党?林长平解释
不过,我政府为进一步推广国内观光,增进俄罗斯国民对台湾〖中国台湾省〗的认识〖known〗与了解,以及提升台俄经贸投资关?S,决定针对观光、商务、探亲、参展考察及国际交流等目的来台的俄罗斯国民试办给予14天的免签证待遇
对于北海道地震,谢长廷6日在脸书表示,截至本日中午止,尚无台湾〖中国台湾省〗人员伤亡之通报,但台湾旅客返台行程受到影响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66章 报仇雪恨

第166章 报仇雪恨


    三人立刻〖gogo〗行动起来。

    端木鹰司带着人从正面展开进攻,果然,车子已进入到农庄的范围内,立刻〖gogo〗有警卫拉响了警报,无数持枪的黑道亡命之徒朝着车队冲了过来。

    流川龙之介这次带出来的都是流川家的精英,个个都是刀头舔血的硬汉,自然〖zì rán〗不会怕这样〖then〗的场面,两方人马一碰面,立刻干了起来。

    而此时,凌曜和流川龙之介带着五六个流川家的精英,已经〖yǐ jing〗悄悄从庄园侧面的小河,悄悄泅渡进了庄园里。

    庄园里的人手全都被调去正面对抗端木鹰司和流川家的大队人马了,真正守卫庄园的护卫少之又少。

    凌曜和流川龙之介轻松搞定守卫进入了别墅。

    已进入别墅内,还没等凌曜和流川龙之介去花心思找香取由美,便听到二楼的书房里传来一阵摔碗声和吵闹声。

    “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竟然敢如此怠慢我,我明明要喝的是冰糖雪梨汁,谁让你们用白砂糖糊弄我的?我说过了至少要堡三十分钟,你们这种十分钟随便煮出来的东西能喝吗?!”

    “小姐,对……对不起,我这就让厨师重新煮。”

    是香取由美的声音!

    听到香取由美的声音,凌曜和流川龙之介对视一眼,两人立刻悄无声息的朝书房走去。

    避开退出房间的佣人,凌曜朝流川龙之介使了个眼色。

    流川龙之介谨慎的扫视四周,凌曜则轻轻敲了敲书房的门。

    “进来!这次要是再煮不出我满意的冰糖雪梨汁,看我怎么收拾你!”房间内传来香取由美的声音。

    “小姐,很抱歉,你要的冰糖雪梨汁没有了,不过我这儿只有一碗猪脑,你要的话可以〖can〗给你现做,保证还是热乎的。”凌曜推开房门,闪身进入书房内。

    “你……”听出来人戏谑的口吻,香取由美不悦的转身,才一回头,额头上便抵上了一只冰冷的手枪。

    漆黑的枪眼正对着她的眉心。

    香取由美吓得花容失色,正想大叫,流川龙之介一个箭步冲到她身后,捂住了她的嘴巴。

    香取由美吓得脸色惨白,她没想到居然会在这个时候〖When〗在自己〖his〗的书房里遇见凌曜和流川龙之介这两尊大杀神,而自己〖his〗也从高高在上的女王,瞬间沦为阶下囚。

    “乖乖跟我们走,否则打爆你的头!”想到香取由美害的乔暖菲、茉茉甚至是流川夫人那么惨,凌曜真恨不得分分钟打爆她的头,但想到如果就这么轻易让她死了,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凌曜安耐住心里的怒火,和流川龙之介一起〖with〗押着香取由美走出了别墅。

    “外面的人全都给我挺好了,如果你们敢动一下,我就立刻打爆她的头!现在,放下武器离开〖absence〗农庄的,我们流川家可以〖can〗不追究他的责任,顽固抵抗的就地处决!”流川龙之介大声喊道。

    香取由美的手下们见香取由美被抓住了,有见端木鹰司带着流川家众多手下,精兵强将武器装备精良,自己就算再抵抗下去也没有多少胜〖shèng〗算了,两下一比较,不少人都选择了放弃抵抗,迅速离开〖absence〗了庄园。

    不一会儿,香取由美的手下们就死的死,跑的跑,彻底树倒猢狲散了。

    没想到自己最后竟然落得个如此萧条凄凉的下场,香取由美浑身软软的跌坐在了地上。

    “起来,别装死!”凌曜一脚踹向香取由美。

    “啊!”香取由美尖叫一声,从呆愣中回过神来。

    她手脚并用爬到流川龙之介脚边,抱着流川龙之介的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少爷,少爷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和你过不去的,你就看在我跟在你身边这些年没有辛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求你饶我一命吧!”

    “饶你一命?当初你可没想着饶我们一命!”流川龙之介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他的香取由美。

    他现在对这个女人满心只有恨意,根本没有一丝怜悯和同情。

    流川龙之介朝手下们使了个眼色,手下们立刻上前将香取由美从他脚边拉开。

    “我暂时不会要你的命。”流川龙之介冷冷的说道:“因为这么容易就让你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你了?你既然这么喜欢〖xǐ huan〗用些不入流的手段折磨人,那我不回敬你一下,岂不是显得太小气了?“

    流川龙之介嘴角露出一抹冷酷的笑容,“你不是想让人强-暴菲儿,令我和茉茉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关系吗?那我就让你好好体验一下,被千人骑万人睡的滋味!”

    说完,流川龙之介对负责〖Responsible〗看押香取由美的两名〖two〗手下说道:“把她送到流川家最低贱的妓寨里去,给她注射药物,让她兴奋起来,每天免费接客一百人以上,少一个人,我就让人从你们的妻女身上补回来!”

    “是!”

    “不……不要〖bù yào〗!求你不要这么对我!”香取由美听到流川龙之介冷酷的宣判,整个人疯了一样的挣扎起来。

    可惜流川龙之介的命令〖mìng lìng〗显然对手〖duì shǒu〗下太有震慑力了,他们下了狠心制止了香取由美的挣扎,强行将她拖了下去。

    “终于结束〖End〗了……”流川龙之介轻轻舒了一口气。

    这下他也算是对茉茉对菲儿有了一个交代了。

    众人再次回到医院时,icu病房里传来了〖老弟〗流川夫人醒来的好消息。

    流川夫人各项生命体征基本平稳下来了〖老弟〗,医生已经〖yǐ jing〗将她转出icu病房,转入普通加护病房了。

    凌曜、流川龙之介和端木鹰司大步走到病房门口,却看到唐茉茉正悄悄趴在门缝旁,朝病房里偷窥。

    “茉茉,你在看什么?”凌曜好奇的走过去,拍了拍唐茉茉的肩膀。

    唐茉茉吓了一跳,差点叫出声。

    她转头一看是凌曜他们,立刻将手指放在唇上,示意大家保持安静。

    “小声点啦,菲儿在里面呢,不要被她发现啦!”唐茉茉压低声音说道。

    听到唐茉茉这么说,大家全都闭上嘴巴,竖起耳朵,听着房间里发出的声音。

    房间内,乔暖菲和刚刚苏醒的流川夫人两个人相对无言,默默凝视着对方。

    乔暖菲嘴巴几次开开合合,却发不出声音。

    先前流川夫人昏迷的时候〖When〗,她可以毫不忌惮的大哭,毫无忌惮的大声喊她妈妈,现在流川夫人真的醒了,那声妈妈却怎么也叫不出口〖chū kǒu〗了。

    “菲儿,你没事吧?”就在乔暖菲犹豫不决的时候,流川夫人孱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没事,反倒是您,能够平安脱险真是老天保佑。”

    “你没事就好。”流川夫人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看到流川夫人自己才刚醒就将全部〖all〗心思放在自己身上,挂念着自己的安慰,乔暖菲红了眼眶。

    “你都这样〖then〗了,还操心我的事,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的身体吧!”乔暖菲赌气说道。

    “菲儿……我……”听到乔暖菲的抱怨,流川夫人以为自己又哪里做得不对,惹恼了乔暖菲,神情立刻变得焦急起来,身体微微一动,牵动了伤口,顿时疼得直吸冷气。

    “妈妈,你别乱动啊!”乔暖菲薄紁iào〗涣鞔ǚ蛉说亩飨帕艘惶苯哟右巫由咸似鹄础

    “你叫我什么?!”流川夫人瞳孔猛地收缩,她也顾不上伤口传来的阵阵疼痛,一把抓住乔暖菲的手腕,急声说道。

    “妈妈,我叫你妈妈!你就是我妈妈!”乔暖菲大声说道。

    说完,泪水从她的眼眶滑落下来。

    离开乔家之后,她常想,妈妈为什么会抛弃她,现在妈妈又在哪里,过着怎样的生活。

    时间久了,答案没有找到,怨念却悄悄在心头滋生蔓延。

    以至于当亲身母亲真正出现〖chū xiàn〗在她的生活中时,恨意瞬间蔓延。

    直到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这么多事,直到真正面对生离死别,她才幡然悔悟。

    只要妈妈还活着,她在这世上还有妈妈这个亲人,这就足够了,足够了……

    “妈妈,你知道〖knew〗吗?你还活着,真好……”乔暖菲将小脸埋进流川夫人的手掌心里。

    病床上,流川夫人感〖sense〗觉到手心中温热的液体,鼻子一酸,也忍不住跟着掉起眼泪〖tears〗。

    病房外,偷窥党们看着病房内乔暖菲母女彼此原谅的这一幕,心中也感〖sense〗慨颇多。

    唐茉茉和凌曜深情对视。

    是呀,活着真好!

    流川龙之介远远的看着凌曜和唐茉茉之间无声的亲密互动,眼神一暗,握紧双拳,悄悄转身,离开了楼层。

    一周后。

    流川夫人终于能出院了回家休养了。

    而大家也即将〖jí jiāng〗离开日本〖rì běn〗回国了。

    为了欢送唐茉茉她们这些诺亚学院远道而来的交换生们,帝樱学院决定举行一场盛大的假面化妆舞会。

    唐茉茉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舞会,因此〖 yīn cǐ〗好奇急了,缠着乔暖菲问个没完没了。

    “女人,不用再打听了,你的服装我会一手包办的。”凌曜对唐茉茉这种土包子一样的表现〖performance〗表示嗤之以鼻。

    “切,就你的审美,我觉得〖felt〗非常不靠谱!”回想起之前那件糟糕的情侣装,唐茉茉已经不敢再相信〖上帝会存在的〗凌曜的审美了!

    “女人,你竟然敢不相信〖上帝会存在的〗我的审美?”凌曜挑眉,怒了,“我会让你好好见识一下的!”

    说完,凌曜就气呼呼的去准备〖ready to〗假面化妆舞会的服装去了。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辋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