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因为身障生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冲突(conflict)咬伤人,院长竟酒后暴走,对身障生比手画脚大骂,接着一阵狂殴,打人后还隐瞒事实,要身障生的母亲帮小孩转院
虽然王男辩称只是搬错花,并没有变卖,但警方不?裥牌渌捣ǎ?砸狼缘磷锵咏移送法办,而家属得知偷花的竟然是花店业者,气得痛骂他
Chih Hsuan Wei最后透露,单车快递的月薪非常之高,大概4000多英镑,折合新台币约二十几万,更棒的是
那是爱(ài)狗的人和不爱(ài)狗的人的区别,我朋友就主动把孩子的名字用来给狗狗取小名,如果有人愿意给狗取我孩子的名字,我会觉得(jué de)没什么,名字本来就是一个代号,正是因为取得好听,大家才会用,这样(then)就生气也太玻璃心了吧!
警方比对监视器画面及相关资料,蔡嫌知法网难逃,于是坦承骑乘犯下多起窃案,用来变卖换取现金,进而购买毒品
小说 > 古代言情 > 鬼王的特工狂妃 > 《鬼王的特工狂妃》正文 第615章:哪里好笑了?

第615章:哪里好笑了?


    当三个人回去(hui qi)之后,因为少了一间房间的关系,华菱则是要跟着白琉月一间。

    进了房间,沈长安警告道:“你在王妃这里,别给她添麻烦。”

    “我才不会!只要你们不丢下我的话。”华菱不甘示弱的回道。

    白琉月看着两人,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两个人,意外的相配嘛。

    沈长安走后,华菱不善的看着白琉月:“你笑什么?很好笑吗?”

    “恩,的确很好笑。”白琉月坐在床上,玩味的说道。华菱闻言,面色一变:“哪里好笑了?”

    “姑娘(你的大姨妈掉了)的谎言太拙劣,所以,很好笑。”白琉月看着华菱,淡淡的说道。华菱闻言,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你……怎么知道(knew)的?”

    “武林盟主对沈长安的事情(affair),十分谨慎。别说给他定什么亲了,就连见他一面,都小心翼翼,再三准备(zhǔn bèi),所以,你当然不可能(would)是武林盟主给他定下的人。”白琉月看着女子,冷静的回答道。

    华菱闻言,沉默了。

    站在地中央,华菱的表情有些无措。看着白琉月,张了张口道:“我……我的确不是那个人给定下的,但是(dàn shì),我却是真的喜欢(enjoy)沈长安。”

    “喜欢(enjoy)?那这么说,你是设计好的与沈长安见面吧?”白琉月看着华菱,质问道。

    之前觉得(jué de)像是巧合,可是在回头一想,白琉月才觉得,当时自己(zì jǐ)会见到这个女人,哪里算是巧合了?分明就是她设计好的。

    否则,身为神医的她,怎么可能(would)会主动和她争执?

    “恩,在知道(knew)他来这儿之后,我才想了那个办法接近你们。”女子低头道。

    “你知道他叫沈长安,也知道他的父亲是谁,那么华菱,你是谁?”白琉月看着华菱,继续问道。

    华菱闻言,看了眼白琉月,小心道:“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他的名字,是他告诉我的,他小时候(shí hou)说过要与我在一起(开房去)(with),要娶我的。可能,他自己(zì jǐ)都忘了吧。”

    华菱自嘲一笑:“人家都忘了的承诺,我却还记得。我劝过自己,不要(bù yào)妄想了,那个人现在的身份是我高攀不上的,可是……到头来我还是忍不住想要接近他。哪怕是用这种让他厌烦的方式。”

    “或许,他并不讨厌(tǎo yàn)你。”看着华菱,白琉月轻声说道。华菱闻言,惊讶至极:“怎么可能?你看他刚刚?”

    “若是真的讨厌(tǎo yàn)你,也许(yě xǔ)你现在就是尸体了。沈长安讨厌你的话,有很多摆脱你的方法,可他偏偏都没有用,而是任由你跟着了,所以,或许他并不讨厌你。”白琉月看着沈长安,轻声安慰道。

    “真的吗?”华菱不确定的再度( dù)问道。白琉月笑着点了点头,华菱闻言,便再也忍不住的笑开了:“太好了,这样(then),我或许还能有些与他在一起(开房去)(with)的可能吧。”

    华菱自言自语的说着,那欣喜的模样,有些发傻。白琉月默默地看着,神色复杂。

    沈长安的确不讨厌她,可却并不会接受(accepted)她吧?一个会被一封情书气的吐血的人,怎么可能会轻易接受(accepted)一个女人呢?而且(but),就他的性子,未来嫁给他的人,或许又得熬了。

    白琉月心想着,却没有说出来。华菱也好,沈长安也罢,都不过是她所认识(known)的过客罢了。与她无关。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而关乎财(ticket)Φ模歉浅ち顺岚蛞谎姆杀叽蠼媳薄

    照凤城地宫即将(jí jiāng)现世的事情(affair),很快便闹的人尽皆知,满城风雨。不出客栈,只在这客栈之内,都可以( kě yǐ)感(gǎn)觉得到那股紧张的一触即发的氛围。

    “夫君,你吃这个。”客栈大堂的饭厅内,角落处的饭桌边上,女子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在这安静紧张的屋子中,别具一格。沈长安面色难看的瞧着放在自己嘴边的食物(Food),想了想还是咬了下去。

    见他吃下,华菱的表情就好似得了什么宝贝一般,欣喜不已。然后又夹了一块肉放在他嘴边。

    沈长安看着,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一旁,白琉月闷头吃饭,完全(completely)不去看这两人。

    不过,白琉月不想掺和,却不代表着人家不拖她下水。沈长安无法(to be)拒绝华菱,于是便将目光落在了白琉月的身上:“王妃,今日你可是要去见王爷?”

    “咳!”白琉月一口饭呛在了嗓子眼,抬起头,尴尬的看着两人,然后笑了笑道:“恩,过会儿便去。小王爷说是少城主请客,宴请小王爷,而后小王爷便以要带女伴为理由,准备(zhǔn bèi)将我带过去。大概过会儿小王爷便会来了(老弟)。”

    “少城主?”刚刚还在喂沈长安吃饭的华菱听到这个人之后,眉头皱了起来:“你怎么会和他有接触?”

    “因为夜王在城主府。”沈长安解释道。

    “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见他的话,一定要小心。免得……”华菱话说了一半儿,看着白琉月,一脸复杂。

    “怎么说?”白琉月见她欲言又止,忙追问道。

    华菱闻言,则是低头道:“我,我也只是听说而已。少城主他在密谋地宫一事。而他的出身也极为诡异,他的母亲并不是城主的夫人,而是外城的一个古老家族出身,总之,他很奇怪,你要小心!”

    华菱的话说的乱七八糟,到最后索性也不解释了。不过白琉月却是上了心。不管是真是假,总要小心一些。

    心想着,白琉月看着华菱,感(gǎn)激道:“多谢你了,我会记得的。”

    “你……你不用,我也只是为了感谢你昨天(yesterday)的那些话。如果不是你的那番话,或许我就放弃了。”

    “咳!”白琉月又呛住了。不过这次不是尴尬,而是后怕。因为沈长安的脸色已经(yǐ jing)难看之极。

    “没有她的话就放弃了?不知道是什么话啊。”沈长安的语气阴森森的。白琉月闻言讪笑。

    华菱则是双眸亮晶晶的看着他:“你不讨厌我吧?”

    沈长安闻言一愣,随后狠狠瞪了白琉月一眼。看的白琉月冷汗涔涔。而也就是这个时候(shí hou),救星来了(老弟)。

    “走吧?”刚刚过来的小王爷一脸神秘的拍了一下白琉月的肩膀。白琉月闻言,忙戴上了面具,然后随着(suí zhe)小王爷离开(lí kāi)了。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