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2015年的国民党,处处退让、处处姑息、处处模糊、处处放弃、乡愿媚俗、迎合民粹,跟1949年前,面对共产党发动民粹斗争夺权,步步退让、节节败退,毫无二致
美国白宫也变身成为〖Become〗超华丽的鬼屋增加应景气氛,美国总统〖President〗欧巴马与夫人蜜雪儿从屋子里走出来,为孩子们分送糖果
即使偶然有2008年的马英九大胜〖shèng〗,未来发展必然是死路一条,丧失对台独的有效遏制能力
即使如此,当年北美13个殖民地要独立,跟英国打仗从1775年打到1783年,8年死多少人?
小说 > 穿越 > 庶女狂妃 > 墨白我的名字给我牢牢记住

墨白我的名字给我牢牢记住


    “书园,知画,你们两个去哪里了吗?”

    天边燃烧的红霞渐渐淡去,天色渐渐暗沉,夜幕,悄无声息的来临。

    书园和知画两人要去完成这次下凡的任务,她把玫瑰姐姐给的玉簪插在一棵杨柳枝上,还在树下边找到了一座长满了草的坟墓,正是玫瑰姐姐说的荣天,她见天色还早,那草长的实在太过茂盛,一看就知道〖knew〗是没人料理的,想要玫瑰姐姐,心生怜惜,见时间还早,便顺手将那草给锄了,哪想到刚锄完草,才发现已经〖yǐ jing〗到了时辰。

    按照事先约定好的地点,她也在约定好的时辰赶到了,可找了半天,现在天都已经〖yǐ jing〗黑了,她们都还没来,莲儿急的跺脚。

    她是天真没错,但还不至于无知,她们不过是小仙,凭借令牌下凡执行任务,必须在指定的时间回宫,要不然是要受到惩罚的,她们那些人都是循规蹈矩的,哪里敢坏了规矩,现在都已经这个时辰了,她们定然是回去〖get back〗了。

    天宫之中,那些个散仙还有小仙,明里暗里的,时时处处针对,不过情有可原,自己〖his〗确实比她们幸运〖xìng yùn〗多了,什么苦头也没吃,就位列仙班。

    月亮还没有出来,因为是在野外,四处都是山,山谷的正中是一条长长的河流,山风吹来,四周的树木呼呼作响,席卷着河流上愣冷湿的空气,打在脸上,莲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修炼取糰ttitudes〗甑男∠桑星颐挥刑谠萍菸淼谋臼拢路仓葱腥挝瘢诵枰ü咸烀胖刂丶煅榈牧钆疲剐枭舷筛奶囟ǖ牧榉侥茉谔焐虾腿思淅慈プ匀纾扌猩星常佑猩两癫还哦潭桃磺灏僭兀送妫闶悄郑睦镅У檬裁凑谋臼拢桥惆榱俗约骸糷is〗两百年的凤尾琴,还是为了下凡才讨好白凤哥哥学的,没有她们二人,她如何〖how〗回得了天庭。

    白凤哥哥从天宇宫回来没看到她,一定会很着急的,南天门的那些天兵根本就没有发现她下凡的事情〖shì qing〗,哼,真是玩忽职守,她这么可爱〖love〗的一个小仙女下凡都没发现,真是笨死了。

    现在可好,她不说,书园和知画肯定不敢告诉白凤哥哥她们带她下凡的事情〖shì qing〗,白凤哥哥一定会急坏的。

    那两个坏人,莲儿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倒映在水中沮丧的脸突然绽放出了得意的笑容,从怀中掏出好些个蟠桃还有凉壶玉露琼浆,好在她聪明,没把东西全给她们,要不然现在的她肯定懊恼死,太上老君的那些药那么苦,给了她们就算了,这些玉露琼浆还有蟠桃虽然早就吃厌了,不过聊胜〖shèng〗于无,她身上可是什么东西都没有。

    算了,不想那些了,白凤哥哥要是发现自己不在天宫,一定会回来找自己的,她先在这里乖乖等着,等白凤哥哥下来了〖lai l〗,她态度〖attitudes〗好些,认个错,没准还能去人间走上一遭,等她回了天宫,一定要把那两个人给找出来,好好的捉弄她们一番,方能解恨。

    这样〖then〗想着,莲儿便开始〖appeared〗想那些捉弄人的怪招,阴郁的心情不由明朗起来,掏出怀中的蟠桃,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虽然这东西没什么味道,不过发泄却是不错的选择。

    月亮已经渐渐升了起来,满天星辰,倒映在水中,河面波光粼粼的,闪闪发亮,衬的整个地方越发的清冷起来,她忍不住想到炼狱塔的寒冰楼,呵气成冰,不由双手抱着肩膀,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她一直在天宫长大,因为白凤的特殊对待,未曾吃过任何苦头,更没有半点的常识,荒郊野外,她自然〖natural〗是不知道〖knew〗可以〖can〗生火取暖的,她若是知道天宫珍馐的烹饪过程,怕是今后再也不敢沾半点荤腥了。

    山中美景虽好,可浑身冰凉的她却无心欣赏,甚至不停〖back again〗的嘀咕,怎么连月亮照在身上也是冷冰冰的,说不定没等到白凤哥哥来,她就已经快要冻死了,第一个被冻死的仙子,这话传出去多丢面子啊?即便是死了,那天帝没准还会在心里瞧不起她呢。

    正这样〖then〗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山谷的另一边传来狐狸的尖叫声,竟带着凄厉,莲儿的心陡然一跳,倒不是害怕,世人皆知山中凶兽多,她却一无所知,只是觉得〖jué de〗好奇,拍了拍屁股,快速将东西收进怀中,朝着声音的来源奔去。

    虽然修行不到家,不过爱〖love〗调皮捣蛋的她,飘起来的速度却是极快的,来去如风,极为迅速。

    茂密的树丛之中,一九尾红狐在前边跑的飞快,月光下,那一身的红毛就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炬,品种纯正,没有一丝杂毛,直直的撞进莲儿的视线,好漂亮的小狐狸。

    莲儿还没来得及收回自己赞叹的目光,便瞧见红狐的身后,一个身着黑衣,戴着银白面具的颀长身影冲进自己的视野,紧追那红狐不放,好快的速度,她别的本事没有,不过速度,那是天宫众仙公认的快,这个黑影的速度居然比几十快上了数十倍。

    眼看着他就要追上了红狐,她的脚完全〖completely〗不受控制的跟了上去。

    “九尾狐一族,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灵根,这血,应该〖yīng gāi〗也相当的美味。”

    莲儿沿着他们方才经过的路线追了上去,沿途居然发现点点的血迹,她脚下的速度加快,抬头的瞬间,刚好听到那带着愉悦和自得的声音,看着被他捉在手上动弹不得的红狐,这才发现那狐狸的后背受了伤,因为那毛色与鲜血融为一体,不仔细看真的发现不了。

    气场的身子,和白凤哥哥一样高,戴着银白的面具,面具下的那双眸子像是被血浸泡过了一般,红艳艳的,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冷嗜血的气息。

    面具下的唇煞是好看,不厚,但是〖But〗也不薄,恰到好处的向上勾起,划出优美的弧度。

    他们是什么关系?那只狐狸和她一样太过顽劣从家里跑出来,然后被发现了?应该〖yīng gāi〗不是,刚才他还说那血相当的美味呢,他该不会是要把那狐狸给吃了吧。

    莲儿蹲在树丛中,秀气的眉头皱起,大大的眼睛上挑,似乎有些为难,那么可爱的狐狸,怎么会有人人心把他给吃了呢?她笑着摇了摇头,肯定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血那么恶心的东西,谁都不会喜欢〖xǐ huan〗的了。

    大大的眼睛无聊的眨了眨,抬头仰望着被星辰缀满的夜空,顿时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

    那戴着银白面具的人,突然俯下身子,张开嘴,对着那只狐狸的脖子就要咬下去,莲儿吓了一大跳,忙从树丛后跳了出来:“住手。”

    她叫的大声,脚下的速度更快,在那人还没有准备〖ready to〗的时候〖shí hou〗,飞一般的飘到他的跟前,将他手上的红狐多了过来,护在怀中。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狐狸也是活生生的一条性命〖their lives〗,绝对不能让他给害了。

    她快,而那个戴着面具的黑影动作更是快如闪电,眼见红狐被她掠去护在怀中,眼底的瞳孔骤然猛缩,那被血浸泡过的眸子像是要喷出血来一般。

    血瞳,魔瞳,这是只有魔才会有的眼神,莲儿吓了一大跳,将火狐抱在怀中,浑身一颤,转过身,抱着红狐就准备〖ready to〗逃跑,刚才那个人的速度有多快,她亲眼所见,要是晚一步,一定会被捉住的。

    可尽管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lai l〗,却还是慢了,刚往前跑了几步,肩膀就被人扣住,她不敢回头,那人的力气很大,她使出全身的力气,连那难以上台面的仙术也用出来了,可脚却像是被牢牢定住了一般,无法〖to be〗动弹半分。

    莲儿急的脸色苍白,看着被自己护在怀中的火狐:“小红,快跑。”

    最好能让白凤哥哥来救她,不过这简直是异想天开了,早知道会碰上这样的情况,当初在天宫的时候〖shí hou〗就该听白凤哥哥的话,用心学习仙术,现在好了,这么快就制服了,连一点反抗的能力也没有,要是被其他〖qí tā〗仙家知道,一定会被笑掉大牙的。

    那被莲儿抛开的火狐,不但不跑,反而〖but contrary〗蹲坐在地上,看着两只眼睛咕噜噜转动的莲儿,用脚挠了挠脑袋,眼底没有感〖gǎn〗激,反而〖but contrary〗带着浓浓的笑意。

    “真香。”

    温热的气息,冰冷的唇,贴在自己颈项上,莲儿浑身打了个颤,脖子一凉,好像破了个洞,接着便是阵阵的抽疼,她好像听到身上的血液向上涌动的声音,一点点,进入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体。

    “啊。”

    她怎么那么倒霉啊,她这个什么本领都不懂的小仙,怎么一下凡就碰上这样一个吸血的恶魔,死定了,真的死定了。

    “白凤哥哥,救我。”

    鲜血一点点从身上抽离出来,莲儿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最后裹成了一团浆糊,她抬头仰望着星空,只觉得〖jué de〗眼前的世界〖shì jiè〗好像天旋地转了一般,银白面具下,那被血浸泡过的眸子变成了妍丽的瑰红,像是了芍药姐姐的衣服,红艳艳的,只比玫瑰姐姐的淡一点。

    墨白看着那双瞪大着的眼睛,懵懂和不甘,像是这清冷的月光一般,倾泻了一地,却没有他想象中的害怕,干净剔透,恍若初生的婴儿一般,血瞳慢慢的恢复了正常,唇边染上了点点的笑意,那双眼睛,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可她好像完全〖completely〗把自己给忘记了。

    “小荷仙,你的血,真甜。”

    莲儿的眼前一黑,整个人忽然晕了过去。

    她怎么知道自己是小荷仙的?五百年来,她喝的都是玉露琼浆,王母娘娘的蟠桃她天天都吃,还有太上老君的仙丹,她的血,当然甜美了。

    安定心神的焚香一丝一丝在空中飘荡,奢华精致的甘泉宫中,丝幔低垂,在风中飞舞,七八个容貌俏丽的侍女,分成两排,垂首站在大床的两侧,态度恭敬。

    床上深深陷在柔软锦被中得人,至今未醒,雪白的颈项上,露出粉色的印记,此刻的她安静的躺在床上,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上,小巧挺翘的鼻子在焚香的笼罩下有点朦胧,像是隔着水雾,瞧不清楚她的脸。

    此刻,正值夕阳西下,金光笼罩,穿透朦胧的水雾,洒在床上的那人身上,一时间,更给人一种不真实之感〖gǎn〗。

    莲儿长长的睫毛颤了颤,一旁眼尖的侍女看到了,指着莲儿,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姑娘〖你的大姨妈掉了〗醒了。”

    “我看到了,她的手指刚刚动了。”

    “都昏迷了三天三夜了,也该醒了。”

    乌黑的眼睛,终于缓缓的睁开,在睁开的瞬间,带着恍然和好奇,光华琉璃,透明若水晶,方才那几个从旁伺候的侍女齐齐抽了口气,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容貌充其量也只算得上是上乘,可这眼睛一旦睁开,便是世间少有的绝色了。

    “这是什么地方?”

    莲儿的康复能力似乎很强,一点也不认生,掀开被子,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动,将四周打量了一番,正准备下床,却被身旁的侍女拦住。

    “公子说了,等姑娘〖你的大姨妈掉了〗醒了,把这个先喝了。”

    莲儿低头,玉碗内,鲜红的液体凝结成露,左右轻轻晃动,莲儿蓦然想到那晚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事情,她的脖子好像被血魔咬了一口,那个人还夸赞她的血香了,接着,接着就不醒人事了。

    莲儿伸手抚摸着脖子上的痕迹,轻轻的摁了摁,不疼,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公子亲自为姑娘上了药。”

    那人边说便将那盛着雪凝露的玉碗端到她的跟前,莲儿没忍不住,一阵的恶心,推开挡在身旁的人,跑到门口,趴着身子,吐了出来,让她喝血,还不如杀了她吧。

    “姑娘,你快喝了吧。”

    莲儿频频摆手,拍着自己的胸口,不停〖back again〗的摇头:“我不喝,我不喝。”

    “这可是雪凝露。”

    这雪凝露可是好东西,取百种动物的心头之血,在用冰冻了数百年的寒冰之雪炼制而成,放在极寒之地,冰封千年,凝结成露,这才算成,比之王母娘娘的玉露琼浆也是丝毫不差的,白虎一族,也就只有大王还有大公子可以〖can〗独用,这人真不识好歹,这样的东西,她们眼巴巴的得不了,而她倒好,居然还吐成这幅模样。

    血凝露,难怪了,原来是用鲜血凝固而成的,她不要〖压嘛碟〗喝血,恶心死了。

    莲儿在门口趴了半晌,顿时觉得身上凉飕飕的,冷的她咯咯发抖。

    这也难怪,天宫之中,白凤处处关照,她住的雪莲阁常年都燃着地炉,地上还铺着上等的毛毯,出门又有仙丹护体,自然〖natural〗不觉得冷,白虎一族畏热,这甘泉宫中,地上铺着的是冰冷生硬,光可鉴人的大理石,一看便是冷冰冰的。

    “姑娘,你身子虚,还是快些喝了吧。”

    莲儿蓦然想到什么,四处看了一眼:“你们有没有看到一只红狐?”

    话音刚落,一只毛色纯正的火红狐狸,飞也似的窜到莲儿的肩膀,湿漉漉的舌头舔了舔她的脸,伸脚在莲儿的下巴蹭了蹭,莲儿怕痒,顿时发出如银铃一般的咯咯笑声,完全将其他〖qí tā〗人抛在了一边。

    两人嬉闹了一番,红狐这才住手,窜到另外一个侍女跟前,长长的尾巴像是羽毛一般在那侍女的鼻尖搔痒,那人身子后仰,也就没注意〖zhù yì〗手上,那火狐用嘴叼着她手上的玉碗,重新回到莲儿的肩上,将玉碗对准她的嘴唇。

    “你是想要我喝了?”

    莲儿的眼角上扬,看着肩上的火狐问道。

    那火狐颇有灵性,像是听懂莲儿的话一般,渣渣的叫了几声,莲儿自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看到他不停的点着脑袋,知道自己是猜对了,心里不由得沾沾自喜。

    “我不要〖压嘛碟〗。”

    她眉头皱起,嫌恶的摇了摇头,取过火狐嘴上的玉碗,将他抱在怀中:“你受了伤,你喝吧。”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有什么功效,不过应该是宝贝没错,她又没病,喝了这东西,她一定好久好久都不敢吃东西的,刚好火狐受了伤,就给他喝好了。

    火狐在莲儿的怀中跳了几下,在众人完全错愕的神色中,那被奉为宝物的雪凝露已经成了那只令狐的腹中之物了。

    “你们看着我干嘛?”

    莲儿将玉碗放在桌上,下巴昂起,看了周围的人一眼,其余的侍女没有说话,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看什么稀罕的物件,同样带着满满的好奇,却没人回话。

    “好冷,好冷。”

    莲儿身上只穿了身单衣,赤脚站在冰冷的地面上,寒意侵袭,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想也不想,抱着火狐,腾腾的跑到床上,让火狐躺在怀中,掀开被子,顿时将自己团团裹住。

    “你叫什么名字啊?”

    被子裹在身上,莲儿整个人暖和了不少,她生性好动,不过这个地方冷气太重,那夕阳的余晖洒在身上,竟没有一点暖意,只能裹在这被子里,嘴巴自然是不能停歇了。

    火狐的脚在她的怀中蹭了蹭,好像在写什么,莲儿以为他在顽皮,根本就没注意〖zhù yì〗,看着那比夕阳不知美上多少倍的红毛,眼睛顿时一亮,将怀中的火狐扯了出来:“我叫你小红好不好?”

    怀里的小家伙踮着脚,在莲儿的脸上用力的蹭了几下,可因为受了伤,这样的举止不但没有任何抗议的作用,反而让人觉得是在撒娇。

    “小红,这个地方冷死了,还是你抱起来舒服。”

    一锤定音,莲儿满意的笑了笑,将小红从身上扯了出来,抱在怀中,吸了吸鼻子,还不忘紧紧裹在身上的被子,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身为火狐一族难有的灵根,这样难听又俗气的名字,某只狐狸自然是不满的,使劲挣开莲儿的怀抱,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莲儿。

    这是一双极其好看的眼,璀璨若明珠,深不见底,像是漩涡一般,只一眼,便将人的整个心神全部〖all〗吸了进去,再也无法〖to be〗自拔。

    莲儿呆呆的看着红狐的眼睛,那干净澄澈的眸染上了点点的痴惘,三族之中,火狐的眸,勾魂摄魄,最震人心,若是长久看下去,整个魂都会被他摄取的。

    这些事情,莲儿不知道,在场的其他人却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过她们也在奇怪,尚未修炼成人形的火狐,是不具有任何威慑力的,可现在,在场的众人明显能感觉〖很爽〗到莲儿眼神的变化,好厉害〖lì hai 〗,她们怎么不知没落的火狐一族居然也出了旷世的奇才。

    正踌躇着要不要把傻傻的莲儿唤醒,门口突然有同样身着侍女服饰的人走了进来,看着床上紧裹着被子,陷入痴迷惘然的莲儿,吓了一跳,忙走了过去:“公子让这新来的姑娘伺候她沐浴更衣。”

    声音并不是很大,莲儿回过神,看着怀中的火狐,咯咯的笑出了声:“小红,你的眼睛好漂亮啊。”

    她想了想,用手覆盖住自己的眼睛,一张精致的小脸顿时耷拉了下来:“为什么我没有呢?”

    方才其他人都以为莲儿被那火狐的眼神所迷,千百年以后,当那火红变成青楼红玉的时候,她的心里依旧清楚,在那并不甚长久的对视中,到底是谁失了心?谁非谁不可,迷恋上了谁?

    她有一颗干净而又美好的心,那不过只是对美好事情欣赏而已。

    他的眼,勾引了千千万万人,却换不得她的心在自己身上停留片刻。

    从那一刻开始〖appeared〗,他便想要她的人她的心,可终究是晚了一步,而这一步便成了生生世世的错过,她的人,她的心,成了她想要而永远要不了的东西。

    第一次仔细的端详,便是万劫不复的开始。

    前边是引路的侍女,莲儿身上依旧裹着厚厚的被子,怀里抱着刚认识〖known〗的小红,一双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这个地方阴森森的,方才在房间,穿了身厚衣裳,不出门还好,可刚出门,那风吹在脸上,身上,她浑身上下顿时打着寒颤,说什么也不出门,最后那些侍女是在迫于无奈,只好让她裹着厚厚的被子,抱着毛色暖和的小红狐,这才出了门。

    月笼寒烟,华灯初上,金光的亮色,却没有半分的暖意,与那琼琼的月华一起〖yī qǐ〗,随风洒在身上,莲儿紧了紧怀中的小红,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该死的鬼地方,好冷。

    “姑娘,公子就在里边。”

    那引路的侍女将门轻轻推开,躬身道:“公子恪紋ú〗逶∈保幌才匀舜蛉拧!

    说话的时候,眼睛看着的却是被莲儿同样用被子紧紧裹着的小红狐。

    莲儿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小东西,很是认真:“他是狐狸,不是人,我才是人,不,我也不是人,我是九重天上的仙女,我们都是不是人,小红不能打扰,那我不是也不能进去。”

    那侍女被莲儿绕的有些糊涂,不过听到她说自己是九重天上的仙女时,脸上露出了笑容,颇为怀疑的看了莲儿一眼。

    莲儿见她的眼神在自己身上逡巡,也不由低头将自己上下打量了一番,越看也越觉得不像仙女,哪有仙女像她这样爬了怕冷的,出门穿衣裳还不够,还要裹着厚厚的被子,不过她确实就是九重天上的仙女没错啊,而且〖ér qiě〗还是地位〖Brydon〗很高的仙女,只是她光顾着调皮捣蛋,没有修习法术而已。

    “我确确实实是天上的仙女,你不相信〖xiāng xìn〗就算。”

    莲儿负气的低吼了一声,紧了紧身上的被子,怀里抱着同样不安分的小红,达到阔步的走进了天泉宫。

    天泉宫中,烟雾缭绕,轻纱曼舞,雾气飞扬,清脆的水珠声划破空气,滴落在水面。

    “比外面暖和。”

    莲儿低低的笑了几声,松开被自己一直紧紧拽着的被单,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靠近,忽然间顿住了脚步。

    墨白背靠在白玉台阶上,身体浸泡在水中,一头黑发披散,头微微的后仰,闭上眼睛,像是已经窥探到即将〖is about〗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趣事,眉梢眼角上扬,勾勒出浓浓的笑意。

    “好漂亮。”

    象牙白的肌肤上,点点的水珠弥漫在上面,泛着微微的粉红,雾气升腾,那水珠缓缓的滑落,这样的精致,莲儿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清澈干净的眸瞪得大大的,满是赞叹,大脑还是一片空白,身子却更快一步的做出了反应,抱着怀中小红的手情不自禁的松开,不受控制的走到墨白的身边,一双小手不安分的在他的身上乱摸,颇有种煽风点火的阵仗。

    小红呆在一旁,看着这样的莲儿,大脑似乎也是一团浆糊,没回过神来,男女授受不亲,这小荷仙怎么也有三千岁了吧,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小红甩了甩尾巴,跳到莲儿的跟前,嘴巴用力的衔住她的衣裳,真是有够丢人的,不过只是一个男人的背,居然看的目瞪口呆,都快要流口水了。

    等他修炼成人体,他的背不知比他好看了多少倍,到时候看他的就好了。

    小红见拽的方法没有用,直接跳在她的肩上,正准备用嘴巴在她的脸上用力的蹭几下,背靠在白玉阶上的墨白突然睁开眼睛,给了小红一个颇具威胁性的眼神,小红顿时低着头,安安静静的在漆红的柱子上,乖乖蹲好。

    同一瞬间,莲儿只觉得腰间骤然一紧,身体凌空疼恶腾飞,整个人顿时掉进了水中。

    长白山上引下来的温泉水,莲儿浑身冰冷,泡在水中,温热的流动着的温泉水透过厚厚的衣裳,热气腾腾的贴近自己的肌肤,整个人顿时暖和了不少。

    在水中浸泡了一段时间,莲儿这才浮出水面,甩了甩发上,脸上的水珠,整个天泉宫顿时萦绕着银铃一般的笑声。

    “小红,好舒服,你下来,我也给你洗洗。”

    莲儿昂着脖子,看着安分蹲着的小红,脸上带着暖暖的笑意,许是在水里浸泡过的缘故,方才冻得发白的脸还有唇一下子红扑扑的,长长的睫毛沾满了水珠,那双清澈如同稚儿一般的眸蒙上了重重的水雾,边说边将身上厚重的外套脱了下来,完全忘记了水里其实还有另外一个人,而她就是被另外一个人强制甩下水中的。

    呆在一旁的小红听了,那双如红宝石一般炫目的眼睛绽放出奇彩,往前跳了两步,一直沉默的墨白突然转过身,水花四溅,掉在水中的莲儿才知道,原来这里并不只有她和一只狐狸而已。

    她安静的站在水中,看着那比白玉不知美上多少倍的背部,也不知墨白和小红说了些什么,那准备尽忠职守,守到最后的小红突然黯然离开〖absence〗了。

    “小红去哪里了?”

    墨白转过身,手上突然多了一条毛巾,他想也不想扔到莲儿的手中,像是没听到她的问题〖foul-ups〗一般:“给我搓背。”

    莲儿看着手中的毛巾,哼了一声,将毛巾扔在水中:“你又不是没手。”

    转身,口中哼着小调,双手用力的打在水中,水花四溅,一时间,又是一阵的欢快的笑声。

    天宫之中,规矩众多,她身为三皇子殿下最宠爱的小花仙,和墨白一样,即便是洗澡,身边也有一群的侍婢伺候着,不,她比墨白还要不幸,至少人家墨白也是有自主权的。

    而她呢,完全没有,不准这,不准那的,若是玩水,必定会被责骂,每每不能尽兴,一点意思也没有,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jī hui〗,她自然要好生珍惜了。

    “玩够了吗?”

    过了好半天,精力充沛的莲儿才渐渐消停了下来,白凤看着躺在温泉正中的莲儿,问出了声。

    “没玩够。”

    她看着墨白,很是老实的回道,摸了摸自己扁平的肚子,嘴巴撅起:“肚子饿得没力气了。”

    墨白不又好笑,但凡得到修仙的,三年五载不进食也不会有任何问题〖foul-ups〗,这才不过是三五天的时间,这小荷仙就唱着饿了。

    莲儿转过身,看着他白玉一般的美背,不是自己身上的那种近乎透明的苍白,他的雪白,蕴藏着说不出的力量,像是随时都能爆发一般。

    “没见过男人的身体?”

    墨白突然转过身,那黑曜石一般的眼眸带着浓浓的戏谑,看着莲儿,像是在嘲笑她一般。

    莲儿修成仙体也不过才五百年而已,与她接触的男子就只有白凤一人,白凤对她爱惜有加,一直以为她年纪小,未曾教导她任何男女之事,而天宫之中,众仙家完全就把莲儿当成白凤的人,哪里敢胡乱对她说这些事情。

    这也就是她方才不但瞪大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男人的身体看不脸红,还敢动手实践一个非常重要〖zhòng yào〗的原因了。

    莲儿见他口气带着嘲讽,像是没见过男人的身体是什么丢脸的事情一般,自然气不过,雪白的下巴倔强的向上扬起:“谁说的,白凤哥哥的身体我就看过。”

    一张小脸气鼓鼓的,沾上了水珠,那双眼睛,晶莹明亮,和两百年前一模一样,莹润的唇被水光打湿,一张一合,引诱着他人犯罪。

    “是吗?”

    眨眼的功夫,墨白已经游到她的身边,伸手将她搂在怀中的瞬间,不由一愣,好细的腰肢,仿佛只要轻轻用力,就会掐断了一般,让人忍不住怜惜。

    “当然了。”

    莲儿昂着头,嘴唇划过膜拜的下颚,比方才还要大声。

    “比你的身体好看一百倍,不不……”

    她摇了摇头,继续道:“一千倍,一万。”倍。

    下边的话还没说完,嘴唇就被人紧紧地含住,莲儿顿时瞪着眼睛,大大的眼,满满的都是错愕,落在墨白的脸上,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渐渐地变成了瑰红,他就是那晚吸她血的人,这个该死的恶魔。

    甜美如同上等的甘露,干净的似乎能让人的心也跟着舒畅起来,墨白低头,看着怀中的那人错愕的表情,那完全生涩的反应,让人的心情大好。

    看来和她的人一样,都是一张单纯的白纸呢,没关系,白凤舍不得,他慢慢调教。

    长长的睫毛如同羽翼羽翼一般的颤动,墨白的心情大好,松开还处在错愕状态之中的莲儿的唇松开,满意的舔了舔舌头。

    莲儿傻傻的盯着墨白,半晌才回过神来,转过身子,开始呕吐起来,他一定是故意惩罚自己的,她不喝那个什么血凝露,他就故意让自己吸他嘴巴里边残留着的鲜血,还好她方才吓傻了,想到自己是被吓傻了,莲儿马上否决,她那完全是英明,要不然的话,她不是也喝血了吗?

    墨白见她低着头呕吐,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抱着莲儿的手紧了紧,脸上露出了一个算得上是担忧的神色:“你怎么了?”

    莲儿摇了摇头,用力的挣开他的怀抱,墨白以为她是呼吸不顺,自然松开,莲儿擦了擦嘴,眼中渐渐的恢复了清明之色,被水雾弥漫的眸直直的盯着墨白,用完全肯定的口吻,带着哭腔道:“你就是那晚吸血的恶魔,你自己吸血,干嘛也让我喝血啊?还有,不准咬我的嘴巴,你的口水难吃死了。”

    莲儿叉着腰,理直气壮的训斥了墨白一番。

    她最最讨厌〖hate〗的就是占有血腥味的东西了。

    墨白一听,看着莲儿算得上苍白的脸色,如与一般的脸顿时也跟着阴沉了下来,却也只是一瞬,那堪称完美的脸上,重新露出了浓浓的笑意。

    “墨白,我的名字,记住了吗?”

    这个女人,居然到现在还没把自己想起来。

    “什么墨白墨黑的,我不认识〖known〗。”

    一模一样的口吻,甚至连说的话都一模一样,这个女人,真是太欠调教了。

    “记住,不是墨黑,是墨白,墨白,给我牢牢记住。”

    今后这个名字,会取代白凤,牢牢的刻在这个女人的脑中,心尖。

    既然落在他的手上,她就不要再想逃跑。

    墨白猛然低头,准确的吻上了她的唇,莲儿和方才一般,心里抱着,无论他怎么吻绝对都不能松口的想法,睁大着眼睛,像只受惊的小鹿一般,整个人贴在墨白的身上。

    他吻得很用力,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咬来的更准确一些,没有任何的丝毫怜香惜玉之心,像是要用这种方式惩罚她的健忘。

    怎么办,怎么办?她居然也喝血了?肚子都饿死了,这一次,真的很久很久都吃不下去东西了。

    她的分神,墨白完全收入视线,她还有心情想别的事情,不由气恼,莲儿只觉得呼吸不畅,瞪大着眼睛,连换气也不会,墨白见她如此,不但不松口,反而更加用力的吻了下去。

    莲儿呼吸上不来,那熟悉的天旋地转的感觉〖很爽〗猛然涌了上来,眼前一黑,顿时晕了过去。

    她的手,紧紧的捂着左胸的第二根肋骨,那个地方,藏着她从月老那里得来的鸾凤玉佩,隔着一层衣裳,若隐若现,属于快乐小荷仙的劫难就像漆黑的夜,悄无声息的来临。

    墨白笑了笑,看了看怀中的小人儿,脸上的笑容越盛:“这么怕冷,那就一起〖yī qǐ〗睡好了。”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