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又延续今年台湾{tái wān}灯会期间,在桃园区风禾公园内所展示花灯,入夜后园区内亮起一盏盏,以土地公为主题的花灯装置艺术,共有10余座、在夜晚绽放浪漫氛围,让桃园艺文广场入夜后更现美丽
吓得他急忙下车道歉,还频频鞠躬向对方道歉,后来?时复虻缁氨保?直豢窒拧改闶只?给我放下喔!你不要{压嘛碟}跑,我叫人来
为了挽救萧条旅游{lǚ yóu}业,蔡政府赶在12日旅游{lǚ yóu}业者上街表达诉求前投葅attitudes}300亿新台币贷款,以缓解抗议的压力、提振台湾{tái wān}旅游
新竹市教育{ jiào yù}处表示,本次的幼儿园增班共挹注经费新台币276万9,557元,作为改善教学环境设施设备使用,人事部分也配合幼儿园规模扩大进行扩编,期许提供优质教保环境
本案将行传唤常向王姓毒贩购毒之林姓、郑姓、陈姓、林姓等药脚到案说明,并扩大侦办中
小说 > 穿越 > 随身空间之农女王妃 > 《随身空间之农女王妃》第一卷 雏凤展翅 第六十九章 他竟然来了

第六十九章 他竟然来了


    “哟,小美妞不是要找我么,怎么见了却吓成这副模样?还是说,是见着我太激动了,所以连烧饼都拿不稳?”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温情苦苦寻找了一天的流氓,毛二郎。Www.Pinwenba.Com 吧

    此刻,他穿了一件破破烂烂的麻布褂子,嘴里还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吊儿郎当地倚着墙壁,痞痞地看着温情笑。

    温情厌恶地扫了他一眼,这毛二郎本就长得矮小,佛靠金装人靠衣装,穿的也衣衫褴褛,再加上那不怀好意的笑,怎么看,怎么觉得{felt}猥琐不堪。

    “毛二郎,你不是要躲着我吗,怎么就想通了自己{his}出现{There}?”温情虽然个子娇小,但摆出凛然不惧的架势,还有点像模像样。

    只是她唬唬别人尚可,面前的可是一个资深流氓,自然{zì rán}不将她放在眼里,舔了舔唇,毛二郎邪恶地一笑:“我可是跟了你一路,不过现在才出来,自然{zì rán}是有我的道理,你看看现在周围还有人吗?”

    被毛二郎这么一提,温情四周打量了一番,果真如他所说的那样,整条巷子里安安静静的,石板路上飘落了几片树叶,四周没有人影,也没有人声。

    恍然察觉周遭环境对自己{his}不利的温情,下意识地就往后退了一步,心头瞬间涌起一阵不详的预感{gǎn},直到抵住了墙壁,才顿觉心中踏实了几分。

    “没人如何{how},有人又如何{how}?”温情强压下心头的几丝恐慌,努力维持着处变不惊,将声音也不由调大了几分,似乎是想给自己壮胆,“青天白日的,我还不信你能做些什么!”

    “呵,我能做什么?我能做的可多了……”毛二郎色迷迷地看着温情,突然一步一步地向她站立的地方挪过来去,“你不就是想找到我澄清自己的清白吗?如果我今儿就在这里把你给办了,咱们都不用那么麻烦了,直接就印证了我的话,不是吗?”

    “印证了你的什么话?”看着毛二郎一点一点地逼近自己,温情不住地往后退,手掌攀在墙壁上,指甲深深地扣进了墙砖之间的缝隙中。

    毛二郎哈哈大笑,似乎笃定这僻静的小巷子里,不会有别的人走进来,破坏他的好事,好整以暇地看住温情:“之前我曾在众人面前宣称,与你有染,本来是成竹在胸的事儿了,可没想到你也有点本事,三言两语就破坏了我的计划{jì huà}。啧啧,但现在那些已经{have been}不重要{zhòng yào}了,有这么个小美人儿陪我共度{attitudes}良宵,我可真是赚到了……哈哈,你也别妄想有人来救你,这儿偏僻幽静,一整天都不见得会有人经过,你就好好享受吧,我的小美人儿……哈哈哈……”

    温情这时候{When}彻底地慌了,她在来之前顶多也就想到毛二郎会对自己恶语相向,年纪轻轻的她,哪里料得到这人世间的险恶呢?

    寻了个机会{offer},温情不敢再多加逗留,扭身就往巷子外面跑去。

    但毛二郎早有预备,温情身子一动,他也紧接着动起来,手臂一捞,两个指头就捏住了温情的衣裳,再用力一提,将温情拉了个趔趄,差点摔倒在他的身上去。

    温情堪堪稳住身形,犹是这般十万火急的时刻了,她也强自镇定,心跳加速如狂乱的鼓点,眼眸里闪过一丝惊惶的光芒,但面上依旧装出冷冷的模样:“毛二郎,放开你的脏手,作甚拉拉扯扯的!”

    已经{have been}撕破脸了,毛二郎不介意撕得更破一点,不顾温情的挣扎,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痴痴地笑道:“小美人儿,别费力挣扎了,都是徒劳无功,还是乖乖地从了我,咱们好好享受一番人间至乐吧。”

    说着,毛二郎就犹如寻食的饿狼,迅猛地朝着温情扑了过去,手指灵活地一扯,作势要将温情的衣领扯开一个口子。

    “砰……”

    突如其来的一声撞击,破空而来,挟裹着浓浓的杀意,来势汹汹,叫人无处可避。

    毛二郎捂着被打中的手臂,片刻之后,血滴就沿着指缝滴滴答答地落下来,饶是他当即撕了衣角来包扎,也依旧血流不止。

    面对着大奸大恶的毛二郎,温情几乎{jī hū}已经预料到了最坏的结果,吓得不由自主闭上了眼,不敢面对接下来可能{kě néng}要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一切。

    哪知,听得一声响,再睁开眼的时候{When},就只见了毛二郎捂着流血的手臂,正在张望着四周,破口大骂。

    “是谁?背地里暗箭伤人,算什么英雄好汉?”到嘴的肥肉,本以为一定能吃到嘴里,谁知道{knew}最后却横生了枝节,连个鬼影子都没见到,还把自己伤到了。

    毛二郎哪能咽得下这口气呢,那张嘴什么难听的话都能骂出来,饶是温情也有些受不了,正待开口阻止他的时候,只听得一句熟悉的男声响起。

    “毛二郎,你骂累了没有?需不需要喝口水再接着骂?”

    之前毛二郎没能得逞,温情心中就有了几分猜测,每次周渊见都会雪中送炭,不知这次是否也是他?但又想到自己昨夜已经明确说了,打算一个人解决{settle}此事,不愿他跟随,又急忙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现在,听到这熟悉的低沉男音,温情便肯定了来人的身份……竟然真的是周渊见!

    周渊见自巷子口翩翩然地走进来,身后跟着连体婴儿一般的阿安,手上摇着一把水墨画风格{ fēng gé}的清雅折扇,闲庭信步,仿佛是来走马观花赏风景的。

    前几日,在修远村,毛二郎曾见过眼前这个男人,还曾看那他站出来为温情说过话,此刻心中了然,知道{knew}他和温情是一伙的。

    “呵,原来小美妞有了心头好啊,怪不得不让我碰呢。”毛二郎拿眼在温情和周渊见,以及他们俩身后的阿安身上,来回逡巡了好几圈,手臂上的伤口渐渐止住了血,但他依旧不敢轻举妄动,只敢隔得远远的,动动嘴皮子而已。

    温情气极,这厮真是太不要{压嘛碟}脸了,反正现在有了周渊见撑腰,不知为何,一看到周渊见她就顿觉心内踏实,涌起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无畏之感{gǎn}。

    正欲上前理论一番,周渊见却皱了皱眉,将她拦了下来,折扇一展:“这种人,跟他废话什么,纯属浪费口水和时间。阿安,给我打,打到他学会好好说话为止。”

    周渊见冷哼了一声,连看都不想看一眼毛二郎,只觉得{felt}那猥琐的模样映在自己的眸子里,会脏了自己的眼。

    周渊见今日换了藏蓝色的衫子,不似月白的那般优雅,却多了几分冷凝和稳重,扇子挥在手里,如有自己的生命一般灵动,通身上下透出一股不凡的气度。

    毛二郎不是修远村的人,自然不知道周渊见的身份,本以为只是区区一个温情的普通同乡,受伤也只觉得是自己轻敌所致,但阿安甫一走近他,他便知道,自己想错了。

    挟裹着浓浓的杀气,阿安的脸上明明还带着微笑,但就是刹那之间便能让人冷汗涔涔,后背上仿佛是有蚂蚁爬过,黏糊糊的汗水都快粘住了衣衫。

    “接下来,我们该从哪儿下手?我刚刚伤了你的左手,这回咱们伤右手,你觉得怎么样?”阿安不仅{bù jǐn}仅武功不错,跟随在周渊见身边的人,全都是经过了严格的训练,他还很懂得怎么利用人的心理攻势。

    两根修长的手指玩弄着一颗小石子,毛二郎看了却是大骇,那正是方才打中自己的东西,可明明那时候他们还站在十几步之外……

    意识到双方的武力差距,毛二郎这根墙头草,立刻{lì kè}就偃旗息鼓了,一个腿软差点跪了下去,皱巴着一张瘦小的脸求饶道:“两位爷,大家有话好好说,别……别上来就动手啊。我错了,是我毛二郎太不会说话了,我在这里给两位爷赔礼道歉,还请两位爷大人有大量,原谅小的这一回吧。”

    温情看的是大跌眼镜,这人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变脸比翻书还快,心中不由更加鄙夷了。

    周渊见咳了两声,厌恶地快速扫了毛二郎一眼,摆摆手:“处理掉,我看着恶心。”

    短短的几个字,却能觉得一个人的命运,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温情没有什么良善之心,心头却还是浮起几丝不忍来,拦了阿安,对周渊见道:“留着吧,他还有用。”

    周渊见盯住温情那张清秀的犹自带了泪痕的脸,心中还憋着一股子气,这妮子也太大胆了,居然一个人孤身而来,若不是自己跟在她后面,今日她可就惨了。

    半晌,他才别过脸去,喉咙里咕噜了一句:“随你。”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简直贯穿了毛二郎平日的生活,所以温情同他一讲,无论是什么条件,他都照单全收了。

    “李氏托孙寡妇给你的银子,你就收着,只是这事儿你若是给我办砸了,以后这世道上便没了毛二郎,你明白吗?”温情借了阿安和周渊见的势,威胁道。

    毛二郎连连点头,一个劲儿地唯唯诺诺:“是是是,我可不敢拿自己的项上人头开玩笑{joking},温姑娘{你的大姨妈掉了}的话我一定谨记在心,绝对不会搞砸的。”

    “你要毛二郎作甚?”方才温情与毛二郎耳语了一番,连他也不晓得讲了些什么。

    温情意味深长地一笑:“现在知道可不是太没劲了?你就等着看好戏吧。咱们也该回去{get back}了,李二娘那边想来应该{yīng gāi}有消息传来……”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