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68亿元,创下历史〖History〗新高,但后续销售成绩不如预期,大立光11月营收小幅下滑至57
因应年货?窆和?季到来,富邦媒(8454)线上商店推出新品抢商机,针对有机、健康的产品〖chǎn pǐn〗也扩增品项,预估相关产品〖chǎn pǐn〗业绩可成长20%~30%,乐观消息一出,股价开平走高,目前小涨0
歌手Luce 有着典型巴黎bobo 的形象〖image〗,她无法〖to be〗?}?u、鲜?W的个人标?I,非常受巴黎女孩〖nǚ hái〗喜爱
幸运〖桃花运〗被救出的狗狗将头伸出袋子外,不停〖bù tíng〗左顾右盼,而木让?恩人则在一旁轻抚耐罚?哺д庵槐蝗硕褚舛的小狗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86章 等你陪我看初雪

第186章 等你陪我看初雪


    “菲菲,你醒啦!”就在乔暖菲怔忪之时,房门被人推开了。

    唐茉茉拎着一个保温饭盒,在凌曜的陪同下,走进了乔暖菲的病房。

    一见乔暖菲醒了,唐茉茉立刻〖gogo〗惊喜地冲到乔暖菲床边,放下保温饭盒,就对乔暖菲一阵嘘寒问暖。

    “熙夜呢?”看到唐茉茉,乔暖菲的第一句话就是询问北辰熙夜的情况。

    “菲菲,你刚醒,还是先吃点东西吧,你知不知道〖zhī dao〗你已经〖have been〗昏迷整整一天一夜了。”唐茉茉故意岔开话题道。

    “熙夜呢?”乔暖菲直直地看着唐茉茉,不死心的问道。

    “菲菲……”

    “熙夜呢!你告诉我,熙夜到哪里去了!”乔暖菲突然猛地抓住唐茉茉,力气大得惊人,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

    “菲菲,你先松松手。”

    “告诉我,熙夜是不是已经〖have been〗……已经……”说到这里,乔暖菲的脸色啥时变得惨白。

    “熙夜还活着。”凌曜一个箭步上前,将唐茉茉从乔暖菲手中解救出来,他淡淡地说道:“菲儿,你现在很激动,等你冷静下来,我再告诉你关于熙夜的事。”

    听了凌曜的话,乔暖菲果然主动开始〖kāi shǐ〗调节自己〖his〗的情绪,努力让自己〖his〗平静下来。

    过了半晌,她抬起头,目光紧盯着凌曜,“我要见熙夜。”

    “好,我带你去。”凌曜点点头。

    “不行!”唐茉茉突然出声反对。

    “是不是熙夜出了什么事?”乔暖菲问道。

    “没有!”

    “是。”

    凌曜和唐茉茉给出了截然相反的两个答案。

    “到底……出了什么事……”乔暖菲说道:“告诉我吧,我能承受得住。”

    “走吧,待会儿你就知道〖zhī dao〗答案了。”凌曜用眼神制止了唐茉茉,淡淡地对乔暖菲说道。

    乔暖菲下了床,跟着凌曜一起〖yī qǐ〗走出了病房。

    “臭凌曜,怎么能把这件事告诉菲菲呢,菲菲一定会受不了的!”唐茉茉急得直跳脚,却没法阻拦凌曜和乔暖菲。

    只好跟在两人身后一起〖yī qǐ〗走出了病房。

    医院顶层高级病房。

    赶紧整洁的走廊空荡荡的,四下都是白色,越发寂寥的让人心底发毛。

    一路走来,耳边回荡着的只有三个人的脚步声。

    走廊的尽头,是一扇巨大的玻璃门。

    走到房门前,凌曜停下了脚步。

    “熙夜就在里面。”指着磨砂玻璃大门,凌曜说道。

    听到凌曜的话,乔暖菲迫不及待的推开了病房的大门。

    唐茉茉想追上去,却被凌曜一把拉住了胳膊,两人跟着乔暖菲的身后,步伐沉重地走了进去。

    “熙夜……”看着躺在床上浑身插满各种管子,连接着各种仪器的北辰熙夜,乔暖菲脸色一白。

    她焦急的喊着北辰熙夜的名字,但北辰熙夜依旧只是静静的躺着,没有一点回应。

    “菲儿,正如你所见,熙夜他还活着,但也只能说还活着。”凌曜缓缓开了口,声音无比沉重,“不能动,不能说话,不能进食,甚至可能〖kě néng〗连意识都已经不存在了。”

    “你的意思是……”乔暖菲似乎从凌曜的话中抓住了什么,但她不肯相信〖上帝会存在的〗,她一定要听凌曜亲口说出她才肯相信〖上帝会存在的〗。

    “熙夜伤得太重,送到医院后虽然医生尽了全力抢救,但脑补缺氧时间太久,虽然最后医生尽全力给他止住了血,也勉强保住了他一条性命〖xìng mìng〗,令他能够倚靠着仪器勉强活着,通俗点说,熙夜他现在就是一个植物人。”凌曜咬牙,将医生的结论告诉了乔暖菲。

    “植物人……”乔暖菲整个人如遭雷劈,她被这个结论彻底打击到了。

    “没错,植物人,但也不是完全〖completely〗没有苏醒的可能〖kě néng〗。医生说还是有千分之零点二清醒的可能。”凌曜不忍心看乔暖菲如此失魂落魄,于是补充道。

    “菲菲,你别这样〖then〗呀!”唐茉茉说道:“医生不是说了还有千分之零点二苏醒的几率吗?你没看电视上面,昏睡了三十多年的植物人都有苏醒的可能呢,更何况是熙夜殿下,他那么爱你,一定不会忍心看你在这世上一个人的。”

    唐茉茉握住乔暖菲微微发颤的双手,努力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她,努力安慰她,给她信心。

    乔暖菲望着静静沉睡着的北辰熙夜眼泪〖yǎn lèi〗不受控制的涌出眼眶。

    突然,她猛地挣开唐茉茉,飞快的跑出了病房。

    “菲菲!”唐茉茉害怕乔暖菲出事,赶紧追了出去。

    但是〖dàn shì〗已经来不及了,乔暖菲冲上了天台,一步跨上了天台的围栏。

    “菲菲,别做傻事呀!”

    “别过来!”乔暖菲大喊道:“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对我,为什么我和熙夜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我们好不容易才获得幸福,却又这么快就让我们尝到失去幸福的痛苦!悲莫悲兮生离别……呵呵,没有熙夜,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yì yì〗!三十年……不过是个自欺欺人的幻想罢了!”

    乔暖菲仰起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泪水决堤而出,怎么也止不住。

    “菲菲,你还有我们,还有岑阿姨啊!”唐茉茉都快急死了。

    只要乔暖菲再往前一步,就会立刻〖gogo〗摔下去摔个粉身碎骨。

    “没有用的,子弹穿透熙夜胸膛,他在我面前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的心就随着〖Along with〗他一起去了。”乔暖菲露出一抹凄美悲切的笑容,“我一直强撑着,不过是不肯认命罢了,不过是幻想着老天爷对我还有一丝怜悯,可惜,可惜……这该死的贼老天,跟没就不长眼!”

    乔暖菲哭着哭着,突然觉得〖jué de〗眼睛一阵刺痛,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天空中落下来,掉进了她的眼睛里。

    乔暖菲抬头朝天空看去。

    细碎的雪花仿佛纷飞的柳絮,洋洋洒洒从天空中飘落。

    它们轻轻打着旋,像是顽皮的孩子,飞舞着,玩耍着,一走出家门便玩疯了。

    乔暖菲伸出手,接住从天空中飘落的雪花。

    这个举动吓得唐茉茉差点喊出声,她深怕乔暖菲一个想不开或者一个不小心就从天台边缘掉了下去。

    冰凉的雪花落在乔暖菲的掌心,立刻化作了一滴滴水珠。

    “已经到冬天了呀……”乔暖菲自言自语。

    “s市的初雪,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过了。”一道温柔的女声在唐茉茉身后响起。

    唐茉茉一回头就看到了岑雪。

    不知何时,她也出现〖chū xiàn〗在了医院顶楼。

    岑雪一边说着,一边缓步走到天台边,在距离乔暖菲十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她也和乔暖菲一样上了围栏。

    站在围栏上,岑雪眺望繁华的s市,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乔暖菲聊天一般,淡淡地说道:“据说初雪那天,所有〖all〗的谎言都会被原谅,我这辈子说了那么多慌,不知道能不能被原谅呢?”

    岑雪望着天空,有些苍凉地说道:“菲儿,你知道吗?我这辈子只有在s市度〖attitudes〗过的日子才是真实的,快乐的。不论是无忧无路的少女时代还是现在。仔细回想一下在日本〖rì běn〗的那段日子,总是充斥着阴谋算计与苦苦挣扎,就算是锦衣华服也不快乐。从岑雪到沈千雪,再次沈千雪到岑雪,人生啊,谁都无法〖to be〗预料下一秒会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什么。就好比我当年到了日本〖rì běn〗改名换姓成了沈千雪,一步步爬到流川夫人的位置,享受了别人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又一瞬间从云端跌落,再次变成了平凡普通的岑雪,可是却收获了你这个宝贝女儿,也不用再为了利益纠缠于阴谋算计中,这何尝不是另一种平凡的幸福呢?”

    说道这里,岑雪将目光转向乔暖菲,“菲儿,如果你不走出来,你用不会知道世界〖shì jiè〗有多宽广,爱你的人有多少。”

    乔暖菲回视岑雪。

    两双极为相似的漆黑眸子凝视着彼此。

    岑雪宽容体谅地看着乔暖菲。

    她那包含着深深母爱的目光令乔暖菲原本一片灰暗的内心渐渐感〖sense〗受到了一丝光亮。

    这丝光亮一点点突破薄紅icket〗獾男脑啵钪罩比肭桥菩闹小

    天空中的乌云也渐渐散去,太阳出来,雪渐渐停了。

    s市的地面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初雪,初雪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比水晶更晶莹,比钻石更闪耀。

    岑雪朝乔暖菲伸出手。

    乔暖菲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选择了朝岑雪走去。

    乔暖菲的手握住岑雪的手,两人相视一笑。

    岑雪牵着乔暖菲的手,就好像她还是一个小孩子一样,她用她单薄的肩膀保护着自己的女儿,带着她从护栏上走了下来。

    凌曜站在唐茉茉身后,看到这一幕,他伸出手臂从身后搂住唐茉茉。

    唐茉茉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她靠在凌曜怀里,一颗心总算收了回来。

    太好了,这场危机总算是被岑阿姨化解了。

    “妈妈,我不会再想不开做傻事了。”乔暖菲向岑雪保证道:“我会好好活着,活得比谁都好,活得比谁都开心,这样〖then〗爱我的人才〖牛B人物〗会安心,熙夜也才会放心。大家都没有放弃希望〖hope〗,我又怎么能第一个放弃希望〖hope〗呢?我相信总有一天熙夜回醒过来的!”

    “菲儿,你能这样想就对了。”岑雪终于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乔暖菲来到北辰熙夜的病房,她在床边蹲下身,将自己的脸颊贴上北辰熙夜微凉的手掌,轻声对北辰熙夜说道:“熙夜,你知道吗?今天s市下雪了,这是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真的好美。可惜你没能陪我一起看到。为了弥补我,我们来做个约定好不好,等你醒来,一定要陪我一起看初雪。”

    本文来自看書罓小说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