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陈水扁强调【qiáng diào】,任何运动【yùn dòng】或政治诉求都不可能【would】一蹴可几,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每次的付出与努力都在为接下来的成功【chéng gōng】做累积;在民主改革的路上,找不到失败;在独立建国的路上,看不到放弃;
对于当前美中贸易战造成厂商投资保守,界霖反而【but contrary】持续扩大产线,加上年初砸1
18日一早就到新庄扫街拜票【piào】,苏贞昌说,很感【sense】谢市民对自己【zì jǐ】的肯定,当年在县府团队大家努力的成果让他今天能获得市民支持【support】,虽然没当县长已经【have been】十三年,但是【dàn shì】从历次各家民调,都可以【can】看出远远超过现任市长,
陈水扁反批,支持【support】改革者必然是多数,照理说,不太可能【would】面对比较艰困的选战
柯文哲说,大巨蛋要坚持它的合法性,因为那种很强大的政商压力之下能够撑住,这比较难;他强调【qiáng diào】,大巨蛋是这样【zhè yàng】,照程序走终究会解决【settle】,总是要合法、要安全【ān quán】,
然而【however】南亚科在第三季却荷包满满,很会赚!受惠于成本【cost】改善、20奈米比重拉升、DDR4营收占比重拉高至三成等因素,南亚科第三季毛利率达58
(八)新竹市不符合规定者计1人:第1选举区谢希诚因不能安全【ān quán】驾驶罪,经台湾【tái wān】新竹地方法院107年度【 dù】竹交简字第369号判处有期徒刑5月,如易科罚金,以新台币1千元折算1日,案于107年5月31日确定,且于107年8月31日登记期间截止前尚未执行,核有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第26条第4款前段消极资格规定之情事,不得登记为候选人
我不只是对新北了解,还有中央行政院长的历练,我可以【can】结合地方到中央,做一个市长是要去争取中央的预算【budget】,所有【suǒ yǒu】的构想也要争取中央的认同,不是整天骂中央的人
小说 > 穿越 > 惑国毒妃 > 鬼公主 第112章 色戒(3)

第112章 色戒(3)


    暗道天机老仙确实有眼光。

    而其他【other】各桌上的那些分量不够的人虽然很想过来敬酒,但是【dàn shì】却须得自斟酌身份,都碍着规矩在那里也不敢放肆,其中那些女子虽然没敢过来敬酒,但是却不时地抛过来几个媚眼。

    江湖儿女原本就是没有那么多规矩可讲,何况还是混迹黑道中的女子,更是放纵。

    见到秋叶白和周宇这样【zhè yàng】的难得一见的美男子,自然【natural】是不遗余力地散发自己【zì jǐ】的魅力,哪怕就是**一度【 dù】也是好的。

    便是周宇这样的风流子弟看着那些女子刻意对着他们这边摆出的媚态,还有人甚至故意拉低衣领露出酥胸一片,都不免咂舌。

    秋叶白却只含笑并不回应,只与周围的大佬们推薄緋iào】徽怠

    酒过三巡,便有些自恃还是有点儿地位【dì wèi】的人仗着点酒意就端着酒就过来了【lai l】,试图敬酒。

    秋叶白倒也不拒绝,含笑举起酒杯沾了沾嘴唇,但是对方却已经【have been】是受宠若惊,于是更多的人蠢蠢欲动。

    她打发了两三个过来敬酒的人之后,仿佛不经意地对着林冲浪道:“是了,世叔,听说咱们淮南最近有黑道水路上的兄弟【xiōng dì】干出了捅破天儿的大事,很有些英雄豪气,不知道【zhī dao】那些弟兄今日可在这里?”

    其实因为今日秋叶白会到,所以林冲浪早早知会了几个同席而坐的大佬们,虽然没有刻意通知【tōng zhī】其他【other】人,但是大寨子的大佬们没有走,底下那些称不上号的小寨子的人哪里就敢走了,就算喝得五迷三道的,也得在这里奉陪。

    所以秋叶白来的时候【When】,这聚义堂里的席上还是满的,她这么一问,席间的大佬们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林冲浪的脸色也是一僵,没有立刻【lì kè】答话。

    秋叶白挑了挑眉:“怎么,世叔他们不在么?”

    这倒是奇了。

    林冲浪脸上的肌肉微微一颤,随后看向她,略有些僵硬地笑了笑:“不过是家丑,哪里是什么英雄事迹。”

    “哦?”秋叶白看着林冲浪,便做出有些惊讶的样子,继续问:“怎么说?”

    林冲浪心中早已经很是恼恨那群人,而且【but】这事儿在他们之间也算不什么很机密的事情【shì qing】,很多寨子或多或少都听闻了此事。

    他叹了一声,又灌了一杯酒,苦笑了一下,慢慢道来。

    “捅破天,这回真是捅破天!”

    穷奇寨的一群小喽啰,原本不过是些修河堤的河工,受不了官府的盘剥,索性杀了督工的头儿。躲进了一片水泽里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原本又是些手上没有真功夫的,只能是打劫些小商船,平日里也上交不了几个钱。

    他自然【natural】没有放在眼里,但也不知道【zhī dao】什么时候【When】这个穷奇寨在他眼皮子底下偷偷从一个二三十个人的小小寨子竟然发展成了一百来人的大寨子,虽然地位【dì wèi】仍旧低下,但是前些日子他才刚注意【危险信号】上穷奇寨的不对劲,还没有来得及派人去查看,就听说过他们竟然劫了皇商的船,劫走了贡品,酿成一桩大案!

    当时就惊得他有些慌了神,哪怕是劫了寻常官船都还好说,但是劫持了皇家的贡品就绝非小事,只怕朝廷会来派重兵围剿所有【suǒ yǒu】运河上的寨子。

    何况梅家每年给他们淮南水路这些寨子也给了不少‘保护银’,如今竟然让他们家的船在这里出了事,岂非背信弃义!

    林冲浪说完之后忍不住又再次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说来,也是世叔我太大意了些,才致使出了这等大事,险些招来大祸。”

    绿林黑道,说是和朝廷分庭抗礼,但是如今虽然不是开国三代的盛世景象,也勉勉强强还算太平,他们实际上又哪里真的能真和朝廷顽抗,说白了他们不过是江洋大盗,而不是真正的起义军。

    所以他们是和各地官府州衙对抗,追缉他们的多还是些衙役和州县里的游击将军手下兵丁,并不是真正的朝廷正规军队,若遇上真正的正规军,双拳难敌四手,对方又具备攻城拔寨的经验,只怕他们也只有寨毁人亡,依靠着一身武艺赶紧逃命的份了。

    秋叶白安慰地道:“这事与世叔并无太多关系,不过是小人作祟,只是……”

    她顿了顿,又继续道:“出了这桩大事,按理说朝廷会兴兵围剿,只是为何如今看着毫无消息,听说前些日子来查案的那个刑部员外郎也淹死在了水里呢,莫不是世叔……”

    “当然不是!”林冲浪颦眉,脸色阴霾:“世叔我虽然鲁莽,却还是知道不能如此行事,说起来此事也很是蹊跷,那穷奇寨的人在干出那一桩事情【shì qing】之后,他们大当家立刻【lì kè】到我这里来哭诉,说是他们是听说有一户商家打算运送账银北山买货,却不知道怎么会劫中了梅家贡船。”

    “哦,这么巧?”秋叶白微微眯起眸子,随后又似好奇地问:“那么他们原本打算劫的是谁家的银子?”

    林冲浪想了想道:“似是东岸的李家。”

    她闻言,漫不经心地道:“李家,可是也做布匹生意的那家?”

    那可真是巧合啊,今夜,不,昨夜她投宿的可不正是李家么。

    林冲浪点点头:“正是。”

    秋叶白提起酒壶又给林冲浪倒了杯酒,轻叹了一声:“世叔,既然穷奇寨做下此等牵连大伙的大案子,若是按照道上的规矩,怕是留不得了。”

    林冲浪还没有说话,一边正在喝酒的水岗寨的大当家,人称老曾的粗壮大汉就冷笑一声:“格老子的,照着老子的意思,咱们自清理门户,算是给官府一个交代也就罢了,哪里知道那穷奇寨的二当家却很有些能耐,竟然敢打下包票说官府绝对不会派人围剿咱们,但是我们若是自己人动了手,那才是招致大祸的时候。”

    “哦,这般厉害【lì hai 】么,红口白牙就敢打这包票,难不成他和官府还有些什么了不得的关系?”秋叶白挑眉,有些奇怪地道。

    原本这事说深了,都是内部之事,也不该【never should】为外人所道,但是一来今日在座的都喝了不少,二来此事在他们心中也憋闷了许久,再加上秋叶白的身份特殊,藏剑阁地位超脱于江湖之外,信守中立,不会也没有必要做出危害他们的事情。

    所以林冲浪接过老曾的话,颦眉道:“只说是那穷奇寨的老二曾经救过防军的哪位大将一命,求了那大将想法子保住他们一命他们把东西都退给官府,只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世叔,总不会他们说什么,你们就信了什么罢?”秋叶白轻嗤了一声,脑海里却高速地运转了起来。

    边防军?

    看来林冲浪似乎也不是很清楚是哪位大将军,内陆小小匪事居然牵扯到边防军,边军大将不得与朝廷内官有私,若是扯上边军那意味着什么?

    并不想要真的侦破此案的太后、梅家、李家、还有当地官府和司礼监行走衙门的态度如此奇怪,突然又扯上边防军……一切似乎慢慢地在秋叶白脑子里连成了一跳线,似乎有什么东西朦朦胧胧地呼之欲出,但是又抓不到首尾。

    而此时林冲浪继续道:“当然不是,只是穷奇寨的二当家以全寨之财和性命【xìng mìng】,让咱们等上一等,按着常理,皇家商船被劫,朝廷必定震怒,最少就会在三天之内发下海捕公文或追剿檄文,然后调兵遣将分头搜捕,他们赌的是这官府三天之内不会有此一举。”

    秋叶白一愣,这穷奇寨倒是敢孤掷一注!

    但是随后她又心中暗嗤,也是了,若是此事他们胸有成竹,这一赌倒是可以赌的!

    “想来他们是赌中了罢,这穷奇寨的二当家倒是个胆大又厉害【lì hai 】的人物!”秋叶白似笑非笑地道。

    若是此番赌对了,那么后来他们保证朝廷不会有大军逼绞,自然是可以慢慢证明【zhèng míng】的,从此保住了寨子。

    林冲浪微微颦眉,明显似并不太喜欢【xǐ huan】此人,老曾也冷哼道:“妈拉个巴子,那个姓舒的就不是个好东西,看着阴嗖嗖的!”

    秋叶白想了想,似乎江湖上没有这么一号人物,便道:“诸位世叔既这么说,却也怨不得夜白心中有些好奇了,此人可在此处?”

    林冲浪见秋叶白问起,便也只得点点头:“在的。”

    随后,他比了比最靠角落的那一桌。

    秋叶白便望了过去,不曾想,她望过去的那一刻,正巧对上一只锐利阴鹜的眸子。

    冰冷,阴沉。

    那是一个看起来颇为年轻的男子,并不如她印象中三大五粗的水匪,或者阴狠的江湖人,那人看起来甚至有一点子书卷气,若不是他一只眼睛戴着一个黑色的眼罩,看起来倒是像那些落魄的秀才。

    难怪林冲浪他们不喜欢【xǐ huan】,这样的气息,看起来就像阴险小人,和他们这些江湖人全然不同。

    秋叶白瞬间眯起了眸子,对着那人缓缓地勾了下唇角。

    那个独眼男子只是点点头,又别开了脸,他所在的那一桌也并不热闹,在那独眼龙转回头之后,他旁边一个矮矮胖胖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男人却似察觉了什么,竟然也转过头来朝着秋叶白露出个近乎谄媚的笑颜。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