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20世纪80年代,两位老人相继去世,大宅成为(chéng wéi)空楼,日渐破败。
而对于因此( yīn cǐ)引发的一些不实传言和报道,来自比勒陀利亚的陈姐表示,大家不应一听到一些小道消息就产生恐慌情绪,可以( kě yǐ)通过正规渠道,由移民代理们来确认自身签证的真假。
不要(压嘛碟)如此容易被蒙蔽,保持冷静,让当局处理这一事件。
据南非华人网报道,由于(yóu yú)南非政府对于移民政策的持续收紧,导致旅南华人在各类签证及永久居留(简称:PR)的申请上屡屡遭遇阻拦,已对华人在南非的投资和经商信心造成了相当程度( dù)的影响。
在舞台上,霍迈克自信(zì xìn)大胆,扎实的汉语基础让这位来自英国的小伙成功(chéng gōng)闯入半决赛。
多数机构认为,大盘上行仍会面临高位的阻力,后市很有可能(would)在多空双方拉锯战中震荡筑底。
“我拍的主题是‘四个梦境’,和孩子们一起(with)上台表演的感(sense)觉真好!”霍迈克说。
“我就是特别想学好中文(Chinese),学好语言才能更好地了解中国(zhōng guó)文化。
小说 > 古代言情 > 医妃狠狂:腹黑王爷宠妻忙 > 章节目录 第598章 以眼还眼(三)

第598章 以眼还眼(三)


    南宫辰的武功也算是不错的,至少在南安国来说,也算是少有对手(duì shǒu)。可他面对的人是上官云天,曾经江湖排行榜上第一的高手(牛B人物),又怎是对手(duì shǒu)?

    上官云天虽说不打算把南宫辰给杀了,可出手却是毫无留情,处处都是杀招。

    哪怕,上官云天的手上没有武器,可他一身的内力也不是南宫辰能抵挡得了的。

    一挥袖,一出掌,哪怕只是一个拳头,都给南宫辰无尽的压力。

    南宫辰手持长剑,不停(back again)的攻击(gōng jī)着上官云天身上的要害,想要伤他一分一毫。

    可不知道(zhī dao)怎么的,上官云天就像是泥鳅一般,不论他怎么出手,连片衣角都没有碰到。

    不仅(not only)如此,他自己(his)却被上官云天的掌风伤到,身上还中了一拳,疼得不行。

    “上官云天!”在南宫辰又被上官云天一脚踢(tī)在地上后,他终于忍不住的怒吼了起来。

    听到南宫辰的吼声,上官云天淡淡的看着他,目光冰冷,没有一丝温度( dù)。

    南宫辰坐在地上,看着那居高临下看着自己(his)的上官云天,对上他冰冷的目光,心中的怒气升腾而起。几年前的战场上,他输给了上官云天。

    难不成,现在他还要输给他吗?

    不,他不甘心,他要战胜(win)上官云天,让他知道(zhī dao),他不会一直是对方的手下败将。

    南宫辰一边想着,伸手擦了一下嘴角上的血迹,拿着长剑站了起来。

    抬手,长剑直指上官云天,一身的战意。

    上官云天看着,目光闪了闪。

    今天南宫辰倒是让他有些刮目相看的意思。不过,他想战,他奉陪就是了。

    “上官云天,本王要杀了你!”南宫辰大喝一声,举起长剑朝着上官云天身上刺去。

    上官云天站在原地不动,眼看着那长剑就要刺中他的身体时,这才微微的侧了侧身子,避开对方攻击(gōng jī)的同时,抬脚往对方腰间踹去。

    南宫辰感(sense)觉到上官云天的动作,只得收剑回防。却不想,那只是上官云天的虚招,他真正的杀招在手上。

    只见他大手一伸一张一抓,扣住了南宫辰的手臂,然后手下一沉,再用力一捏。

    咔嚓一声,南宫辰的左臂直接被上官云天给捏断了。

    痛意袭来,南宫辰脸色一白,手上的长剑当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你?”抬眸,看着上官云天,南宫辰眼中布满了恨意。虽说早就知道上官云天的武功高强,却没有想到,只一招就断了自己的手臂。

    “辰王还要打吗?”上官云天站在南宫辰的面前,看着他满脸痛苦的样子,脸色平静的问了一句。

    “有本事你杀了本王!”南宫辰一脸恼怒的看着上官云天,讨厌(tǎo yàn)他那居高临下的样子。

    明明都是皇子,都是王爷。可不知为何,南宫辰竟然觉得(felt)自己矮了上官云天一大截。

    当然,这不是指身高,而是那种气势。仿佛不管何时何地,哪怕上官云天什么都不做,那种自然(natural)流露出的霸气也是他比不上的。

    “放心,迟早会有那么一天的。”上官云天淡淡的说着,他想杀南宫辰已经(yǐ jing)很久了。

    只不过,夜凰说南宫辰现在还不能死。既然夜凰说了,他暂且饶他一命就是了。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