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地震至今,不少市区灾民与旅客仍心有余悸,店家发挥互助精神提供免费收容,像是东华大学附近的民宿业者,由新悦旅栈带头提供50间房,合力提供了共100间客房,免费给救灾人员及有需要的乡亲们住宿休息,另外还附赠早餐
《花莲福康饭店》2月7日为慈济救护站,提供3楼客房做为受灾乡亲住宿使用
屏东县政府指出,3日一开幕,截至4日入园人次达10万4338人次,即使天气冷飕飕,仍不减Kitty迷朝圣的决心
乘坐列车时,透过观景车厢开放式的窗户,凉风徐徐吹来,沿途纯朴的田野风光向您展示日本『rì běn』悠闲的一面
到龙山寺拜月下老人有些特别的程序,必需先从最大『zuì dà』的观世音菩萨拜起,依序拜过妈祖、文昌帝君、关圣帝君等众神并说明此次来意后,才能去找月老
几乎『jī hū』天天都会上网查询机票『ticket』的机票『ticket』达人布莱N也补充,他自己『zì jǐ』也有使用同样的方式搜寻测试,以一般网页和无痕网页搜寻相同条件的机票,来回各搜寻10次,发现两种网页呈现的浮动价格『jià gé』几乎『jī hū』一致,也因为开启搜寻时间的不同,也有出现『There』无痕视窗比一般网页价格『jià gé』更高的状况
小说 > 穿越 > 惑国毒妃 > 第1卷 第164章 偷亵裤(3)

第164章 偷亵裤(3)


    两名『two』鹤卫面面相觑,也暗觉不妙,但是『dàn shì』大壮的尖叫声还在继续,仿佛经历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shì qing』,让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指指点点起来。

    这和双白大人交代过的要低调行事完全『wán quán』不符合!

    而此时,忽然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又是一道白色的身影走了出来,正是一白,他脸上也围着一层黑纱,挡住了他阴柔俊美的容颜,只露出一双锐利的凤眸。

    “这是怎么回事,何人在此喧哗!”

    秋叶白在高楼上拿着那西洋镜将那场景看得清清楚楚,唇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正戏就要开始『appeared』了罢,不知‘公主’殿下什么时候『shí hou』会粉墨登场呢?

    院门前,两名『two』鹤卫立刻『gogo』简洁扼要地将事情『shì qing』经过给一白阐述了一遍,一白冷冷地看了眼那还在尖叫大壮:“闭嘴!”

    一白身为控鹤监俸主,身上气势非同凡响,浑身凛冽如刀锋一般的森冷威压瞬间让大壮似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鸡,硬生生地把尖叫吞了回去『hui qi』。

    大壮和肥龙都齐齐打了个寒颤,只觉得『felt』面前的蒙面人阴冷而可怕,并不知道『zhī dao』那种阴冷凛冽是来自手斩千人之后的杀神所有『all』,否则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来招惹。

    一白见他们闭嘴了,便又冷冷地看向四周围观的人:“散开,还是有人想和这两个人作伴?”

    充满了威胁的阴森语气,瞬间让围观人群立刻『gogo』做了鸟兽散。

    这几个白衣服的男人一看就不是善茬,那身气势不是混黑道的,就是混白道的官老爷的护卫,他们不过是路人,何苦为两个得罪人的乞丐出头?

    不一会围观的人便散了干干净净。

    肥龙和大壮两个都呆住了。

    而一白已经『have been』眯起眼看向他们两个:“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说实话或者死!”

    大壮和肥龙都感『sense』觉自己『zì jǐ』像是被阴森的老虎盯上的羊羔,瞬间又打了个寒颤。

    面前的这个男人虽然没有动刀动剑,但是『dàn shì』他们都知道『zhī dao』此人绝对不是在说笑。

    肥龙看着大壮那不敢说话快吓尿了的模样,暗自骂了声大壮,又问候了一遍秋叶白的祖宗八代,当用他们都是乡下没有见识的农民吗,他们虽然行事下九流了些,但也是贵族子弟出身的多。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老弟』这他娘的哪里是什么商户人家的护卫,这么阴森恐怖,千总大人又耍他们,这种气势非当官的没有,大人这不会是看上哪户封疆大吏家里的大小姐罢!

    但是不管如何『rú hé』,他们现在都走到这一步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就是皇帝老儿的公主,他们也要弄出件亵裤来!

    肥龙原本就是个死倔的臭脾气,发现不对劲了,没想着溜之大吉,而是继续一瘸一拐地硬是靠在大壮的身上,逼着他把自己带着凑近一白。

    “这位大哥,咱们也是街边讨生活的,原本来这里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肥龙堆砌起肥硕脸上满满地讨好笑意。

    一白闻言,冰冷凌厉的眼底瞬间眯起来:“受谁之托忠谁之事?”

    他是听了双白说了主子对那周宇和国师的处置方式,所以这会子见了门口有异样,便怀疑是秋叶白派来的人,所以才有耐心陪着两个人说了那么久的废话,否则他早就直接把这两个敢在主子附近放肆的家伙敲晕了扔进运河里。

    肥龙一看有戏,立刻又靠近了他一点,做出神秘的样子:“是一个年轻的俊哥儿,他让我们来带走一个白头发的和尚,还有一个他的朋友,也是男的,他说了,如果我们来这里领人,除了他会给我每人一百两银子,你们也会给我们每人一百两银子。”

    大壮在一白阴厉的目光下,浑身不舒服,这会子听见肥龙这么说,瞬间心中大骂,这个贪财的胖子,大人什么时候『shí hou』说了后半句,不赶紧把事儿了了,在这个危险时候还不忘记骗一票么!

    一白一愣,挑眉:“一百两银子?”

    如今这世道,二十两银子就是一户普通小门小户人家一年的花销,秋叶白也未免太狮子大开口了罢。

    不过既然主子吩咐了……

    一白摆摆手,吩咐一名鹤卫:“去通知『tōng zhī』里面的人准备『ready to』一下,把人带出来,再准备『ready to』两百两银子。”

    那鹤卫立刻点头转身进了院子里。

    肥龙看见一白那轻描淡写的模样,瞬间就后悔了,看来他是叫少了,得叫二百两才是。

    过了片刻,就见那鹤卫取了两张银票和领着一个人走了出来,他将银票交给一白,同时道:“家主说了,先让周宇出来,大师稍微晚点儿。”

    一白看着表情有些懵懂的周宇,眼底闪过一丝暗光,随后点点头看向肥龙和大壮:“你们可听到了?”

    肥龙接过了银票,立刻大力『vigorously』地点头,眉开眼笑:“自然『zì rán』是听到了,多谢多谢。”

    随后,他看了眼周宇,心中盘算着既然先出来了『老弟』一个,那么先带走一个是一个,随后他便笑着对一脸错愕的周宇道:“这位小哥,您可是有个姓秋的朋友?”

    周宇这个时候已经『have been』收敛了自己的表情,看着肥龙,点点头:“正是。”

    他已经醒来了两三日,但是却被人以养病为名软禁在一处小房间里,只是有人来传信让他不必着急,表示秋叶白和和尚都在各自在养伤,好了自然『zì rán』会让他们相见。

    他虽然着急,怀疑是梅苏的人抓了他们,但是看样子却又不像,这几日都在揣测这是些什么人,今日忽然就有人来领他出去了,现在一听是秋叶白派来的人,没有多想便立刻激动了起来,如今一出来就看见肥龙,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秋大……秋兄可还好?”周宇勉强压抑着激动道。

    肥龙点点头:“我看他很好,您要不先去见他,你走出街口就会看见还有一个乞丐,也是秋兄弟『就像安全套』叫来接人的,跟着他走就是了,我们在这里等一等另外那位大师。”

    周宇迟疑了一会,但还是点点头:“好。”

    一白冷眼看着他们对话,有些狐疑,只觉得『felt』他们似乎是认识『known』的,但他也并没有阻止周宇的决定,主子已经在一开始『appeared』就交代过——随着『Along with』他们去。

    周宇和肥龙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便头也不回地大步向街角走去,不一会便消失在了街角。

    而这个时候,肥龙却忽然摇晃了一下身体,然后‘虚弱’地朝着前方倒去:“哎哟。”

    他满以为按照常理一白或者另外两个鹤卫会接住他,但是不想鹤卫们从来奉行的就是冷眼旁观,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行事准则,从来不会随意插手任何事情,哪怕是有人在他们面前死了,血飞溅了满脸,他们一样可以『can』视若无睹。

    于是肥龙就‘砰’地一声摔在了地上,这回撞到了伤口,倒是真的疼得他脸色发白,浑身直颤抖,差点真的昏厥过去。

    大壮虽然很怕一白的那种眼神,但是基本的兄弟『就像安全套』义气还是有的,立刻冲了过去将肥龙扶了起来:“肥龙,你怎么了!”

    肥龙偷偷扭了他一下,然后就‘昏了’过去。

    大壮顿时满脸惊慌地看向一白:“这位大哥,不好了,我家大哥昏迷了过去。”

    一白挑眉:“就算是死了那又怎么样?”

    大壮见状,瞬间流泪了:“枉费你长得那么俊,却是个狠心的,我家大哥若是昏迷了,谁替你们把人带走,我怎么可能『kě néng』扛得动我家大哥,我也不知道要带人去哪里,你们也瞅见了我们在街口的人已经领刚才那个小哥走了!”

    一白瞬间被大壮那‘梨花带雨’的羞恼模样恶心到了,退开一步,冷冷地看了眼他们那模样,便道:“你们先进院子罢。”

    说罢,便示意身边的鹤卫把人弄进去。

    他身边的鹤卫迟疑了一会,还是无法『to be』,只得两个人一人一边,吃力地抬着昏迷的‘肥龙’进了院子。

    秋叶白在远远的楼上看着,见肥龙他们顺利地进了院子,而原本在院子里修剪花枝的双白走了过去,便弯起唇角轻笑了一下。

    双白正在里面修剪花枝,见人进来了,不免有些奇怪,便也迎了过来,看见被搬到石凳子上的肥龙,他看了眼一白,用传音入密问:“你怎么把人弄进来了?”

    一白轻嗤了一声:“他们既然费尽心思想要进来,便让他们进来好了,也好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双白看了眼肥龙,忽然见他身上有些伤痕,便有些疑惑地上前问:“这伤是怎么回事。”

    他是控鹤监刑堂堂主,自然一眼就看出来那些伤不简单。

    大壮这会子看见个修眉妙目的美男子手里捧着花枝走过来,花妙人更妙,早就被迷得五迷三道的,一时间又看着双白发呆。

    双白看着他那模样,倒也不恼,只笑道:“这位小兄弟,回魂了。”

    大壮见双白这般温和的模样,竟然没有嫌弃他唐突,便也腼腆地道:“是这样『zhè yàng』的,我们受了那姓秋的兄弟所托,来这里领人,可是昨夜我们用晚餐的时候,不知道哪里忽然来一拨官兵,然后姓秋的兄弟就和他们就打了起来了……”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