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画面中,绑着双马尾的小女孩{girl}?u?u正坐在床上?时覆鹄裎锇?装,原PO则边录影边说,
系列,并由有乐游戏代理营运的手机游戏《仙剑M》,目前已于本月 27 日正式于台、港、澳地区推出GOOGLE PLAY与APP STORE双平台商店版本上线开放下载
无党籍台北市长候选人柯文哲,与国民党籍候选人连胜{win}文的市政辩论形式还定案,不过柯文哲20日表示,当台北市长的目的是解决{jiě jué}市民问题{foul-ups},因此{therefore}属意
我们先观察双北市中古屋目前屋主开价跟实价登录的落差,根据房仲业者调查统计各大不动产交易网,目前台北市屋主开价平均{an average}打8
国际钢价及铁矿砂价格{Prices}走弱,且金九银十旺季需求并未出现{chū xiàn},钢铁需求持续下滑,使下游对中钢的盘价迟迟不跌产生反弹,进而加深中钢下调盘价的压力
小说 > 都市异能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二卷 游戏帝国 第3784章 兄弟同心

第3784章 兄弟同心


    想到还剩三瓶普通版的‘黄帝内经’,拍卖师脸色都僵了。看样子,他今天的拍卖金身,必定是不保了。这流拍是流拍定了。这个时候{shí hou},恐怕不会再有人来救自己{zì jǐ}了!

    “现在,进行第二瓶‘黄帝内经’普通版拍卖,低价998元!”拍卖师大声说,“刚才李泽钜先生已经{yǐ jing}拍了一瓶。显然这‘黄帝内经’的效果不错,才让李泽钜先生再次前来竞拍。那么这第二瓶,谁会想买呢?”

    拍卖师介绍了半天,却无人问津。对于这第一瓶被李泽钜买到,众多富豪是压根不在意{zài yì}的。他们认为这不过是李泽钜暖场行为而已。毕竟这酒是李泽楷在拍卖,而且{ér qiě}香港{xiāng gǎng}的代理权也是他,那么李泽钜出手也不无不可。所以,这些富豪依然不会将这普通版的‘黄帝内经’买下。这个根本就是有辱他们身份。

    结果拍卖师刚刚喊出声,李泽钜就又出声了。

    “998,这第二瓶我要了!”李泽钜伸手说。

    拍卖师眼睛嘿嘿笑弯了。看样子,今天的拍卖金身是要保住了。这不大可能{would}会流拍了。应该{yīng gāi}是没有流拍可能{would}了。

    “998第一次!998第二次!998第三次!成交!”拍卖师再次落下拍卖槌,声音之高亢,如同拍下一个绝世宝物。

    所有{suǒ yǒu}富豪都懵了。这是个什么情况?李泽钜怎么又买了?他究竟想干嘛?

    “大哥,你这是在干嘛?”李泽楷也是一脸的纳闷,不明白自己{zì jǐ}大哥这是在干嘛!自己在这拍卖,你买一个没问题{foul-ups},可接二连三的买,这是个怎么回事?难不成。今天晚上,你都给买了?如果那样,还拍个毛啊!

    “呵呵,别看我。只是帮你预热而已!”李泽钜轻轻一笑,从礼仪小姐手中很是‘激动’的‘再次’接过了‘黄帝内经’。接到手中后,李泽钜便是直接捧入怀中,如同获得稀世珍宝一般小心翼翼。

    怎么回事?这东西真的很珍贵?效果真的很好?众多富豪自然{natural}将李泽钜这番举动看在眼中。对于‘黄帝内经’,老实说,他们这些超级富豪并不是太过相信{xiāng xìn}其功效。毕竟这些消息的来源都是来自于李泽楷。李泽楷什么人?那是一个典型的商人。彻彻底底的商人,一个善于投资,抓住任何机会{jī hui}获利的标准市侩商人。他的话,可信但不能全信。谁知道{zhī dao}这‘黄帝内经’的效果,是不是他刻意炮制出来的。

    至于他们既然不全信。为何还来,这原因就简单了。只因为一点,不管有没有这么神奇的疗效,他们都会过来,就是为了卖李家一个面子。哪怕这拍卖会是李泽楷主持的,但无论如何{rú hé},也和李家脱不了干系。

    但是{But}现在看李泽钜这模样。似乎这东西真的很有效啊!要说李泽楷耍滑头,他们信,百分百的信。这小子不耍滑头,那还会是李泽楷么!还会是李家次子么!但是{But}要说李泽钜如他弟弟那般耍滑头。这个就真的没人信了。李泽钜是谁啊?李嘉诚长子,未来的继承人!为何李嘉诚要让李泽钜来继承,而根本就没考虑过李泽楷?原因很简单啊,因为李泽钜忠厚老实。做事勤勤恳恳,绝不像李泽楷那样狡诈。奸猾。而且{ér qiě}李泽钜一直秉承着其父李嘉诚的风格{ fēng gé},做事大气厚重,绝不觊觎一朝暴富。

    这样{zhè yàng}的人,自然{natural}是忠厚之辈。尤其李泽钜那模样,是怎么看,怎么憨厚。这样{zhè yàng}的人,怎么可能使诈!因此{therefore},众多富豪都从李泽钜这激动之中,看出了一丝异样。莫非,这‘黄帝内经’真的不错?

    可是如果这‘黄帝内经’真的不错,干嘛李泽钜不找李泽楷直接要?他们可是亲兄弟?众多富豪一阵狐疑。

    “大哥,你这样可不地道啊!”李泽楷闷哼一声,眉头皱了几下。

    “公开拍卖,大家能来,为何我不能来!”李泽钜冷哼。

    李泽楷眉头拧成川字,看的众多富豪一阵顿悟。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坊间传言,李泽钜和李泽楷两兄弟,虽然没有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其他{other}家族那样的兄弟阋墙事件,但关系也不是那么和睦。毕竟都是一个爹妈生的,结果李泽钜继承大半资产,而李泽楷却只得到一小部分资产,这个多少心中是有点不舒服的。想来,这两兄弟的关系,让李泽楷没有通知{supercup}他这场拍卖。或者说,李泽楷并不希望{xī wàng}他大哥李泽钜出现{chū xiàn}。至于李泽钜那瓶酒,想来应该{yīng gāi}是林风所送。而李泽钜发现这瓶酒,还真的有效果。所以特地前来购买。

    不过这四个版本价格{Prices}差距那么大?为何李泽钜要买这普通版呢?而不去竞拍这其他{other}三个版本呢?毕竟这其他三个版本的价格,也不算贵。就李泽钜的身家来说,那是完全{completely}没有问题的。那他为何要拍这普通版?还是接连拍了两瓶?这个太不正常了。这是何故?众多富豪脑海里一阵转溜,转眼间就想通了这一切。显然,这是因为这‘黄帝内经’效果很好。效果好到哪怕只是普通版,也一样的有神奇效果。所以李泽钜才会在拍到两瓶普通版的‘黄帝内经’,有如获至宝的感{sense}觉。

    天!难道真的是这样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不是错过了两瓶么?当然,如果李泽钜拍了第一瓶,出于礼貌,他们会谦让。但这第二瓶,他们可就不会谦让了。毕竟这里是拍卖会,大家都是各凭本事,这要让来让去,那还拍卖干嘛!

    当拍卖师拍卖第三瓶时,竞争出现了。还不等李泽钜开口,就有富豪开口直接提到了1200元!本来,对于这些富豪来说,他们平常在这拍卖会买东西,随口加价都是好几万,很少有像现在这样加个几百的。这感{sense}觉有那么一点不适应。不过不适应无所谓,只要这东西真的好就行。如果真的有那么神奇,那就真的是宝贝了。

    这一有人开口,价格就腾腾的上涨。转眼间,就到了3700元,而且还没有停歇的意思,原因很简单,区区3700元,对于这些富豪来说算什么!平常随便吃顿饭,家里佣葅 dù}艘桓鲈驴В疾恢拐饷吹恪K窍衷诰拖胫纚zhī dao},这‘黄帝内经’是否真的有效!他们愿意用一点钱去试探一下。毕竟这真的太便宜了。相对于他们平常在拍卖行的行为来说,这个真的太便宜了。

    目睹这些富豪开始{kāi shǐ}火拼,拍卖师是最为兴奋的了。虽然每一次加价不过才区区几百元,但是对于这位苏富比第一拍卖师来说,这几百元却是对他的一种认可。想他堂堂第一拍卖师,居然拍卖时冷冷清清,每次都是底价成交,这就算没有流拍,传扬出去,他也觉得{jué de}丢脸啊。现在这个气氛,才是应有的拍卖行的气氛。

    很快,‘黄帝内经’就到了5200元的高度{ dù}!

    此时,所有{suǒ yǒu}人都没有看见李泽钜和李泽楷那对视一眼中,令人无法{to be}察觉的一抹微笑。两兄弟虽然不是那么的兄弟同心,但是两人之间的兄弟情义却也远比一般豪门望族要深厚的多。对于这份家产,李泽楷从他大学决定改变开始{kāi shǐ},就已经{yǐ jing}选择放弃。何况现在他托林风的福,资产更是不必父亲弱多少,他对这家产就更没多大兴趣了。这种情况下,你说他对李泽钜有怨气,谈何说起。

    至于刚才那一番两人之间的争锋,纯粹是演戏。所有人都忽略了一点,或者说默认了一点,都认为李泽钜其实很忠厚老实,不像李泽楷那样奸诈。这句话,总体来说是很对。但是一个成功{走上人生巅峰}的商人,一个即将{jí jiāng}撑起数千亿港币市值公司的人,怎么可能真的只有忠实厚道,而没有一点心机手腕?你可以{can}憨厚,但你必须懂得奸诈,懂得勾心斗角。否则,你无法{to be}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生存下来。

    李泽钜就是用自己的忠厚遮掩着自己作为商人的精明。这是一种大智若愚。如同他父亲李嘉诚的大智若愚。相反李泽楷却天生是个爱{ài}出风头的人,他无法忍受大智若愚这样的低调。所以,他很张扬。这也是他注定无法接手家族资产的原因。

    就这样,两兄弟的合作{hé zuò},让这一次‘黄帝内经’的拍卖走向了**。

    6800元!原价只卖998元的普通版‘黄帝内经’拍出了6800元的高价!

    第四瓶普通版‘黄帝内经’,则继续刷新着新高,拍出了8800元的高价!

    “现在是第一瓶尊享版‘黄帝内经’,起拍价1980元!请出价!”拍卖师开始真正的兴奋起来。虽然这次拍卖,价格很低。但是看如今这疯狂程度,等到了至尊奢华典藏版,那会拍出什么价格来呢?会不会出现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高价呢?如果那样,虽然未能创造他拍卖生涯的新纪录,但是却能够打破酒类拍卖的价格!他很期待。

    而第一瓶的价格,一开始就被李泽钜给喊高了。

    “9800!这一瓶我要定了!”李泽钜直接站起来大叫,环顾四周,李家长子的气势咄咄逼人。

    半天没人言语!没办法,李泽钜话都这样说了,那大家必须给他面子。毕竟他是李嘉诚的儿子。而且这场拍卖会,也是李家次子李泽楷在拍卖。众人无论怎么说都要给他一个面子。刚才那两瓶,可不算面子。那是众人不要{bù yào},而不是众人给面子。

    “成交!”拍卖师无奈叹口气。拍卖,最怕碰见这行情。好在等会应该就不会了。

    “这两兄弟,这次是坑死人不偿命啊!”林风在视频前面哈哈大笑。

    李家,果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