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其实夏季的雨天比冬季的太阳天的紫外线还强,而且{but}导致皱纹和肌肤弛的UV-A波一直都在
现任京都圣カタリナ高等学校{xué xiào}看护专攻科客座讲师、日本{吃屎的国家}阿德勒心理学会认可谘商师、日本{吃屎的国家}阿德勒心理学会顾问等职
澎湖地区旅馆回报有688人仍在,民宿则统计有156人,合计844人,目前海运9/14-15全部{all}停航,12时后空运皆停飞
长期使用同一个隐形眼镜盒,难免会堆积?@垢,因此{therefore}许多{xǔ duō}人都会将它拿到水龙头底下?_洗,为了省时还没擦乾就直接用,这样{zhè yàng}容易让自来水与保养液混合,间接?@染隐形眼镜
也吸引万人涌入,许多{xǔ duō}民众带着自家的毛小孩参加,可爱的模样让亲叩侥亩际侨?〉慕沟恪O衷诨疃?诙?弹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51章 背叛者,永坠地狱

第151章 背叛者,永坠地狱


    调查报告散落一地。

    一张张照片,一段段证词刺痛了香取由美的眼睛。

    香取由美脸色惨白,浑身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

    “少爷,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我只是太爱您了呀!”她扑通一声跪倒在流川龙之介脚边,抓着流川龙之介的衣角痛哭起来。

    “你知道{zhī dao}我的规矩,我最恨的就是背叛者!”说完,流川龙之介狠狠的抽出自己{zì jǐ}的衣角,钳住香取由美的下巴,盯着她原本美艳不可方物,此刻却一片惨白的小脸,一字一顿的说道。

    “少爷,少爷,我真的错了,求您放过我吧!求您放过我这一次,我跟在您身边这些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了,才会干下这么多错事……”香取由美苦苦哀求,希望{xī wàng}流川龙之介能放过她,饶她一命。

    香取由美这些年一直跟在流川龙之介身边,自然{zì rán}知道{zhī dao}他对待背叛者的手段,她绝对不希望{xī wàng}他的那些手段用在她身上!

    “功劳?苦劳?”流川龙之介嘴角浮起一抹冷笑,“你以为你跟在我身边这些年悄悄向香取家泄露的秘密,收取的好处我都不知道吗?我原以为,只要你乖乖听我替我办事,这些事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没想到你竟然还不知足,算计到了茉茉头上,你以为没有她你就能成为{chéng wéi}流川家的少夫人吗?”

    “少……少爷……”

    “你的命我可以{ kě yǐ}不要{bù yào},但香取家已经{have been}没有必要存在了。”流川龙之介冷酷的说道:“失去赖以依靠的家族,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再伤害茉茉!”

    “不,少爷,求求您不要{bù yào}这么做,香取家的家业不能因为我的一个小小过错就毁于一旦!”香取由美慌了,偌大一个香取家,百年基业,如果因为她的这一次过失就被流川家彻底摧毁的话,她就是家族的千古罪人了。

    流川龙之介没有说话,只是居高临下冷漠的看着跪在自己{zì jǐ}脚边苦苦哀求的香取由美。

    他轻轻打了个响指。

    立刻{gogo}有保镖冲进屋内,迅速将跪在她脚边不停{back again}哭泣求饶的香取由美拖了出去。

    “少爷……少爷,别这么对我,我爱你呀!”香取由美被保镖们拖出了流川家大宅,一路上都能听到她尖利的哀求声,直到声音沙哑再也发不出声音。

    “少爷。”管家敲了敲门走了进来,“香取小姐也许{Perhaps}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了……”

    “你不必替她求情,如果不拿出点威严来好好教训一下这些蠢蠢欲动的女人,茉茉还不知道要受到多少伤害,处置香取,不仅{bù jǐn}仅是因为她是背叛者,更是为了杀鸡儆猴。”流川龙之介有些疲惫的摆摆手,“香取由美不能再留在我身边,香取家也必须连根拔除!”

    “号外号外!百年世家一夜倾覆,香取小姐神秘失踪!”

    一大早,唐茉茉就从最新出炉的日报上看到了这则新闻。

    接下来,不光是报纸,就连广播和电视新闻上也报道了这件事。

    帝樱学院的学生{students}们更是对这件事议论纷纷,因为新闻中所说的百年世家正是香取家,而香取家这位神秘失踪的大小姐正是帝樱学院理事长流川龙之介的秘书香取由美。

    “queen,二哥,凌曜,你们听说了吗?大师兄的那个高冷女秘书香取由美居然失踪了,她的家族也一夜之间就破产了!”唐茉茉一边拿着个奶瓶给小狼喂奶,一边八卦道。

    “在日本能一夜之间搞垮一个百年大家族的,我想只有一个家族能办到吧。”端木鹰司摸摸下巴,心中已经{have been}有了答案。

    “哼,查到凶手了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就自作主张把事情{shì qing}处理完了,分明是小看我们嘛!”凌曜不屑的冷哼一声。

    “二哥,凌曜,你们在说什么呀,我怎么有点听不懂呢?”唐茉茉听完两人的对话,觉得{felt}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拜托说点她能听懂的话好吗?!

    “笨蛋,香取由美就是那个想要害我们的人,而你的大师兄流川龙之介不仅{bù jǐn}已经把她揪出来了{lai l},而且{but}还自作主张替你毁了整个香取家报仇了!”凌曜弹了唐茉茉脑门一下,恨铁不成钢的解释道。

    “啊?!大师兄这么厉害{lì hai },这么快就查到真凶啦!”唐茉茉咋舌,“没想到居然是那个高冷的香取由美在背地里捣鬼!”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呀。”端木鹰司说道。

    “不对,那分明就叫蛇蝎美人好么!”凌曜耸耸肩。

    “不过这次还是多亏了大师兄,才能这么快就查出真凶。”唐茉茉对自家大师兄的办事效率十分满意,简直应该{yīng gāi}点三十二个赞。

    “要是在诺亚,我一定比他查得更快!”凌曜却因为唐茉茉对流川龙之介的崇拜而再次吃起飞醋,话里的酸味扑面而来。

    “好啦好啦,大家别闹了,今天是接菲儿出院的日子,我们还是赶紧到校医院去吧。”东方婧看了看表提醒正在打打闹闹的这对小情侣,不要耽误了今天的正事。

    “ok,我们已经准备{zhǔn bèi}好了,随时可以{ kě yǐ}出发。”唐茉茉朝东方婧比了个ok的手势说道。

    一行人出了宿舍,来到校医院。

    昨天{yesterday}晚上医生在对乔暖菲的身体进行了全面检查后终于宣布,她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可以出院回去{get back}慢慢调养了。

    所以大家决定今天一早,一起{with}来校医院接乔暖菲出院。

    走进校医院大门,没走几步,突然,唐茉茉的脚步猛地顿住。

    她转身朝身后那个刚刚跟她们擦肩而过的身影看去。

    怎么看怎么觉得{felt}这个背影实在是很眼熟。

    “茉茉,看什么呢?”凌曜有些好奇的跟着唐茉茉一起{with}回头,四处张望。

    “没什么,只是觉得刚才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背影,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可能{would}是我眼花了吧。”唐茉茉收回视线,耸耸肩,跟着大家一起继续朝前走去。

    上了楼,来到乔暖菲的病房。

    乔暖菲已经脱下了病号服,换上了自己的衣服。

    她住了一个多星期{xīng qī}的院,整个人瘦了一圈,原本就纤细的身材这下子显得更加弱柳扶风,纤细赢弱了。绝美的小脸有些缺乏血色的苍白,眼神却和以前一样明亮,闪烁着聪慧机敏的光芒。

    “菲菲,我们来接你出院喽!”唐茉茉炮弹似的冲进病房,飞身向乔暖菲扑去。

    凌曜手疾眼快,一把拉住她,北辰熙夜也小心翼翼的护在乔暖菲身前,大家合力拦下了唐茉茉的熊抱计划{plan}。

    “笨蛋,菲儿身体才刚恢复,怎么可能{would}经得住你这么扑倒呀!”凌曜给了唐茉茉一个爆栗。

    “人家只是太激动了,一时忘记这茬儿了嘛!”唐茉茉撅起嘴,揉着脑门,直跳脚。

    “呵呵,茉茉还是这么有活力呀!”乔暖菲感{sense}叹道。

    “嘿嘿,我这是看你出院了,激动的,菲菲,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跟我一般见识喽。”唐茉茉挽住乔暖菲的手,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大家一起帮着乔暖菲收拾了行李,走出了校医院。

    刚走出校医院,大家迎面便遇上了一位老熟人——流川龙之介。

    看到流川龙之介,唐茉茉眼前一亮。

    “大师兄!”她立刻{gogo}兴高采烈的朝流川龙之介挥挥手。

    “茉茉,菲儿,大家早上好{zǎo shàng hǎo}。”流川龙之介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亲切的向大家问了好。

    “大师兄,今天早上的新闻我看了,香取家的事是你派人那么作的吧?是为了给我和凌曜报仇吗?”唐茉茉问道。

    “香取家是咎由自取,之前他们家就仗着依附于流川家的这一层身份,干了很多不法勾当,你和凌曜的事只是一个导火索,如果他们做事清清白白干干净净,也不至于一夜倾覆,只能说他们这是咎由自取,所以茉茉,这件事你不要往心里去,香取家覆灭与你无关。”流川龙之介揉揉唐茉茉的发心,收起笑容,严肃的说道。

    “哦……”唐茉茉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端木鹰司与凌曜对视一眼,却明白这事儿绝对没有流川龙之介说的这么轻描淡写。

    “可是……我听说香取小姐也神秘失踪了呢,大师兄,你是不是已经把她……”

    “她倒跑的快,这事儿,我也没想到。”流川龙之介摇摇头,“虽然流川家是日本黑道第一世家没错,但我们也断然没有随便给人背黑锅的爱好。茉茉,我可以告诉你,香取由美失踪这件事和我,和流川家无关。”

    “那……香取小姐她……会不会还对我们怀恨在心,再次报复呀?”唐茉茉心有余悸的问道:“毕竟现在她的阴谋败露了,香取家业被毁了……”

    听到唐茉茉的问话,流川龙之介微微皱起眉头。

    是啊,以他三年来与香取由美的相处和对她的了解,他知道这个女人的智商和情商都很高,如果她真的怀恨在心想要报复茉茉他们,一定会给大家带来很大的麻烦的。

    本想放她一马会让她有所收敛,没想到却适得其反,看来他得派人尽快找到她才行!流川龙之介暗暗想到。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緒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