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而且【but】卖空气是夏天【xià tiān】的事情【shì qing】,天气冷的时候【shí hou】就不卖了,之前卖出去100多包空气了,每份售价15元(约新台币68元)
海军海锋大队一名士官长被控在2015年9月担任值更官时,对同中队的女兵摸胸、吻颈,甚至强拉女方坐他大腿,一审被判6月、得易科罚金,缓刑5年;虽然被害人表明无法【to be】接受【jiē shòu】缓刑,但高院法官认为,入监
慎海雄强调【emphasised】,中国【China】自贸区信息港的建设【jiàn shè】要立足全国发展大局、树立全球视野,打造全球自贸区信息产业高地;要立足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在全球数据讯息领域形成【xíng chéng】【xíng chéng】比较优势,打造自贸区创新发展的标竿项目,推动并引领全国各地的创新发展;要立足加快文化改革创新、媒体融合发展,着力打造广东省媒体转型发展的支柱项目,为广东省和大陆媒体融合发展作出示,为广东省经济【jīng jì】发展和主流阵地建设【jiàn shè】作出更大贡献
据马来西亚《诗华日报》,无业的杰瑟苏南在去年1月6日至7日间,七次性侵19岁少女
,希望【hope】外界可以【can】给他包容与原谅,未来他会做得更好,避免有同样情况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
广东省政府国庆中秋晚宴于上月30日当场,据悉将是广东书记胡春华十九大前,最后一次公开活动,因此【therefore】大批媒体涌入现场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58章 这辈子你只能嫁进北辰家

第58章 这辈子你只能嫁进北辰家


    心里像是有一只小虫在不停【back again】的蠕动,痒痒的。

    卸下冰冷的假面具后,东方婧竟然乖巧柔顺到如此地步。

    一想到只有自己【his】见过她这一面,端木鹰司的心便忍不住一阵砰砰直跳。

    昏睡中的东方婧在端木鹰司怀里扭动了几下,无意识的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红艳的嘴唇。

    “哼……”端木鹰司被她无意识的动作弄得浑身一僵,四肢百骸中仿佛都燃起了一把大火。

    他目光深沉的盯着怀中犹不自知的东方婧,慢慢低下头,悄悄在她的唇角落下一吻。

    他知道【knew】他已经【yǐ jing】从注意【zhù yì】她变成了在意【zài yì】她,但,这是爱吗?

    端木鹰司自己【his】也说不清楚。

    “少爷,现在我们去哪儿,是送东方小姐回东方家吗?”司机询问道。

    “不用。”鬼使神差的,端木鹰司拒绝了司机的提议。

    “去酒店【hotel】。”端木鹰司吩咐道。

    汽车在酒店【hotel】门前稳稳地停了下来。

    端木鹰司抱着东方婧下了车,走进酒店,乘电梯来到顶楼,他的专属房间。

    豪华的总统【President】套房,昏黄暧昧的灯光,端木鹰司轻轻的将怀中的东方婧放入卧室的大床中。

    感【gǎn】觉自己的身子陷进了一片柔软之中,而那一直充斥在鼻息间的霸道而强势的味道和那温热的触觉也一下子离开【lí kāi】了自己,东方婧立刻【gogo】不习惯的伸出手搂住端木鹰司的脖颈,将自己的脸庞埋进端木鹰司的怀抱中,这才有满意的蹭了蹭。

    端木鹰司浑身一僵,漆黑的眸子更加深邃,眸子深处的火焰燃烧的更加旺盛。

    像是受到蛊惑一般,端木鹰司不由自主地轻吻着东方婧的红唇。

    东方婧嘤咛一声,下意识的开始【kāi shǐ】回应端木鹰司的这个轻吻。

    端木鹰司的呼吸变得炙热如火,他渐渐加深了这个吻,他的舌霸道的划过东方婧的贝齿,探进她口中,勾着那条艳红的丁香小舌,亲昵的玩耍。

    啧啧的水声令人一阵脸红心跳,吞咽不急,津液沿着东方婧唇角流下,滑过小巧的下巴,染湿了脖颈。

    直到东方婧喘不过气来了【lai l】,端木鹰司才放开她的红唇,转而亲吻她的脸颊。

    这样【then】艳丽勾魂的东方婧是端木鹰司从未见过的。

    端木鹰司觉得【jué de】自己根本就不够了解东方婧,她就像一座宝库,总能带给他新的惊喜,令他怦然心动,不想放手。

    “少爷,运往东欧的那批军火路上出了点问题【foul-ups】,老爷让你马上回端木家。”助理急急忙忙敲了敲门,闯进了卧室。

    瞬间打破一室旖旎。

    “怎么回事?”端木鹰司皱起眉。

    “情报泄露,自由之战组织获得了我们运送这批军火的情报,半路伏击了我方运输人员,抢走了那批货。”助理额头上冒出一层密密的冷汗。

    “情报泄露?”端木鹰司眼神变得晦暗,他起身,沉声对助理说道:“走吧,回端木家。”

    “是,少爷。”

    临走前,端木鹰司匆匆回头又看了眼陷入熟睡的东方婧,轻手轻脚地关上了房门。

    走出房间,端木鹰司有些不放心,又打电话到客房服务【fú wù】部交代他们代为照顾东方婧后,这才离开【lí kāi】。

    第二天一早,东方婧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朝阳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她伸出手遮住眼前的阳光。

    恍惚了片刻,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此刻正睡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一张陌生的大床上!

    昨夜酒后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事情【shì qing】如同电影【diàn yǐng】一般一幕幕在东方婧脑海中回放。

    昨天【zuó tiān】她看到端木鹰司搂着乔暖菲,对乔暖菲说爱她会宠她一辈子。这画面狠狠的刺伤了她,所以她才会心烦意乱的来到酒吧【pubs】买醉,谁知却被几个小混混调戏了。

    那时,她已经【yǐ jing】醉眼朦胧了,她朦朦胧胧间竟然看到端木鹰司如王者一般朝她走了过来,三两下就收拾了那帮想要调戏她的人,然后带走了她……

    东方婧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嘴唇,他好像吻了她,又好像这一切只是她的一场梦……

    想到这里,她的心顿时又慌乱起来。

    “叮铃铃……”床头的电话响了。

    东方婧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小姐,您好,这里是客房服务【fú wù】部,您起床了么?请早餐您想吃点什么?”电话里传来客房服务部经理甜美的声音。

    “不,不用了,谢谢。”东方婧淡淡的说道。

    “小姐,这是端木少爷的安排,他说您昨天【zuó tiān】晚上喝醉了,今早醒来还是吃点东西比较好。”

    真的是端木鹰司!

    东方婧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真的不用了,请替我感【gǎn】谢端木少爷的好意。”东方婧说道。

    挂断电话,东方婧觉得【jué de】自己此刻的心情很复杂。

    端木鹰司为什么要救她,救了她以后为什么不送她回家,而是……而是把她带到了酒店!

    那个梦一般的吻,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她自己幻想的?端木鹰司又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呢?

    东方婧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看懂过端木鹰司。

    总之这地方是不能再待了,东方婧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穿上衣服,她悄悄的离开了酒店。

    回到自己的别墅,东方婧刚走进家门,便听见一道傲慢刻薄的女声响起。

    “原来你还知道【knew】回来呀?野种就是野种,也不知昨晚和什么鬼混去了。”

    听到女人刻薄的嘲讽,东方婧微微一愣,整个人瞬间变得比冰山还要冷。

    她冷着脸抬眸朝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女人看去,冷冷地说道:“母亲,好久不见。”

    沙发上的女人由于【Meanwhile】保养得好,看上去就像是个三十出头的少妇,前凸后翘的**身材包裹在chanel当季最新款时装中,美丽的五官被精致的妆容修饰地更加迷人更加优雅,美丽的秀发被高级发型沙龙最顶尖的发型师打理成一个最适能承托她高雅气质的发型。

    她微微抬起下颚,脸上的表情高傲冷漠,看着东方婧的眼神充满了厌恶,却又无可奈何必须接受【jiē shòu】。

    她就是东方家的现任掌权人,上一任东方家家主的遗孀,东方婧的母亲东方夫人。

    “哼!看看你干的好事!”东方夫人冷哼一声,将手中的一叠照片重重地摔在了茶几上。

    照片中不仅【bù jǐn】有东方婧在生日舞会上与端木鹰司相拥而舞的画面,还有昨天晚上她在酒吧【pubs】里醉酒薄緋iào】换的腥说飨返恼掌约白詈笏欢四居ニ颈ё呤钡恼掌

    看着散落在茶几上的照片,东方婧抿紧唇,微微皱起眉头。

    有人偷拍她!

    会是谁呢?

    难道是韩小爱?

    她确实威胁过她,如果她不跟她合作【hé zuò】,一起【with】对付唐茉茉,她就会把她的秘密告诉东方夫人!

    一定是韩小爱!

    “这些照片是从哪里来的?”东方婧问道。

    “从哪里来不重要【important】,重要【important】的是你东方婧,作为东方家的继承人,怎么能跟除了熙夜之外的其他【qí tā】男人纠缠不清呢?甚至还在酒吧里喝得烂醉如泥!东方婧你太令我失望了!”东方夫人提高了音量。

    “失望?母亲您曾经对我抱有过希望【hope】么?现在这样【then】难道不是你一直希望看到的?”东方婧微微垂下眼睫,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你这是什么态度【attitudes】?!你想造反吗?也不想想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你真当自己是东方家的大小姐吗?”东方夫人严厉地说道:“你别给脸不要【压嘛碟】脸,外界不知道你的身世,但东方家的每一个人都心知肚明!你最好给我收敛一点,别胡思乱想,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自然【natural】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世,东方夫人。”东方婧说道:“不知道东方夫人打算怎么对我不客气?是剥夺我继承人的身份,还是把我赶出东方家?”

    “果然贱-人生出来的孩子一样是贱-人!”东方夫人冷冷地说道,“为防止你再做出什么有辱东方家门楣的事,从今天起,你跟我回东方家,直到你嫁给北辰少爷为止,至于诺亚学院那边,我会让管家给你办理退学手续。”

    “东方夫人,你觉得我会老老实实跟你回东方家,任由你随意摆布吗?”东方婧起身,直视东方夫人道:“我根本不想做东方家的大小姐,也根本不想跟你扯上一丝一毫的关系!我今天可以【can】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不爱熙夜,我要跟他解除婚约!”

    “这可由不得你!这辈子,你只能嫁进北辰家!”东方夫人起身,拍拍手,保镖捧着一只白色的骨灰盒走了过来。

    “如果你不乖乖跟我回东方家,你这辈子都别想得到这贱-人的骨灰!”

    “你!”东方婧难以置信地瞪着东方夫人,整个人浑身颤抖,再也没有往日的冷静,她疯狂的朝东方夫人冲过去。

    半路便被东方夫人带来的保镖们团团围住。

    保镖们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捉住死命挣扎的东方婧。

    东方婧红着眼睛,咬牙切齿,声音颤抖几乎【much】不成语调,愤怒到无以复加,“你居然去挖了爸爸妈妈的坟墓!”

    “这贱-人根本不配和非凡葬在一起【stay】【with】!”东方夫人一扬下巴,冷笑着对保镖们说道:“带她回东方家大宅!”

    其中一名保镖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麻醉针,对着东方婧脖颈扎下去。

    东方婧渐渐停止挣扎,昏了过去。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