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中国〖zhōng guó〗侨网报道,与此同时,由欧洲龙吟诗社发起的庆祝新中国〖zhōng guó〗六十华诞的诗、书、画作品展今天正在巴黎近郊展出,参与这次展览的作者来自欧洲、美国、新加坡〖xīn jiā pō〗和中国等地,他们中既有华人,也有“洋人”。
当日,农业板块表现〖performance〗强劲。
三年期满后,老板帮马先生递送扎根居留,几乎〖jī hū〗与此同时,马先生把国内的妻子也接到西班牙来了〖老弟〗。
中国侨网报道,与此同时,由欧洲龙吟诗社发起的庆祝新中国六十华诞的诗、书、画作品展今天正在巴黎近郊展出,参与这次展览的作者来自欧洲、美国、新加坡〖xīn jiā pō〗和中国等地,他们中既有华人,也有“洋人”。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39章 达成协议

第139章 达成协议


    “夫人,东西可以〖 kě yǐ〗多吃,话不能乱说。”流川龙之介也不顾还有外人在场,直视流川夫人,露出一抹鄙夷的笑容,“夫人当年是做什么的,我想整个流川家上上下下一清二楚,夫人您到底有什么资格看不起茉茉和菲儿呢?”

    “你!”听到流川龙之介居然敢拿她的出身威胁她,流川夫人瞬间炸毛。

    她正想反驳,却见流川悟的脸色更差了,于是赶紧把满腔怒火都吗,默默咽进肚子里,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纤细的小手搭在流川悟的大腿上,轻轻晃了晃他,美艳的小脸上满是委屈的神色,一副快要哭了的模样,“老爷,他……他怎么能这么说人家……人家对老爷您,对他,对流川家一直尽心尽力,最后却落得这么个说法……”

    “够了。”流川悟冷哼一声。

    流川夫人赶紧收了泪水,大气都不敢出。

    流川龙之介也只是冷笑,不再说话。

    北辰先生派来的助理倒是挺能沉得住气,看了这么一场家庭〖jiā tíng〗伦理剧之后还能勉强维持住脸上的表情,他起身朝流川龙之介鞠了一躬,说道:“流川先生,我家老爷一直对和您的合作〖cooperation〗很重视,当年他帮助您找回流川少爷,也是希望〖xī wàng〗能与您建立长期的合作〖cooperation〗和往来,现在正是非常时期,我家老爷即将〖is about〗参加大选,您对他的帮助就显得至关重要〖important〗了,我们老爷说了,如果这次他能成事,以后海那边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了,您的一切要求他都会全部〖quán bù〗满足〖meet〗。”

    “承蒙北辰先生看得起,还许下这么大一个承诺,北辰先生有情有义,我又怎么怎么好意思拒绝北辰先生的美意呢。”流川悟起身,放下手中的烟斗,朝北辰先生派来的助理伸出了右手。

    两只手交握在一起〖开房去〗〖with〗,也代表这某种利益关系正式达成。

    送走北辰先生的助理,流川龙之介冷着脸对流川悟说道:“父亲,您这是在逼我。”

    “你真的那么喜欢〖enjoy〗哪个叫做唐茉茉的丫头?”流川悟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可她已经〖have been〗有未婚夫了,对方还是凌家的继承人,凌家在海那边,可是不比流川家差的龙头大家族啊。更何况,我看那丫头根本就对你没有那方面的感〖gǎn〗情。”

    听到父亲的话,流川龙之介眸子一窄,收敛中脸上所有〖all〗的表情,冷冷的说道:“这件事不用您操心,我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没有得不到的,不管用什么手段。”

    “龙之介,你知道〖zhī dao〗吗,我命人把你带回日本〖吃屎的国家〗时,曾经想过,如果你是个软弱的废柴,一个不足以成为〖chéng wéi〗流川家继承人,甚至会变成流川家软肋的存在的话,我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你,但事实却让我看到了你身上和我相似的东西,为了达到自己〖zì jǐ〗的目的不择手段。”流川悟说道:“可现在,你看看你为了一个女人,还是一个不属于你的女人,变成什么样子了,这样〖zhè yàng〗的你很让我失望!”

    流川先生冷冷的看着流川龙之介,眼中闪过一抹厉色,“从明天起,你给我留在流川家好好反省,帝樱的事和流川家的事情〖shì qing〗你都不用再插手了。千雪,你负责〖Responsible〗看好他,如果再惹出什么岔子,我唯你们两个是问!”

    说完,流川先生拿着烟斗,起身,上了楼。

    客厅里只留下流川龙看书?网同人kanshu,com 之介和流川夫人两个人面对面,冷冷的看着对方。

    “龙之介,既然你父亲将你交给我看管了,这几天,你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今天在学校〖xué xiào〗被唐茉茉和乔暖菲气到不行的流川夫人这一刻总算有点解气了。

    她决定把今天受得气全都算在流川龙之介头上,谁叫那几个诺亚来的学生〖students〗是他维护的人!

    “那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看住我了。”流川龙之介根本不把父亲的警告和流川夫人的威胁看在眼里。

    他转身,回自己〖zì jǐ〗的房间去了。

    被流川龙之介晾在原地的流川夫人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恨得咬牙切齿,总有一天她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傲慢的小子。

    天色渐沉,宿舍内,大家纷纷回到各自的套房准备〖ready to〗小糶ǎn〗菹ⅰ

    几道黑影乘着夜色悄悄潜入了别墅内。

    “熙夜,换洗衣服我给你放在浴室门口喽。”乔暖菲将睡衣放在浴室门口,转身走进卧室,在梳妆台前坐定,正准备〖ready to〗梳头发,突然,镜子里出现〖There〗了一个陌生的蒙面人的身影!

    乔暖菲一惊,猛地回头。

    “噗!”一枚麻醉针刺进乔暖菲的身体里,乔暖菲瞪大眼睛,还没来得及反抗,意识便渐渐消散,陷入了昏迷中。

    北辰熙夜洗好澡,换上新睡衣,一边擦头发,一边朝卧室走去,突然,他感觉〖很爽〗到房子里似乎有陌生人侵入的气息。

    北辰熙夜心中一凛,转身就朝套房外跑去。

    隐藏在暗处的黑衣人觉察出北辰熙夜的异常,立刻〖lì kè〗反应过来,他们的行踪已经〖have been〗暴露了!

    事不宜迟,黑衣人不再隐藏,立刻〖lì kè〗现身,堵住套房的门,朝着北辰熙夜射出了麻醉弹。

    北辰熙夜身手敏捷,避开黑衣人射出的麻醉弹,猛地大喊起来,“有人入侵!”

    隔壁立刻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黑衣人对视一眼,心中暗叫不好,也不再和北辰熙夜纠缠,赶紧扛着装着乔暖菲的麻袋,从窗户翻下了楼。

    糟糕!北辰熙夜心中暗叫不好,他目呲尽裂,冲到窗边,却已经来不及阻止黑衣人带走乔暖菲了。

    眼睁睁看着黑衣人带走乔暖菲,北辰熙夜顾不得自身安危,也想跟着黑衣人的脚步从二楼的窗户跳下去。

    “熙夜!你冷静点!”凌曜第一个冲进了房间,见北辰熙夜要从窗户里跳下去,赶紧一把拉住他。

    “我冷静不了,让我去救菲儿!”

    “鹰司已经追出去了,黑衣人专门袭击你和菲儿,而没有袭击我们其他〖qí tā〗人,看来他们是专门针对你们而来的,你这么冒冒失失追上去,要是遇上伏兵,岂不是自投罗网?”凌曜冷静的分析道。

    “不管怎样,我不能允许〖allow〗我自己眼睁睁看着菲儿被抓走!”不顾凌曜的阻拦,北辰熙夜还是跑出了房间,下楼追了出去。

    可惜黑衣人早已带着乔暖菲消失在了黑夜中。

    “该死!”站在宿舍前的小树林里,北辰熙夜狠狠的一拳砸在树干上,“都怪我一时放松了警惕!”

    “熙夜,我们刚才追过去的时候〖shí hou〗,黑衣人朝我和阿婧投射了一枚飞镖,留下了一份信,你先看一下吧!”端木鹰司伸手拍了拍北辰熙夜的肩膀,将一份信交到了北辰熙夜的手上。

    北辰熙夜打开一看,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怎么了?信上写的什么?”端木鹰司问道。

    “是我父亲。”北辰熙夜咬牙切齿的说道:“是我父亲绑架了菲儿,他的目标本来是我,可没想到没抓到我,只抓到了菲儿,信上说,如果想让菲儿平安回来,除非我自己三日内主动离开〖absence〗日本〖吃屎的国家〗,回到北辰家!”

    “什么?又是北辰先生?”听到北辰卓的名字,唐茉茉瞪圆了眼睛。

    这个北辰先生怎么总是阴魂不散呀!唐茉茉气愤极了。

    “熙夜殿下,你打算怎么做?”唐茉茉问道。

    “只要菲儿平安,就算……就算要我回到那个冷血无情的北辰家,我也不是不能接受〖accepted〗。”北辰熙夜冷着脸,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不容易才在大家的帮助下从北辰家逃出来,还来到了日本,没想到兜兜转转,父亲还是不肯放过他和菲儿,非要将他抓回去〖hui qi〗不可。

    北辰熙夜心中苦笑,父亲越是这么想要将他绑在北辰家这条大船上,熟不知,越是将他的心和北辰家越隔越远。

    “熙夜,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回去〖hui qi〗了,北辰先生还是不放菲儿怎么办?或者根本就是有人假借北辰先生的名义绑架菲儿的?”凌曜说道。

    “我觉得〖jué de〗凌曜说的没错,熙夜殿下,我倒是有个主意。”唐茉茉眼珠一转,“我这就给我大师兄打电话,他们流川家不是日本极道第一家族吗?他出面打听,一定可以〖 kě yǐ〗很快查到菲儿的下落并且把她救出来的,菲儿也算是他的师妹呢。”

    说完,唐茉茉拿出手机,开始〖kāi shǐ〗拨流川龙之介的号码。

    电话响了两声,很快便被人接了起来。

    “唐小姐,你好。”傲慢的女声响起。

    唐茉茉立刻炸毛了,这声音她绝对不会忘记!这声音的主人正是今天早上还用轻蔑的口吻和他们说过话的流川夫人!

    “你是流川夫人?”

    “没错,是我。”流川夫人说道。

    “大师兄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里?”唐茉茉疑惑的问道。

    “我是龙之介的长辈,龙之介交了不该〖never should〗交的朋友,作为长辈,难道我不该〖never should〗管教一下吗?”

    “流川夫人,不管怎么说,大师兄已经是成年人了,你这么做是侵犯他的**权的!”

    “**权……”流川夫人嗤笑一声,“他现在已经被软禁了,你们联系〖lián xì〗不上他的,所以也不用再浪费电话费给他打电话了,好了,如果没有其他〖qí tā〗事,我挂电话了。”说完,流川夫人挂断了电话,按下了关机键,直接将电话扔进了客厅中那面巨大的鱼〖yú〗缸里。

    “喂!喂!你不要〖压嘛碟〗挂电话!我还没有说完呢,你们不能这样〖zhè yàng〗,你能随便软禁大师兄!”唐茉茉对着电话大吼起来,可惜只有一阵阵的忙音传来。

    她不死心的再次将电话拨过去,这次传来的则是冷漠而优雅的提示〖tí shì〗音,提示〖tí shì〗对方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唐茉茉气得跳脚。

    东方婧冷静的说道:“我们还是先回宿舍再想想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吧。”

    北辰熙夜捂住脸,露出一抹疲惫的苦笑,点了点头。

    本文由看书网小说(kanshu.com)原创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搜索“看书网”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