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姜伟日前受张浩的请做?G丸切除手术,但是{dàn shì}他没有医生执业资格,也在缺乏专业医疗设备的情况下进行手术,造成张浩重伤{pulp},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批准依涉嫌非法行医罪将他逮捕,追究刑事责任
PO出一段影片表示,台中丰原镇清宫妈祖绕境途中,三太子和济公突然歪进一旁的小七买东西,叫庙方人员结完帐还跑去休息区吃点心,十分有趣

加多少分;反而{fǎn ér}脑部结构才是决定智商的关键,并且性别与年龄{age}都没有关?S
18 秒极速对焦,至于快门速度{ dù}从 30分(B)到 1/8000秒(机械快门)全都支援,并且可以{ kě yǐ}透过操纵?U来控制,也可以{ kě yǐ}支援萤幕触控对焦,另外也支援追焦,只要锁定一个主体,就可以跟随物体拍摄,这个快速自动聚焦就是特色之一
,对人的情绪有正面的影响,正是赶走秋冬忧郁气候的最佳小食,看好巧克力具有此疗?K身心的功能,全家卯足全力抢攻这块黑砖商机,预估本波巧克力主题促销将可提升2-3成业绩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84章 阴谋破灭

第184章 阴谋破灭


    “北辰少爷,你快放了北辰先生!北辰先生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北辰家,为了您呀!您想想,如果北辰先生成为{Become}总统{President},您就是总统{President}少爷,第一公子啦!”幕僚希望{hope}能说服北辰熙夜,可惜效果并不理想。

    “少废话,我对当什么第一公子一点兴趣也没有。”北辰熙夜冷冷地说道。

    这时,国会大厦外围突然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和重型机械压过路面发出的隆隆声。

    无数装甲车和士兵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将国会大厦紧紧包围起来。

    天上的飞机{fēi jī}似乎也受到了什么电磁波干扰,仪表盘上的指针疯狂转动着,机舱里响起刺耳的警报声。

    别说在国会大厦顶楼着陆了,就连能不能平安导航都另说。

    “北辰先生不好了,国会大厦外面突然冒出来很多军队”

    “你们究竟做了什么?!”北辰卓惊怒。

    “北辰先生难道忘了,有一句话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么?”清冷的声音响起。

    会议{huì yì}室的大门被人一脚从外面踹开,左安辰带着人包围了会议{huì yì}室。

    “这是怎么回事?!”这些北辰先生的脸色更难看了。

    他想不通,国会大厦不是明明早就已经{have been}被他控制了吗?左安辰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很好奇我是从哪儿进来的吗?”左安辰看出北辰先生眼中的疑惑,露出一抹嘲讽地笑容,你还不知道{knew}吧,你的手机里面早就被我们植入了病毒,你的每一通电话,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监控之下!所以在你安排了手下想办法将枪支带进国会大厦那一刻开始{kāi shǐ},我们就用你的办法同样悄悄避开了警卫,混进了国会大厦,说起来,一切都还要感{sense}谢北辰先生您呢,要不是您发现了警卫系统的这个漏洞,我们的计划{plan}还没有这么容易得逞呢。”

    听到左安辰的话,北辰先生瞳孔的猛的一缩。

    “手机病毒?是岑雪干的?”

    “没错,还记得你和岑阿姨重逢的那天晚上,你约她去餐厅吃饭吗?就是那个时候{When},她在你的手机里植入了病毒。”

    “原来你们早就把一切都算计好了!”北辰先生恨得咬牙切齿。

    “彼此彼此,北辰先生为了成为{Become}总统,不也早就开始{kāi shǐ}算计了吗?是从你暗中屯兵开始,还是从你十八年前灭了南宫家满门开始呢?”左安辰看着北辰先生的眼神越发凌厉,带着满满的恨意。

    楼下双方的火拼越发激烈,北辰卓的人马渐渐落入下风。

    被围困在国会大厦中,国会大厦里面还有对方的接应,北辰卓的人马弹药补给渐渐吃紧。

    会议室里同样剑拔弩张。

    北辰卓被北辰熙夜控制在手里,但北辰卓的手下手中却掌控者几个百个国会议员和工作{work}人员的命运,但同时,左安辰又带人包围了会议室的出口{export}。

    双方一触即发。

    北辰卓心里着急,又气有恼,却没有办法,唐茉茉和凌曜等人则握紧拳头,背脊满是汗水,努力拖延时间,等着外围端木鹰司带兵取得这场保卫战的胜{shèng}利{victory}。

    “北辰卓,让你的人收手吧。”端木元帅冷冷地说道:“在反抗下去也只是白白让你的手下枉送性命{xìng mìng},他们也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普通人,你不该{never should}怎么自私,为自己{his}的私欲让他们白白送了性命{xìng mìng}。”

    “收手?然后被你们抓起来,送上断头台?”北辰卓同样冷冷地回敬端木元帅。现在他知道{knew}自己{his}大势已去,却仍旧不肯认命,“你们当我是傻子{shǎ zi}们,收手以后我还会有活命的机会{offer}吗?我宁可跟你们同归于尽,也绝对不会让你们这些人有好日子过!”

    北辰卓突然猛地发力,手肘撞上北辰熙夜的腹部,乘着北辰熙夜一时没能觉察,反手将北辰熙夜手中的匕首夺了过来。

    “儿子永远不可能{kě néng}赢过老子!”北辰卓用匕首挑着北辰熙夜的下巴,微微牵起嘴角,目光中带着一丝疯狂。

    “杀光这里所有{suǒ yǒu}人,就算死,我们也要拉够垫背的!”北辰卓大声下了命令{orders}。

    “你这个疯子!”唐茉茉大声朝北辰卓喊道。

    北辰卓却不紧不慢的对着唐茉茉举起了枪。

    “茉茉小心!”凌曜飞扑过来,一下将唐茉茉扑倒,自己挡在了唐茉茉身前。

    子弹擦着两人的背飞了过去。

    唐茉茉在凌曜的保护下侥幸逃过一劫。

    枪声响起,双方终于彻底撕破脸皮。

    会议室里子弹乱飞,血花四溅。

    不少人在这场乱战中无辜丧命。

    凌曜护着唐茉茉和元帅躲进了角落中,这里是一个很好的死角,易守难攻,角度{ dù}刁钻,子弹射不进来。

    北辰卓也被手下拼死保护着,乘乱朝会议室出口{export}突围。

    “不能让他逃了!”唐茉茉大声喊道,“擒贼先擒王,快抓住北辰卓!”

    听到唐茉茉的提醒,大家立刻{gogo}将注意{危险信号}力全都放在了差点突围成功{走上人生巅峰}的北辰卓身上。

    北辰卓更恨唐茉茉了。

    早知道他就不应该{yīng gāi}多跟端木家的老头多费口舌,应该{yīng gāi}直接将他和国会议员们全部{all}干掉!

    否则也不会落得如此被动挨打的局面。

    “一定要冲出去,只要这次能活这出去,北辰家的家产人人有份!”为了活命,北辰卓抛出北辰家庞大的家产作诱饵,激地这些为他卖命的亡命之徒更加疯狂了。

    他们护着北辰卓侥幸逃出了会议室,朝着顶楼的天台冲过去。

    终于,北辰卓的叛军弹尽粮绝,被彻底全歼。

    国会大厦外的战火暂时停歇。

    端木鹰司立刻{gogo}带兵冲进国会大厦,一路上虽然也遇到了一小撮侥幸逃出的顽固分子的抵抗,但这对他来说都是小case。

    端木鹰司和左安辰汇合,唐茉茉、凌曜和端木元帅也平安的从角落走了出来。

    会议室里四处都是尸体,血液、脑浆遍地,空气中混合这浓浓的血腥味和硝烟味。

    原本庄严神圣的国会会议室,此刻已经{have been}变成了人间炼狱。

    侥幸存活下来的人,都觉得{jué de}今天将成为他们记忆中永久的噩梦。

    他们蜷缩着,颤抖着,小声哭泣着,生怕现在的平静只是暂时的。

    端木元帅不得不分出一部分人手,并且亲自留下来安抚受惊的国会议员们并处理善后事宜。

    端木鹰司、左安辰、北辰熙夜、凌曜和唐茉茉带人追着北辰先生上了天台。

    国会大厦顶楼天台,这里距离地面一百多米,大风迎面吹来,让人几乎{much}睁不开眼睛。

    天台顶楼停放着一架直升机,是北辰卓之前就准备{ready to}好的。

    虽然对自己的计划{plan}非常有信心,但北辰卓还是谨慎小心的给自己准备{ready to}了一条后路。

    眼看着北辰卓就要带人跑到直升机前了。

    突然,直升机的机舱打开了。

    一名魅力非凡的妖娆女子身手利索的跳了下来,举起手中的枪,对准了北辰卓。

    紧接着,另一名清廲的男子也慢慢的通过悬梯下走下了直升机。

    “一切都ok了。”男子扬了扬手中仪表盘,淡淡地说道:“虽然我的专长是黑客技术,不是机械维修,不过拆东西什么的,对我来说到也不算太难。”

    “洛易,这里面明明也有我们的功劳好不好,不要{bù yào}说得好像一切都是你的功劳似的”韩媚儿吐槽道。

    她话音刚落,东方婧和乔暖菲也从机舱里走了下来。

    “菲儿!”

    “阿婧!”

    北辰熙夜和端木鹰司同时大喊道。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东方婧和乔暖菲竟然会以这样{then}的方式出场。

    “你们这些臭男人居然敢背着我们就来干这么冒险的事,真是太过份了!”乔暖菲气鼓鼓地说道:“还好媚儿姐偷听到你们的计划,把一切告诉了我们,我们才能及时赶到帮你们的忙。”

    “鹰司,你是怕我们拖了你的后腿么?”东方婧眼神凌厉地瞪着端木鹰司。

    端木鹰司摸摸鼻子,眼神飘忽,不敢直视东方婧。

    “你们真是好样的!”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后的逃生法宝在自己眼前被几个小鬼拆了,北辰卓几乎{much}气得七窍流血。

    “嘿嘿,我们早就料到北辰先生你心思如此缜密绝对不会傻乎乎一股脑把鸡蛋放进一个篮子里,你一定会给自己准备一条退路的。”韩媚儿得意地说道:“怎么样果然被我猜对了吧。”

    “你就是那天晚上的魔术师!”听到韩媚儿的声音,北辰卓一下子认出了她。

    “北辰先生记性真好,居然被你认出来了{lai l}。”韩媚儿无所谓的耸耸肩。

    “岑雪在哪儿?!”北辰眼中燃起愤恨的火光。

    想起那个欺骗了自己,害的自己一步步从胜{shèng}利{victory}者走向失败的导火索,北辰卓只恨一向冷血无情的自己怎么会对一个所谓的初恋动了柔情,最终反而{fǎn ér}被对手{Opponent}抓住了把柄,一步步闭上了绝路。

    “我妈妈当然在最安全{ān quán}的地方,北辰先生你永远也别想找到她,永远也别想这报复她了,因为你根本没有机会{offer}了!”乔暖菲镇定地说道。

    “束手就擒吧,北辰先生,你已经一错再错,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端木鹰司大声喊道。

    本文来自看書緒小说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