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哈哈哈,虽然这样『zhè yàng』说对店家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这样『zhè yàng』也不错,回到一种能慢慢吃慢慢享用的气氛,不然门外正排队,吃太慢似乎会有点罪恶感『gǎn』XD
不爱优雅款式的搞怪女生可以『can』试试这些变化,撞色的涂擦设计,能让你的针织指彩看起来又酷又炫,运用之前流行的丝绒指彩,趁透明指甲油半乾时铺上绒毛材质,让你的指甲暖上加暖,在指甲上涂上单色或拼色的圣诞红、绿,不用花太多心思,圣诞派对主角就非你莫属啦!就连脚上的大拇指,也是针织指彩的好画布唷!
有别于一般热闹的海滩『beaches』,在这里您可以『can』处身在浓厚的乡村氛围的独立别墅中,单纯的对着眼前的无限海景发呆享受日光浴也足以获得心情的放
经济『economic』部长邓振中上午『morning』面对媒体的发问,回应指出,脸书是相当重视环保、减碳,会了解应多利用再生能源,未来除与脸书持续合作『hé zuò』外,他也承诺对脸书的投资供电不会有任何问任提的状况,网友对邓振中的再批
另外Audi也公布了参赛阵容,在WEC系列赛部分维持不变,但LeMans 24小时将会减少一部参赛车辆
5%,但下半年经济『economic』状况变差,客单价出现『chū xiàn』下滑走势,第三季甚至出现『chū xiàn』负成长,不过随着『Along with』第四季进入消费旺季、公司周年庆开跑,仍然可维持1%成长
马来风味取 dù』夤遣2~3人份,首先服务『fú wù』人员会先送上一锅肉骨茶及一盆菜盘,菜盘里有高丽菜、豆皮、丸子、三角豆腐、鱼『fish』板等配料,看起来丰富又新鲜啊!
在资讯月期间,现场秀出Ponta app画面,并与公仔合照上传,就有机会『offer』抽中渡假券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210章 绝不和你分手

第210章 绝不和你分手


    “你……你居然说我不可理喻?!”乔暖甜震惊地看着路易。

    路易看了乔暖甜一眼,觉得『jué de』又无奈又气恼,而且『but』这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他勉强保持着脸上的平静表情,转身直接走出了大礼堂。

    乔暖甜见路易这次竟然没有像平常那样哄着自己『his』,而是直接不理她走掉了,这才开始『kāi shǐ』慌了。

    她赶紧追在路易身后,朝门外跑了出去。

    耳根子终于清静了,大家又开始『kāi shǐ』专心致志的听讲座了。

    “路易,你等等我呀!”乔暖甜追在路易身后出了礼堂,她一把拉住路易的胳膊,眼泪『tears』汪汪地看着路易,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要是平常,路易一看到她这幅表情,绝对已经『yǐ jing』心疼的把她搂进怀里,原谅她了,可是今天路易看到乔暖甜脸上着含泪的楚楚可怜的模样,却只觉得『jué de』很假很心烦。

    他默默抽出自己『his』的手臂,在校园里的长椅上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香烟,点燃了其中一根,默默抽了起来。

    他平时为了保持良好的形象『image』,从来不在公共场所抽烟,也从来不会当着乔暖甜的面抽烟,现在他却心烦的根本顾不上这些了。

    路易心烦意乱的抽着烟。

    乔暖甜心急如焚,却又不敢在追问,只是默默的注视着他。

    烟雾缭绕间,路易回想起和乔暖甜在一起『stay』『with』的日子,最后,他叹了口气,起身,对乔暖甜郑重的说道:“我已经『yǐ jing』想过了,我们分手吧。”

    “什么,你要跟我分手?!”乔暖甜难以置信的尖叫起来。

    “冷静点,甜心,我只是觉得或许我父亲说的没错,我应该『yīng gāi』更加冷静的对待感『gǎn』情,而不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原来你以前说爱我都是骗人的!”乔暖甜根本不听路易解释,她认定了自从唐茉茉和乔暖菲出现在法国,她的生活就再次乱了套,本以为已经套牢的路易居然提出要跟她分手,这是她唯一『wéi yī』的翻身机会『offer』了,她怎么能轻易放过,不行她得想个办法,让路易放弃和她分手这个念头!

    “路易……你……你真的决定了吗?”乔暖甜突然颓废的停止了尖叫,而是绝望的看着路易,眼眶中的泪水缓缓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是的,我已经下定决心了。”路易坚定而缓慢的点点头。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再强留你,不过你能可怜可怜我,陪我度『 dù』过我们相爱的最后一天吗?过了今天,明天我们就两不相干了。”乔暖甜用乞求的眼神看着路易。

    路易的心微微动摇了,作为一个绅士,他根本没办法拒绝一个女孩『nǚ hái』儿流着眼泪『tears』的卑微乞求,更何况只是今天这最后一天而已。

    就当做给这段感情画下一个圆满的句号吧,路易暗暗想到。

    “好,我答应你。”路易答应了乔暖甜的请求。

    “那好,请你陪我一起『with』吃一段饭吧。”乔暖甜对路易说道:“就在l&y餐厅吧,那里是我们第一次约会『yuē hui』的地方。”

    “好。”路易答应了乔暖甜的要求。

    两人一起开车朝餐厅驶去。

    乔暖甜默默抓紧了手中的包包,心中暗暗下了个决定。

    进了餐厅,两人熟门熟路来到平常喜欢『xǐ huan』的那间包厢。

    乔暖甜对路易说道:“我先去趟洗手间。”

    说完,她拎着包走出了包厢,来到洗手间。

    一进洗手间,乔暖甜立刻『lì kè』从包里的夹缝里取出一小管药粉,这是她早就准备『ready to』好的,她原本以为她和路易感情稳定,永远用不上这东西,没想到,最后这东西还是派上用场了。

    乔暖甜将药粉倒了出来,藏在小拇指的指甲盖中。

    买药之前她已经跟药头打听过了,这东西威力很猛烈,只要一点点就足够令人发狂,足够令人丧失理智,沦为欲-望的奴仆。

    而今天,她就要用这药对付路易,让路易为她发狂,然后留下证据,让他再也没有机会给她说分手!

    想到这里,乔暖甜的心情总算是好一点了。

    她悄悄将药瓶处理掉,然后面色如常的返回了包厢。

    包厢里,菜已经上来了『lai l』。

    乔暖甜坐了下来,示意服务『fú wù』生给两人倒上红酒『red wine』。

    她举起红酒『red wine』,朝路易巧笑嫣然的说道:“这杯酒就算是我们临别前的告别酒吧『蹦迪』。”

    路易不疑有他,举起酒薄簆iào』急浮簉eady to』和乔暖甜干杯,谁知乔暖甜手一抖,硬是将一杯红酒泼在了路易身上。

    路易一愣。

    乔暖甜立刻『lì kè』起身快步走到路易面前,拿着餐巾帮路易擦外套上的红酒。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不小心了,是我搞杂了我们的最后一顿午餐……”乔暖菲说着说着就快哭出来了『lai l』。

    “没事……”路易黑着脸,也不好直接在餐厅里跟乔暖甜发怒,只好强忍着心头之火, 默默脱下外套。

    乘着路易脱下外套的机会,乔暖甜将指甲盖里藏着的药粉抖落在路易面前的餐盘里。

    路易也没心情再继续敷衍乔暖甜了,他拿起餐具,只想快点结束『End』这一餐。

    他丝毫没有发觉乔暖甜已经在他的菜里下了药。

    路易越吃,越觉得浑身发热,他不自觉的解开了袖口和领口的扣子,可是这依旧缓解不了他身上的燥热,反观乔暖甜,则一边悠然自得的用着餐,一边等着路易药效发作。

    路易觉得他的头越来越胀,眼前的景物也陷入了一片模糊中,浑身热得惊人,身体某处也悄悄起了变化。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情况很不对劲。

    但他已经没有机会逃出乔暖甜的陷阱了。

    “路易,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乔暖甜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他身边,关切的扶住他发软的身体。

    他想推开乔暖甜,却一点力气也没有,想喊服务生帮忙,也没有劲儿开口了。

    乔暖甜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对服务生说道:“我男朋友来之前在酒吧『蹦迪』里喝了几杯酒,没想到酒的后劲这么大,现在他醉了,你能帮我们去楼上的酒店『jiǔ diàn』定一间套房吗?这是费用,剩下的就作为你的小费了。”

    乔暖甜出手很大方,给的又都是现金,服务生自然『natural』乐意为她服务,于是二话不说,立刻去楼上的酒店『jiǔ diàn』帮乔暖甜定了一间套房。

    乔暖甜在服务生的帮助下,半扶半抱,拖着路易进了酒店的套房。

    关上房门。

    看着软到在床上已经失去意识的路易。

    乔暖甜终于得意的笑起来。

    跟她斗,路易显然还太嫩了。

    她走到床边,将路易身上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又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光,然后将两人摆出一个个暧昧的姿势,拿着手机一通猛拍。

    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这些照片不是伪造的,而且『but』两人正在床上做最亲密的事。

    拍完这些照片,乔暖甜立刻联系『links』了一个炒作团队,将这些照片发布到网上去。

    就在路易还不知情的这段时间里,网上已经将乔暖甜与他吵得沸沸扬扬。

    市长公子带未成年女友去酒店开房,还发布不雅照片,这足够成为『Become』今天巴黎市的头条新闻了。

    为了让场景更逼真一点,在乔暖甜的刻意算计下,路易发泄了一次,空气中满是浓重的麝香味,乔暖甜又划破小指,弄了点血迹在床单上。

    果然,没过就多,路易便醒了过来。

    他揉着胀痛的太阳穴,缓缓醒了过来,躺在他身边的乔暖甜立刻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的眼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

    路易刚一醒过来,就对上了一双哀怨的泪眼。

    他愣了片刻,突然迅速的扫视了一下四周的环境。

    雪白的墙壁,柔和的灯光,宽大柔软的大床,以及床上没有穿衣服的自己和乔暖甜,而且乔暖甜那副满脸泪痕,头发散乱,还死死抓着被单的模样,正无声的控诉着他的残暴罪行。

    “该死!”路易低咒一声。

    身体上传来舒爽感觉『gǎn jué』,和他偶尔一次的自我纾解很相似,而且空气中漂浮着的味道令他无法『to be』否认自己什么都没做。

    他该不会真的和乔暖甜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点什么吧?!

    如果他没记错,乔暖甜今年还不满十八岁,她还没有成年呢!

    猥、亵未成年人,等待着他的将是警方的控告,甚至面临坐牢的危险!

    路易顿时觉得头大起来。

    看到路易一脸震惊又不知所措的表情,乔暖甜决定再加一把火。

    “你强占了我的身子,让我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啊,在我们国家,失了身的女孩『nǚ hái』儿一辈子就毁了,我还不如去死了算了!”

    说着,乔暖甜裹着被单,冲到窗户边上,打开窗户就想往下跳。

    “该死,你在做什么!”路易吓了一跳,他立刻冲到窗边,拉下已经一只脚攀上窗台的乔暖甜。

    窗帘一拉开,酒店楼下等着的记者『journalists』们便立刻端起长枪短炮朝着两人一阵拍摄,快门声、闪光灯此起彼伏。

    就这短短的一瞬间,已经足够证明『zhèng míng』网上发的照片不是假的,路易·伯纳德正和他的女友在酒店里缠绵。

    乔暖甜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natural』不会再寻死觅活,只会一个劲的坐在地上流眼泪。

    路易迅速穿好自己的衣服,焦急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床单上那抹鲜红简直刺伤了他的眼球。

    本書首发于看書辋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