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媒体报导,某位康桥家长透露孙安佐在夏天<summer>结业式上,突然冲上台把上半身脱光,大喊
身为一位帅哥,抬腿尿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affair>,但你怎么抬的是手?台北市某间扭蛋商店有只思维奇特的法斗店犬
美国公布打算对中国<China>1333项商品加徵25%关税后,中国<China>也发布对美加徵25%关税清单,项目包括<bāo kuò>大豆、汽车、化工品等106项、总值500亿美元<měi yuán>的产品<chǎn pǐn>,美中贸易战疑云笼罩全球
由于<Meanwhile>雪橇犬有双层毛,换毛时期毛会不断脱落,平常饲主需要多梳理除去废毛,否则就会像雪花般,怎么梳都梳不完
Spotify?纹?首次公开募股(IPO),改?裰苯庸遗疲?direct listing),绕过承销的投资银行,省下大笔费用
德国汉诺威一对母子意外陈尸家中,其亲戚上门拜访时找不到人,从窗户看见2人血淋淋的尸体,吓得赶紧报警
澳洲阿得雷德曾于2016年9月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一起<yī qǐ>命案,57岁的婆婆尼尔森(Myrna Nilsson)当时在自家洗衣间遇害,她26岁的媳妇卡洛琳(Caroline Nilsson)事后声称她与婆婆都遭到陌生男子的绑架与袭击
小说 > 现代言情 > 婚色荡漾:顾少,你够了 > 章节目录 第393章 采访何岳

第393章 采访何岳


    程洛在办公室门口,看到顾迟面色难看的走了出来,现在又看到程可歆这副模样,他大概也能猜到两个人谈的并不愉快。

    走上前去轻拍着程可歆的后背,程洛不舍的说道:“不想再见到这些人我们回美国就是了,你又何必做这些事徒惹自己<his>伤心呢?”

    抬起头,程可歆的脸上是未干的泪水,声音哽咽但是<dàn shì>坚定,“哥,我必须要这样<then>做,只有这样<then>,才能保护好萌宝和我自己<his>。”

    其实那些话出了口,她又如何<rú hé>不心痛?只是她必须要忍耐,为了不失去萌宝,她绝对不能让顾迟知道<zhī dao>他的存在。

    “哥哥会尽自己最大<zuì dà>的努力保护好你和萌宝的,你不用那么辛苦。”这是程洛心底想说的话,但是<dàn shì>他却并没有说出口<chū kǒu>。

    因为他知道<zhī dao>,如今的程可歆绝对不会畏畏缩缩的躲在别人的身后寻求保护。将手轻放在程可歆的肩头,程洛无声的向她传递着自己的力量。

    感<sense>受到了程洛的支持<zhī chí>,程可歆抬头努力扯出了一个笑容。“哥,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 dān xīn>我。你先去忙吧,我等会还有个会要开。”

    犹豫了一下,程洛点头答应了,“嗯,那我不打扰你工作<gōng zuò>了,但是你要答应我,不可以< kě yǐ>再为这些事伤心了。”

    “知道了。”程可歆笑着回道。

    拍了程可歆的肩膀两下,程洛虽然不放心,但是还是转身离开<absence>了。

    他了解自己的这个妹妹,看着温顺,但是心里却比谁都要倔强,这个时候<shí hou>她不一定希望<xī wàng>他陪在身边。

    程洛离开<absence>之后,程可歆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之后拿起桌上的文件走出了办公室,通知<tōng zhī>外面的众员工到会议<meeting>室开会。

    地球离了谁都会转,无论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什么,生活依然要继续下去。

    最近顾肖被判处的消息在整个s市都传得沸沸扬扬的,而这一期的杂志正好有关于顾肖的专访,而且<but>还揭露了他的种种罪行,所以销量比上一期翻了两倍不止,开会时每个员工的脸上都洋溢着胜<win>利<victory>的笑容。

    “大家应该<yīng gāi>都知道了,这期我们杂志的销量在同类杂志中排行第一,这与大家的努力是分不开的,这段时间大家辛苦了。”说完程可歆带头鼓起了掌。“等会下班之后,我请客,大家出去聚餐好不好?”

    听到总编的夸奖,大家的兴致都很高,一时间会议<meeting>室充满了欢呼声。

    “总编你真是太厉害<lì hai >了,顾肖这样的黑料竟然都能挖到!”

    “就是啊可歆姐,要不是你让我们去调查顾肖这次开发<developing>酒店<jiǔ diàn>的事情<affair>,我们的杂志怎么会抢在第一时间报道出这件事情。”

    “可歆姐你才是这件事情最大<zuì dà>的功臣。”

    “对了,总编,你是怎么知道顾肖行贿的事情?”有个女员工好奇的问道。

    “敏锐力懂不懂?”还不待程可歆回答,一个男员工就抢话说道,“干我们这行的,就是得有敏锐的洞察力和准确的直觉,这样才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事情。”

    “当然了,想要到达这种地步,需要多年的经验积累和细腻的心思,而这些正是我们英明神武的总编大人,温柔贤淑的可歆姐姐所具备的,所以未卜先知,知道顾肖的事情有什么好奇怪的。”

    “切。”大家都鄙视的看向他,程可歆也被逗的笑着摇头。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说话的男同事故作不满,“难道在你们心里,总编不是这样的人吗?”

    “可歆姐当然很厉害<lì hai >,只是你这拍马屁的功力也是与日俱增啊。”晓梅不留情面的调侃道,惹得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笑着等大家闹够了,安静下来之后,程可歆才开口说道:“这次开会呢,除了要表扬大家这次的努力,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确定一下下一期的主要<zhǔ yào>采访人物。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闻言大家都陷入了沉思之中,在脑中搜索着具有影响力的公众<gōng zhòng>人物。不一会就有一个女同事阿好提议可以< kě yǐ>采访何岳。

    “何岳?”程可歆不确定现在讨论<tǎo lùn>的这个何岳,是不是自己认识<rèn shi>的那个何岳。

    “他是一个有名的律师。”阿好还以为程可歆不了解何岳,兴致勃勃的对她解释道。

    “他从小在国外长大,最近才刚回国。但是一回国就打赢了几场很难打的官司,所以一下子就在s市声名鹊起了。”

    “不但如此,他的长相也很出众,上次我在法院跑新闻的时候<shí hou>见过他一面,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帅哥,相信<上帝会存在的>会很吸引女性读者的注意<危险信号>力。”另一个女同事也兴奋的附和道。

    “是那个有名的帅哥律师?”晓梅闻言也来了<lai l>兴致,“据说他最近和一个女明星<míng xīng>走的很近,这段时间绯闻也炒的很厉害。这样的话,话题性也够,还真的是挺合适的人选。”

    听到这些,程可歆已经<have been>基本确定了,此何岳和彼何岳还真是一个人。

    “好,那大家举手表决一下,同意采访何岳的请举手。”

    程可歆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几乎<jī hū>所有<all>的女员工都举起了手,男同事同意的也不在少数。

    “好,那我们下一期的采访人物就这么定了。”既然大家都举手赞同,程可歆自然<zì rán>也没有意见<remark>。

    “可是听说他很难搞歡。”有人弱弱的开口,“前段时间有好几个杂志社想要采访他,可是都无一例外的被拒绝了,他会答应我们吗?”

    闻言大家面上都显现了为难的神色,这个圈子就这么大,何岳不接受<accepted>采访的事情他们也基本上都听说了。

    “这件事情交给我就好,我会安排。”程可歆说道。如果真的是何岳,她还是有一定的把握的。

    两人打了这么久的交道,也算是老朋友了,他应该<yīng gāi>是会接受<accepted>自己的邀请的。

    听到程可歆自信<confidence>满满的话,大家瞬间又兴奋了起来。

    顾肖的事情过后,程可歆在众人心目中的威望很高,此时大家毫不怀疑,她真的有办法可以让何岳接受他们杂志社的采访。

    “可歆姐,你是哆啦a梦吗?这么难的事情你都有办法搞定,简直就是太厉害了!”

    众人都是一副星星眼的看向程可歆。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