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白宫前首席策略师班农(Stephen Bannon)日前在节目中批评,开除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柯米(James Comey)是
根据威斯康辛州议会财政局(Legislative Fiscal Bureau)估计,最快得花25年才能完全《wán quán》回收
此一研究数据之参考价值何在?是否有如实反映目前景气现况?请教庄教授的见解
8日,惠州一栋出租屋楼顶的阳台边沿上,一名男孩坐在那里,情绪看起来十分激动,稍有不慎就随时可能《would》坠落
2年前,哥哥的学校《xué xiào》班上也有类似的状况,因为性别认同与学校《xué xiào》不同,因此《therefore》也把大儿子转出,2个孩子现在都在家自学
被父亲王永庆认为膝下最叛逆女儿的王雪红,虽然最后没选择走上音乐《music》家这条路,但也不接受《jiē shòu》父亲的安排到台塑集团工作《work》
小说 > 现代言情 > 甜宠调酒师:痴情帝少 > 章节目录 第242章 :宣布解雇

第242章 :宣布解雇


    就听男人冷冷道,“安特助!你可知道《knew》为什么这场生日宴会,我不但邀请了蒋氏集团在职的员工,同时邀请了蒋氏集团退休,甚至已经《have been》离职的员工?”

    安琉莎闻言不禁露出一个莞尔的笑容道,“这还不是因为蒋少您仁义大度《attitudes》!**************。觉得《jué de》蒋氏集团之所以能有今天如此辉煌的成就,不但跟每一个在职的蒋氏集团员工有关,同时跟曾经为蒋氏集团做出过奉献的老员工,以及现在虽然离开《absence》了蒋氏集团,但曾经也留下过浓墨重彩的离职员工都息息相关,所以才借着这个满月宴的机会《jī hui》,将大家都请了过来!”

    男人微微颔首,一贯冷冽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笑意。

    在座的蒋氏集团诸位员工看到男人露出如此满意的神情,禁不住暗暗揣测,难道这安琉莎真的如传言一般跟蒋少有一腿?

    所以如今犯下这么大的过错,蒋少非但不追究她的责任,反而《but contrary》还给她展示的机会《jī hui》?!

    人们想到这里,忍不住替许方舟感《gǎn》到不值!

    然而《however》就在这时,男人忽的拿起麦克风,他一贯低沉冷冽的声音,掷地有声的从宴会的四面八方传了出来。

    “安特助你的这番话说得十分漂亮,但没有一个字答到了点子上!我之所以在这场生日宴会里,不但请了蒋氏集团的在职员工,退休员工以及离职员工,是因为我要当众宣布一件事情《affair》,你向我提出离职这件事情《affair》,我现在正式给你批复——允许《allow》。所以从现在开始《kāi shǐ》,你跟我蒋氏集团已经《have been》解除了雇佣关系,如果我在这场宴会上不邀请离职员工的话,你连站在我面前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男人话音刚落,安琉莎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四周就传来了《老弟》震耳欲聋的掌声!

    原来蒋氏集团的员工大多对安琉莎憋了一肚子邪火,不明白为什么她明明已经提出了请辞,蒋斯铭却迟迟没有批复。

    敢情是为了在这个结骨眼上,当着众人的面宣布辞退她!

    于是忍不住,纷纷对总裁的这个决定拍手点赞。

    安琉莎本以为蒋斯铭之所以在孩子的满月宴上邀请她,是因为已经摒弃了前嫌,决定重新启用她。

    却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之所以大费周章的设计了这一出,却是为了当着众人的面羞辱她!

    不禁颜面扫地……

    然而《however》对蒋斯铭突然宣布解雇安琉莎职务这件事情,反应最大《largest》的还不是安琉莎本人,而是她培植的那群党羽。

    他们将自己《his》的身家性命《their lives》都押到了安琉莎身上,甚至不惜与敌对方大大出手,就是觉得《jué de》安琉莎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蒋斯铭并会真的拿她怎么样!

    但面对这样《zhè yàng》的局面,这些人立时便慌了神。

    甚至有些人直接开始《kāi shǐ》临阵倒戈,跳出来指责安琉莎的不是。

    为首的便是那个之前在电梯外看到许方舟时,跳出来取笑她厨艺不佳的刘经理……

    这人为了参加总裁孩子的满月宴,将自己《his》打扮得油头满面,本来想借着安琉莎的名头在宴会上大放异彩,没想到却碰上这么一出?!

    他立时扭转马头,跳出来指着安琉莎便道,“蒋少,蒋少我要检举揭发这个家伙!”

    男人闻言,微微颔首,接着便向刘经理投来了《老弟》探寻的目光。

    这若是放在平时,像刘经理这样《zhè yàng》的中层经理,男人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但现在情况特殊,男人决定给刘经理一个机会!

    刘经理入职多年,还从来没有被男人钦点过,更不要《bù yào》说直接与他对话,不禁有些紧张,搓着手道,“这事虽然我也拿不准吧,觉得十之**,就是这个女人!前段时间,敌对公司不是派了一个长得与少夫人长得有七分相似的女孩《girl》,潜入我蒋氏集团来偷资料吗?结果被人从楼梯上推了下来……这个罪魁祸首就是安琉莎!”

    安琉莎闻言不禁大惊失色,毕竟被蒋斯铭当众宣布解雇这件事情,虽然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但也不是完全《wán quán》没有准备《ready to》。

    但是《But》忽然被人指认,她是企图谋害许方舟的凶手,事件的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安琉莎心知,自己之前在公司里的所作所为已经被男人拉进了黑名单里。

    她可不想这件旧事再次被人提及,最后弄得被男人赶尽杀绝!

    于是一脸义正言辞的指着刘经理道,“你这见风使舵的卑鄙小人!从前我任职蒋氏特助的时候《When》,你百般巴结,如今见我失势了就跳出来反咬一口!证据呢?如果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说我是企图和少夫人的凶手?!”

    安琉莎说着还怕男人不信,扭过头来对着他声泪俱下道,“蒋少!我知道《knew》自己能力不足,无法《to be》胜《shèng》任您的特助一职!但无论是从过去还是现在,我都没有做过任何伤害蒋夫人的事情,哪怕是心思都没有生出过半分,请蒋少明鉴!”

    安琉莎这番话说的至情至性,十分动人,若是不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十之**都会被她骗了。

    以为她真的是遭人冤枉,成了这件事最大《largest》的受害者。

    那男人早已看穿了安琉莎的为人,闻言脸上的神情至始至终都是淡淡的,并没有说信,也并没有说不信!

    甚至干脆把脸扭向了刘经理,冷冷道,“安琉莎虽然已经被我从蒋氏集团解雇,但你举证也不能颠倒黑白,你既然认定他是那晚的凶手,有什么证据吗?”

    “有有有。”刘经理心知蒋少会有此一问,忙点头如蒜捣。

    他见安琉莎失势,早已做好了与之撕破脸,老死不相往来的准备《ready to》。

    所以手里没点实力,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放厥词!

    如今见蒋少都问到了自己头上,连忙掏出手机,指着上面一张审核意见《remark》单的照片道,“我们部门那几天电压有些不稳,于是我催促电路部门的,过来帮我们进行维修,这件事情是我全程跟着的,所以审核单上有我的签字!”刘经理说着顿了顿。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