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记者《journalists》会首度《attitudes》登场,由7位第一线服务《fú wù》社区里民的社工担纲演出,表演者维妙维肖,一会儿是懊恼地拿着玩具找社工的女孩《girl》、一会儿弯起背成为《chéng wéi》寻求社工协助的阿公,更透过国台语、韩文等多国语言轮番上阵,象徵服务《fú wù》对象多元不设限,逗趣的生活剧让社区里民频频点头,直说
姜男儿子3日下午交到父亲来电,但越听越觉得《jué de》内容很像是遗言,担心《 dān xīn》父亲想不开,因此《 yīn cǐ》赶紧到派出所报案小秅ǎn》埃⑼腹缧殴九浜希⑾纸凶詈笫只ㄎ辉谥穸虮毙寺罚虼恕 yīn cǐ》立即前往搜寻,果真在竹东河滨公园内发现其驾驶的自小客车,并正透过塑胶管将汽车废气接到车内,因此员警立即将《jí jiāng》塑胶管扯下,但又看到姜男还接了瓦斯到车内,担心《 dān xīn》有气爆危险,故通知《tōng zhī》消防人员到场协助,最后将意识模糊的姜男拉出车外,并送往竹东荣民总医院,所幸治疗后没有生命危险
这份生鱼《yú》片中我觉得《jué de》花枝鲑鱼《yú》卵应该《yīng gāi》是算还OK的,不过这本来就不会太难吃,恩~~所以千万不要《bù yào》点综合生鱼片,拿去改点一份鳗鱼小菜都比较好
从脚色中去设计可疑人物,刚开始《appeared》还有名侦探柯南的味道,后来就超越了狭窄的怀疑空间,而是环境与空间的悬疑性和人性在高压中的丑陋,很不错的剧本,虽然没有百分百完美,却仍然具有相当程度《attitudes》可看性,在人性设计部分有失速列车味道
甜不辣炸得非常澎,入口很有弹性,略带咬劲,但又不会硬,口感《gǎn》非常酥脆,吃起来非常香!
小说 > 玄幻仙侠 > 太上剑尊 > 章节目录 第472章 便是欺你,又如何?

第472章 便是欺你,又如何?


    “太猖狂了,这像是什么样子?”

    “不错,他以为他是谁,还一人挑一宗,简直不知所谓!”

    “年少轻狂,这种人,就该狠狠栽几个跟头,才知道《zhī dao》天高地厚!”

    “……”

    一时间,场上顿时议论纷纷,几乎《jī hū》到处都充斥着对于白乐的讥讽与谩骂之声。

    纵然是有一些原本,对于灵犀剑宗有几分同情的人,此刻看到白乐这幅做派,也同样有些看不惯,同样皱起了眉头,冷冷的看着白乐,似乎在等着看笑话一般。

    并不是这些人,本身对于白乐有多少仇恨与敌意,而是白乐如此猖狂的举动,着实有些触动到他们那敏感的神经了!

    要知道《zhī dao》,凉山剑宗可不是门,是真正兖州非常出名《谁都认识你》的玄级宗门之一,论实力,已然可以《 kě yǐ》算是玄级宗门中的翘楚了。

    并不夸张的,如果白乐能够以一己之力击溃凉山剑宗,也便意味着,同样可以《 kě yǐ》凭一己之力击败在场任何一个玄级宗门了。

    纵然白乐是青州府主,那也远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若是承认《chéng rèn》,白乐能够击溃凉山剑宗,岂不是跟承认《chéng rèn》,能够击溃他们一般无二。

    这样《zhè yàng》的情况下,若是有人能够看好白乐,才见了鬼了!

    只是,显然白乐也同样根本没有把这些人的态度看在眼里!

    甚至可以,白乐,就没有在乎其他《other》人感受的意思。

    就在这种讥讽与谩骂声中,轻轻一跃,白乐便跟着上了演武台,一起《yī qǐ》跟着白乐上去的,还有七把剑,七把灵犀剑宗弟子的佩剑!

    “白乐,这是你自己《his》找死!”

    看到白乐竟然真的敢跟上来,凉山剑宗宗主顿时气的浑身抖。

    “只有你们三个吗?这可不够!”瞥了对方一眼,白乐淡淡开口道,“我了,要以一人,挑你整个凉山剑宗!把你们所有《suǒ yǒu》的长老,弟子,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叫上来吧。”

    猖狂吗?那就更猖狂一点吧!

    尽管并不知道之前到底生了什么,但是《dàn shì》从白乐回来之后,所看到的,就已经《yǐ jing》足以让他猜个七七八八了,这样《zhè yàng》的情况下,白乐早已经《yǐ jing》没有耐性,再慢慢参加什么宗门考核了。

    要出手,就必须立威,让所有《suǒ yǒu》人心生畏惧,再想到与灵犀剑宗为敌的时候《When》,心底便颤。

    好死不死的,既然凉山剑宗敢跳出来,那便算他倒霉!

    当然,事实上,无论是萧行一的断臂,还是东海仙岛长老的偏帮,都足以让白乐意识到,拿凉山剑宗开刀,绝对错不了。

    既然要踩,那就踩个彻底,将他们所有的脸面与尊严尽数踩碎,践踏在脚下。

    “白乐,你不要《bù yào》欺人太甚!”

    听到白乐的话,顿时便有一个凉山剑宗的长老被气的满面通红,忍不住率先出剑,直接向着白乐斩了过来。

    他快,可白乐的剑却只有更快!

    身形一晃,几乎《jī hū》是一个照面之间,白乐的剑就已经斩了出去,一剑将那长老的髻斩断,眼中透出一抹不屑之色,傲然开口道,“便是欺你,又如何?”

    愚剑!

    之前萧行一在于凉山剑宗的弟子比试的时候《When》,就曾用过愚剑,萧行一虽然断臂,可那一战留给其他《other》人的印象,却也一样极为深刻,如今白乐一施展,顿时便有人认了出来。

    太快了!

    在萧行一手中,愚剑就已经更快的了,可相比于此刻的白乐,却就又要差的多了。

    不是白乐对于愚剑的理解与感悟,比萧行一深刻多少,而是因为白乐的实力更强。

    哪怕对方也同样是星宫境的长老,猝不及防之下,也根本没能反应过来,等到回过神的时候,髻已经被斩断,披头散,狼狈不堪。

    只凭这一剑,便顿时让众人为之动容。

    那种乱糟糟的嘲讽与谩骂似乎也都随之这一剑安静了不少。

    实力稍微强一些的,立刻《gogo》便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同,隐然似乎已经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之前,他们虽然也听过白乐的名字,可却终究没有真正见到过白乐出手,而此刻,仅仅一剑,便让他们清晰的意识到,白乐的实力,早已经足以轻易碾压寻常星宫初期的强者了。

    不是对方太弱,实在是白乐太强了。

    “啊啊啊!”

    当着这么多人面,丢了这么大的人,那凉山剑宗的长老顿时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疯了一般的直接祭出星宫,向着白乐杀了过来。

    “一起《yī qǐ》上吧……只凭他一个,怕是连让我出第二剑的资格都没有!”

    眼中透出一抹轻蔑之色,白乐冷冷开口道。

    “任师兄,你怎么看?”

    看着演武台上的情景,周围的东海仙岛弟子也忍不住转向任柏涛问道。

    原本都等着看白乐的笑话,可如今,内心深处却也都微微有些动摇了。

    “该不会,他真的能够一个人挑了凉山剑宗吧?哪怕其他弟子与长老不上台,这也是三位星宫境的高手《牛B人物》啊!”

    若是之前,任柏涛自然《zì rán》不以为然,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白乐最出色的战绩,也不过就是斩杀了一位星宫中期的白骨神教长老而已,而且《but》,据传胜《shèng》的也并不怎么轻松。

    这样的情况下,对上凉山剑宗宗主一人,或许都未必能够胜《shèng》,更不要什么一人挑一宗了。

    尽管此刻,一剑都斩断了一位长老的髻,可那也不过只是因为愚剑出手太快,打了对方一个出其不意而已,并不能明什么。

    一旦对方联起手来,情况自然《zì rán》就截然不同了。

    至少就算是任柏涛自己《his》,恐怕也不敢这么跟对方叫板,三位星宫境的强者,就已经足以让他铩羽而归了。

    更何况,白乐竟然还嫌不够,要让凉山剑宗的弟子与其他长老一起上。

    要知道,哪怕只是到这里的凉山剑宗弟子也有十几人,再加上另外两个长老,哪怕都不到星宫境,可其中却也不乏一些有着灵府巅峰修为的,一旦配合起来,威力同样不容觑。

    无论怎么看,似乎也找不到一点取胜的希望《xī wàng》。

    可偏偏,只要想到白乐,任柏涛就会有一种难以捉摸的感觉《gǎn jué》!

    之前,血海之中,面对星海境的强者,白乐竟然都敢把护身的宝物送给云梦真,被白骨夫人挟持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全身而退,这一切都显得的有些匪夷所思。

    更何况,白乐上台的时候,还带着七把剑!

    其他人或许未必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是《dàn shì》他却是隐然能够猜到的!要知道,当初,他第一次对白乐出手的时候,就是因此被逼退的。

    倘若白乐当真能够摆的出北斗剑阵……胜负可就真的有些难了。

    同样猜出白乐用意的,自然还有陈剑锋!

    北斗剑阵本身就是他传给白乐的,在面对白骨化身的时候,他也的的确确见到白乐将之施展而出,威力惊人。

    尽管,如今的白乐,掌握的恐怕也还依然很生疏,可只要能够摆的出来,便已经很恐怖了。

    虽然跟白乐见的次数并不多,但是陈剑锋却也感觉《gǎn jué》的到,白乐其实很少做那种没把握的事情《affair》,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若白乐没有几分把握,怕是他都无法《to be》相信《xiāng xìn》。

    只是……若是,白乐真的当着很多人的面,施展出北斗剑阵来,只怕北斗星宫还真的有些摘不清关系了。

    想到这,陈剑锋心中也不禁一阵苦笑。

    “有点意思了!”

    远远的看着白乐,月临仙眼中也不禁透出一丝讶然之色。

    白乐能够回来,他本身就有些意外,这种乎了他判断的事情《affair》,这些年来,可以,已经极少生了。

    月临仙注意《zhù yì》到,看到白乐归来,云梦真的神色也微微有些变化,显然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轻描淡写。

    只是,云梦真一直都没有表现《performance》出来而已。

    从白乐出手救下孔慈的时候,开始《appeared》,月临仙就一直在观察着白乐,以他的眼光看,白乐的实力固然不错,可若是能够从白骨夫人手中脱身,那也未免太勉强了。

    如今白乐与凉山剑宗起了冲突《chōng tū》,扬言要一人挑一宗,也同样合了他的心意。

    也只有亲眼看到白乐出手,他才能推测出白乐是怎么从白骨夫人手中逃脱的,或者,这其中是不是有一些猫腻。

    很多事情,单纯的问,是很难得出一个结果的!相反,注意《zhù yì》看对方的言行举止,反而《but contrary》可能《would》是最容易得出结论的方式。

    静静看着这一切,云梦真也依然丝毫不为所动,就仿佛这一切都跟她没什么关系一样。

    无论月临仙怎么试探,也别想从她身上察觉到任何线索。

    只是,心底里,云梦真却早就已经做好了打算,倘若白乐能赢也就罢了,若是不能……即便是可能《would》会让人怀疑她与白乐的关系,她也不会袖手旁观。

    灵犀剑宗固然跟她没什么关系,可白乐既然回来了《老弟》,自然也就都不一样了。

    而且《but》,心中云梦真隐隐也有些期待。

    血海的时候,白乐就已经给了她一次惊喜,那么,如今强势归来的白乐,是不是还能给她第二次惊喜呢?

    白乐始终都在努力追赶她的脚步,这一点,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也正因此才越感动。

    (本章完)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