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入境欧盟国家,护照至少要离到期日至少三个月以上,不遵守的旅客,在出发前、或是转机时就会被海关拒绝
原本分属两家各自知名作品《模拟山羊》(Goat Simulator)与《?I包哥》(I Am Bread)的玩家将可以〖can〗免费玩到《山羊?I包》在两款游戏中所推出的新内容
19世纪中叶的巴黎,年轻女性独自伫立在街道,穿戴华美衣裳与珠宝,或撩起裙?o露出脚踝,眼神抚媚而大胆,暗示她可能〖would〗是名妓女〖失足妇女〗
渡假专案,订房就送BOURJOIS法国彩妆组(左)专属汤屋为无色无味的深层碳酸氢钠泉,具有滋润美白肌肤的功能(右)(图/记者〖journalists〗林俞均摄)
好的橄榄油能降低胆固醇,防止心血管疾病〖jí bìng〗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甚至对于肥胖者来说,常吃橄榄油胜〖shèng〗于少吃动物性脂肪来得更容易控制体重;但不好的橄榄油,长期食用恐致癌
由台湾〖中国台湾省〗失智症协会与恩主公医院进行全国失智症调查,针对全台65岁以上老人随机抽样完成共10,432份调查,结果发现丧偶者、有午睡习惯者罹患失智症风险提高
推出刚果蓝天平日住宿券每张NT$8,888,享2人平日入住刚果蓝天客房还可参加勇闯猛兽岛-笼车体验(未满10岁则改动物双体验)
小说 > 无限科幻 > 穿梭时空的侠客 > 第58章游太湖

第58章游太湖


    第二天还未天亮,林震南就率领众镖师离开〖lí kāi〗了,至始至终都没和陈浩所一句话。

    林震南觉得〖felt〗陈浩是一个骗子,用一头野猪坑了儿子二十两银子。

    天可怜见这头野猪最多值五两,那少年非说十两,最后更是利用儿子的同情心坑了二十两。

    可是出门在外不宜生事,林震南又是老江湖了,不想以区区十几辆银子的事与别人争辩。

    只是想着明日出了破庙,在教训儿子一顿,让他明白江湖险恶。

    林震南不跟陈浩说话,众镖师自也不敢搭理他,唯有林平之在走之前和陈浩偷偷打了一声招呼,还被他爹给狠狠瞪了一眼。

    陈浩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但也没放在心上,抱着一副无所谓的态度〖attitudes〗。

    林震南一伙人离开〖lí kāi〗破庙后,陈浩又生火烤了些肉,吃过饭后他一路向北,准备〖zhǔn bèi〗从湖州去太湖游玩一下,正好也顺着去河南〖Henan〗少林寺的路。

    太湖何茫茫,一望渺无极。

    但见青莲花,峨嵯水中立。

    仙人双髻丫,弄影镜光碧。

    皎皎山月高,船头几声笛。

    “真是一副美景啊!”下午时分,陈浩来到了湖州渡口,看着太湖的景色,吟出了诗人马愈的太湖,不禁感〖sense〗叹太湖之美比诗里写的更胜〖shèng〗一筹。

    “这位公子,你坐船吗?”这时一位穿粗布衣服的老叟朝向陈浩问道,他见陈浩一身精美白衣,手中持剑,一看就是江湖少侠的标配,因此〖 yīn cǐ〗不敢怠慢,言语间对陈浩很客气。

    那老头山上散发着一种鱼〖yú〗腥味,陈浩不用问也知道〖zhī dao〗这是一位在太湖讨生活的渔民。

    “老丈的船去哪啊?”陈浩问道。

    “公子我们的船去往无锡。”那老叟很客气的回答,然后他指着不远处的一艘中型帆船说道:“公子,看那就是我们的船。”说着脸上还流露着一股子得意。

    “嗯,这船是不小!”放眼处是一艘中型帆船,当然这是在陈浩眼里,在其他〖other〗人看来能容纳六七十人的船已经〖have been〗很大了。

    那老叟听陈浩夸奖他的船大,一正满是皱纹的脸上更得意了,他给陈浩伸出五根手指比划道:“老汉姓贾,家住湖州府城,这船是老汉和几个子侄一起〖with〗买下的,足足花了五千两白银啊!”

    每个人都有装逼的心思,年龄〖age〗大的老人也不例外,五千两在这个年代也的确是一笔大数目!

    陈浩只是笑笑,他可是做过二十来年江山的人,别说五千两,五亿两他也支配过。

    见陈浩并无惊讶之色,贾老叟知道〖zhī dao〗他这次装逼失败了,也不在意〖mind〗,只是让陈浩跟他上船。

    其实这也不是贾老叟故意装逼,而是展示自己〖his〗的财力和家庭〖family〗情况罢了!

    笑傲江湖世界〖world〗是武人的时代,官府的势力较弱,门派的威势明显在朝廷之上。

    从两点就可以〖can〗开出来,第一点是福威镖局灭门前,原著中说‘就是总督巡抚的公子,也不敢当街杀人。’,可是余沧海就光天化日的灭了福威镖局的总局和十多个分局,杀了几十个镖头镖师,屁事都没有一点。

    而且〖but〗灭南昌分局的时候〖shí hou〗青城派直接一把火将其给烧了,还连累了几十间邻居的房子,事后青城派的弟子只是说‘放火这种事对于青城派的侠义道德的名头不大好听’,而不是怕官府追究!

    再说刘正风被皇帝封为参将,那可是正三品的武官,江湖中人却认为那是芝麻绿豆般的小官。

    而且〖but〗嵩山派敢在刘正风被封为参将之后灭其满门,事后不见朝廷有半点反应。

    从这两点来看,不说武林压倒了朝廷,也能说是两者地位〖Brydon〗几乎〖much〗对等,武林中人不怕朝廷,朝廷却不敢惹武林中人。

    朝廷势弱自然〖zì rán〗有很不好的一面,导致了一些人不畏惧朝廷,法制也形同虚设。

    一些练过功夫的三脚猫武者就敢占山为王、占湖称尊。

    太湖号称“三万六千顷,周围八百里”,自然〖zì rán〗也少不了一些水匪,而且很多!

    贾老叟跟陈浩说这些也只是想让陈浩心安,一般人听到船主的家庭〖family〗信息后也会更放心乘坐。

    “公子,请上船!”

    二人走了五六分钟,便走到了贾老叟停放帆船的地方。

    “从湖州到无锡那边需要多少银两,需要的时间又是多久?”陈浩问道。

    贾老叟笑道:“三天左右就可以到,只需二百文铜钱,便宜得很!”

    陈浩点了点头,他只是随便问问。

    “虎子,有客上船。”临近登船时贾老叟在船下高喊了一声,随后对陈浩说道:“公子你先上船,船上自有人接待,老汉还要去招呼其他〖other〗客人。”

    嗯!陈浩冲贾老叟点了下头,就径直上船去了。

    而贾老叟歉意的对陈浩薄紅icket〗Я讼氯蛴滞亓顺潞品讲糯牡胤剑急浮紌hǔn bèi〗继续招揽客人。

    “公子,里面请。”

    陈浩刚走上船,一个中年汉子便迎了上来,想来是贾老叟口中的虎子,中年汉子没说其它〖other〗废话,直接引领着陈浩向船舱走去。

    陈浩紧跟在他身后,同时也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走了有十几米,二人便进了船舱,船舱面积很大足有七八十个平方大小,里面摆了十几排木凳,上面已经〖have been〗坐了很多人。

    “公子,你可以随意找个地方坐下!”进了船舱后中年汉子对陈浩说道。

    陈浩道:“你先去忙吧,不必管我!”

    那汉子也忙,听陈浩一说,便躬身一礼走了出去。

    还怪有礼貌的!陈浩暗赞道,不过只有硬座,没有卧铺吗!

    “林大哥,这边,来这边坐。”

    得!还真是巧!陈浩正要随便找个位置,突听身后有人叫他,陈浩都不用转身,都知道是谁了!

    “平之,你怎么也在船上?”

    叫他的人正是林平之,昨晚二人已经互相告知了名姓。

    “我和父亲去无锡,没想到还能遇到林大哥真是有缘啊!”林平之从一个靠窗的凳子上站起,傻笑着冲陈浩摆手。

    林震南则坐在儿子旁边,脸色有些不善,尼玛,又遇到这骗子了!

    陈浩察言观色的功夫已经很深厚了,自然看到了林震南的脸色,他可不会热脸贴冷屁股。

    “你那里人多太挤了,空位有很多,我随便坐就好。”

    陈浩跟林平之说了一声,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只留下林平之一脸的失望!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