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看似赔本的交易对 MSE 来说却是在新开发{kāi fā}的宝库,这新生的机构组织起自己{his}的网络,Ethan 精算着每一个环节和交集:
按和留言就有机会{offer}耶!而且{but}女神饼乾亲和力十足,直接大方说出网友说什么姿势就拍什么(这种配合度{attitudes}高的女孩{girl}真的好NICE)
将影片存到行动装置当中传送给更多人,散播欢乐散播爱{love}喔!小编也有收到{shōu dào}小编朋友录?u的影片呢~不过,因为太惊悚了,不确定适不适合放上来,挣扎了大概三秒左右,小编决定还是分享给大家笑一笑好了
新机构将生根于陌异的国度{attitudes},这丝毫不减损 Ethan 的热情,不过艰辛的路上他不能踽踽独行,他需要伙伴
过往玩家需要付费购买的宠物技能,从即日起通通免费放送,未来购买宠物即可享有全数宠物技能,让玩家与宠物们更容易一同展开冒险
资格赛的结果出乎人预料,Machi 与 EBD LEGENDS 于小组赛失利,共计三支业余队伍加入第一届 LMS 联赛,这结果对 MSE 极度有力,却不必然表示 他们能构筑目标
剪下喜欢{enjoy}的图案,或是?时负锰?纸把它们贴上去,再喷上透明漆就大功告成?
就我的角度看来,唯有当教练相信{xiāng xìn}他的选手,他才会设法突破难关,我要 MSE 以这样{then}的模式运作
小说 > 恐怖悬疑 > 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 作品相关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两条死路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两条死路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两条死路

    痛苦,挣扎,这两种感{sense}觉只要是凡人便无法{to be}避免,此时此刻的我正挣扎于痛苦之中,是与非善与恶,在我这本就不太灵光的脑子里不断的交替着,袁枚的眼神愈发奇怪,而我这心中也越发的难受,一幕幕我不想回忆起来的画面就跟录像回放似的出现{There}。

    “我们这儿就这价位,如果不想买的话就请去对面吧。”

    “没有错吖,老板永远是对的,我当然会捡啊,老板对我最好了。”

    “你看那小子,穷嗖嗖的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对象,真是没天理。”

    “以你的条件,到我们公司只能算是实习,补报工作{gōng zuò}餐,月补贴一百五,就这样{then}。”

    我的头快炸了,只能弯下腰抓着头发大口的喘着粗气,而身旁的老易似乎就不像我这样,他只是呆呆的站着,似乎在想什么事情{shì qing}似的。

    袁枚有说话了,他那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听在我的耳朵里如同鬼魅一般,他开口对我说道:“天地不仁,这也是白派没落的原因所在,我们现在跟本不可能{would}再想古时的阴阳先生们那般的无私去帮助别人了,明白么?即使你帮了他们他们也不会领情的,反而{fǎn ér}还会笑你傻,卖力不讨好的事情{shì qing}你真的想去做么?”

    他的这几句话句好像钉子一般的钉在我的心里,使我平日里压抑于心底的那份疑虑和不满空前的膨胀,眼见着这样下去的话我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的,这样可不行,于是我拼命的集中精神对这袁枚说道:“别说了,别说了!我相信{xiāng xìn}这个世界{shì jiè}上还是有公理的,不要{压嘛碟}再说了!”

    袁枚见我说出这话,便轻蔑的笑了,他继续张嘴一字一句的对我说道:“公理?在哪儿啊?当年我父母{Parental}是公认的好人,他们也相信这个世界{shì jiè}上有公理,可是,他们死的时候{shí hou}公理在哪儿啊?这个世界上有公理?别开玩笑{joking}了,就拿你来说吧,你见到公理了么?当你拼死拼活的去保护别人的时候{shí hou},为什么还要忍受别人的误解呢?这就是公理?”

    我没话了,彻底的没话了,我真的是太小看这袁枚了,想不到他除了实力超强以外还这么能侃,我所有{suǒ yǒu}的事情仿佛都瞒不过他一般,句句话直接敲进我的心里让我无法{to be}反驳,袁枚见到我露出了一副快认命的表情,便又冷笑了,他继续说道:“哼,现在你们知道{zhī dao}这个世界上所说的什么公理都是骗人的了吧,来吧,加入我,先破除五弊三缺,然后再和我一起{with},让这个社会上那些无知的人们一起{with}感{sense}受我们所受的伤痛吧!”

    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我的脑子里满是这三个字,但是{But}我最后的理智让我紧紧的咬起牙关不让这三个字跑出来,正当我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旁边的老易忽然开口了,他的声音略显木讷,虽然话语很轻但是{But}却有十分坚定的说道:“我无法答应你。”

    老易这一句话忽然说出口{export},袁枚一下就楞了,他有些惊讶的望着老易,似乎不相信这个自己{his}最不放在眼里的傻小子竟然有如此的定力,就在他一愣神儿的功夫,我脑子里的那些杂七杂八的声音便消失了,我冷不防的打了个冷颤,回过神的时候发现我衣服后背已经{yǐ jing}如同刚泡过水一般的湿透了。

    我望着袁枚,这个老怪物,身为人的他应该{yīng gāi}不能精通那妖邪之类的蛊惑之术,刚才他一定是利用我内心出现{There}破绽之时讲气运用于语气之上,才让我产生了如此强烈的冲动,想到了这里我不禁又感觉{gǎn jué}到头疼,他说的是对的,我们之间的距离还是太大了,这根本就是无法更改的。

    袁枚见老易竟然不肯就范,却也没有恼怒,反而{fǎn ér}又说道:“为什么,难道你们还没有看清楚这个社会么?难道你们的心中真的一丁点儿的怨恨都没有么?”

    听袁枚这么一说,我叹了口气,我现在虽然已经{yǐ jing}缓过神来了{老弟},但是他说的话确实是正确的,这个社会,我们确实都怨恨过,他说的没错,他做的事情也情有可原,但是究竟是谁错了呢,谁能知道{zhī dao}呢?

    袁枚的问题{wèn tí}我无法回答,尽管我确实是一个可以{can}随口编瞎话的人,但是此时这个瞎话却连我自己都骗不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我身旁的老易则又摇了摇头,他轻描淡写的说道:“我没有,我没有恨过这个社会。”

    什么?这时候不光是袁枚惊讶了,就连我也感到了惊讶,我转头望着老易,他还是那副死德性,只不过此时他的脸上很平静,就像是即使面对澎湃的海浪依旧能够做到波澜不惊一般,我有些不敢相信,真想上去摸摸他的额头,他是不是呆病又犯了?

    很显然,这是不可能{would}的,因为我们都太小看易欣星这个人了,他虽然有时候呆呆的,脑筋转不过弯儿,但是一到关键时刻却总是能给我们带来惊喜,就像是这次,袁枚虽然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我们的底细,但是他毕竟对我俩了解不深,应该{yīng gāi}只知道我俩的性格一个纠结猥琐,一个天然呆,典型儿的挣扎在社会底层的小青年,可是今天老易的表现{performance}实在是让他大跌眼镜。

    他跟本无法想象,这个所有{suǒ yǒu}人都无法回答的问题{wèn tí},老易竟然如此淡定坚定以及肯定的回答出来,于是他便有些不相信的问老易:“怎么可能,你难道不恨么?据我所知,你的父母{Parental}应该也是很早就死了吧,虽然我不知道死因,但是你身为一名杀人犯的儿子,应该从小就受尽欺辱,难道你就不恨那些欺负你的人么?”

    老易望了望我又望了望袁枚,十分平静的说道:“我不恨,别人欺我,我也不恼,我父亲曾经跟我说过,一切的怨恨都是滋生罪恶的源泉,如果就这样恨下去的话,没有尽头的,虽然我也知道,这个社会上的风气已经相当的不好,但是我终究还是相信那句话,为善最乐,不要{压嘛碟}怨恨。”

    这一席话说完,我的脑子中豁然开朗,是啊,老易曾经跟我说过他的家事,他比我要惨的许多{xǔ duō},而且{but}和袁枚的身世也很像,但是他却不像我一般的曾经想过去怨恨他人,依旧按照着自己的想法去生活。

    袁枚顿时有些语塞,他可能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怎么还能有心地如此单纯之人吧,一时之间即使看见世间冷暖强如怪物一般的他也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有些佩服的望着老易,好样的,也许{Perhaps}袁枚刚才问的那个问题真的没有答案,或者有,也只有心地真正单纯的人才{rén cái}能回答的如此洒脱吧,很显然,我的好兄弟{就像安全套}就是这种人,想到了此处,我的心结也顿时解开了,是啊,我还去纠结个屁啊,就连老易都不去怨恨我还怨恨个锤子?

    想想还是我岁数太小心性不坚定所导致的吧,现在心结以解,我也就松了口气不用担心{ dān xīn}再中袁枚那老家伙的圈套了,只见袁枚沉思了一会儿后,对老易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能够如此轻易的说出这话,可能是你还无法真正的去理解人心险恶的关系吧,但是这都已经不要紧了,我跟你俩说,现在我的手里已经有了三件七宝,抛去百人怨不说,就连黄巢剑我也是志在必得,所以如果你俩还想破除五弊三缺的话,就必须要答应我,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听他这么说,这老家伙大概是有点儿恼羞成怒了,这也难怪,谁让他碰到了老易这样一个另类的活宝呢?虽然他现在已经不再给我俩的心里上施加压力,但是他说的事情也确实是足够困扰我俩的了,现在大家手中都有七宝,而且我俩还打不过他,这可怎么办呢?

    一想起刘雨迪那期望的眼神,我心中就是一阵酸楚,她在等我,一直在等我,其实我早就该想到了,我从小一起长大,尽管她一直不肯告诉我,但是我能猜到,她已经等了我很多年,这么多年的等待,实在是我无法想象的,我真的不忍心就这样让她一直等下去,我曾经答应过她要给她平静的生活,尽管我知道,这个过程可能会很难,但是我却依然低估了到底有多难,要说人的一声,其实就是在不停{bù tíng}的做着选择题,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交出七宝和三清书加入袁枚,一是反抗到底。

    如果我们反抗的话,估计真的就像是袁枚所说的那样,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甚至连活过今晚都是个问题,可是如果我们同意了呢,那我们之前一直坚持的事情又算什么呢?那时候我们岂不是也和袁枚一样,成了一个丧心病狂的人么?我们能像他一样的害人么?能么?能么?

    这确实是我所做过的最难的选择题,因为这本身就是两条死路,不管选哪个都不会有好结果,但是我又必须去做这个选择,这可能就是宿命吧,我苦笑了。

    老易说完了刚才的话后就一直在看着我,他虽然比我大几岁,但是我俩如果遇到了什么问题似乎都是我在做主选择,这已然已经成为{chéng wéi}了习惯,当然了,这次也不例外。

    夜晚安静极了,我此刻已经听不到海浪的声音,袁枚在等待着我的答案,他身后的十鬼依旧耷拉着脑袋如同木偶傀儡一般等待着主人的指使,我闭上了眼睛,脑袋里此刻所想的事情也渐渐清晰起来,但是我想的却不是别的事情,我的脑子里只有刘雨迪,如果我不同意袁枚的要求的话,我今晚会死么?如果我今晚死掉了的话,刘雨迪还会一直等我么?我的脑子里忽然变的很安静,只是静静的想着一些从以前就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很早就有答案了,只不过是我无法想通而已,但是这些日子,再知道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我想应该是机会{offer}把他想通了吧。

    袁枚见我这副模样,俨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似乎已经知道了我要答应他的结果,于是也不再说话,给我一个安静思考的时间。

    过了一会儿,我睁开了眼睛,我想通了,也许{Perhaps}这便是命运吧,于是我转头对老易说:“老易,咱俩相处这么长时间了,遇到什么事都是我做选择,这次,你也可以{can}让我选么?”

    老易望着我,耸了耸肩,然后表情坚定的对我说:“老崔,你放心吧,我相信你,我知道你的选择。”

    我和老易的眼神相交,这恐怕就是一种默契吧,一切尽在不言中,袁枚见我俩好像是商量好了,便露出了一副好像是胜{shèng}利{victory}者应该有的笑容,等待着我那他早就知道的答案,我望着他,此刻心中不知为何,却无比的平静,恐惧不在,愤怒不在,怨恨不在。

    因为我知道了,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单纯的反派一说,其实每个人都在坚持着自己的正义,可能真的是成王败寇,所谓的正义根本就是一种说辞,是胜{shèng}利{victory}者的奖品吧。

    袁枚打赢了我们,那现在是不是就应该给他颁奖了呢?我苦笑了一下,然后便张嘴,一字一句的对他说道:“我俩想好了,你说的这个建议,我俩不能同意!”

    “什么?”

    显然我说的话让袁枚再次的感到吃惊了,他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人,自己练命都要搭上了,却依旧没有低头。

    这也不怪他,就连我此刻都无法理解,我说出这句话后为什么心中还能够如此的平静,于是我便再次的张口对他说道:“我说我俩,是不会和你同流合污去害人的。”

    袁枚见我这么说,终于有些生气了,只见他冷笑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我真是搞不明白你们心中到底是在坚持些什么,你们为什么要去平白无故的帮那些人?难道你们真的就这么傻?难道.....”

    “你错了!!!”

    我忽然大喝一声打断了他,此刻的我心中已经没有了恐惧,此时袁枚在我的心中也不过是一个误入歧途的可悲之人罢了,袁枚见我打断他,又是一愣,他不知道这个从刚才开始{appeared}就一直处于下风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东西给了他勇气。

    我没有理会他的惊讶,而是鼓足了勇气朗声的对他说出了一直藏于我心底而不曾说出的话,我对他说道:“你错了!你一直是活在无尽的仇恨之中,所以你所见到的事物只有仇恨,而我们却不同,我们经过了这么多事情,我们只会相信自己的内心,也许你说的没错,我们这纯属是自作多情,这个社会也确实如同你说的那样充满了各种不公平,世人都被浮华遮住了双眼,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我俩这种行为无疑就是傻子{shǎ zi}的行为,但是!!”

    随着{suí zhe}这句但是说出口{export}时,我举起了右手指向了袁枚,对他大声的说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种行为又能去怪谁呢?难道我们就不是么?难道我们就是圣人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先检讨自身,却要去职责别人呢?我们为什么不能改变自己却要求别人改变呢?”

    老易听我说出这样一番话,顿时有些激动,虽然他的表达能力不是很好,但是依旧无法压抑他心中的激动,可能是我的话触动了他吧,只见他也说道:“没有错!你老是说自己有多么的委屈有多少的仇恨,但是你的仇也应该已经报了吧!你为什么还要去杀害别人?难道他们就没有亲人么?难道只有你是人么?说白了你就是一自私的人,非得地球都围着你转,你他大爷的以外自己是太阳啊?”

    我俩接二连三的话,让袁枚有些无从回答,我心中反正已经坚定了信念,索性就把想说的都说出来说个痛快,于是我便又张口对他大声的说道:“你也是白派中人,应该也知道冤仇滋生妖邪的道理,我们是傻,可是我们却有这个社会所缺少的东西!!尽管他们的心态不对,尽管他们的思想也不对,但是,这个社会上又怎么会有完美无缺的人呢?你是么?你不是,我们都不是,所以你杀他们又有什么用呢?只是为了你那可笑的复仇么?为了一己私欲而去杀人,那你又和那些红卫兵们有什么区别?那你又和那些妖怪们有什么区别??你告诉我!!??”

    一口气把我心中所想的事情全部{all}说了出来,顿时感觉{gǎn jué}轻松了不少,而袁枚听完我俩的话后,也好像有些迷茫了,他望着我俩,似乎在思考些什么,眉宇之间好像闪过了一丝的忧伤,但是那神情转瞬即逝,他马上就又恢复了之前那副高高在上冷笑的表情。

    他冷哼了一声后,对我说道:“少跟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废话!!我还是那句话,你们根本无法了解我的痛苦!!你说你俩身上有这个社会所缺少的东西?是什么?还有,据我所知,你应该也有自己喜欢{enjoy}的人吧,难道你就不为她想想?你真的就甘心一辈子都背着这条孤命,最后孤独{gū dú}的死去么?”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