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所谓的金衣就是螃蟹的壳,搭配蟹黄下去熬煮而成,所以一次吃得到螃蟹的蟹肉与蟹黄两种美味唷!
台湾【中国台湾省】泰迪熊协会表示,其实在泰迪熊的手心与脚掌均有爱心,但过去2年均以站姿现身,无法【to be】展现给民众,因此【therefore】今年改以坐姿,在设计上也能有更大发挥空间
或许是个性,或许是曾玩过摇滚乐团,或是接受【jiē shòu】的是美式教育【education】,杨震宇在料理上不想遵循原有的规则【guī zé】,他想打破大家对台湾【中国台湾省】料理的既定印象,并且重新诠释它
凤爪吃起来微微?y甜,几乎【jī hū】是入口即化,可以【 kě yǐ】吃到满满的胶质口感【gǎn】,一入口骨肉就可以【 kě yǐ】轻分离,颇为美味好吃!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78章 趴趴,宝贝要粗肉!

第178章 趴趴,宝贝要粗肉!


    “茉茉,早上好【zǎo shàng hǎo】。”唐茉茉和凌曜早上起来,刚走进凌家的饭厅,就看见桌子的主位上坐着凌老爷子,凌老爷子左手边则坐着一对年轻夫妻。

    男人身材高大,样貌英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天生就带着一股狂帅酷霸拽的王者气度【attitudes】,女人长相甜美,大眼睛乌黑透亮很有灵气,眉眼间都带着浓浓的幸福感【gǎn】,男人虽然冷着脸,但手中却一刻不停【back again】的帮着女人盛饭、布菜,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些全都是女人最爱吃的。

    女人的怀中抱着个穿着熊猫装的胖娃娃,小家伙扭动着胖胖的身子多次试图从女人怀里逃出来,但都未果,于是立刻【gogo】紧闭嘴巴,用绝食表示抗议。

    “大哥,嫂子,哇,还有小熊猫!你们怎么来了【老弟】?”

    桌边坐着的这对年轻夫妻正是唐茉茉的大哥唐启轩和凌曜的姐姐凌雪。

    至于闹别扭不肯吃饭的自然【natural】是小熊猫唐凌小朋友。

    “茉茉,还不都是因为凌曜这个臭小子。”凌雪放下筷子,瞪了凌曜一眼。

    但如果仔细看,却会发现她的眼眶微微有些发红。

    “要不是昨晚爷爷在电话里说漏了嘴,我还不知道【knew】原来这几天你吃了这么多苦呢。”

    听了凌雪的话,唐茉茉立刻【gogo】就明白了。

    凌雪怕是已经【have been】从凌老爷子口中得知了凌曜失手被北辰家擒住,并且遭到虐打的事情【affair】了。

    “姐,我没事。”凌曜不以为意的说道。

    “臭小子,你以为我是担心【worry about】你有事吗?你这么冲动,这么大了还不知道【knew】收敛一点心性,总是任性胡为,我担心【worry about】的是你要是出了什么事,爷爷该有多难过呀!”凌雪瞪着凌曜说道。

    “姐,我知道错了。”凌曜向来对凌雪没辙,只好服软道。

    “趴趴!”这时,一团软软的东西像颗小炮弹似的冲到了凌曜脚边,抱着他的大腿就想往上爬。

    “小熊猫!”凌曜惊喜极了,一弯腰,长臂一伸,将小家伙抱进了自己【zì jǐ】怀里。

    “哇,这小家伙长沉了不少,而且【but】居然会说话了。”凌曜亲昵地捏了捏小熊猫的小鼻子。

    毕竟是自己【zì jǐ】亲手带过的孩子,凌曜对小熊猫的感情比一般舅甥关系还要亲昵许多【xǔ duō】。

    “粗肉!”小熊猫利索的说道。

    “好好好,给你吃肉。”凌曜一颗心都快被这小家伙萌化了。

    “不行,不能给他吃肉,他还小,不好消化。”凌雪赶紧制止了凌曜。

    “趴趴……”一听老妈说不给自己吃肉,小熊猫立刻皱起小脸,将脸埋在凌曜脖劲处,撅着个屁股装可怜。

    “臭小子,叫爹也没用,更何况这是你舅舅,不是你爸爸。”凌雪早就看出了这小子的本质,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自然【natural】也包括【bāo kuò】卖萌讨大人欢心。

    凌雪从凌曜怀中强行把小熊猫挖出来,扔给坐在桌边面无表情,浑身上下都释放着冷气的男人。

    “老公,看好他,不可以纵容他,上次就是因为爸爸太纵容他了,放任他胡吃海喝,结果拉了半个月肚子,来之前才好不容易有所好转。

    “嗯。”唐启轩点点头,接过小熊猫。

    小熊猫在家里最怕的就是这个冷冰冰,个子像山一样高大的老爸了。

    在他小小的眼里,老爸是个比怪兽还强大的存在,不仅【not only】能把他举过头顶,还能轻易把妈咪抱起来,然后关进房子里,接着就会发出各种奇怪的叫声。

    可见,在唐家,比起总是爱教训他的老妈,老爸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所以一被唐启轩抱进怀里,小熊猫就蔫了。

    小熊猫虽然还不满两岁,但唐启轩加凌雪两个高智商夫妻生出来的儿子自然也聪明到妖孽的地步了。

    如果非要形容那就是腹黑两个字了,真不愧是商界帝王唐启轩的儿子。

    “趴趴,宝贝要粗肉!”小熊猫不死心的说道,那小表情,那小眼神,真是我见犹怜。

    “好,吃吧。”唐启轩端起面前的粥碗,舀了一勺子粥凑到小熊猫嘴边。

    “趴趴!宝贝要粗肉!”小熊猫转过脸不肯吃。

    “这就是肉。”唐启轩面不改色的说道。

    你骗人!小熊猫用眼神控诉,虽然他是个还不满两岁的小孩纸,但是【dàn shì】他还是能分得清什么是肉什么是白粥好么!

    “你们说,这是什么?”唐启轩依旧面不改色地的朝凌曜和唐茉茉看过去。漆黑的眸子里一片平静,好像骗小熊猫的根本不是他一样。

    “呃……这是……肉。”唐茉茉从小到大最不想招惹的就是自家老妈,最怕的则是大哥唐启轩。这货从来就是个非人类,冷面冷心冷血,对待自己跟对待敌人一个样,够冷酷够无情,唯独对凌雪掏心掏肺,放在心尖上宠着。

    唐茉茉内牛满面,骗一个那么小的小孩纸真的好吗?

    “这是肉。”唐启轩低头,继续肯定的对自家儿子说道。

    “趴趴骗人!”小熊猫怒了。

    大人都是坏银,大人都喜欢【xǐ huan】骗小孩纸!

    “不信你问他,你刚才不是叫他趴趴么,那你问问他呀?”唐启轩还在嫉恨刚才小熊猫居然敢管别的男人叫爸爸,虽然对方是他的亲舅舅,但他才不会承认【admitted】他吃醋了呢!

    “趴趴……”小熊猫扭动着小身子,委屈的说道。

    “阿曜……”凌雪同样眼巴巴地望着凌曜,大眼睛里噙满了水雾,那眼神跟小熊猫一模一样,真不愧是母子。

    “这是……肉……”凌曜最终为了小熊猫好,只好跟着大家一起【with】颠倒黑白欺骗小朋友。

    “好了,你可以吃‘肉’了。”唐启轩将手中的勺子塞进一脸震惊的小熊猫小朋友的嘴里。

    被迫再自家老爸唐启轩怀里吃了一碗一点味道都没有的白粥,小熊猫撅着小嘴,终于在自家老爸的默许下,悄悄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一溜烟跑出了饭厅。

    “小熊猫真是越来越可爱了。”唐茉茉捂着胸口说道。

    “嘿嘿,以后你和阿曜的孩子会更可爱的。”凌雪微笑起来,脸上一副为人母的幸福表情。

    再说另一边。

    小熊猫小朋友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出了餐厅,殊不知,他的一举一动早都被在场所有【all】人看在眼里了。

    大家好笑地看着他鬼鬼祟祟的模样,但有都不约而同的忍着笑,没有发出声来。

    终于溜出了餐厅,小熊猫同学吃饱喝足,一溜烟跑得飞快。

    这座大宅子可比他家的别墅大多了,里面一定又很多新奇的万一等着他发觉。

    小熊猫迈着小短腿在宅子里闲逛。

    突然,他听见一阵“嗷呜嗷呜”的急促叫声,接着,就看到一团圆滚滚的白色身影朝着他扑了过来。

    小短腿躲闪不及,冷不丁被这突然冒出来的毛团扑了个正着,一个屁蹲儿跌坐在地上。

    白色的毛团也被绊倒了,直直压在他身上。

    “呜……”脸蛋被一条软软的满是水渍的东西舔了一下,微微有点疼,又有点痒痒的。

    小熊猫定睛一看,立刻脱口而出。

    “抖!好大一条抖!”

    “嗷呜!”似乎听到有人说它是条狗,小雪狼立刻嗷呜叫着反驳起来。

    小熊猫对“狗”这种生物充满了好奇,平时他只在电视里和外出时候【shí hou】看到过,还从来没有摸过呢。

    顿时,小雪狼在小熊猫心中和玩具画上了等号。

    “抖抖胖胖哒!”小熊猫也不急着从地上爬起来了【老弟】,他一把薅住小雪狼蓬松的皮毛,一边学着电视里主人抚摸小动物的样子,拽着小雪狼的毛死命揉搓起来。

    “嗷!”这下小雪狼挣扎地更厉害【Fierce】了,它觉得【jué de】自己背上的毛都快被这个混世小魔王薅光了。

    “抖抖乖,以后我就是趴趴,你就是宝宝!”小熊猫开心地抱着小雪狼,别看他人小,力气到不小,不知轻重地搂着小雪狼,都快把小雪狼捂死了。

    “哎呀!是小小少爷!”这时,负责【fù zé】饲养小雪狼的佣取綼ttitudes】耍叫⊙├堑暮艟壬奔泵γΩ系剑纯吹阶约依弦那字厮铮屏栊∩僖ё判⊙├瞧疵睹

    小狼的惨叫声真是听着就让人觉得【jué de】瘆的慌。

    “小少爷,您不能这样【then】抱着它,它会难受的,而且【but】地上太凉了,您快点起来吧。”佣人一边劝说,一边想要把小雪狼从小熊猫怀中救出来。

    一个是还在尿床的小屁孩儿,一个是胖成球形的小雪狼,两个小家伙凑在一起【stay】【with】,怎么看怎么萌。不过小雪狼毕竟是野兽,难保不会狂性大发伤害小熊猫,佣人是不敢再让两个小家伙凑在一起【stay】胡闹了。

    “不要【bù yào】不要【bù yào】,抖抖,我的抖抖,陪宝贝玩。”小熊猫一见佣人想“抢”小雪狼,立刻死命抱着小雪狼不撒手,大眼睛里也蓄满了泪水,一副你敢把它抱走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

    佣人没辙。

    正巧这时凌雪也来找小熊猫了。

    她远远的就看到小熊猫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个白色的毛团,只是她还没来得及看清自家儿子怀中抱着的毛团是什么。

    “麻麻,抖抖,抖抖是宝贝的!”见自家老妈凌雪来了,小熊猫顿时有了底气。

    麻麻来了,他就不怕这个坏蜀黍抢走他的抖抖了。

    “什么抖抖?”凌雪一愣,仔细研究了一下,才发现小熊猫抱在怀里的胖成球状的毛团竟然是一直雪白雪白的“狗”,从外观上看,雪白蓬松的皮毛,直立的耳朵,长长的嘴,有点像萨摩耶。

    “这是谁养的萨摩耶呀?”凌雪问道。

    “小姐,这可不是什么萨摩耶。”佣人露出一抹苦笑,“这是一匹货真价实的雪狼。”

    本書源自看書罔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