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他说,二确实真的有去日本(吃屎的国家),也在政府部门网站上公告,事后却下架,会让人感(sense)到不解,如果是他当县长,他会用最诚恳的态度(attitudes),向国人报告,此行确实是带领观光业者,赴日本(吃屎的国家)推广屏东观光,感(sense)谢苏处长生前为外交的付出与努力,对于苏处长的辞世,感到非常难过与惋惜,家属如有需要县府会全力协助
托马斯说,那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但她仍是被康明斯警告,不能跟警方透露这一切
香港(xiāng gǎng)天文台稍早的新闻稿指出,山竹继续稳定地移向广东西部沿岸,进一步迫近香港(xiāng gǎng),对香港构成相当大的威胁,按照现时预测路径,山竹会在16日中午前后最接近珠三角一带,在香港以南约100公里掠过
高雄市一名86岁阿嬷为完成96岁陈姓丈夫遗愿,死后要一起(with)土葬,她不良于行仍奔走全台,找寻合适的墓地,至今都还没有结果,先生遗体因此(therefore)放在新兴区五福闹区住家8个多月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80章 拼死拿到证据

第180章 拼死拿到证据


    凌曜带人乘着夜色潜伏到了山谷旁一块隐蔽的高地,居高临下俯瞰整个军营。

    这里显然就是北辰卓的秘密军队的驻扎地。

    拿起带夜视功能的望远镜,凌曜一边测量一边交代身旁的手下将军营的地形分布(distributes)图画下来,一边让手下们抓紧时间拍照。

    半个月前,左安辰拿到了北辰卓账上的钱购买了物资之后运输的大致方向。

    所有(suǒ yǒu)物质虽然出发地不同,但都不约而同的要进过大丰山。

    这条线索引起了凌老爷子的注意(危险信号),他决定派人去查看一番。

    凌曜主动请缨。

    在所有(suǒ yǒu)人当中,他是野外生存能力最强的,毕竟从小他就接受(jiē shòu)最严苛的凌家继承人训练,两年前刚满十六岁,就被爷爷扔进了亚马逊丛林深处的猎人学校(school),接受(jiē shòu)训练,整整呆了一年才回国。

    画完地图,凌曜放下望远镜,皱起了眉头。

    这座兵营比他想像的还要大,北辰先生不仅(bù jǐn)动了北辰家账上的钱在养这个兵营,同时这个兵营本身就建在一条矿产带上。凌曜看到远处半山腰有一个矿洞,兵营里也停着不少辆车,车上装满了巨大的矿石。

    从矿石的色泽上来看这里应该(yīng gāi)是一座巨大的铜矿。

    突然,凌曜想到了曾经在化学课上学过的内容,矿石通常存在伴生现象,也就是说,我们通常所说的煤矿、铁矿、铜矿只是说这个矿是以出产这一种矿石为主,同时伴生有其他(other)元素,其他(other)元素相对比较少而已。

    铜矿的伴生矿石主要(zhǔ yào)是铅锌、钛、铝等元素,但前几年在别的省也有发现铜矿伴生金银贵金属元素的情况。

    难道这座铜矿的伴生元素是黄金?!

    这猜测令凌曜吓了一跳。

    按照法律规定,矿产的产权是归国家所有,特别是金银矿的开采和审批更是极为严格。

    北辰卓在这深山中的矿脉上建了个私人兵营,不仅(bù jǐn)屯兵,还私自采矿,不论是哪一条都足够北辰卓被拉下马了。

    凌曜想了想,低声对手(Opponent)下说道:“想办法接近那边的采矿区,去查查他们开采的是不是铜矿,除了铜矿还有没有别的东西,比如黄金。”

    “是,少爷。”

    四名手下奉命组成一个小分队,悄悄朝矿区潜伏过去。

    四个人还算顺利的悄悄摸进了矿区,谁知一不小心居然碰到了警报器,报警声立刻(lì kè)响彻整个营地。

    “糟糕!”凌曜暗叫不好,立刻(lì kè)对手(Opponent)下剩下的人说道:“执行b计划(jì huà),大家分头制造混乱把兵营里的人分散开,然后在二十公里外的据点汇合。”

    “是!”大家按照凌曜的吩咐,分头朝兵营不同的方向跑了过去。

    一边跑一边投掷手雷和汽油弹。

    不一会儿,兵营里四处都燃起了熊熊火光。

    营房里冲出无数守卫兵营的士兵。

    好在四处都陷入了一片混乱当中,前去偷矿石的小分队乘乱顺利取得了几块矿石样本,然后迅速按照之前制定好的b计划(jì huà),乘乱开始(appeared)朝外突围。

    夜色中,发现有人入侵,兵营立刻进入一级警戒,

    山谷中乱成一团,凌曜侥幸带着手下躲开重重围捕,终于顺利到达了二十公里外的据点。

    一个小时后,其他人也赶了回来,这次行动只有两人没能按时归队,凌曜猜测他们要么已经(yǐ jing)落入了敌人手里要么已经(yǐ jing)丧命在刚才的乱战中了。

    收集到了足够的证据,凌曜拿出卫星通讯设备,接通了端木鹰司。

    天色熹微之时,几架直升机飞到了凌曜他们所在的秘密据点的上空。

    直升机扔下绳梯,凌曜带着剩余手下顺着绳梯爬上了直升机。

    直升机载着凌曜等人迅速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飞去,直到消失在混沌的天幕中。

    “爷爷,茉茉,我回来了(lai l)!”凌曜回到凌家,一进门就大声喊道。

    唐茉茉早就从自家二哥口中得知凌曜即将(jí jiāng)回来的消息,所以早早就等着他了。

    听到凌曜的喊声,又见他生龙活虎的跑进了院子,唐茉茉立刻放心了。

    半个月不见,看来凌曜还是像生命力顽强的小强一样丝毫没有被艰苦的丛林生活击垮,除了皮肤黑了,人瘦了一些,精神头倒是更好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凌老爷子见凌曜平安归来,虽然脸上没有什么太过激动的表情,但口中还是不受控制的连连说好。说不担心(worry about)凌曜,那绝对是假的。

    “爷爷,这次我们成功(走上人生巅峰)在大丰山里找到了北辰卓的秘密兵营,拍到了一些照片,还绘制了地形分布(distributes)图,最大(largest)的收获是我们发现这个兵营是建在一条矿脉上,我们拿到了矿石样本,还需要检测一下这些矿石的属性,北辰卓的野心可真不小。”凌曜拿出这次的战利品和绘制的地图。

    凌老爷子收下了地图,又让人去检测凌曜带回来的矿石,并且安排人给这次执行任务中牺牲的凌家手下的家人准备(ready to)了丰厚的慰问金。

    看凌曜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凌老爷子笑道:“知道(knew)你小子想茉茉了,既然如此,老头子我也就不强留你在这儿了。去吧去吧。”

    凌老爷子挥挥手,赶苍蝇似的赶走了凌曜。

    凌曜双眼发亮,急忙说道:“谢谢爷爷!”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出了屋子,朝唐茉茉的房间走去。

    唐茉茉已经从佣(attitudes)丝谥械弥肆桕谆乩吹南ⅰ

    听到这个消息,唐茉茉灵机一动。

    凌曜这大半个月一直在外面风餐露宿的,肯定吃的不好,睡得也不好,于是立刻张罗着给凌曜准备(ready to)了一桌好吃的,并且亲自下厨准备了几个小菜。

    看着自己(his)准备的卖相不怎么好看的菜和凌家大厨准备的丰盛菜肴摆在一起(stay)(with),唐茉茉觉得(felt)自卑极了,刚想要偷偷把自己(his)准备的菜倒掉,就见凌曜走了进来。

    “好香呀,茉茉,你给我准备了什么好吃的?”凌曜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饭菜香味。

    “没……没什么……”唐茉茉结结巴巴的说道。

    “笨蛋,你知不知道(knew)每次你一说谎耳朵就会红啊!”凌曜凑近唐茉茉故意歪着头打量她的耳朵。

    “哪有!”唐茉茉的耳朵在凌曜的注视下真的慢慢变红了。

    凌曜立刻抓住机会(jī hui),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对着唐茉茉的耳朵一拍,“哈哈,看吧,我说的没错吧!”

    凌曜故意把照片拿给唐茉茉看。

    “凌曜!快点删掉啦!”唐茉茉这下顾不上藏自己做的菜了。

    她将手上端着的盘子往餐桌上一放,伸手就去抢凌曜手里的手机。

    凌曜故意伸长手臂,等着唐茉茉自投罗网。

    温软的娇躯贴上凌曜高大的身躯,炙热的感觉(gǎn jué)立刻席卷两人的身体。

    凌曜一把搂住唐茉茉的纤腰,低头吻上了近在咫尺的红唇。

    “茉茉,我好想你。”凌曜黑曜石般的眸子凝视着唐茉茉。

    唐茉茉的脸颊更红了。

    凌曜说想她,她又何尝不想凌曜呢?

    “我……我也想你……”唐茉茉小声说道。

    “既然这样(then),就让我亲一下,以解相思之苦吧!”凌曜露出一抹坏笑,俊脸凑近唐茉茉,单手固定住唐茉茉的后脑勺,不许她退缩。

    深深的吻上唐茉茉的唇,凌曜像是沙漠中渴极的旅人,汲取唐茉茉口中每一滴香液,勾着她的小舌共舞着,唇舌间的厮磨,发出暧昧的啧啧水声,两个人都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一场热吻中。

    佣人们早就悄悄退出了房间,把此刻这私密的空间留给两个相爱的人。

    不知吻了多久,凌曜终于放开了唐茉茉。

    他喘着粗气,额头抵着唐茉茉的额头,声音黯哑,“真希望(hope)你能快点满十八岁,这样(then)你就能成为(chéng wéi)的新娘,真正的永远属于我。”凌曜说道。

    唐茉茉听懂了凌曜话里的意思,眸子水汪汪的看着凌曜,勾得凌曜更加欲火焚身了。

    “宝贝,别这样看着我,你太高估我的自制力了,小心我变成大野狼吃掉你这个小红帽。”凌曜在唐茉茉眼睑上落下轻轻一吻,努力和身体的欲、火作斗争。

    “那你还是先吃饭吧……吃饱了就不想吃我了。”唐茉茉听了凌曜的话,看到她眼中的火光,知道凌曜已经到了极限,不能再撩拨他了。

    唐茉茉深吸一口气,从凌曜怀中挣脱出来,一本正经的对他说道。

    听了唐茉茉这煞风景的话,凌曜微微一愣,继而大笑起来,“哈哈,宝贝,你真是太可爱了,难道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做‘温饱则思yin欲’吗?”

    他走到桌边坐了下来。

    “那你就多吃点苦瓜,降火的。”唐茉茉也坐下来,夹了一筷子苦瓜放进凌曜的碗里。

    “其实吃你也一样可以(can)降火。”凌曜认真的说道。

    “你在讽刺我等于苦瓜?”唐茉茉挑挑眉。

    “哈哈,宝贝,你可不是苦瓜,你在我心里比哈密瓜还甜。”凌曜痞痞的笑起来。

    唐茉茉瞪了凌曜一眼,“油嘴滑舌。”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唐茉茉心里却暖暖的,甜甜的。

    和凌曜相识以来,虽然他们总是被迫面对很多磨难,但还好这一路都有凌曜的陪伴,她心底暗暗希望(hope),这次阻止北辰先生竞选的行动结束(jié shù)后,两人能一起回唐门看看。

    看書緒小说首发本書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