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图片为版权照片,由达志影像供《ETtoday新闻云》专用,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达志影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quán bù}转载!
执法人员表示,当事人上述行为已明显违反?b品质量法第十六条的规定,已构成拒绝接受{accepted}依法进行的?b品质量监督检查的违法行为,依据?b品质量法相关规定,工商部门责令当事人改正上述行为
两栖侦搜专长班147期开训原有42位学员,经过9?L严格训练、筛选后,仅17员参加
女警原以为是个离家出走的,一问之下才知道{zhī dao},这名29岁郑姓女子竟然是个
在建设{jiàn shè}处人员与魏明仁等人撤出碧云禅寺后,警方来回检查,发现西边厅院内的电机室,有15公升汽油、9瓶瓦斯罐、3桶装瓦斯及食用油等
小说 > 都市异能 > 都市大亨 > 《都市大亨》第二卷 第1074章 落井下石

第1074章 落井下石


    “他倒是愿意帮忙,嘿,但说是给你安排一个调研员,你会满意吗?”王荣岩冷笑。

    “给我一个调研员,我还不如不下来呢。”林玉裴很是不满,“荣岩,你可得帮我安排个好点的职务,调研员我才不干呢。”

    “知道{zhī dao}你肯定不干,我也没答应下来,不过这事也只能回头再说了。”王荣岩摆了摆手,“现在但凡有点实权的位置,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没那么容易安排,这事不是一时半会能急得来的,你先等等。”

    林玉裴眼里闪着光芒,“荣岩,我倒是想到一个职位,也不难安排,就看你愿不愿意帮人家了。”

    “什么职位?”王荣岩一愣。

    “市长助理。”林玉裴轻笑道,“这个职位只要需要不就可以{can}安排了嘛。”

    “你倒是真敢张口。”王荣岩瞥了林玉裴一眼,“你现在才副处,一下就想提到副厅?”

    “也没规定说这市长助理就必须是副厅不是,正处也可以{can}嘛,这个又没明文规定。”林玉裴美眸流转,娇媚的笑着,“荣岩,你到底是答不答应嘛,人家知道你最好了。”

    王荣岩微皱着眉头。

    见王荣岩皱眉,林玉裴如同水蛇一般的身体扭动着,双手抱住了王荣岩,这事能不能成,就看眼前这个老男人肯不肯为她出大力{dà lì}气了,林玉裴知道,今晚得好好表现{performance}了。

    市委会议{meeting}室,受市委书记邓毅委托,由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兴召集的市委常委会议{meeting}在市委小会议室召开,除了在京城参加党代会的市委书记邓毅外,其余在家常委悉数出席,南州市委常委班子成员共有十一人,邓毅缺席,此时在小会议室里也就坐着十人。

    会议由陈兴主持,讨论{discussion}昨晚南州大学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学生{xué sheng}聚众事件,此时,众人桌前,已经{yǐ jing}摆上了由交警部门出具的事故鉴定报告,一晚上的时间,交警部门的事故报告已经{yǐ jing}出来,这或许可以算得上是南州市交警部门有史以来效率最快的一次。

    根据对肇事车主耿明的酒精检测和现场勘查,肇事车主耿明酒后驾车,兼且违规超速,违反了校内最高不超过20公里每小时时速的规定,在事故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拐弯处,肇事车辆依然以时速六十公里的驾驶速度{attitudes}在行进,以至于遇难学生{xué sheng}来不及躲闪,交警部门最后的事故鉴定结论由肇事车主负全责。

    事故鉴定报告并不长,眨眼间就看完,但这只是作为今天这个临时召集的常委会议的辅助材料罢了,一起{with}交通肇事事故却是惊动市委召开常委会,除了因为学生在此特殊时期发生的大规模聚集事件让市里高度{attitudes}重视外,更因为肇事车主耿明的另一层身份,其是南明区区委书记耿建生的儿子。

    今天这个常委会,却是主要{zhǔ yào}讨论{discussion}有关对耿建生的相关处理决定。

    陈兴坐在主位,目光落在面前的事故鉴定报告上,紧绷的一张脸,并没有太多表情,陈兴是昨晚十点多接到邓毅电话的,邓毅让他召集常委会,言语间的意思再明显不过,那就是要对耿建生进行处分。

    陈兴并不惊讶于邓毅有得到消息的各种渠道,不过邓毅要求按照相关规定对耿建生进行处分,却是让陈兴暗自窃喜,耿建生这个区委书记是以前葛建明提起来的,邓毅如此明白的表态,显然是未曾顾及葛建明的态度了。

    陈兴不知道邓毅是如何{how}考虑的,是否是因为葛建明查处曾高强的事让邓毅暗中恼怒还是有别的原因,但邓毅的意思却是让他乐见其成,邓毅和葛建明产生矛盾和裂缝是他希望{xī wàng}看到的,否则他在南州生存空间可就太小了,他有张家的背景没错,但在南州,他同样要靠自己{his}的本事为自己{his}打开一片天地,否则也只会冠上一个无能的评价。

    陈兴不知道的是,作为南海省的一把手,福佑军可能{kě néng}要调走了,在京城开党代会的邓毅已经嗅到了风声,邓毅如今心里有自己的小算盘。

    “耿明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南州大学的校园内违规驾驶了,这也不是他第一次撞到人,不到一年的之间,两次在学校{xué xiào}内开车撞人,上一次是导致了一名女学生残废,这一次,是一条年轻的生命,一个十九岁的男孩,还没来得及享受大学校{xué xiào}园的快乐就这样{then}被血淋淋的夺走了生命,我不知道交警部门对耿明的上一起{with}事故是如何{how}处理的,是否有受到其他{other}外力因素的干扰,这一次,不仅{bù jǐn}仅是学生们的诉求,同样是对我们司法公正{disinterested}的一次考验。”陈兴率先开口,掷地有声。

    沈凌越坐在一旁,神色淡然,目光扫了在场的人一圈,见没人说话,沈凌越出声道,“陈市长说的没错,这是对我们司法公正{disinterested}的一次考验,听陈市长所说,我才知道之前还有一次事故,别的不说,前后两次交通肇事事故的肇事者都是同一人,又都是发生在南州大学。”

    沈凌越说着顿了一下,“大家看看这份事故报告,喝完酒在校内高速开车,这根本就是肆无忌惮,已经撞过一次人了,还这么无法{to be}无天,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

    陈兴不动声色的转头看了沈凌越一眼,暗道这沈凌越估计是急不可耐的想开炮了,果不其然,下一刻,就听沈凌越道,“今天既然开这个会,那也没什么好遮着掩着的了,大家不愿意揭开这张遮羞布,那就由我沈凌越来当这个坏人,大家都知道耿明是建生同志的儿子,我不知道耿建生同志是如何教育{education}儿子,也不知道是否如同陈市长所说,在之前那一次的事故中,交警部门是否有受到其他{other}外力因素的干扰,但这一次,这起事故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学生们群情激愤,险些就酿出了重大事故,省里的领导对此也高度重视,为了保证此次事故能够得到公平公正的处理,我建议让耿建生同志先暂停职务。”

    “沈副书记,事故的处理部门是交警部门,建生同志是区委书记,我想这跟停止建生同志的职务似乎没什么关系,他又不是交警部门一把手不是。”市委秘书长赵鑫说道。

    “我赞同赵秘书长的话,事故是由交警部门处理,肇事者如果触犯了相关法律,那也自有交警部门移交给公安机关,这跟建生同志没什么关系。”常委副市长贾正德出声支持{zhī chí}着赵鑫,耿建生和他们关系密切,都是葛建明提起来的,在这种时刻,他们自是互相抱团。

    “赵秘书长和贾副市长二位就敢保证耿建生同志不会对事故的处理施加一些主观影响?毕竟肇事者是他儿子。”沈凌越冷笑着。

    “事故要是由区分局交警大队处理,那建生同志还有可能{kě néng}施加影响,但现在事故是由市交警支队直接经手的,我想沈副书记多虑了。”贾正德不冷不热的道。

    陈兴不动声色的坐着,沈凌越今天的炮火很猛,这让他很是惊讶,一向低调和稳重的沈凌越今天是怎么了,如此图穷匕见?这可不像沈凌越的做事风格{ fēng gé}呀。

    “我相信{上帝会存在的}建生同志的党性和人格,作为一名党员干部,他会坚持原则和操守,即便肇事者是他儿子,他也不会姑息,倒是今天在常委会上这样{then}的庄重场合,沈副书记别把自己的主观臆断强加到其他人身上。”贾正德再次回击着沈凌越,对陈兴,他还有所顾忌,对沈凌越他可就不怵了,以前担任市委秘书长的时候{When},他就对沈凌越这个老家伙颇为不爽。

    “贾副市长说的是有道理的,我们不能主观去认为一个人就会怎么样怎么样,但我认为沈副书记建议停止建生同志的职务也是对的,昨晚的事故发生后,我也特地了解了一下耿明在这之前在南州大学的另一起撞人事故,事故的鉴定报告我看了,也找人了解了此事,说实话,作为政法部门的一把手,我很愧疚,在上一起事故中,我们个别交警部门的工作{gōng zuò}人员在受到一些外力因素干扰后,并没有坚持原则,做出了有悖于事实的事故报告,这个事,我们内部会再追查,当然,我说这事并不是想说建生同志就怎么样,但我认为沈副书记考虑的是有道理的。”廖东华也出声了,乍一听还以为是支持{zhī chí}贾正德等人,但听到后面,其他人才{牛B人物}恍然大悟,廖东华这也是落井下石。

    陈兴平静的坐着,今天他乐得看热闹,而且{but}这出大戏似乎远比想象的精彩。

    南明区,区委书记耿建生的办公室里,其秘书张小辉走了进去,看了焦头烂额的领导一眼,张小辉看了看今天的行程,领导也没说取消今天的行程,张小辉还是说了一句,“书记,等下要到建材城视察,您是不是该动身了?”

    “还去个屁。”正两手抱头撑在桌上的耿建生,突然抬头吼了一句。

    兴许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耿建生摆了摆手,“你先出去吧,建材城就不去了,今天的行程取消。”

    耿建生心情很糟糕,市里召开常委会在讨论停止他的职务,他这个区委书记到了下午都还不知道还能不能坐在这个位置上,他又哪有心情去外出视察,儿子现在也暂时被拘留,耿建生更是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打什么招呼。

    从最底层的抽屉里拿出一份资料,耿建生也发了狠了,邓毅的儿子邓文华开的会所就在南明区,他手里有一些资料,真把他逼急了,就别怪他狗急跳墙了。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