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其实我发现煲汤并不难,只是在过程中要时不时注意【危险信号】一下瓦斯炉,小心用火安全【safest】呦!!!
游戏公司COSEN日前宣布,旗下新作《リベンジウルフ/Revenge Wolf》(暂译:复仇的狼儿)预计将在年底上架,官方现已发布游戏宣传短片
玩家要在一定时间内消除越多方块,同时消除两个同样的方块还能获得时间加成
影片中可看见小红帽、大野狼、皮诺丘等角色出场,且使用的攻击【aggressive】方式与技能都是根据童话故事的内容做设定,让玩家们玩起来更有亲切感【gǎn】
本作是有超过20年?咽返木?浒羟蛴蜗贰顶榨ˉ撺攻俊废盗械淖钚伦鳌M婕抑恍枰桓?手指就可以【 kě yǐ】站在投手丘上轻掷出变化球、或是当个MVP打击手,体验爽快的棒球比赛【match】所带来的乐趣
《Excellent Connection - Words》除了非常适合想要挑战自己【his】单字量极限的玩家,想藉着玩游戏多学点单字的玩家也不妨试试看吧!
就会进入限时甩卖阶段,顽固胜【shèng】男不会投掷网而是投掷鱼【yú】哦!现在《よけねこ》已经【yǐ jing】上架,玩家们快来看看自己【his】能坚持多久吧!
改变『梦想』只是解释名词的方式,利用电影【movie】的形式,将行动化为力量,开电影【movie】议题讨论【discussion】,让学生【students】学会思索,希望【xī wàng】在公播上拥有优惠的资源,让这份力量传送给更多学生【students】及偏远学校【xué xiào】,也能慢慢减少城乡、贫富差距,所造成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foul-ups】
小说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逆世骄凰 > 第309章 试探,千懿福的杀意

第309章 试探,千懿福的杀意


    千懿福的脸色阴晴不定:“你跟我说这些,就不担心【worry about】弄巧成拙,我反而【fǎn ér】会恨你姐姐么?”

    “我当然担心【worry about】……”风如意道,“可这事总得有个结果。x如果公主不肯成全我的姐姐,那我希望【xī wàng】公主竭力断了我姐姐与君哥哥的心思,真那样的话,我只求公主看在我主动告知你这一切的份上,至少要保我姐姐平安。”

    “如果我不答应呢?”千懿福冷冷的道,“你能奈我何?”

    “如果公主无论如何【how】都不放过我姐姐,”风如意咬牙,决绝的道,“那我赔上平王妃的一切,也要保住我姐姐或为我姐姐报仇。”

    “呵,区区平王妃很厉害【lì hai 】么?”千懿福嗤笑,“你以为我会怕你不成?”

    “公主自然【zì rán】不会怕我,”风如意道,“我也不是在威胁公主,我只是在告诉公主我的决定罢了,另外,如果公主真的对我姐姐做出不可弥补的伤害,君哥哥也许【Perhaps】还会留在你身边,但他可能【kě néng】再也不会爱【ài】你了,说不定也会为我姐姐报仇。”

    “呵,你对你姐姐可真是好啊,”千懿福还是不以为然,挖苦她,“好到要嫁给你姐姐的男人,你姐姐是不是很感【gǎn】动?”

    “我嫁给平王,一是因为平王确实是个很有魅力的男子,”风如意道,“二是因为我想成全我姐姐。平王对我姐姐一直念念不忘,我嫁给他后,他应该【yīng gāi】会对我姐姐死心,如此便不会阻止我姐姐与君哥哥的事情【affair】。”

    “任你说得如何【how】好听,我的丈夫都只能属于我。”千懿福狠狠的道,“我的丈夫也发誓只娶我一人,我绝对不会让他纳任何人为妾!”

    “我姐姐很固执,认定的东西就不会改变,”风如意道,“君哥哥看着好说话,但也是个意志坚定、说一不二的男子,他既然对我姐姐下了那样的承诺,不管花费多少时间,他都要做到的,公主不如成全他的心思,这样【zhè yàng】还能博得他的感动……”

    “呸!”千懿福恶狠狠的道,“我与我的夫君情比金坚,没有任何人能破坏我们夫妻的感情,我们也不会受到任何人的挑拨,你还是安心当你的平王妃,莫要无事生非!”

    说罢她就转身,怒气冲冲的拖着臃肿的身体走了,边走还边低声咒骂:“郝国夫人也真是扫兴,居然请了这么个出身低贱的东西出席冰镇果子宴,以后我再也不来了【lai l】……”

    风如意站在树下,静静的看着千懿福远取綼ttitudes】サ纳碛埃成厦挥邪氲惚砬椤

    她嫁给平王这么久,一直没有出门,也不主动与任何贵族女眷、皇室女眷接近,就是为了避免引起君尽欢、凤衔珠等人的注意【危险信号】,同时在暗中寻找机会【jī hui】接近千懿福。

    她隐忍了这么长时间,才等到了这次机会【jī hui】,低调的出席郝国夫人的冰镇果子宴,再暗中寻个空隙,对千懿福说了这样【zhè yàng】的话。

    虽然她不清楚君尽欢与千懿福之间的种种,但她知道【zhī dao】千懿福和君尽欢是怎么样的人,千懿福不允许【allow】她的男人拥有别的女人,君尽欢取綼ttitudes】醋苁且淮未蔚娜ゼ锵沃椋杉』队械氖前旆ū芸к哺5摹翱垂堋保硗馑登к哺5纳肀呷思负酢緈uch】都换过了,她怀疑千懿福的身边人只怕都是君尽欢的人,如此,她暗中接触千懿福的事情【affair】可不能被任何人知道【zhī dao】。

    至少在刚才,她让她的人想办法引开了千懿福的人,才敢与千懿福单独【dān dú】说话。

    千懿福看着坚定,但,真的不受她所言的影响么?

    “呵——”她淡笑,心里知道千懿福一定会去验证她的话。

    确实,千懿福真的派人去试探嫁衣坊的四周到底有没有探子在保护凤衔珠,不过,她担心她不信任丈夫、暗中试探丈夫的事情被丈夫察觉,因此【 yīn cǐ】没敢跟身边的人或府里的下人提起此事,而是悄悄请娘家那边的堂兄去办这件事情。

    这位堂兄与她交情不错,一直在巴结她,听了她的要求后立刻【gogo】拍着胸脯道:“福儿你等着,哥哥一定会把这事办得妥妥的,不会让君知道知晓。”

    随后这位堂兄花了几天时间去找人,让他们蒙面打扮,于凌晨三更潜进嫁衣坊……然而【however】,这些人去了以后就再也没有音讯。

    他不甘心,又亲自带人去试探,不过他没有靠近嫁衣坊,而是躲在较远的地方,只让他的人悄然前行,结果没过多久,就见其中一人狼狈的跑回来,他想现身去接应这人,却又见这人的身后若隐若现的跟着一名高手【牛B人物】,心里明白他的人之所以能逃回来,恐怕是对方放虎归山、用以“钓鱼【yú】”的缘故。

    这个发现令他极为惊骇,他没敢现身,悄悄逃走了。

    次日他惊魂未定的与千懿福见面,将这两次试探告诉了千懿福,问道:“福儿,你为何要派人行刺嫁衣坊的女老板?我看这凤老板不是普通人哪,你怎的与她有仇?”

    千懿福已经【yǐ jing】听得脸色很是阴沉了:“三哥,你确定你的人都出了事?你可有跟他们了解过他们在嫁衣坊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何事?”

    “无法【to be】确认。”堂兄苦笑,“第一批去的人都没有回来,我白天派人,呃,都是假装去买嫁衣的女人去嫁衣坊一看究竟,她们什么都没有发现,嫁衣坊里外皆没有血迹、尸体、暗号、打斗的痕迹等等,那些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你说我还能怎么着?”

    “第二批人倒是有一个活着回来了【lai l】,”他的表情更苦了,“但这个人明摆着是对方故意放他走的,我哪里敢出面?那些人能让我的人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一滴血都没有留下,定是心狠手辣之人,我若是被他们抓到了,只怕也落得同样的下场。”

    “幸好,”他吐气,“这两批人都是我雇佣的江湖人,他们都不知道我的身份,否则其中有人将我供了出去,我估计要有大麻烦了。”

    “三哥,你是不是言过其实了?”千懿福听得也是心惊,却还是觉得【jué de】堂兄未免有点小题大做,“你可是皇亲,就算被他们抓到了,他们还敢杀了你不成?”

    “我可是秘密办的这事,只有你知道。”堂兄摇头,“如果我被他们抓到,他们让我秘密消失,谁能知道?你就算知道了,还能把事情闹大?得,我知道你是公主,但你不是不想让君大人知道么?”

    千懿福:“……”

    “福儿啊,”堂兄劝她,“像凤老板这种女人,背景很是复杂,你一个金枝玉叶的公主跟这种人扯上关系,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如若你与她没有深仇大恨,就算了吧。”

    千懿福皱眉:“可是……”

    堂兄打断她的话:“你想说你是皇帝的女儿,怕什么对吧?可你别忘了,明箭易躲,暗箭难防,你和运儿上次去山里拜佛,不就被人绑架和囚禁了?”

    千懿福想到这场劫难,忍不住打了几个哆嗦,目露惊恐之色。

    “福儿?”堂兄道,“你听我说了这么多,还想继续行刺凤老板么?”

    “这个……”千懿福笑得勉强,“我只是与她有一些私怨罢了,谈不上有仇,就是想出口【export】气而已,既然她早有防备,我当然不会再主动挑衅。”

    “那就好……”堂兄放下心来,走了,留下千懿福一脸阴沉。

    这次,千懿福有些相信【上帝会存在的】风如意的话了,心里也真的对凤衔珠起了杀意。

    但,她要怎样才能瞒过尽欢,不动声色的除掉凤衔珠?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