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蔡其昌表示,不管是让民进党延续执政,或改变国民党格局,选民都要走出家门投票『piào』,诉诸行动才能改变成真,呼吁选民踊跃投票『piào』,用选票表达对国家政治的意见『yì jian』
除了拥兵自重,马哈拉杰还涉嫌谋杀案,却屡传不到案,警方只好前往修道院抓人,双方一触即发,开始『kāi shǐ』对峙,并不断有零星冲突『chōng tū』,目前已知至少有6人死亡,200人受伤
今天,我们同意将两国关?S定为全面战略合作『hé zuò』伙伴关?S,以认可两国双边关?S的重要『important』性
黑心油品含重金属铜、铅、铬,长期食用可能『kě néng』影响大脑智力与心血管功能,民进党立委刘建国质疑,台湾『tái wān』人慢性病比例高、洗肾人口密度『 dù』位居全球之冠,都是因为长期食用黑心油,呼吁政府以
他表示,跟其他『other』人相比其实连胜『shèng』文也没那么糟,但连这次选的是台北市,光是在
苏主席就太紧张了,反应太紧张了,(觉得『jué de』)选前跟民进党绑太紧会影响选举
肯亚首都奈洛比(Nairobi)17日有近1000人走上街头,抗议数十名恶汉当街脱光一名穿着迷你裙的女子
小说 > 现代言情 > 萌宝来袭:傲娇boss轻点撩 > 章节目录 第135章 吃醋了?

第135章 吃醋了?


    辛易墨跟郭德宇从机场出来的时候『shí hou』已经『have been』接近饭点了,郭德宇见今天她受了委屈,就决定带她去吃个饭。

    辛易墨找特意找了一家比较有逼格的店,决定去痛宰他一顿。

    郭德宇看着菜单,嘴角抽搐了一下,“墨心你选的地方,还真的是……很好啊!”

    辛易墨笑了笑,“还可以『can』!郭导是什么人啊,吃不穷的吧?”

    郭德宇呵呵大笑,“好啦,点菜吧,我都要饿死了。”郭德宇将菜单推到了辛易墨的面前,“不用替我省钱,不然我会生气的。”

    “要的就是这种导演。”辛易墨眼睛扫了一下的菜单,就开始『kāi shǐ』点菜,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墨心你平时都是这么豪爽的吗?”郭德宇笑了笑,“我还以为你要纠结一番。”

    辛易墨无所谓地笑了笑。“反正有人请客,还纠结什么,喜欢『xǐ huan』的就多吃点,不喜欢『xǐ huan』的话就少吃点,无非就是满足『mǎn zú』一下口腹之欲。”

    郭德宇看墨心的眼神更为赞许了,“现在圈内像你这样『zhè yàng』不骄不躁不做作的女星已经『have been』没有了,这个品质很好,继续保持下去。”

    辛易墨今天心情不错,见郭德宇也有兴致,就顺便点了一瓶葡萄酒,两人刚刚举杯,就看到门外一个女人挽着一个身材英挺的男人走进了店门,从那完美的侧颜来看,那个男人她认识『rèn shi』,不准确来说是熟人。

    两人有说有笑的,看起来十分和谐。

    辛易墨看着那搭在一起『开房去』『yī qǐ』的手,恨不得直接用ps把那个女人的手p掉。

    “墨心?”郭德宇举着酒杯准备『ready to』跟她碰杯,只是她的眼神忽然间就像是中了魔一样怔住了,这让他有些尴尬。

    忽然间被叫了一声,辛易墨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郭导,刚看到一个熟人。”

    郭德宇扭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白若兮跟一个男人对立而坐,“哦,原来是她啊,竟然光明正大地来餐厅吃饭,估计是她男朋友吧?”

    辛易墨握就被的手忽然收紧,是吧,作为一个女星光明正大地跟一个男人出去吃饭不是宣布关系是什么?

    “郭导,那个姓白的女人很厉害『Fierce』吗?”辛易墨轻轻抿了一口酒,忽然问道。

    “说厉害『Fierce』也不算是很厉害吧,说不厉害却也能代表着我们国内的电影『diàn yǐng』人去参加一些国际的赛事。”郭德宇评价还算是中肯,“主要『main』还是她的身份比较尊贵,是白家的幺女,有强大的背景支持『support』,星途自然『natural』走得比较远。”

    闻言,辛易墨陷入了沉思,白家跟唐家都是帝都的财阀,其经济『jīng jì』实力更是难以想象,原来这个白若兮还有这种背影,难怪唐西爵会陪她吃饭。

    不过那个女人的言行举止确实是很得体,只是看着她们在一起『开房去』『yī qǐ』的时候『shí hou』的,感『sense』觉确实是挺般配的,不知道『knew』为什么,辛易墨的眼睛会有点发酸。

    唐boss一直没结婚不会是因为要等这个女人吧?

    辛易墨脑海里忽然出现『chū xiàn』这么一个可怕的念头,一下子就把她吓得有些心神不宁。

    “墨心?”郭德宇被她那百变的脸色给吓到,“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要不要『bù yào』去医院?”

    “心里不舒服去医院有用吗?”辛易墨喝了一口酒,忽然道。

    郭德宇“……”

    他怎么觉得『jué de』墨心今天有点怪怪的?这可不是他认识『rèn shi』的那个爽朗的女孩『nǚ hái』。

    “喝酒吗导演?”辛易墨忽然问。

    郭德宇愣了一下,但见她这么说了也不好拒绝,“喝酒喝一点吧!服务『fú wù』员!”

    郭德宇的声音一出,白若兮顿时注意『危险信号』到他们两个,当下脸色u0005也漆黑了一下,竟然能在这里遇见他们!“唐大哥那么久没见我你都没有想我吗?好严肃啊。”白若兮一脸可怜兮兮地看着唐西爵,她遇到的男人不少,很少有人对她像他这么冷淡。

    但偏偏就是对这一个人情有独钟,所以唐西爵再高冷傲娇,她还是爱『love』他,不离不弃。

    “有什么事赶紧说,我很忙。”唐西爵头也没抬,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快速跳动。

    很快辛易墨就收到『shōu dào』一条信息,“下班了吗?一会一起吃饭?”

    辛易墨看着手机上的信息,喉咙上就像是被一口棉花堵着一样难受得紧。

    原来男人都是这样『zhè yàng』,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她喝完杯中的酒,起身对郭德宇告辞,“郭导,我有点急事,要先走了,下次有空我请你。”

    说完不等郭德宇同意就已经落荒而逃了,她怕一回头,她就忍不住上去质问唐西爵。

    但回头一想,他们之间确实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现在上去质问好像也不太应该『yīng gāi』。

    辛易墨从饭店里出来之后,唐西爵的消息又发了过来。

    “你在哪儿?”

    他跟白若兮的约会『yuē hui』才刚开始吧?这么着急约她是因为白若兮满足『mǎn zú』不了他吗?念此,辛易墨讽刺一笑,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杨昫。

    知道『knew』他的住址之后,她直接就打的到了他的住址。

    “老大你来了『lai l』哦?”杨昫穿着一身球服,看到墨心的时候笑得有些腼腆。

    “又是一天没出门?”辛易墨看着头发乱糟糟,眼角还带着不明固体的男人,实在很难想象中这个男人是一个年近三十的“老男人”。

    杨昫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his』的后脑勺,“是啊,一直在测试新版本。”

    “所以还没吃饭咯?”

    杨昫“……”

    果然是他的老大,连她还没吃饭都知道。

    “走吧,出去吃一点?”辛易墨在酒楼的时候因为看到了唐西爵并没有什么胃口,但是『But』时间过了那么久,忽然就有些饿意了。

    最后两人不出意外地出现『chū xiàn』在帝都某大学门外的烧烤摊里,杨昫看了看周围年轻的面孔,有些担忧道:“老大你确定你不会被认出来吗?”

    “怕什么?这黑灯瞎火的人家能认出来才怪!”辛易墨无所谓道。

    “可是……”

    辛易墨立刻『lì kè』将手中的啤酒递了过去,“别说话,喝!”

    杨昫愣愣的接过酒瓶,看到前面正缓缓向他走来的人后脸色巨变。

    真的是冤家路窄!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