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但目前并没有衔接两者之间的中间要素存在,这样(zhè yàng)的话一般人玩到10等左右马上就会腻了
新北市海山警分局新海派出所警员张家逢,取缔违停开单却遭砍成重伤(zhòng shāng),除了引起民众愤怒,也有许多(xǔ duō)警员跳出来力挺
(延平河滨公园淡水河3-5号水门;3号水门外为市民大道,5号水门外为民生西路),想欣赏烟火的民众可要留意当天的交通管制
关岛东北方海面昨天(zuó tiān)有一热带性低气压生成,最快今明2天有机会(offer)增强为第5号?U风
Uber 3年被开罚739件,但罚不怕,投审会将依外国人投资条例,撤销Uber投资许可,未来不能在台营业,决议最快下周出炉
天气炎热,民众开冷气频率高,再加上其他(qí tā)电器使用,使得今年用电量飙破历史(History)新高
在Oculus Rift、HTC VIVE陆续上市(list)后,即将(jí jiāng)于10月登场的PlayStation VR在今天的香港(xiāng gǎng)动漫节上公布了亚洲区的售价与日期,PlayStation VR在台湾(tái wān)区的售价为12980元,将和全球同样于10月13日发售
气象局发布大雨特报,警戒围包含新北、南投地区以及桃园市、宜兰县、新竹县、苗栗县、台中市、云林县、嘉义县、台南市、高雄市、花莲县等山区,全台共有12县市需要特别留意局部大雨
小说 > 都市异能 > 都市大亨 > 《都市大亨》第二卷 第182章 良心

第182章 良心


    “行,赵叔,那我先去处理一下。”林茂点了点头,摸着脸上青肿的伤势就往外走,赵国力答应他的要求,林茂也没必要再一直坐在这里,脸上那些青肿的地方还隐隐作疼,林茂这才想起要去处理一下受伤的地方。

    看着林茂出去,赵国力和孙祥几人都是大摇其头,赵晴略微有些疑惑道,“这个林最近好像又有了些变化,以前是年少轻狂了一点,但感(gǎn)觉没到这份上啊。”

    “是有些变化,不过可能(would)这里不是江城,所以他才会更加的肆无忌惮一点,毕竟在江城的话,他虽然猖狂,但也要有所顾虑,那里是省委省政府的所在地,真要闹出了什么影响极为恶劣的事,就算是林叔叔是公安局长,也不加见得就能兜得住,出了江城,他可能(would)觉得(jué de)就能够肆无忌惮了。”孙祥笑了笑,嘴上虽是为林茂辩解着,只是心里面同样是有些奇怪,他跟林茂的交往算是十分紧密了,林茂一向都是为他马首是瞻,最近的确是有些细微的变化。

    “这个小林,照这样(zhè yàng)下去,早晚要惹出大麻烦来。”赵国力微皱着眉头,这种话他也没法当着林茂的面说,林刚都没去教育( jiào yù)自己(his)的孩子,他一个外人也不好多嘴什么。

    县政府,陈兴刚刚接到了钟灵的电话,钟灵明天早上到海城的飞机(fēi jī),中午就能到溪门,陈兴问清了钟灵的航班,心里打好了主意,准备(ready to)明天到机场去接机,除了两人的朋友关系,如今的钟灵也让陈兴不得不将之视为财神爷才对待,旅游(lǚ yóu)区的项目还指望着能够说动钟灵,不管怎么说,有一线希望(xī wàng),陈兴就不会放弃。

    “除了钟灵那边,最好还是能够从市里拉点钱下来。”陈兴暗自琢磨着,这几天,陈兴就差没钻进钱眼里了,脑袋里想的是全是白花花的钞票(piào),想着怎么样才能够从其他(qí tā)渠道多拉点钱过来,光从各单位的财政拨款上下手,也不够筹集到足够的资金,陈兴只是抱着有一点是一点的想法,才不得不出此下策,现在只要哪里能够挤出钱,陈兴是绝对会飞扑而上,一双眼睛放着光,光芒中映射出的是红彤彤的人民币。

    在办公室里徘徊着,陈兴考虑往市里多跑跑,桌上是一份有关旅游(lǚ yóu)区项目的文件,陈兴特意让人给整理出来,有些地方更是经过了自己(his)的亲自修改,目光时不时的盯着桌面上的文件,陈兴眼神中有些犹豫,或许也该去拜访一趟市委书记黄昆明了。

    县委,汪东辰坐在宽大的沙发椅上,面色有些阴沉,刚才赵国力打来电话,电话里面跟他闲聊了一番,最后竟是暗示说听闻县里面的金玉娱乐(entertainment)城存在着违法经营,以对方的身份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汪东辰自然(zì rán)不会当对方是随便说说,这话里面的意思已经(yǐ jing)再明显不过,是要他去查一下金玉娱乐(entertainment)城。

    汪东辰心里有些恼怒,他刻意结交赵国力是一回事,但对方若是真的对他指手画脚,那汪东辰心里可就不乐意了,心说我这么给你面子,你好歹也得给我点面子不是,想对我下指示?还真当自己是市长了不成,说难听点,不就是个吃软饭的嘛。

    心里头恼火归恼火,汪东辰却也不能完全(wán quán)当赵国力的话是耳边风,尽避心里骂对方是靠老婆(lǎo po)发家,丫的就是个吃软饭的家伙,但汪东辰却是不能否认自己对这么个吃软饭的家伙不能完全(wán quán)无视,没办法,谁让别人的软饭碗硬实的很。

    “小陈,进来一下。”汪东辰叫唤着自己的秘书,这是他准备(ready to)吩咐下去了,心里不爽是一回事,该做做样子还得做做样子,秘书陈俊一走进来,汪东辰眼皮子抬了抬,“小陈,有人举报金玉娱乐城存在违法经营,你让有关部门一起(yī qǐ)去落实一下,对了,一定要认真调查,让县电视台跟着去报道一下。”汪东辰刻意强调(emphasised)着某些话。

    陈俊微微一惊,抬头看了自家领导一眼,随即点了点头,心领神会的退了下去。

    晚上,陈兴八点多才回到县委招待(reception)所,迈着些许疲惫的步伐走向自己的那栋二层小石楼,看到屋里的灯光亮着时,陈兴微微一愣,转而就释然,应该(yīng gāi)是汪财给他新安排的那个打扫卫生的小泵娘还在忙活,心里头有些惆怅,陈兴想到了死不瞑目的张盈,对方死的时候(When)那双几欲瞪出来的双眼一直存在陈兴的脑海当中,每次路过招待(reception)所的门口,陈兴心里总有些莫名的烦躁。

    公安局那边也是迟迟没有线索,一番调查下来,结果仍然是倾向于张盈是自杀,陈兴对这个结果自然(zì rán)是不满意,只是陈兴心里也明白,若是最后仍然没有任何线索,该结案时也得结案,公安局不可能一直浪费警力在这上面。

    汪财给陈兴新安排的打扫卫生的跟张盈年纪相差不多,都是不到二十岁的小泵娘,相对于张盈的清秀来说,新来的这位小泵娘就显得有些朴实,略显粗糙的脸上还长了不少红痘痘,陈兴和对方并没有过多的接触,只是在汪财刚领来的时候(When)见过一次,对方这两天都是在他回来前就早早的打扫好卫生离开(lí kāi)了,今天竟然还在,陈兴多少有些意外。

    “小红,这么晚了,你也不用打扫了,早点回去(hui qi)吧。”陈兴走进屋里,确实是那个小泵娘还在打扫,不由得笑了笑,小泵娘见到他时,明显还有些胆怯。

    “县……县长,没事,我扫完地再走。”小红头紧紧的低了下去,手里拽紧了扫把,不时的偷眼瞧着陈兴,神色显得有些紧张,几次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些什么,又有所顾忌。

    陈兴并没注意(zhù yì)到对方的异样,张盈刚来的前几次,见到自己同样是有些害怕,小红的样子也没有让陈兴多想,笑着往楼上走去,道,“很晚了,随便打扫一下,早点回去(hui qi)吧。”

    陈兴走到楼梯中间时,小红突的鼓起勇气,“县长,我有话想跟您说。”

    “哦?”陈兴在楼梯站住,回头望了望仍然显得生分的小泵娘,略微有几分诧异,“小红,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小红很是紧张的望了一眼门口,小跑着走过去将门关上,期期艾艾的开口,“县长,张盈死的那天晚上,我知道(zhī dao)她进过汪总的办公室。”

    “你说什么?”陈兴身体猛的一震,在原地呆愣了一下,随即迅速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有些兴奋的按着对方的肩膀,“小红,你确定你亲眼看到了?”

    感(gǎn)觉到对方似乎被自己的样子所吓到,陈兴不禁放慢了语速,脸色尽量的平和,“小红,你慢慢说,不要(压嘛碟)害怕,将你所知道(zhī dao)的都告诉我。”

    陈兴拉着小红坐到了旁边的一张椅子上,自己也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定定的看着对方,陈兴并没有出声催促,这小泵娘看样子有些畏惧,陈兴努力的让自己不要(压嘛碟)着急,以免让就有些紧张的对方更加的害怕。

    小红悄悄的瞥了陈兴一眼,回想着那天晚上的事情(shì qing),脸上还有些恐惧,“那晚正好是轮到我值班,快要十点的时候,有一个客房的宽带线坏了,客人要求给他换一条,当时我从服务(services)台准备给他拿宽带线上去,那会张盈正好从外面进来,我很奇怪,问她上完课怎么没有直接回家,她说汪总找她有事,叫她晚上下课要回来招待所一趟,我那时也没多想,谁知道我从楼上下来不久(shortly),门口外面就‘砰’的一声,我以为是什么东西从楼上掉下来了(老弟),走到门口去看,看到张盈瞪大了眼睛倒在那时,我整个人都吓呆了,直接瘫坐在那里。”

    “除了知道你们汪总找过张盈,你还有没有看到别的?”陈兴紧紧的盯着对方。

    “没了,我就知道张盈说汪总找他,但是(dàn shì)没过去多久,张盈就从楼上掉下来了(老弟),所以,我觉得(jué de)……觉得这件事可能跟我们汪总有关。”小红有些胆怯的说着。

    “你的意思是说你知道张盈坠楼前,你们汪总找过他?然后你就什么也没看到了?”陈兴望着对方,神色略微有些失望,不过也仅仅只是略微失望了一下,下一刻,陈兴又有些振奋,不管怎么说,有总比没有好,对方能够证明(certificate)张盈在死之前曾经被汪财找过,对这个案子应该(yīng gāi)会有些帮助,陈兴心里如是想着。

    “小红,为什么张盈死的那天晚上或者是第二天,你不告诉我这件事,现在才告诉我?”陈兴疑惑的望着对方。

    “那天晚上,我都被吓傻了,脑袋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干什么,后来,汪总过来警告了我们,说是这件事对招待所会造成很恶劣的影响,要我们谁也不准乱说话,否则就对我们不客气。”小红有些畏惧的说着,想到了汪财那阴狠的脸色,小红仍是心有余悸,“这两天警察(jǐng chá)来招待所询问我们那天晚上是否看到些什么,我们当晚值班的所有(suǒ yǒu)人都不敢乱说话,我本来也是不打算告诉您这件事的,是这两晚,我都一直在做恶梦(恐怖),梦见张盈变成鬼魂来找我,说我不给她伸冤,她说她死不瞑目。”

    小红说着,忍不住的哭了起来,似乎想到了梦里的场景,双手紧紧的环抱在胸前,整个人缩成一团,“张盈以前跟我是好朋友,什么话都跟我说,她来给您打扫卫生,她经常在我面前说您跟别的领导不一样,是个好官,今天我想了好久,有时候眼睛模糊的时候,都仿佛能看到张盈站在我面前,脑袋里充斥着张盈那死不瞑目的样子,我怕了,我怕我这样会疯下去,如果不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我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也对不起张盈,因为张盈死前经常提到你,所以我才决定把这件事告诉您。”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