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执政党支持{zhī chí}者16日一度{ dù}占领位于弗里敦市中心{center}的反对党党部,把反对党工作{work}人员围困在党部大楼顶层。
我就想描写这样{then}一个平凡人的故事。
华商设法保住财产{fortune}{property}面对动蕩局势,华商积极想办法展开自救。
作为中菲关係”破眥piào}谩暗牟斡胝撸坡杀銮白芡硔President}马科斯之子、现任菲律宾众议院议员的邦邦.马科斯说:“当时,我们是怀着不确定的心情前往中国{China}的,可是一踏上中国{China}的大地,便被中国人民的热情和好客感{gǎn}动了。
海外华侨华人最关心的是,中国政府提出经济{economic}刺激政策的“含金量”,如何{how}保证中国经济{economic}平稳向前发展。
全校600名学生{students}全部{quán bù}来自中国。
小说 > 玄幻仙侠 > 大劫主 > 第七百六十章 童童很乖(一更)

第七百六十章 童童很乖(一更)


    此时这断崖一侧,已是站满了人,所有{suǒ yǒu}人都在看着那一对父子聊天。

    崔管事一脸溺爱{love},小男童乖巧稚嫩,看起来再像一对正常的父子不过,但他们说话的内容,却让人毛骨悚然。一开始{appeared}众修便留意到了这个男童的存在,只觉他气机诡异,身负异样天赋,还以为是搬山一族特意带来的某个人形兵器,哪里能想到,居然是最后一样祭品?

    更没想到的是,这个祭品,还是那崔姓管事的儿子!

    就算是众妖,这时候{shí hou}也有些不舒服,过了一会,才有生着两只鹿角的腾云少主干笑了一声,道:“唉,难怪崔、忡二族,在搬山一脉如此受到重视啊,崔昌先生倍受重用不说,忡小哥儿,也被搬山大哥认作了义子,今日一见,你们对搬山一脉的忠心,当真……”

    那崔管事听到了他口中的“崔昌先生”四个字,脸上便堆起了笑容,正色道:“腾云少主客气了,吾崔氏一脉自千年之前来到了妖域,幸得搬山一脉教导开化,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Brydon}与保障,搬山一脉对我等恩重如山,日月可鉴,大老爷如今需要寻找一位合适的男童当作祭品,选着了我的儿子,正是他的福气,崔某的命都是大长老给的,又何惜一子哉?”

    旁边几位妖域少主听了,倒有不少干笑着点头,饶有趣味。

    倒是那搬山一脉的大老爷搬山荒猿,仍是冷着一张脸,显得面无表情。

    崔昌留意到了搬山荒猿的表情,体查上意,便知道{zhī dao}这位大老爷等的有些不耐烦,便向众妖露出了一个歉意的表情,道:“诸位尊主还请稍待,小老儿这就先把祭品献上……”

    说着领着那小男童来到了崖边,眼神鼓励着他。

    那男童之前说的乖巧,但来到了崖边,只见下方冥河之水翻翻滚滚,时时激起数十丈高的巨浪,巨浪之中,又有着无尽狰狞魔影游走,心下也不免有些怯意,只是踟蹰不前。

    “童儿乖,童儿不要{bù yào}怕,你跳下去,就给搬山族立下大功了,下辈子一定可以{can}托生成搬山族的后人,到时候{shí hou}再和小少爷他们一起{yī qǐ}玩耍,他们就会喜欢{xǐ huan}你了,这不是你最开心的吗?”

    崔昌慢慢的说着,劝说着他。

    小男孩弱弱的抬起了头,看着他的父亲:“他们不会再打我了吗?”

    崔昌忙道:“他们是少爷呀,少爷教训奴才,是天经地义的呀,不能记恨知不知道{zhī dao}?”

    “爹爹,孩儿知错了!”

    小男童终于下定决心,转过了身去。

    但他的脚步仍然未动,只是握着两个小拳头,似乎在鼓舞着心底的勇气。

    崔昌怕他耽误的太久,低叹一声,手掌慢慢按在了小男童的肩膀上,似要一把推下。

    周围的气氛,便莫名显得有些紧张。

    也就在这时候,一直在后面冷眼旁观的方原,脸色变得愈发深沉。

    无法{to be}形容这一刻他的心情,愤怒或是痛恨,失望或是厌恶,似乎都有,也似乎什么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jué de}自己{zì jǐ}如今好像越来越淡漠了。

    这时候明明自己{zì jǐ}应该{yīng gāi}生气,但却偏偏只是感{gǎn}受到了一抹悲凉。

    摇了摇头,他驱散了心头这种虚无的感觉{很爽},慢慢踏上了一步。

    但也就在此时,人群里忽响起了一个声音:“慢着!”

    这个声音,使得方原微微一怔,转头看了过去,众妖也跟着转头,却见说话的乃是黑暗之主派了过来的四个人中,身材瘦长的那人,他的声音也经过了法术的变化,听不出原来的模样,只显得冷冰冰的,道:“非要用这么一个人族的小孩子来献祭给冥河么?”

    搬山荒猿看了他一眼,面色不愉,冷声道:“阁下信不过我搬山一脉推衍出来的法门?”

    那人冷声道:“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不用你们妖族的小孩?”

    这一番话却说的场间立时有些紧张。

    众妖脉少主,本来就对这四个人过来争夺魔道异宝的外来人保持着敌意,忽然又听到了他这番明显有些挑衅的话,心里那股子敌视之意便更明显,目光冷冷看来,已有杀意。

    而搬山荒猿也脸色微变,只是脸色微冷,一时没有开口。

    不过也就在这时候,那搬山一脉的管事崔昌,忽然上前了一步,作了四个揖。

    他脸上带着卑微而谦卑的笑,道:“诸位尊上莫急,且听小老儿一言,此事是小老儿我完全{wán quán}自愿的,可不是大老爷强迫了我,毕竟,之前小老儿便得大老爷看重,一起{yī qǐ}帮着推衍,心里最是清楚,这最后一个祭品,可不只是要找个小男孩,还得是身负魔神血脉才行,妖域之中,这等血脉甚是罕见,幼子却恰好合适,想必这也是上苍特选了他来帮大老爷……”

    “牺牲幼子一人,换得妖域崛起,吾儿,死的值呀……”

    他说的话,很大度{ dù},很体贴,似乎也很理性。

    周围却出现{chū xiàn}了一片更压抑的沉默,只有间或几声妖脉少主们的轻笑。

    “上苍没有这么浑帐!”

    那四个黑影里,身材娇小玲珑的人忽然也冷声开了口,道:“他是你的儿子,你却要把他献祭,若真是对搬山一脉这么忠心,那为何不抱了你这儿子,一起跳到冥河里去?”

    崔昌听了这话,立时脸色微变。

    但他只是顿了一顿,便缓缓开口,脸上带着一抹平静的表情,声音朗朗,道:“倘若我搬山一脉,需要小老儿跳下去,那小老儿绝不惜此贱命!”

    ……

    ……

    周围气氛,一时压抑至极,那两个开口说话的黑袍人,也被此语噎住。

    周围一众妖脉少主,在这时候也已按捺不住,那腾云少主冷笑道:“这是看在了那一位的份上,才允许{allow}你们来与我们共谋大自在神魔宫的造化,如今宫门都还没有进去,你们倒要先心疼起了人族小孩来,若是不同意将他血祭,那你们倒说说这造化取还是不取?”

    “不错,可以{can}请你们一起进去便极好,居然还有这么多意见{remark}?”

    “时间不多了,还要继续在这里啰唣吗?”

    “……”

    “……”

    一片冷硬声讨之中,气氛渐渐紧张了起来。

    但也就在这一片剑拔弩张之际,忽然间那个站在了崖边的小男童,鼓起了勇气,转头脆生生的说道:“你们不要{bù yào}说啦,童童听大老爷的话,听爹爹的话,不听你们的话!爹爹说了,童童立下了大功劳,下辈子会托生成妖怪的,童童喜欢{xǐ huan}做妖怪,不喜欢做人……”

    说着话时,他居然两只小手轻轻张开,主动向着险崖下方跳了下去。

    像一只小鸟跳进了火山里。

    身量虽小,但在这时候却显得很是坚毅。

    “你……”

    谁也没想到这小男孩会主动跳进冥河之中,一时场间大乱。

    那四位黑影之中,身材玲珑那个离得近些,急忙伸手去拉那个小男孩,可是他速度虽然快,却没想到,就在他手指堪堪抓到了那小男孩身上时,那小男孩却忽然转过了身来,生气的向着他的手打了一下,同时身形在半空之中诡异的消失,再出现{chū xiàn}时,便已到了崖底……

    ……这是他的天赋!

    他能被选中为血祭之物,便是因为他是身负魔神血脉,拥有天赋。

    哗啦!

    在那小男童靠近了冥河之水的一霎,那冥河之中的河水,便忽然间间飞卷百丈,犹如一只巨兽,迫不及待的将小男童一下子卷了进去,倾刻间落进了冥河之中,再无动静。

    这个小男孩,用自己的天赋,帮自己完成了献祭。

    冥河水太急,他这一变化又太快,以致于无人可以救他。

    方原在这一刻,也忽觉得{jué de}身体有些冷,这一幕的出现出乎他的意料。

    他急闪身到了崖边时,却只看到了那男童被冥河水吞噬的一刻,小脸上露出来的笑容。

    那笑容有些得意,也有些期待,以及些许的恐惧……

    方原的心脏猛烈的缩了一下。

    心里生出了一种无法{to be}形容的失落之意,如惊涛骇浪。

    好在,这时候没人关注他,所有{suǒ yǒu}的妖脉少主,以及跟随着{Along with}他们的妖侯,皆在这时候看着那位刚才想要伸手抓住那个小男孩的黑袍人,目光不善,隐隐露出了些讥嘲与杀意。

    而那个黑袍人,还僵着伸了出去的手,没有收回来。

    搬山荒猿,扫了一眼险崖之下,正渐渐平息的冥河之水,脸上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伸手制止了那些妖脉少主们蠢蠢欲动的杀意,慢慢看向了那个手掌还僵在空中的黑袍人,轻轻笑道:“这位道友,我也知道你心间不满,但你总可以看得出来,他们都是自愿的!”

    他说的是“他们”!

    意思就是指无论是崔昌,还是小男童,都是自愿的。

    确实是自愿的,如果不是自愿的,那他的这一场献祭根本不会成功{chéng gōng}。

    身材矮小的黑袍人沉默了下来,默不作声。

    下方,冥河之水平息了。

    幽幽荡荡,魔影消散,化作一条平静流湍的河流。

    在这一片沉默里,方原的目光从那几位身披黑雾的人,以及众妖脉少主,他们身后的妖侯,还有出身人族的两位妖侯崔昌与另外一个人的脸上,慢慢的,认真的扫了过去。

    然后他忽然笑了笑,挥挥大袖,道:“继续走吧!”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