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我割了小女孩《nǚ hái》的喉咙就是一个冷血的杀人魔吗?不、不,我是喜欢《xǐ huan》小孩的!
盖瑞表示,心脏就像我们另外一个大脑,可以《 kě yǐ》处理各种讯息,因此《 yīn cǐ》一个人的精神灵魂就有可能《kě néng》跟着移植到另一个人身上;另外他还说到心脏与心脏之间也能传递负面能量,像是环境中当有人压力过大时,旁人也会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2006年,Valentina已经《yǐ jing》74岁,当她听说25岁的Sergei曾来到2006年时,布满皱纹的脸充满了泪水,她表示,自那年Sergei从大家身边失之后,就再也没人见过他了
我不会原谅他!他已经《yǐ jing》做错一次了,现在又龟缩起来,如此自私,如此懦弱,他真是个胆小鬼!
感《gǎn》染后,人体免疫系统顽强抵抗,导致出现《chū xiàn》类似感《gǎn》冒的症状;再后来,弓形虫进入停战状态,免疫系统和抗生素拿蘅赡魏危蛔钪眨浇?入完美的平衡,不会再出现《chū xiàn》任何的症状
Mike the Headless Chicken #miketheheadlesschicken #fruita #colorado #art #sidewalkart #charmingdowntowns #goexplore #hammockstocoasters pic
原来,赛艇社团的学生《students》几天前到湖边训练时,捡到一朵玫瑰,上头还别了一张纸条,写着
英国的Crufts Show是世界《shì jiè》上规模最大《largest》,也是争议性最大《largest》的狗展之一,已经有120多年的历史《lì shǐ》,每年吸引近3万只不同品种的狗狗参展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61章 菲儿,妈妈保护你!

第161章 菲儿,妈妈保护你!


    唐茉茉挂断电话,火速冲了出去。

    香取由美满意的微笑起来。

    这时,电话再次响了起来,看到流川龙之介几个字在屏幕上跳动,香取由美脸色一变,她又是怨毒又是兴奋的盯着屏幕看了许久,才慢慢的接通了电话。

    “立刻《gogo》放了乔暖菲,否则东京湾就是你最后的归宿。”电话里传来流川龙之介冷酷低沉的声音。

    香取由美手心微微冒汗,强作镇定,“流川少爷可别说大话,恐怕在我沉入东京湾之前,乔暖菲已经变成当红小电影《diàn yǐng》女主角了。”

    “你想怎么样?说出你的条件。”流川龙之介依旧很冷静,似乎并没有被香取由美吓到。

    “很简单,二十分钟,自己《his》一个人到港口的二十三号仓库来,流川少爷可千万别迟到,也千万别带无关人等,否则……呵呵,流川少爷你懂得。”说完,香取由美挂断了电话。

    “该死!”流川龙之介一拳砸在书桌上,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对身边的助理说道:“立刻《gogo》追查刚才那通电话的来源。”

    “是!”

    流川龙之介火速开着车朝港口赶去。

    西餐厅内,乔暖甜并没有发现自己《his》的一举一动全被一双一双杏眸看进了眼里。

    等到乔暖甜离开《absence》了,那倒身影才急急忙忙从隐蔽处冲了出来。

    纤细优美的身形,虽然已经到了中年,但脸蛋依旧美艳不可方物,身材纤细惹人怜爱,这个女子正是乔暖菲的生母流川夫人!

    流川夫人没想到自己出来吃顿饭居然能意外遇《打炮对象》见乔暖菲,爱女心切的流川夫人便悄悄尾随乔暖菲到包厢门口,本想等她吃完饭,和她说上几句话呢。

    没想到,却让她撞见了乔暖菲薄秚icket》蝗讼莺Φ娜獭

    握紧拳头,流川夫人的目光紧紧盯着电梯层数跳动的数字。

    最终,电梯停在了十八楼!

    在十八层!流川夫人强迫自己深吸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后,立刻走进电梯,同时拨通了酒店《hotel》经理的电话。

    还好是这家酒店《hotel》,经理和她曾有过一点交情。

    五分钟后,身着一身酒店服务《services》员服装,推着一辆清理车的流川夫人出现在酒店的十八层。

    她一边冷静的敲门,一边偷偷打量着门内的情景,希望《hope》能快点找到乔暖菲。

    还好流川夫人运气不错,当她敲到第三扇门时,门内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声音,紧接着房门被人打开了。

    一个身材魁梧,样貌凶恶的男人谨慎的探出头来,“你是谁,有什么事?”

    “先生,现在是客房服务《services》时间,我是来打扫卫生的。”流川夫人垂下眼睫,偷偷从门缝朝里面张望。

    “不需要不需要!”男人一看是服务员来做客房服务,立刻摆摆手表示不需要。

    房间内,乔暖菲迷迷糊糊听到门外传来客房服务的声音,她立刻挣扎,发出微弱的呼喊声:“救命!救救我!”

    听到乔暖菲的声音,流川夫人立刻断定女儿就在房间里!

    怎么办,她得想办法救她出来!

    房间里的男子听到乔暖菲的声音,脸色微微一变,立刻一把关上了房门。

    站在门外,流川夫人急得团团转。

    突然,她眼角的余光瞄到了楼层顶端的消防报警器,立刻灵机一动,计上心头。

    不再迟疑,她拿出打火机,将被单点着,高高举了起来。

    烟雾在走廊里弥漫开来,报警器感应到烟雾,立刻开始《appeared》自动运行。

    “呜……呜……”报警器响了起来,走廊里的蓬头开始《appeared》洒水灭火。

    房间里的住客听到火警铃声,也全都慌慌张张跑出了房间,整个十八层乱成一团。

    流川夫人悄悄躲在暗处,过了一会儿,果然,关押乔暖菲的房间也打开了门,房间里负责《Responsible》看押乔暖菲的人终于沉不住气了。

    比起完成这单生意,显然保住小命更重要《important》。

    房间里的男人们立刻也跟着人群冲出了房间。

    流川夫人乘机潜进了房间,看到乔暖菲神智迷离,被人绑在床上的惨状,她急忙解开绑住乔暖菲手脚的绳索,背着乔暖菲逃出了房间。

    一直监视着客房里动静的香取由美通过监视器看到了这一幕,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该死的废物,居然这么轻易就被流川夫人的小花招骗了!”香取由美气得扔下手中的酒薄秚icket》⒖ 拨通了刚跑出房间的几个壮汉的电话。

    而此时,流川夫人已经带着乔暖菲悄悄的走楼梯下楼了。

    “你们这群废物,根本没有什么火灾,你们被人骗了,乔暖菲已经被流川夫人救走了!你们还不赶紧给我追!”香取由美朝着电话那头的手下们大发雷霆。

    “是,香取小姐!”壮汉们这时终于反应过来,赶紧往回冲。

    可惜房间内早已空无一人。

    “快,她们一定还没有走远!”几人兵分两路,一路走电梯,一路从楼梯追赶,想要堵住乔暖菲和前来救她的人。

    流川夫人带着乔暖菲气喘吁吁的出了酒店后门,身后立刻传来一声大喊。

    “她们在这儿!快抓住她们!”

    闻言,流川夫人吓了一大跳,她咬紧下唇,顾不上休息,立刻拖着乔暖菲上了自己的车子,然后火速发动车子,不要《bù yào》命的朝着追过来的壮汉们撞了过去。

    壮汉们赶紧闪开,却正好给了流川夫人带着乔暖菲逃离的机会《offer》。

    眼看着前方流川夫人的红色法拉利在视野中渐渐缩小,壮汉们低咒一声,立刻也上了车,开始追赶流川夫人和乔暖菲。

    一路上,流川夫人不知闯了多少个红灯,她将油门踩到最大,好几次都险象环生,可身后的追兵却如同跗骨的蛆虫一般,对她们紧追不舍。

    “该死,该怎么办呢?”流川夫人狠狠的锤了一下喇叭。

    拥挤的城市《chéng shì》街道上,身后的车渐渐追上了流川夫人的车,甚至还嚣张的几次撞击流川夫人的车尾。

    流川夫人咬咬牙,决定孤注一掷,她猛地一打方向盘,将车子拐进了旁边的小巷子里。

    小巷子里幽深狭窄,很快,前方就没有路了!

    “该死!”流川夫人低咒,赶紧扶着乔暖菲下了车,“菲儿,我们得赶紧下车!”

    流川夫人扶着浑身发热发软的乔暖菲下了车,两人跌跌撞撞的沿着小巷子朝深处走去。

    一直追在两人身后的追兵很快也追了上来。

    “老大,怎么办,前面没路了!”

    “该死!”满脸横肉的壮男狠狠的一拳砸在椅背上,“下车,我就不行我们这么多人还抓不住她们两个女流之辈!”

    “老大,我知道《knew》这里的地形,虽然小路很多,但是《But》出口《chū kǒu》只有一处,只要我们收住那个出口《chū kǒu》,然后前后夹击,一定能抓到他们!”一名手下刚好对这一带的地形比较熟悉,于是立刻建议到。

    “好,就按你说的办!”老大点点头,同意了手下的建议。

    “你们几个去把出口给我守好,你负责《Responsible》带路,其他《other》人跟我一起《yī qǐ》进去找她们!”

    壮汉将手下分成两组,开始对乔暖菲和流川夫人展开前后夹击的攻势。

    一边是熟悉地形的黑社会,一边是两个弱质女流。

    就在流川夫人看到巷子的出口,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时,突然,几个强壮的身影突然从巷子口冲了过来。

    “快,抓住她们!她们在这儿!”

    “糟糕!”流川夫人暗叫不好,转身正想逃,却发现身后的追兵也已经追了上来。

    “呼呼……臭娘们,还真能跑!”壮汉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怒骂道,“哼,可惜你再能跑,还不是逃不出老子的手掌心!”

    “你们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们?你们是要钱吗?我很有钱,我可以《 kě yǐ》给你们很多钱!”流川夫人将乔暖菲护在身后,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开始跟壮汉们交涉。

    “呸,你能给老子几个钱,老子要的是乔暖菲这小妞!回头,给她拍几个够辣够味的片子,一定能赚翻,更何况她可是大明星《superstars》,想尝尝她的味道的有钱人多得数不清,有了她这棵摇钱树,老子还愁没有钱花么?还有你,虽然年纪大了点,不过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呀,说不定不比乔暖菲这小妞差。”壮汉露出猥琐狰狞的笑容,一步步朝两人走了过来。

    “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报警了!”听了壮汉们的话,流川夫人变了脸色,哆哆嗦嗦拿出手机就要报警。

    “该死的女人,你想干什么!”壮汉看到流川夫人拿出手机,立刻脸色大变。

    急忙快步上前,一把抢下流川夫人的手机,狠狠的砸在地上,一脚将手机踩得粉碎。

    “女人,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壮汉狠狠给了流川夫人一个耳光。

    流川夫人觉得《felt》眼前一花,耳中一阵嗡鸣,口腔中弥漫着一股腥甜味,有温热的液体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流川夫人被打得跌倒在地上,乔暖菲软软的身躯因为缺少了支撑也倒了下去。

    看到流川夫人为了保护自己被壮汉打伤,乔暖菲心中闪过一丝异样的酸涩,泪水顺着本就有些模糊不清的眼睛流了下来。

    这个曾经陷害过她的女人现在竟然拼尽全力,甚至不顾自己的安危只为了就她!

    乔暖菲艰难的伸出手想要抓住流川夫人的衣角。

    反手握住乔暖菲伸出的手,流川夫人整个人扑到乔暖菲身前,老母鸡护小鸡仔一般护着乔暖菲,坚定的对乔暖菲说道:“菲儿别怕,妈妈保护你!”

    看書惘小说首发本書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