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据了解,黄亮轩虽然来自政治世家,但没有选择从政的他平时非常低调,就连亲人的竞选活动中也鲜少现身
我想跟说,我从头到尾都不想离婚『divorce』,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如果坚持上法院,我陪,我也想好好跟法官说,我有多么爱『ài』你、爱『ài』这个家,这样『zhè yàng』我至少有一个听众,不像这些年每当我对说
,因为英国需要时间为脱欧谈判做好?时福?诖蠹业哪勘昝魅分?埃?换崞舳?锼贡咎踉肌K?说,为了使脱欧程序合理、有建设『building』性地执行,她希望『hope』能与梅克尔,以及欧盟的同伴们密切合作『hé zuò』,
因此『therefore』,警方研判枪手是预谋性的犯案,其背后应还有主使者,但因被害人本身就是个争议性人物,恩怨情仇纠葛更是错综?}杂,据了解,检警目前是以追查枪手身分为,且已进一步的掌握特定对象,正在过滤清查其行
但是『But』没多久他就听到身后有许多『xǔ duō』人不断地在尖叫,正当他觉得『felt』不对劲时,一辆大卡车以飞快的速度『attitudes』从他们身旁奔驰而过,他当下的想法是
小说 > 都市异能 > 都市大亨 > 《都市大亨》第二卷 第474章 副司长?

第474章 副司长?


    看着统计的十分详细的数据,陈兴眉头都皱了起来,“这还只是报上来的数据,还不算那些没统计到的贫困学生『students』,整个国家真正的贫困学生『students』又该得有多少?”

    “总之是不会少。”林玉裴被陈兴问得一怔,只能如是回答着,这个问题『wèn tí』,她从来没有想过,哪怕她是在主管全国教育『 jiào yù』工作『gōng zuò』这样『zhè yàng』一个最高部门工作『gōng zuò』,林玉裴也从没想过有多少学生上不了学,又有多少学生还坐在那残破的教室,冬天连一块挡风玻璃都没有的教学楼里上课,有多少学生连一顿饭都吃不饱,饿得面黄肌瘦,养尊处优的林玉裴没去想过那些。

    尽避林玉裴也有跟随过部里的领导视察过边远山区的教学条件,真实的情况让人不忍目睹,特别是看着那些学生连一件新衣服都没有,身上穿着的都是破旧的满是补丁的衣服时,林玉裴内心也有触动过,但她自认为那些事不是她该去操心的,领导们都不操心,她一个小吧部闲操这份心干嘛?林玉裴并没真正放在心上过,她脑子里想的更多的是如何『rú hé』去获得更高的职位,司里的副司长陈丹英就是林玉裴一直想要超越的目标,同样是个女的,陈丹英也只不过大她两三岁,人家现在却是副厅了,而她只不过是个副处,还是靠着跟王荣岩的关系换来的。

    “一直喊着要做大做强教育『 jiào yù』,成为『Become』一个教育强国,每年有那么多公款吃喝,公款旅游『travel』,数以千亿记,却舍不得多投取篴ttitudes』胍坏阕式鹪诮逃希固甘裁闯晌築ecome』教育强国。”陈兴将表格细看了一遍后,颇有些气恨,差点就拍了桌子,他的怒火来得毫无征兆。

    林玉裴显然也是被陈兴这没来由的火气给吓到,怔了好一会,才小心的看了陈兴一眼,“陈司长,这话您可得慎言,要是传出去,恐怕会让一些人不满。”

    “我说的是实话,有谁不满,大可以『 kě yǐ』来撤我的职。”几年的官场磨练,让陈兴有了一定的城府和心机,甚至为了达到自己『zì jǐ』的目的,陈兴也会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本质上来说,陈兴也不见得就是个好官,但不可否认,陈兴骨子里的血性还在,他也还是一个真正想干点实事,有良知的官员。

    “陈司长,您要是有什么火气,可以『 kě yǐ』继续发泄,我什么都没听到。”林玉裴苦笑,有点无法『to be』明白陈兴的反应为何会突然间变得这么大,他还没见陈兴动怒过,今天却是在谈这个贫困学生的事上火气十足。

    陈兴深深的瞥了林玉裴一眼,他知道『knew』自己『zì jǐ』今天说的话委实有些冲动,这些话传出去,在领导眼里,只会觉得『felt』他不成熟,甚至是会产生不满,如果有人要拿他的话做文章,也可以指责说他的话是在影射部里的领导不作为,至于公款吃喝,公款消费,哪个部门没有?陈兴刚才所说的话无疑很容易被人拿来作为攻击『aggressive』的口实,而此刻办公室只有林玉裴一人,日后要是传出去,那只能是从林玉裴嘴里传出去,林玉裴此时是在表明她的态度。

    陈兴突发火气,林玉裴一下子也老实了许多『xǔ duō』,原本还存着挑逗的心思,这会算是安分了,道,“陈司长,您想要办一个助学工程的话,恐怕光靠咱们部里的资金是不够的,先不说部里能批下来多少资金,就算是有,怕是也不多,还得从其他『other』渠道想办法。”

    “当然不能只靠部里的财政资金,那样只是杯水车薪,还得从社会上募捐,多号召一些企业『qǐ yè』家参加,也可以和一些慈善组织一块合作『hé zuò』。”陈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又道,“其实还是得靠国家的支持『support』,还有地方各级政府,只要每年压缩一点无谓的公款支出,都不知道『knew』能让多少学生上得起学。”

    “这可就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了,中央政府那么多文件也控制不了公款吃喝啥的,我们个人更是起不了什么作用了。”林玉裴耸了耸肩,她这会也说不清对陈兴是什么感『gǎn』觉,陈兴十多天前刚说要做这个事的时候『shí hou』,林玉裴心里还以为陈兴无非是想搞一个形象『image』工程,给自个捞点名声和政绩,作为升迁的资本,眼下陈兴的表现『performance』,却是出乎她的意料,林玉裴看得出来,陈兴和部里的其他『other』官员不一样,他是真的想做点事。

    “不说这个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事业是一个长远的事,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出什么改变的,我们作为主管部门,尽自己的努力让更多孩子能够上学也就不枉当这个官了。”陈兴看了看林玉裴道。

    傍晚,陈兴下班后走到大门口,一辆奔驰就及时的行驶了过来停在了陈兴面前,陈兴朝驾驶位上的薛大宝看了一眼,笑着打开车门上车。

    “能让薛总亲自开车来接,我是不胜『shèng』荣幸呐。”陈兴笑眯眯的说道。

    “啧,陈兴你就别来拿我开涮了,我这升斗小民能跟您这个部里的大领导一块吃饭,那才是我的荣幸。”薛大宝笑着摇头,他是下午给陈兴打电话约了晚上一起『yī qǐ』吃饭,知道有这么个老同学当了大官,薛大宝自是要极力的维持好同学关系。

    “我这可是连中层干部都算不上,还大领导呢,你这不是在嘲讽我吧。”陈兴笑骂道,和薛大宝说话,习惯了口不择言,陈兴也喜欢『enjoy』这种相处方式,朋友之间就该少些心机,多些真诚,因为那天晚上薛大宝的仗义表现『performance』,他对薛大宝这个老同学还是认可的。

    和薛大宝说笑着,陈兴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拿起号码一看,是陈中伟打来的,陈兴接了起来。

    “陈司长,晚上张锋那小子又要来赌钱了,他已经『have been』欠了几百万高利贷没钱还,估计晚上来又是打欠条,陈司长您打算什么时候『shí hou』收拾他?”陈中伟说道。

    “好,晚上我过去,你们先跟他慢慢玩,我到了之后给你打电话。”陈兴迟疑了一下,点头道。

    陈兴挂了电话,薛大宝却是好奇的问道,“陈兴,啥事呀?”

    “没啥事,待会有点小事要处理一下,不过不耽误跟你这个老同学吃饭,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老同学的面子可不能不给。”陈兴笑了笑,眼神散发着寒芒,张锋跟张馨兄妹俩的这档子事总要解决『jiě jué』,他要弄清楚那天晚上的事实真相,如果真的是他酒后乱来,那陈兴也认了。

    薛大宝选择在了香格里拉酒店『jiǔ diàn』宴请陈兴,豪华的大包厢里只坐了他们两个人,两人也不着急吃饭,薛大宝吩咐酒店『jiǔ diàn』的服务『fú wù』员去端一套茶具过来,就将自带的上好龙井拿了出来。

    “想当年,我们都还在读书的时候,年少寒微,如今大家都过了而立之年,有人发达了,有人接着苦逼,有人努力的赚着奶粉钱,有人已经『have been』在为养老钱打算,有人整天过着潇洒的生活,不愁柴米油盐酱醋茶,有人为了生计,白了头发秃了顶,回头想想大学四年,那些年,大家一起『yī qǐ』傻逼的日子才是真乐呵,现在踏上社会,真心朋友交不到几个。”

    薛大宝看着陈兴,感『gǎn』慨的说道,同学之中,或许就是陈兴的成就最高了,想想大学的时候,陈兴整天守着女朋友赵晴风花雪月,两人谈恋爱都谈到图书馆去了,谁又能想到陈兴会有这么大的成就?

    真要去细想,一切都是意料之外又仿若是意料之中的事,陈兴的学习成绩在班上那是没得说,一等奖学金名单上的常客,又是校学生会干部,人家虽然和女朋友打得火热,但其他事情『shì qing』同样搞得风生水起,是大家公认的才子,陈兴能有这成就,似乎也不是一件让人很意外的事。

    “像我们这种才是年少寒微,你堂堂薛家大公子,跟我们可不是同一阶级的,你说这话也不怕闪了舌头。”陈兴笑着摇头,大学时候不知道薛大宝的家境也就罢了,现在知道薛家经营着全国知名的高档家具连锁店,各大城市『cities』都有分店,陈兴可就认为薛大宝大学时候真的是在扮猪吃老虎了。

    不过话说回来,薛大宝那时候是真低调,也没见他表现得像一个富家公子一样,花钱大手大脚的,起码陈兴就没听过薛大宝如何『rú hé』如何的,倒是费明,家里就老头子在当官,却是很爱炫耀,身上拿出来的通常也都是大把的钞票『ticket』,那时候还有人私底下在说费明的老子绝对是个贪官来着,不然哪来的钱供他挥霍。

    “陈兴,你就别提了,大学时候,我爸说是为了养成我艰苦奋斗的作风,严格控制我的经济『jīng jì』开支来着,每个月只给我一千块的生活费,一毛钱都不多给,弄得我整个大学时代也都苦逼的很,扣掉抽烟钱,每个月能花的也就那七八百,还要吃饭呢,你说我能潇洒得起来嘛,还不是跟你们一样,都是赤贫分子呀。”薛大宝苦笑道。

    “我说就你们家那个财产『fortune』『property』,少说也得十几个亿吧,怎么大学时候就没见你表现得像个富家大少呢,敢情是财政大权被人掐住了。”陈兴笑道,听薛大宝这么一说,陈兴倒是对薛大宝那素未谋面的父亲挺佩服的,人家在孩子的教育上挺有见识。

    “没办法,我爸就是那个性格,决定了的事,那是谁都改变不了,我也就是大学毕业后,才能够有一定的经济『jīng jì』自主权,可以调动一部分家里的资金。”薛大宝笑了笑,目光在陈兴身上转了一下,薛大宝笑道,“陈兴,我记得我最后一次听到你的消息是说你在市委政研室上班呢,还是黄明无意中说起的,他说你这辈子就抱着铁饭碗不放了,衣食无忧,不会大富大贵,也饿不死,怎么我一个没注意『zhù yì』,你就调到京城来了『lai l』,还成了副司长?嘿,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哦。”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