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ETtoday东森新闻云》特别整理台北、新北共11个人气露营地,不用舟车劳顿,就能来到户外、山里享受被大自然『zì rán』围绕的幸福感『sense』
以主要『main』一日券为例,一般票『piào』从6900日圆涨为7400日圆;12-17岁国、高中生学生『xué sheng』票『piào』从原本6000日圆涨为6400日圆;4-11岁儿童票从原本4500日圆涨为4800日圆
,由世界『world』名厨亚伦杜卡斯领军组成国际评审团,吸引超过150国、1300位主厨共同参与这场盛宴,第二届
暖胃补气的红豆汤圆,热呼呼的上桌,建议先吃,汤圆煮的不软烂,恰恰好的口感『sense』
登楞~ 主菜登场,两磅重的法式波士顿活龙虾本人!!全部『quán bù』虾肉都已经『yǐ jing』被仔细剥离,非常容易食用,视觉效果与香气都很诱人,还听到隔壁桌说
的五彩滩,有额尔齐斯河穿其而过,这条中国『zhōng guó』唯一『wéi yī』注入北冰洋的河流,也造就了五彩滩的传奇
风格『manner』,浓浓的复古氛围让人流连忘返,提供的食物『shí wù』甚至相当在地化,竟有其他『other』星巴克都没有的酥烤菠萝油
五彩滩一河两岸,南北各异:南岸,有绿洲、沙漠与蓝色的天际相合;北岸,是悬崖式的雅丹地貌,山势起伏、颜色多变
小说 > 玄幻仙侠 > 丹道武神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再遇背药人

第三百一十一章 再遇背药人


    雨下的更急,黑云看起来更低了……

    可裘绝刃发现了蹊跷,头顶如同黑布的云彩低的有些反常,顶多也只比三层房屋高上一些,像是站在房顶上伸手就能捞上一把云雾!

    这片区域『regional』下的雨也渐渐不同——

    下的不是雨,而是刀片!

    雨水凝聚而成,薄如蝉翼,小如雨滴的刀片!

    裘绝刃微微一动,身上顿时多了急道细微的刀口,又窄又浅,看上去根本就没有伤害。

    但是『But』双拳难敌死守,再厉害『lì hai 』也架不住人多。

    裘绝刃丝毫不怀疑,只要这个人动一动手指,那雨刀就能顷刻间劈头盖脸地将他活剐!

    裘绝刃朝着四周拱了个手:“不知阁下是哪路风哪道雨?不如说出来亮个招子,兴许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也说不定。老子……在下嗜尸双煞裘绝刃,另有一位师弟叫裘百尺,阁下若给两分薄面,还请出面一叙!”

    裘绝刃话没说完就停了下来,从远处缓缓走来一个身影,这个人不是从皇宫走出来,而是和江长安一样要从外界进入皇宫去。

    只是这一身打扮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生活在宫中的人。

    来人越走越近,云雾中身影也是越来越清楚。

    裘绝刃眼睛差点掉出来,来人七八十岁的年纪,身子骨还很硬朗。

    但就像是村间采药农夫,戴着一个破了洞的暗黄色草帽,泥黄色的破布衫。

    正是天寒地冻的天气,他的双手的衣袖和双腿的袖子却都是高高撸起,赤膊上阵。

    脚下也是踩了一双草鞋,背上背着一个草药箩筐,皮肤黝黑,唯一『wéi yī』一点稍微干净的白色也是嘴上和下巴留的一撮白胡子。

    裘绝刃实在是不愿相信『xiāng xìn』眼前的人就是能轻易将他抹杀的人。

    老人带着笑意,没有搭理,而是径直走到栽倒在司徒玉凝怀中的江长安面前。

    司徒玉凝还道是这泥泞老汉与裘绝刃一丘之貉,双手拼命地护住江长安,满脸杀气腾腾。

    老汉见景更觉得『felt』好笑:“呵呵,女娃娃,你放心,我与这位小哥虽然不过是才一面之缘,但却看他顺眼的很,不会伤他的……”

    虽说换了珏皇子的面容,但老人还是一眼认了出来,呵呵笑道:“许久不见,小哥近来可好?”

    江长安气若游丝,朦朦胧胧看清来人,惊讶道:“前辈,是您……”

    眼前背着药篓子的人正是江长安进入京州城前,在城东十里外的题诗壁遇到的神秘老者,没有想到再相遇会在这样『then』的情景,这样『then』的天气下。

    见两人真的相识,司徒玉凝也松了口气。

    裘绝刃心中阴晴不定,道:“别人都说皇宫之中早先有九大供奉,都是老妖孽一般的存在,不论是性格或是癖好都是极其独特,身穿破烂背着药篓子,倘若在下没有猜错的话,阁下是‘丹痴尚大山老人’?”

    背药篓子的老者没有答话,看了江长安两眼之后道:“还能走吗?”

    “能。”江长安咬牙强撑着说道。

    司徒玉凝心有不忍,扶住这他的身子,踉踉跄跄地站起。

    “不错,呵呵。”

    尚大山笑着微微点头,回身看向了一直不敢妄动的裘绝刃。

    裘绝刃一直都是飞扬跋扈的性子,而此刻却没有丝毫不满,站的端正,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学生『xué sheng』等待先生的说教。

    尚大山道:“嗜血双煞?”

    “不敢!”裘绝刃立马说道,生怕迟了一分。

    尚大山道:“倘若我这个老人家没有记错的话,你师父是‘独臂大慈悲菩萨’?”

    裘绝刃连忙道:“家师还常常在弟子面前提起您老人家……”

    “是吗?我倒是好奇他是怎么说的我……”

    &

    “这……”裘绝刃面色发苦,他本就是随口说的这么一句,他倒是听到师父说过这人的事。

    但尤其最为奇怪的是每当师父讲到宫中九位供奉其他『other』八位都是细究根本,唯独到这位丹痴之时,闭口不言,只知道『knew』皇宫中有这么一人,但是『But』所知甚少。

    尚大山笑道:“上次见到你师父时,已是二十年前的事情『shì qing』了,只是那时他还不是独臂……”

    裘绝刃道:“原来前辈和家师乃是故友……”

    尚大山道:“朋友?呵呵,可能『kě néng』是吧,如果我没有将他那条左臂卸掉的话……”

    裘绝刃脸色巨变,冷汗从额上涔涔流淌,背上的袍子被浸得湿透。

    他此刻终于明白为什么他的师父从未在他的面前提过这个人。

    试问谁会在自己『his』弟子面前去提一个让自己『his』大失体面之人?

    “呵呵……”裘绝刃现在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尚大山还在笑,只是那笑在他眼中却如是恶魔的笑容,令人毛骨悚然。

    “你在害怕?”尚大山问道。

    “弟子为何要怕?弟子见到家师昔日故人,高兴还来不及……”裘绝刃装傻道。

    尚大山笑道:“放心,我一个一只脚迈进棺材的人是不会向小辈出手的,要找,也是要找你的师父才对……”

    裘绝刃眸子一亮,道:“既然如此,看上去前辈还有故人要叙旧,晚辈就不打扰了。”

    裘绝刃拱手行了个礼,正要退去,却又听尚大山的笑声更加响亮:“他是故人,你不也是故人?依我这个老人家的话,你也留下来如何『rú hé』?”

    “不敢!今日来的仓促并未带什么礼物,等他日!等他日弟子必定备上厚礼登门拜访!”

    裘绝刃第一次这么地恐惧,面对大怒的独臂欢喜慈悲他没有这么害怕,但是现在却生出一种切实的恐惧!

    发自心神最底处,最原始!也最剧烈!

    裘绝刃口中说着,身子已经『yǐ jing』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头也不回地乘风飞起。

    一时间,风雨骤急!

    天上黑云响动闷雷,裘绝刃双腿只是刚做动作,脚下的雨滴竟以他为中心『center』荡开一个十米大的圆。

    圆形边缘处雨水平地而起,如同蜘蛛结网织布一般凝丝打结,只是眨眼功夫,已经升起一个水牢!

    裘绝刃挥手成刀砍在水幕之上,可奇怪的是仿佛每一滴水都能够卸取篴ttitudes』ヒ坏懒α俊

    万千滴雨水凝聚成水幕,而水幕将这道攻击『aggressive』分为万千道,分而击散!

    只是眨眼一瞬,水花溅起,凶猛攻击『aggressive』力道被这些水滴消去。

    裘绝刃面色露出凶狠,算是完全『wán quán』撕破了脸皮。

    可正当他起身奋力一搏之时,那剩下的六个坛子异人相继发出痛呼惨叫声。

    坛子连带着坛中之人一同化成黄水,顺着雨水落在地上,竞相冲散。

    仿佛那天上落得不是雨水,而是硫酸!

    弹指间,六个泉眼境初期强者湮灭!

    江长安忘记了伤势疼痛,此刻心中只有震惊。

    裘绝刃颓然坐倒在地,异人和宿主就像是魂灵与契主一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今所有『all』的异人被毁,他的丹田心魂也受到了惨痛的打击。

    但相对于**上的伤痛,更严重的是他心灵上所受到的冲击。

    裘绝刃这才知道『knew』,自己在对方的手中不过就像是一只蝼蚁。

    尚大山老人肯与他交谈上几句,就是因为他是蝼蚁,没有杀他,也是因为他仅仅只是蝼蚁。

    尚大山道:“小子,老人家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就急着走是不是不太礼貌?话说回来,我本不该『never should』朝你这种小辈出手,但是这位小哥遭你毒手,所以老夫也顾不了许多『many』了,只能请你也去皇宫一趟待些日子,呵呵。”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