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装?I的碗公和脸盆差不多大,号称要10个人才〖牛B人物〗吃得完,而且〖but〗料多实在,网友都说,来这里吃?I就像在巨人国,不只是碗公大连汤勺、公筷、夹子都像是巨人在用的
在出发前旅客可以〖 kě yǐ〗谘询药局或是花草店,并记得将这些保健品放在随身行李
民众可透过食品〖diet〗营养标示多了解不同产品〖chǎn pǐn〗成份及营养价值,做为选购时的依据
有5个导盲犬寄养家庭〖family〗、几位台湾〖中国台湾省〗导盲犬协会的志工和狗狗的粉丝相约一起〖yī qǐ〗参加健康组(3
身穿超低胸背心,在画面中上上下下的摇晃,胸前波涛也随之跳动,她还不断娇嗔,
影片中,莱特萨(Hugo Leiza)与室友翻墙进入邻居家的后院,一只瘦到近乎皮包骨的大白狗遭人绑在树下,肋骨撑起?v?v的毛皮看起来就像
38开业至今已经〖yǐ jing〗12年了,分店也越来越多,是台中相当火红的一间知名咖哩连锁店,让大口决定再来回味一下!这次我们来到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59章 渣男贱女天生一对

第159章 渣男贱女天生一对


    “哇!”四周响起一阵惊呼声。

    唐茉茉这才看清狼狈的跌坐在地上的女主角。

    呵呵,居然是老熟人——乔暖甜!

    渣男vincent加贱女乔暖甜,也算是臭味相投了,还真是天生一对呀,这剧的导演倒是蛮有眼光。

    拍摄中途出了意外,场面顿时有些混乱起来。

    vincent的助理和乔暖甜的助理赶紧跑上前扶起两人。

    导演也赶紧喊了暂停。

    围观的人群出现〖There〗一阵骚动,工作〖work〗人员忙着组织想要往前凑的帝樱学生〖students〗们。

    而罪魁祸首小狼这会儿则似乎是被眼前这么多人吓愣住了,低垂着耳朵,夹着尾巴,站在路中间,不知所措的浑身发抖,喉咙里发出一阵低鸣。

    “甜甜小姐,你没事吧?”助理赶紧扶起乔暖甜,帮她拭去身上的尘土,焦急的问道。

    “我没事!”乔暖甜黑着脸,没好气的说道。

    她恶狠狠的瞪了vincent一眼,“你搞什么,笨手笨脚的,害得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

    “甜甜小姐,我不是故意的,还不都是这个该死的丑狗突然半路冲出来,吓了我一大跳。”vincent被乔暖甜骂的脸色一僵。

    他在国内已经〖yǐ jing〗被北辰家封杀了,这次好不容易又是陪酒又是陪睡,托了不少关系,走了不少歪门邪道才好不容易争取到一个重新上镜的机会〖jī hui〗,虽然是给公司新培养的明星〖míng xīng〗当陪衬,在电影〖diàn yǐng〗里总共也就只有几场戏而已,但是〖dàn shì〗他还是分外珍惜,绝对不能得罪了身为女主角的乔暖甜。

    “哼!”乔暖甜可不领情,她现在正满肚子怒气没处撒呢,“我看还是和导演说说,换个人来演你这角色吧,连个自行车都骑不好,没用的废物!难怪会被封杀!”

    乔暖甜对助理说道:“我累了,先去休息一下补补妆,待会儿再决定还要不要〖bù yào〗拍这一幕,或者干脆跟导演说把这一幕砍掉算了。”说完,带着助理转身就朝休息区走去。

    “甜甜小姐,千万别!”vincent又急又怕,脸色白了白。

    他眼珠一转,看到浑身发抖不知所措的小狼顿时心中一动。

    “都怪这个该死的狗,我这就摔死它给您出出气。”vincent冲上前,一把抓住小狼,把它拎了起来。

    “嗷呜……”小狼凄厉的叫起来。

    “住手!魂淡,你给我放开它!”唐茉茉一看vincent居然抓住了小狼,也顾不上工作〖work〗人员的阻拦,直接一拳撂倒工作人员,一边大喊,一边朝vincent冲了过去。

    此时vincent为了讨好乔暖甜已经孤注一掷了,他一狠心,狠狠的将手中的小狼朝地上摔去。

    “啊!”围观的女生们看到这残忍的一幕,都不忍心再看了,纷纷捂住眼睛尖叫起来。

    “砰!”一身闷响。

    一道纤细的身躯猛然扑了过来,赶在小狼坠地之前,用自己〖his〗的身体接住了小狼。

    后背狠狠的撞在柏油路面上,唐茉茉觉得〖jué de〗自己〖his〗的脊椎都快断掉了。

    巨大的疼痛令她五官一阵扭曲。

    “呜呜……”小狼急促的惨叫着。

    唐茉茉疼得浑身冷汗直流,可她的手却一直紧紧搂着小狼,拼命保护着小狼不受vincent和乔暖甜的伤害。

    “你什么人呀,突然冲过来想干什么?”乔暖甜的助理尖叫起来,“保安呢?你们这些工作人员都是吃干饭的吗?快把她清出去!”

    听到助理的尖叫声,保安、工作人员这才手忙脚乱的跑过来拉扯唐茉茉。

    疼痛还没过去,唐茉茉被人强行拉起来,扯到了背部的伤口,疼得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踉踉跄跄差点再次摔倒,但她一直努力保护着怀里的小狼不被这些人伤害到。

    “都给我住手!”暴怒的声音响起。

    拉扯唐茉茉的人还没回过神,就猛地被人一脚踹翻。

    唐茉茉瞬间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呼吸着鼻间传来的青草气息,唐茉茉紧绷着的神经瞬间松弛下来。

    “凌曜……”唐茉茉轻轻扯了扯凌曜的衣角,扬起小脸,委屈的说道:“我背好痛……”

    听到唐茉茉说背上好痛,凌曜的脸色更黑了,黑曜石般深邃的眸子里燃起熊熊怒火。

    他目光扫视过周围还想靠近的工作人员和保安,怒极反笑:“敢动我的女人,你们嫌命太长了吗?”

    冰冷的声音成功〖chéng gōng〗的镇住了现场所有〖all〗人。

    导演微微一愣,但很快就回过神来。

    “你们不知道〖knew〗我们正在拍电影〖diàn yǐng〗吗?闲杂人等随便闯进来影响我们拍摄,你知道〖knew〗我们租场地花了多少钱,浪费的胶片又值多少钱吗?”导演大声趾高气昂的走过来大声训斥两人。

    “呵呵,我确实不知道你们租帝樱的这块场地花了多少钱,不如请导演您告诉我,到底是谁同意租这块场地给你使用,又收了你多少钱?”导演话音刚落,一道冰冷低沉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导演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只见一名穿着黑色衬衫黑色西裤的英俊青年正信步闲庭的朝几人走过来。

    “告诉你你又能怎么样?”导演皱起眉头,不耐烦的挥挥手,“我跟帝樱的白石理事可是很熟的,租用场地的事儿也是他亲口同意的!”

    “原来是白石那家伙答应租场地给你的呀。”流川龙之介淡淡的说道:“不过,从现在起,帝樱不再给你们租用场地了,你们可以〖 kě yǐ〗收拾东西滚出去了。”

    “你这小子是什么人?凭什么这么跟我说话?”

    “就凭我是这里的主人,帝樱学院理事会理事长流川龙之介。”

    “你你你……你是流川少爷?!”听到流川龙之介自报家门,导演倒吸一口冷气。

    日本〖吃屎的国家〗黑道龙头流川家唯一〖wéi yī〗的继承人流川龙之介的大名他早有耳闻,没想到今天居然亲自犯在了对方手里。

    导演瞬间变了脸色,赶紧陪着笑脸,搓着手,朝着流川龙之介不停〖back again〗的鞠躬道歉,“原来是流川少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流川少爷放过我这一马,我们马上就收拾东西滚,马上就滚,马上就滚。”

    在场的工作人员以及两位助理在听到流川龙之介的大名后瞬间都变了脸色,唯恐滚慢了,得罪了这位杀神,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大家赶紧忙着收拾东西,准备〖zhǔn bèi〗离开〖lí kāi〗。

    可惜偏偏有人还在状况外,比如说还沉浸在自己的怒火中,没有反应过来的乔暖甜,以及一心讨好乔暖甜的vincent。

    “导演,我们明明是我们租场地在先呀,就算他是理事长,现在赶我们走也是违约行为!”乔暖甜一听助理说要换场地拍摄,立刻〖gogo〗不愿意了,她快步冲到导演和流川龙之介面前义正言辞的说道。

    “我的小祖宗,你少说两句吧!”导演听到乔暖甜的话,真恨不得赶紧把她的嘴巴堵起来。

    “甜甜小姐说的没错。”vincent连忙附和道。

    导演都快被两人气哭了,这一个二个的都不让他省心,这是赶着把他往火坑里推呢!

    “呵呵,我当是哪位大牌明星〖míng xīng〗驾到呢,原来是你呀。”北辰熙夜和乔暖菲并肩走了过来,看到vincent居然出现〖There〗在这里,北辰熙夜脸上虽然还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但眼神却无比冰冷。

    vincent一看到北辰熙夜,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

    “嗨,甜甜,好久不见。”乔暖菲也朝乔暖甜微微一笑,挥了挥手。

    “乔暖菲?!你怎么会在这里?”看到乔暖菲和北辰熙夜出现在这里,乔暖菲立刻〖gogo〗扫视一下四周,果然看到了凌曜的身影。

    “凌少爷,您也在呀!”乔暖甜惊喜的说道。

    凌曜淡淡的扫了眼乔暖甜,很快就把注意〖zhù yì〗力全都集中到了怀里的唐茉茉身上。

    见凌曜对自己爱理不理,全部〖quán bù〗注意〖zhù yì〗力都放在唐茉茉身上,乔暖甜吃味极了。

    硬是凑到凌曜身边,挽住凌曜的胳膊,露出蜜糖般的甜甜笑容,大眼睛里闪烁着天真无邪的光芒,“凌少爷,好久不见,人家每天都好想你呢。”

    “放手。”凌曜冷冷的说道。

    “凌少爷……你怎么能这么无情的对我呢……”乔暖甜眼中闪烁着失望的泪花,甜美的外貌,纯情而又无辜的眼神,简直秒杀围观群众,受到乔暖甜影响,大家纷纷朝凌曜投来谴责的目光。

    见自己成功〖chéng gōng〗的影响到了围观群众,乔暖甜决定再加一把火,“你一定是有了新欢才会抛弃我的吧?”

    这下大家看唐茉茉的眼神也变得不善起来。

    “你这个女人脑子里全是屎吧?茉茉可是凌曜的正牌未婚妻,你眼巴巴的主动送上门凌曜都不要〖bù yào〗,何谈抛弃一说?”端木鹰司挑挑眉,冷笑道。

    “你们都是唐茉茉的亲朋好友所以说话才会向着她,唐茉茉就是个抢走我心上人的贱……”乔暖甜话音未落,一个灰色的毛团突然猛地从唐茉茉怀里跳出来,准确无误的扑到乔暖甜脸上。

    “啊!”乔暖甜尖叫一声,猛地后退一步,脚一崴,直接摔倒在地上。

    本書源自看書辋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