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看着东亚国家各大赛车活动蓬勃发展,再回头看看台湾<中国台湾省>,你真的会想问我们的政府、赛车协会到底在干什么
美国《大众机械》月刊网站(Popular Mechanics)近日发表了一篇题为《第一次世界<shì jiè>大战中的5项创新》的文章
根据外媒报导,萨汉德号在无需补给的情况下,可以<can>持续航行5个月,飞行甲板还能提供直升机停降,舰上还配有鱼<fish>雷管、防空和反舰炮,也可发射地对地、地对空飞弹或者进行电子战,战力不容小觑
回顾大中坜地区这10余年来的房市发展,占地约4万余坪的海华特区<teqi>,?子邢嗟敝匾?牡匚唬糂rydon>A擞涤写筇以拔ㄒ唬紈éi yī>的SOGO百货外,尚有威尼斯影城、六和公园、中坜区公所、区代会、图书馆、银行、星巴克咖啡<coffee>、摩斯汉堡等连锁餐饮等为数可观的商家群聚
甲的使用行为并未获得三丽鸥公司同意或授权,口罩也经三丽鸥公司认定为侵权仿冒品,所以甲既然是故意去使用商标又没有得到三丽鸥公司的同意或授权,再加上并未符合真品平行输入的
小说 > 玄幻仙侠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1239章 推倒系统4

第1239章 推倒系统4


    胡朵样貌过了及格线,而且<but>还是对门,车费钱就省了,随时都能遇到。

    再说了,之前胡朵那样羞辱自己<his>,一定拿下胡朵,等到手了,在抛弃她,让她痛苦无比。

    如果她不那样尖酸刻薄,说不定他还不会抛弃她呢。

    罗江坚定地地朝推倒系统说道:“我就要攻克胡朵,就没有灭不掉的怪。”

    “那你最好快点,初次任务是有时间限制的,你必须要在两个月之类推到她,过了两个月,任务就失败了。”系统冰冷无情。

    “既然要泡妞,就把自己<his>收拾利索点,女人看男人,要相貌,要身材,要金钱<越多越好>,你现在没有一样符合。”

    罗江忍不住咕噜,他也没有那么差吧。

    “那么男人看女人呢?”罗江问道。

    “美,很美,非常美,女人只要美就行了。”系统说道。

    男人会包容长得美的女人,美女<měi nǚ>生气,拼命作,男人只会无奈又咬牙地说,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如果不那么美,生气又作,男人就是一句,丑八怪,吃炸药了。

    “还是做女人舒服呀。”罗江感<sense>叹了一声,“只需要负责<fù zé>貌美如花,做男人还要为她们当牛做马。”

    “我可以<can>将你改造成女人,你愿意吗?”系统冰冷地说道。

    “别,千万别,我也就说说而已。”罗江连忙说道,生怕系统真的把自己变成女人。

    罗江精神抖擞,微积分是吧。

    罗江翻柜子,要把大学时候<shí hou>的笔记本找出来,送给对门的胡朵。

    从现在起,无论胡朵怎么嘲讽自己,都不生气,都是为了奖励。

    罗江到处翻找笔记本,只是已经<have been>毕业两年多了,哪里还得什么笔记本,也不知道<knew>是不是当废纸就卖掉了呢。

    真的是,泡个妞还要用上微积分。

    罗江将屋里翻得乱七八糟的,总算是找到了笔记本,不过笔记本被堆在柜子中,一股潮味,而且<but>纸张泛黄,都有虫眼了。

    罗江抖了抖书,放到阳台上晒,又别出心裁地摘了阳台上的种的花,两三朵扎在一起<stay><with>,放在有些发黄的笔记本上,倒别有一番小清新味道。

    第二天早上,等对门胡朵的父母<fù mǔ>去上班了,罗江把自己收拾了一番,胡子刮干净了,刷牙漱口。

    拾掇了好了,拿着笔记本出门了,将笔记本放在身后,正准备<zhǔn bèi>敲门的时候<shí hou>,门突然就开了。

    宁舒看到门口的罗江,她正打算到公园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作蛊的昆虫钻进去了罐子里。

    打开门就看到罗江这个浪货。

    “干什么?”宁舒问道,明天她还得去学校<school>上课呢,今天必须得把蛊弄回来。

    罗江差点控制不住就要翻白眼了,这个女人真是一点都不可爱<love>。

    好在已经<have been>见识过她的尖酸刻薄了,罗江忍住了,从背后拿出了笔记本,“这是我的笔记本,里面是我做的笔记,说不定对你学微积分有点用。”

    宁舒看着有些发黄的笔记本,上面有三朵颜色各异的花朵,显然是用了心思。

    如果光是一本发黄有虫眼的笔记本,真是让人感<sense>觉寒碜。

    用心是用心,不过这背后隐藏的是满满的恶意。

    不娶何撩。

    直奔主题。

    而且一方还是清醒无比,心里想的是,干掉了这个怪,能爆出什么装备,金币,还是二次发.育的药。

    “给你,你拿着吧。”罗江朝宁舒盯着自己,出声道。

    宁舒歪着头看着笔记本,“你的笔记本,我记得你大学挂科好几次,你的笔记本能用吗?”

    “你的笔记本估计会把我带沟里。”宁舒毫不客气地说道。

    罗江的脸色一下就变得难看了,他那么幸幸苦苦翻出笔记本,还花心思扎花,但是<dàn shì>特么地被嫌弃,是不是砸一坨钱在面前才行?

    为了避免更丢脸,也为了自己的自尊心,罗江直接将自己的笔记本给撕了,撕得过道都是废纸。

    把花朵踩了又踩,“既然你不要<bù yào>,这笔记本就没有它的价值,没有价值的东西留着有什么用。”

    宁舒全程冷漠脸地看着恼羞成怒发狂的罗江。

    现在的罗江就像在咬自己尾巴的狗一样。

    敏感暴躁,幼稚无能。

    一无所有<yī wú suǒ yǒu><all>还要硬撑,觉得<felt>自己天老大,他老二。

    宁舒把门一锁,从罗江面前走过,回头看着地道上的纸片,“把过道收拾干净了,脏死了。”

    罗江一脸色就跟调色板一样,五颜六色的。

    宁舒没多说,转身就走了,留下气恼的罗江。

    罗江抓起地上纸片,撕得稀巴烂。

    宁舒只是笑笑,休想从她身上赚到一分钱,更别说亲吻,摸大腿,然后那啥那啥……

    宁舒到了公园隐秘处,刨开了罐子,罐子里有一条蜈蚣,有一只癞蛤蟆,还有一条小蛇,不少的蜘蛛。

    艾玛,这么看这个公园还是蛮危险的。

    这些东西在里面一动不动的,估计是吃了宁舒拌了药粉的蚯蚓,现在都没有动静了。

    宁舒把罐子里拿起来,用盖子盖了起来,放在包里,然后就打算回家了。

    走到门口,过道的纸屑还没有被处理掉,纸屑满地。

    宁舒也懒得理,直接开门,然后把门一关。

    透过猫眼看着宁舒的罗江心里憋着一口气,从来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恶的女人。

    一点都不可爱<love>。

    罗江心里憋着一口气,感觉<gǎn jué>死丫头就跟一个蜷起来的刺猬,都不知道<knew>该如何<how>下手。

    粗暴?

    温柔?

    若即若离?

    欲擒故纵?

    特么的,他做出那样浪漫的事情<shì qing>,对方反而<fǎn ér>嘲笑他挂科的事情<shì qing>。

    完全<completely>不是一个画风的。

    罗江抓头发。

    宁舒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反锁了,拿出了罐子,往里面撒了一点要疯。

    罐子里的东西渐渐有了动静,感觉<gǎn jué>到罐子里其他<other>的生物,都立刻<gogo>警觉了起来,形成<xíng chéng><xíng chéng>了掎角之势。

    虎视眈眈盯着对方,气氛紧张,随时都能爆发殊死搏斗之战。

    宁舒把这几天修炼出来的几丝灵气都释放到了罐子里,罐子里的小东西们躁动了起来。

    宁舒把盖子盖上,然后将罐子放到了床底,不过罐子里总有动静。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