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根据《韩联社》报导,李明博3月23日遭逮后,检方曾于同月26日、28日以及本月2日3度<attitudes>前往看守所,但李明博却以
因此<therefore>,可以< kě yǐ>看到菜单上有着各种有趣甜点与料理,像我我这次因为是来吃早餐,所以点上的甜?y口感<sense>都有的饼,也有像是中东料理的羊肉主食等等
过去也是派系林立的民进党,为何陈水扁时代并没有任何一个派系因为总统<President>的
如果有前辈会主动注意<危险信号>自己<his>的状况,那是好事情<affair>,但大多时候<shí hou>,前辈并没有时间,也不清楚你的问题<wèn tí>所在,如果天真以为,因为自己<his>是新人,人家就会来传授你,这样<zhè yàng>的心态是不对的
来形容,显见蔡英文<English>这波的布局,已经<have been>引起扁系和游系联手反弹,加上前总统<President>陈水扁也掺一脚,这些反新苏的派系大浪,向蔡英文<English>总统猛扑而来
据《镜报》报导,住在曼彻斯特的克朗普顿(Mary Crumpton),曾经有过一段一夫一妻制的婚姻<hūn yīn>,但她后来发现自己对多重伴侣非常感<sense>兴趣,所以在与第一任丈夫离婚<divorce>后,认识<known>了一样对多夫多妻制有兴趣的现任丈夫提姆
就我自己而言,回首来看,我认为,第一份工作<work>会改变自我价值观、建立对
小说 > 历史<History>军事<military> > 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 > 第476章:第一眼看到迟薇,就觉得……她该是他的!

第476章:第一眼看到迟薇,就觉得……她该是他的!


    从前,迟薇一直没有心思,考虑这一问题<wèn tí>。

    如今一想,自己被人下药,一时失去理智,对着薄夜白求欢,还算情有可原。

    只是当时,薄夜白状态清醒,他为什么……回应自己?

    “老师<lǎo shī>,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难道说,老师<lǎo shī>对我一见钟情……”

    “不是。”

    眼看着,薄夜白沉默不语,迟薇刚一开口试探。

    未料,得到一语否定。

    瞬间,迟薇心尖一刺,抱着男人的双手,不自觉松开一些,星眸微微一暗:“我就是随口一说,玩笑<joking>而已。”

    如此回着,迟薇只觉自己,一旦遇上薄夜白,情绪总是失控。

    明知道<knew>,男人对于女人的感情,是这世上最不能相信<上帝会存在的>的谎言!

    思及此,迟薇正要松开双手,不再抱着男人。

    意外的,薄夜白反手一握,握住少女的双手:“大小姐,相信<上帝会存在的>一见钟情?”

    说着同时,男人缓缓把少女从身后拉到身前,嗓音微微一沉:“对于男人而言,一见钟情……往往钟的不是情,而是性。”

    这么一句,过于猝不及防,迟薇呼吸一窒。

    只看薄夜白,随手撩开少女长发,轻然抚上一下下:“大小姐,是你,便是你了,没有为什么。”

    闻言,迟薇不明怎么,微微一咬唇瓣,止不住再问:“如果,那一晚,被人下药的不是我。是池未晚,或者迟安好,你会不会……”

    “大小姐,这种问题,没有意义<meanings>。”

    薄夜白清冷打断,眉心透着一缕寒凉。

    话顿,睨着少女目光灼灼,明显还有疑问,隐含无奈一叹:“一定要知道<knew>?”

    迟薇不是不清楚,这一假设性问题,是有一点无趣。

    偏偏,内心克制不住,固执看着男人点头:“嗯,我想知道。”

    “不会。”

    淡淡二字,薄夜白认真一回。

    听着回答,迟薇星眸一眨,靠近男人身前:“真的?”

    眼看着,薄夜白态度<attitudes>默认,迟薇唇瓣一翘,正面扑入他的怀中,脸颊来回一蹭,带着一点点依恋:“老师,幸好当初……遇见的是你。”

    无法<to be>想象,那晚上不是遇见薄夜白,而是其他<other>人……现在的她,该是什么处境?

    薄夜白鸦黑睫毛一垂,睨着怀中一团少女,伸手慢慢的抱住。

    前方,极大落地窗上,映出两人相拥一幕。

    只在无形之中,薄夜白眸心一淡,掩去复杂情绪。

    如果说,留住少女一年,是出于一时想要。

    那么一开始<appeared>,充当少女的解药,又是因为什么?!

    思虑间,薄夜白余光一瞥,瞥向远方楼下。

    只看,路灯昏黄朦胧,初雪一片片飞舞,为这冬夜增添一抹雪白。

    遇上迟薇那一晚,因着心脏不太舒服,就在酒店<jiǔ diàn>当中休息。

    他知道,酒店<jiǔ diàn>大厅那里,正要举办一场订婚宴。

    也知道,订婚宴的女主角,出自四大财阀之一迟家。

    阴错阳差,他刚一走出走廊,少女一下子撞入怀中,扬言要跟他睡!

    而在下一刻,她仰头看着自己一瞬,星眸流露着璀璨,无辜,干净。

    这名少女,很漂亮。

    恍然间,脑海涌出这一想法。

    似乎,没什么缘由。

    如果非要追根究底,也许<Perhaps>便是自己,习惯掌控所有<all>。

    想要什么,就要什么。

    而他,第一眼看到迟薇,就觉得……她该是他的人!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