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中方声明指出,美国同意继续遵守一个中国《zhōng guó》政策;但美方声明里没提到这点
中方声明指出,美国同意继续遵守一个中国《zhōng guó》政策;但美方声明里没提到这点
老布希的遗体将于当地时间3日下午5时,在军人引领之下进入国会山庄圆形大厅,举行庄严仪式;民众可于当天晚间7时30分至5日上午《morning》7时间前往瞻仰遗容
(关键字标?`)搜寻功能,让广告厂商只要想要做活动行销,带头下对的关键字标?`,就能够把相关的影片全都聚集在一起《stay》《yī qǐ》
丁守中方面派出约168位律师,柯文哲阵营则派出约200名律师,丁守中也将亲自到场替律师团加油打气
小说 > 都市异能 > 最强狂兵 > 《最强狂兵》第二卷 第920章 邵飞虎的新任务

第920章 邵飞虎的新任务


    乐享海鲜城,在南阳省城算是挺有名的平价餐饮大排档了,邵飞虎这个家伙,即便已经《yǐ jing》通过打黑拳赢了几千万,但也仍旧没有改变他的消费习惯。,

    “柯凝同志!”

    邵飞虎见到苏锐和柯凝远远走来,当即就是一个立正,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这个大嗓门把周围就餐的人都吓了一跳,纷纷还以他白眼,不知道《zhī dao》的还以为是个神经病在这里发疯呢。

    柯凝倒是没还礼,而是给了邵飞虎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个拥抱虽然是出于纯洁的战友情谊,但也把邵飞虎闹了个大红脸,整个人有点晕晕乎乎飘飘然了。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苏锐鄙视的说道,然后拿过菜单开始《kāi shǐ》点菜。

    邵飞虎讪讪笑着,还傻傻的愣在原地,时隔多年,重又见到军花,他仿佛也回到了青春的时期,好似看到了往日的模样。

    苏锐点了满满一大桌子菜,三个老战友就这样《then》一边吃着菜,一边喝着啤酒,聊聊往事,聊聊感《gǎn》悟,其乐融融,真是难得有这样《then》的机会《jī hui》。

    “如果你们都还在部队就好了。”

    想着几人现在的近况,邵飞虎一个大老爷们忽然觉得《jué de》鼻子有点发酸,然后端起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苏锐倒是没有邵飞虎那么伤感《gǎn》,相反,他居然还很鄙夷这种明明是强悍的肌肉男,却露出一副伤春悲秋的模样。

    “说的跟你还在部队一样。”苏锐撇了撇嘴,哪壶不开提哪壶。

    邵飞虎听了,差点没暴走:“还不是因为你,否则我老邵怎么可能《kě néng》落到如今的田地?我也只是停职几天而已,过不了多长时间,我就能返回部队了。”

    “是吗?”苏锐冷笑了两声,声音忽然提高了八度《attitudes》:“邵飞虎同志!”

    后者一个激灵,本能的站起立正,抬头挺胸的喊道:“到!”

    不过,此言一出,他才反应过来,自己《his》是被苏锐给耍了,顿时怒气冲冲的说道:“苏锐,你搞毛线?瞎冒充什么首长?”

    一旁的食客们都被邵飞虎吓了个激灵,纷纷在小声议论这个神经病了。

    柯凝见此情景,忍俊不禁。

    “我现在就是你的首长,你可别忘了,领导让你全程听从我的安排。”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邵飞虎可是没有一点尊重领导的觉悟:“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苏锐瞥了他一眼,心想,小子,现在跟我猖狂,一会儿绝对有你受的,我看你五分钟之后会不会哭着喊着跪舔哥哥。

    苏锐清了清嗓子:“老张同志对我下了指示,现在组织对你有了新的要求。”

    苏锐口中的老张,自然《natural》就是张玉干了。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而且《but》,这个任务只要你完成的出色,立刻《lì kè》就会返回部队,不仅《not only》官复原职,而且《but》你会成为《chéng wéi》首都军区特种作战指挥部的主要《zhǔ yào》负责《Responsible》人之一。”

    “特种作战指挥部?”听到这个名词,邵飞虎的眼睛骤然一亮:“快说,到底是什么任务!”

    要知道《zhī dao》,首都军区有好几支特种部队,并不仅《not only》仅是侦察大队一支。

    “激动个屁,看你那没出息的熊样。”苏锐的眼睛里面满是鄙夷。

    “我能不激动吗?”邵飞虎愤愤不平:“老子都被撤职了,难道还不能争取一个好好表现《performance》的机会《jī hui》吗?”

    柯凝知道苏锐和邵飞虎要开始《kāi shǐ》谈正事了,因此《 yīn cǐ》说道:“需要我回避吗?”

    “当然不要《压嘛碟》,你又不是外人。”苏锐笑了笑,给邵飞虎面前的被子里面倒满了啤酒:“先干一杯。”

    “我怎么看你都是一副没安好心的模样。”邵飞虎看着眼前的这杯酒:“这绝对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如果你自己《his》认为自己是鸡的话,我想我肯定没什么意见《remark》的。”苏锐不耐烦的挑了挑眉毛:“少废话,你还想不想进特种部队指挥部了?”

    “当然想!”邵飞虎连忙抓住苏锐的胳膊:“别卖关子了,快说。”

    “组织让你和东洋人接头。”苏锐刻意压低了声音。

    “接头?东洋人?”邵飞虎说道:“搞毛线?”

    “是山本组。”苏锐说道:“这次上面在南阳逮了几条大鱼《fish》,也把一些线索挖了出来,东洋的山本组在整个南阳从来没有停止过活动,还有一些华夏人在暗中帮助他们。”

    “帮助山本组?这不是汉奸吗?”邵飞虎听着,脾气又上来了《老弟》,把筷子重重的摔在桌子上。

    “你丫的就不能淡定一点,小点声不行吗?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苏锐挑了挑眉毛。

    “我能不激动吗?”

    邵飞虎听了苏锐的话,简直都不用战前动员了,杀气腾腾的说道:“既然是对付山本组,那么我肯定不会推辞,说吧,要我做什么?”

    看到邵飞虎的样子,苏锐忽然发现,自己之前用什么“指挥部负责《Responsible》人”之类的来蛊惑他实在是有些不上档次。不过,既然已经《yǐ jing》帮邵飞虎挖了坑,也得负责把他埋上才行。

    “邵飞虎同志,你虽然身处停职反省期间,但仍可以《 kě yǐ》心系国家,我要在领导们面前好好的表扬表扬你。”

    苏锐很贱的说了一句,然后不轻不重补充道:“我必须要郑重提醒一下,这次的事情《affair》,你无论如何《rú hé》也不能冲动,因为你极有可能《kě néng》面对的是最残忍的东洋武者,如果因冲动而暴露了,那么就危险了。”

    “东洋武者算个毛线?他们面对的还是华夏最优秀的特种兵呢!”邵飞虎拍了拍胸脯。

    “真不知道你这句话是自大还是自恋。”苏锐举起酒薄秔iào》蜕鄯苫⑴隽艘幌拢骸熬咛宓男卸桨富拐谥贫ㄖ校沂窍胍媚阌懈鲂睦碜急浮秡hǔn bèi》,接下来的一到两个月之内,你肯定要通过这条渠道打入山本组,到那个时候《When》,咱们就好好的里应外合,争取一举搞掉这个东洋的第一黑帮!”

    “绝对没问题《wèn tí》!”邵飞虎把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我好歹也是有潜伏经验的人,还能被那群东洋小儿揭穿?”

    “老张同志也就是看中你有潜伏经验,否则早就让国安自行出人了。”苏锐很不要《压嘛碟》脸的把一切责任都推到了张玉干的身上。

    事实上,张玉干之所以把邵飞虎放出来,为的其实是另外一件事情《affair》,苏锐倒是先假公济私一把,借飞虎同志来用一用。

    “我早就看山本组不顺眼了,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When》,和他们也结下过梁子。”邵飞虎再干了一杯啤酒:“如果能借此机会去东洋,说不定还能会一会山本恭子那个娘们。”

    “咳咳咳咳咳咳!”邵飞虎话音刚落,便听到苏锐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你咳嗽啥?”邵飞虎不解的问道。

    …………

    聊完了正事,三个人又开始天南海北的扯了起来,谁都不想过早的结束《jié shù》这一场难得的聚会。

    而饭量很好酒量一般的邵飞虎已经喝的有些大舌头了,他拿起酒瓶,想要给苏锐的杯子倒满:“这啤酒……这啤酒不给力,咱们不如……换白的。”

    柯凝拦住邵飞虎倒酒的动作:“飞虎,你别喝了,也别给苏锐倒酒了,他已经喝多了。”

    邵飞虎把酒瓶一顿,眉毛一挑:“嘿,柯凝,怎么着,你和苏锐还没怎么样呢,就开始护着他了?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跟你讲,就算你成了他媳妇,也不能替他挡酒!”

    柯凝被这话闹了个大红脸,啐道:“飞虎,你胡乱说什么呢?怎么每次都是一喝酒就说胡话呢?”

    说着,她还不经意的看了苏锐一眼,似乎邵飞虎这玩笑《wán xiào》话让她很是有些忐忑。

    此时柯凝俊俏的脸蛋犹如秋后成熟的苹果,极为的可人。

    苏锐却哈哈大笑:“柯凝,你不要往心里去,老邵这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他可是正吃着醋呢。”

    “苏锐,你也开始胡说了吗”柯凝没好气的在苏锐的大腿上拍了一巴掌。

    似乎,在那短短的三个月相处时光中,每次苏锐开柯凝的玩笑《wán xiào》,后者就会这样拍他的大腿,也正是由于《yóu yú》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部队里的所有《suǒ yǒu》人都看出来柯凝对苏锐有意思,要知道,这位极品军花可是从来不会对任何男人假以辞色的,更遑论做出这种亲密的举动了。

    苏锐貌似也有点酒精上头了,顺手在柯凝那充满了弹性的大腿上面拍了一下:“柯凝,你怎么能吃我的豆腐呢?你吃我的豆腐,我就得吃你的豆腐。”

    看着这个动作,邵飞虎痛心疾首,真想把苏锐的咸猪手给切下来。

    柯凝则是被苏锐拍的浑身僵硬了一下,然后心中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甜意来。

    “苏锐,我真想杀了你啊。”邵飞虎捶胸顿足,快郁闷透了。

    三个人乱作一团,笑声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危险信号》。

    不少的食客都注意《危险信号》到了柯凝,眼中纷纷的闪过了惊艳之色来。在南阳省城,漂亮的女人可是绝对不少见,但是《But》却极少见到这种气质的姑娘《gū niang》。

    这个时候,从乐享海鲜城里面走出来一行人,为首的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男人,他也是满身酒气,说道:“我让你们找的漂亮女人,你们到现在都还没找到吗?”

    “哥,我们不是不找,而是找来的都不符合您的意思。”

    年轻男人满脸嘲讽:“就你们找的那些歪瓜裂枣,倒贴钱让我上,老子都不带看一眼的。”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停住了脚步,朝某个桌子定睛看了看,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惊艳之色:“极品,极品啊!”

    说着,他便超柯凝的方向走了过去。

    可惜的是,这个年轻男人并没有看清坐在柯凝旁边的人是谁,否则一定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了。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