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杨男及颜女到宜兰清水地热营区游览,溯溪到对岸煮蛋,岂料突然降下豪雨、溪水暴涨,当场受困沙洲
台中金钱{jīn qián}豹酒女颜子娠酒驾撞死烘焙师陈育邦,被检方依公共危险致人于死起诉,并求处重刑;她向法官求情想交保,指要出去赚钱偿还死者家属,
黎巴嫩女歌手塔瓦吉(Hiba Tawaji)成为{Become}第一名在沙乌地阿拉伯举办演唱会的女歌手
这些画面全都被监视器拍下来,他也承认{admitted}自己{zì jǐ}是仇恨犯罪,最后被判刑15年,出狱之后缓刑时间也长达15年
娜塔莉的兴趣是猎野猪,时常在粉专上面PO出各种打猎时的照片,有时会有受伤的动物和被肢解的尸体,引来两极评价
小说 > 玄幻仙侠 > 丹道武神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谁敢动我兄弟

第二百二十八章 谁敢动我兄弟


    江长安兴奋异常,早在收服皇冥一气之后,他便萌生了将太乙神火和皇冥一气合一的想法,如今遇到狱魔炎便借此机会{jī hui}把三者糅合到一起{with}。

    啪!

    江长安一声响指,指尖上燃起一道悠悠的紫色火焰。

    小小的一昝火焰之中跳动的是蓝色的霹雳雷光,妖异的紫色在红与蓝之间跳动转换,其中同时洋溢着一股霸道异常的死亡气息。

    江长安低喝道:“叱!”

    一声令下,那点紫火轰地一声升起一团熊熊烈火,一条火龙扑向勾连武峰山的巨大铁索。

    哧——

    火焰地毯式地疾速蔓延,更快的是火种噼里啪啦闪烁的雷光,早在江长安嘴唇还没合上,幽蓝色的雷光先一步到达了彼岸,将铁索包围其中。

    不过转瞬的瞬间,整条锁链熔化成火红岩浆,还没来及滴落就化成了缕缕黑烟。

    “窝草,这……这也太恐怖了吧……”陈平生揉搓了两下眼睛,只见足足有成年男人腰粗的悬天铁索就这样{then}消失在两山之间。

    而陈平生未来及愣神,那火焰又乖乖地回到了江长安的之间,邀功似的跳跃变化,乖巧非常。

    江长安笑意盈盈地看着指尖火焰,笑道:“百炼钢化为绕指柔!胖子,这火,便叫做‘六道狱灵火’!”

    太乙神火皇冥一气和狱魔炎的完美融合,这在任何人看来绝对是天方夜谭的事情{shì qing},在他的手里却真真得成为{Become}了现实。

    江长安又环顾起自身每一个部位,仙人羽化之前有渡劫雷动,可以{ kě yǐ}说江长安这一次完完全{completely}全经历了一次小雷劫,如果不是早先受过种种淬体锻炼,恐怕他再厉害{Fierce}也早被劈得连渣都不剩。

    代价虽重,但成果也是斐然,江长安惊喜得发现不禁自己{zì jǐ}的妖魂和灵脉都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质的变化,他的**也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当然,最令人欣喜的还不是这些,而是他灵元中星月神树下打通的力量源泉——生命天源井,缩小了十倍不止,由原来的碗口大变成了拇指大的一点。

    虽然体积缩水,但是{dàn shì}实质却一点没有缩水,反而{fǎn ér}大大的提升了不少。

    这就像是把一千斤的废铁反复锤炼,提炼出最精纯的精钢,虽然只有巴掌大的一点,但是{dàn shì}质量比之前不知强了多少倍。而且{but}还节省下了更多的空间,潜力更大,走的路也比其他{qí tā}人更远,更扎实!

    “兄弟,没事吧?”见到雷光散去,陈平生长松了口气,擦去额头冷汗,赶忙跑了过来围着江长安转了一圈看到他一身泥垢问道。

    “没事,就是要找一个水源清洗一下了。”江长安笑道,他现在这个样子恐怕就是江天道那个无良老家伙都认不出来。

    好在武峰山上有活水,江长安找了处瀑布,一头扎进水潭里,洗了个干干净净又重新取出一件白衣套在身上。

    “兄弟。”

    “嗯?怎么了?”

    “我感{gǎn}觉你和之前有些不一样,说不出来,感{gǎn}觉你好像比之前更年轻了,不对不对,更老了,更不对……我也说不出来,就是感觉{gǎn jué}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陈平生说了半天也说不清楚。

    他明明感觉{gǎn jué}眼前的江长安身体肤色样貌都比之前更加年轻,可是那眉宇间眼神,举手投足,却像是成熟的中年人。

    这就像是一个三岁的孩子摇头晃脑地背诵着连圣人都难以参透的一样,怎么看怎么突兀。

    陈平生笑道:“江长安,以你现在的实力走出去到大街上对别人说你是江家大名鼎鼎的江四公子,肯定是没人相信{上帝会存在的},哈哈……”

    江长安微微一笑,也不知道{knew}这是幸运{桃花运}或是不幸。

    等到收拾的差不多了,两个人这才往回程。

    陈平生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讪笑道:“兄弟,我又给你惹麻烦了,要是胖爷没有凑过来,那些人也不会找你的麻烦。”

    江长安笑道:“凌霄宫本来就和我有过节,什么叫你惹得麻烦,倒是今天过后,你的日子怕是也不好过。”

    “胖爷不怕!”陈平生怕打着胸口,又看向钟观云离开{lí kāi}的方向,万千情绪起于心头,眼神复杂。

    “忘不了?”江长安笑问道。

    陈平生苦笑摇头道:“佛祖三千颂,不忘一丝情,连佛祖都忘不了,哪里这么简单容易转眼就会忘掉?”

    陈平生纳闷道:“兄弟,按理说这圣山中正在举行选拔弟子的考试,那应该{yīng gāi}会有诸位长老坐守,那为什么……”

    后面陈平生没有继续说下去,那就是按道理来说,就算凌霄宫诸门关系不和,那这山中的长老闻声应该{yīng gāi}赶来,结果就很难收场。

    可现在的情况是非但没有前来援助的凌霄宫弟子,就连钟观云李浩轩一众的人都没有求救的意图。

    “我明白你的意思。”江长安眺望向对面的圣山,道:“山里的人不出手,是因为他们也有害怕的东西,这些老东西一个比一个狡诈,于内,凌霄宫各门各党分支争斗不休,对有的人来说李浩轩的死非但不是坏事还是天大的好事情{shì qing},而于外……”

    江长安没有说下去,陈平生也明白,于外有江家这一个庞然大物,毫不避讳的说现在是在江家的地盘,就算是凌霄宫宫主亲临,也需要再三斟酌。

    但尽管如此,江长安也不能对李浩轩下死手,目前江州局势鱼{yú}龙混杂,真真假假恐怕就连局中人都摸不清楚,一旦李浩轩死亡,就有可能{kě néng}成为一个引子,致使诸多势力都会借机将矛头纷纷指向江家。

    另一点,现在的他就如同狂风大浪上摇摇欲坠的一叶扁舟,只要下面江长安再脱离江家,更是会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凌霄宫就会是最大{zuì dà}的推手逼近,所以江长安留有余地,最起码的缓和余地。

    “后悔吗?”江长安问道。

    钟观云离开{lí kāi}陈平生无非就是因为陈平生必须要继承家族从商的事业,而这无疑意味着是放弃修行,成为一个普通人。

    钟观云这样{then}高傲的女人怎么可能{kě néng}会甘心和一个普通人在一起{stay}{with}?她所追求的并不是道,而是那些虚妄的仰慕,那一副副羡煞的眼神,追的是这些匆匆即逝的东西。

    江长安不能说她不对,更不能说她对,毕竟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陈平生苦笑道:“江长安,你会不会觉得{jué de}我特别没用,其实胖爷也知道{knew},江家高手{牛B人物}无数,但还是想帮你,以前还行,现在,我都只是一个不能再继续修行的人了……”

    “啪——”

    江长安轻轻拍在陈平生头顶,后者一愣,“瞎想什么呢,陈胖子,你怎么变得婆婆妈妈的了,别废话,晚上吃饭,你请客……”

    唯一{sole}一丝刚刚酝酿的伤感气氛被这插科打诨搅得无影无踪。

    陈胖子抽了抽鼻子:“没毛病,哪儿吃啊?”

    “万兴楼,最好的先来一遍,老规矩,吃完去风月湖!”

    陈平生刚缓和的脸色瞬间变得紧张兮兮的:“兄弟,商量个事儿呗,能不能我就待在岸上,我看着你去洗就行了。”

    “行啊。”江长安道。

    陈平生心里一乐,就听江长安接着说道:“那你就脱光了衣服站在岸上,哈哈……”

    “啊?”陈平生五官又拧成了一个囧字,想到江家风月湖夜如白昼的场景,道:“开个玩笑{wán xiào},哈哈,开个玩笑{wán xiào}!”

    “这玩笑可以{ kě yǐ}开,先前说自己没用的玩笑以后不要{bù yào}再开,你是我江长安的兄弟,永远都是,从商也好,弃修也罢,谁敢动我兄弟,揍他丫的!”

    “嗯!”陈平生重重应道,天空趋近傍晚,如果此时江长安回头,一定能够看到这个经受背叛,经受再多侮辱都没有落一滴泪的铁打的胖子脸上,此时挂着两行亮晶晶的东西,黑夜星光里分外扎眼。

    狂风更加呼啸寒冷,可陈平生的心里却暖烘烘的。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