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而朝鲜中央电视台今年也史无前例公开金正恩穿西装步入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大楼的画面
农业供给质量有待提高、知名农产品『chǎn pǐn』品牌少、一二三产业融合度『 dù』不足,这些问题『wèn tí』都需要破解
另每周四咖啡『kā fēi』日当天可享全拿铁系列咖啡『kā fēi』买一送一,限同品项,优惠不得?阌茫?豢杉谋
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31日晚间发表2019新年贺词,除了细数2018年各项经济『economic』建设『building』的发展外,也在贺词中谈到第二艘航母出海试航、大型水陆两栖飞机『fēi jī』水上首飞、嫦娥四号探测器成功『走上人生巅峰』发射等,向每位建设『building』者和参与者致敬
文字,照片在推特上被疯传,引来许多『many』人纷纷自嘲,使用10万发的烟火量却在小细节出包
虽然法院已对卢方齐发出逮捕令,但塔齐加的家人担心『 dān xīn』这已经『yǐ jing』为时已晚,他的儿子说,不相信『上帝会存在的』踢『play』人的男子会面临审判,身为受害者的家属并未得到帮助,令人相当沮丧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62章 妈妈,求你不要死!

第162章 妈妈,求你不要死!


    “你们有什么事都冲着我来,别伤害菲儿,你们要是敢动她一根寒毛,流川家绝对不会放过你们!”流川夫人无畏的瞪着面前这群黑社会。

    “哼,你以为你还是流川家那个作威作福的夫人吗?流川夫人,虽然现在大家还尊称你一身流川夫人,不过,你可别忘了,你早就被赶出流川家了!”

    “那又怎么样,只要我和流川悟一天还没有离婚『divorce』,我一天就是流川家名义上的夫人,你们欺辱我,就是欺辱流川家!这后果,你们可要想清楚!”流川夫人深吸一口气,端起架子,希望『xī wàng』吓退这些穷凶极恶的黑社会。

    “好啊,我们倒是要看看欺负了你,流川家到底会不会管!”壮汉说完,朝小弟们打了个手势。

    众人立刻『gogo』一拥而上,用力拉开死命护着乔暖菲的流川夫人。

    “滋啦……”

    乔暖菲身上的衣服被撕破了。

    洁白幼嫩的肌肤暴漏在空气中,和满是污泥的肮脏地面形成『xíng chéng』『xíng chéng』了鲜明的对比。

    更惹得在场所有『suǒ yǒu』男人血脉喷张,想要更残忍的凌虐她。

    “住手!你们给我住手!”眼睁睁看着自己『zì jǐ』的女儿被这些肮脏的黑社会按在地上撕裂衣衫,流川夫人觉得『jué de』自己『zì jǐ』快要疯了。

    无助、自责、恐惧……

    各种情绪浮上心头。

    “你们放开菲儿!放开她!我跟你们拼了!”流川夫人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竟然挣脱了一直按住她的两个黑社会,一头撞上带头的壮汉,手脚并用扑到他身上,对着他的耳朵狠狠的咬了下去。

    “啊!该死的女人,混蛋!”耳朵上传来一阵剧痛,壮汉不得不开乔暖菲,伸手一把抓住流川夫人的头发,拼命将她从自己身上扯下来。

    流川夫人被壮汉抓着头发硬是从身上扯了下来。

    壮汉疼得一阵乱叫,满脸横肉不住的颤抖,显得更加面目可憎。

    “呸!”跌在地上的流川夫人一口将嘴里要下来的半个血肉模糊的耳朵吐在了地上,眼神凶恶,宛如母狼一般,毫不示弱的死死瞪着壮汉,浑身紧绷。

    “该死的女人!我的耳朵!”壮汉捂着不停『bù tíng』流血的残破右耳,看着被流川夫人咬的血肉模糊,吐在地上的另外半只耳朵,双目通红,像是一头发狂的野牛。

    “我要杀你们!”壮汉喘着粗气,一把从腰间抽出一把手枪,拉开保险,对着流川夫人和乔暖菲薄簆iào』惴杩竦目饲埂

    “砰!砰!砰!”

    千钧一发之际,流川夫人扑到乔暖菲身前,硬是用自己的身躯遮住了乔暖菲,替她挡下了疯狂射出的子弹!

    三发子弹全都打在了流川夫人身上,被她保护在身后的乔暖菲毫发无伤。

    听到枪声,有路人开始『kāi shǐ』好奇的朝小巷子里张望。

    不一会儿,就连警察『jǐng chá』都闻讯朝这边赶来。

    警笛声由远及近,一下下敲击在乔暖菲心头。

    她愣愣地看着护在她身前的流川夫人。

    鲜血仿佛打开了水龙头,拼命从流川夫人身上流出来,流川夫人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她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跌倒在乔暖菲身上。

    温热的血液浸透了乔暖菲身上单薄破损的衣衫,乔暖菲心里又慌乱又害怕,嗓子像是被人掐住了一般,嘴唇颤抖取 dù』丛趺匆卜⒉怀錾簟

    “老大,现在怎么办?!”见出了人命,手下们开始『kāi shǐ』有些着急了。

    耳中听到警笛声渐渐近了,众人都有些沉不住气了。

    被咬掉耳朵的老大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他咬咬牙,眼中闪过一抹不甘心,暗暗将恨意全部『quán bù』收进心里,捂着受伤的耳朵,恶狠狠的对手『Opponent』下们说道:“撤!”

    “是,老大!”

    壮汉带着小弟们迅速撤出案发现场。

    “不要死……求你不要死……”乔暖菲艰难的用细若蚊蝇的声音在流川夫人耳边呼唤道:“妈妈,求你不要死!”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有人受伤了,快送医院!”耳边传来一阵焦急的呼喊声。

    接着,身上那具属于流川夫人的身体被人抬了起来,接着,乔暖菲感『sense』到自己也被人抬上了担架。

    意识越来越模糊,她努力想要与之抗衡,却根本无力反抗。

    眼前渐渐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乔暖菲昏了过去。

    对不起,妈妈,不管当初你为什么抛下我,现在我都愿意原谅你,只求你不要死,只求你好好活在这个世上!

    脑海中再次回放起流川夫人拼命扑在她身前,替她挡下子弹的画面。

    砰砰砰!

    三颗子弹准确无误的打在流川夫人的身体上……

    红色……

    整个视野全部『quán bù』被红色弥漫……

    浓得化不开的红色!

    死神挥舞着大镰刀,对准流川夫人一刀挥下去……

    不!妈妈,求你别死!

    乔暖菲能的惊醒过来!

    “妈妈!”她挣扎着想坐起来,但身上却软软的没有什么力气。

    “天啊!不要乱动,快躺下,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不然你又要昏过去了!”守在乔暖菲身旁的护士『hù shi』小姐立刻『gogo』上前制止了乔暖菲的行为,将她按回床上,并且迅速按下床头的呼叫器,请医生过来。

    不一会儿,医生便急匆匆的赶到了,他替乔暖菲做了仔细的检查后,终于得出结论——患者一切正常,没有收到『shōu dào』其他『qí tā』任何伤害。

    医生和护士『hù shi』走了,一名穿着警服的中年大叔却走了进来。

    “乔小姐,你还好吗?”警察『jǐng chá』大叔在乔暖菲床前站定,手上拿着个谈话记录『jì lù』本,公事公办的问道。

    “我……这是怎么了?”乔暖菲现在已经『yǐ jing』确定自己是在医院里。

    “你中了带有催情成分的致幻剂,不过经过医生的治疗,现在已经没事了。”警察大叔说道:“你还记得在你昏迷前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什么事吗?”

    听到警察大叔的问话,乔暖菲眸子猛然缩紧!

    “流川夫人她怎么样了?!”乔暖菲顾不上自己的身体还很虚弱,她挣扎着下了床,一把抓住警察大叔的袖口,奇焦急地问道。

    “乔小姐,你先别着急,流川夫人还活着,只不过情况很不乐观,现在还在进行手术抢救。三发子弹中两发没有伤及内脏,但是『dàn shì』其中有一发打中了流川夫人的肺部,总体来说情况很凶险,医生说手术成功『走上人生巅峰』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一切都看流川夫人的造化了。”

    听完警察大叔叙述的这番话,乔暖菲觉得『jué de』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我要去手术室外面等她……她不会死的……她怎么可以『 kě yǐ』抛下我死掉呢!”乔暖菲单薄的身子微微颤抖,她摇摇晃晃的朝病房门口走去。

    “菲儿,你要去哪儿?!”乔暖菲刚打开病房的门,迎面就遇上了正准备『ready to』开门的北辰熙夜。

    北辰熙夜没想到乔暖菲刚醒就不听话,要往外跑。

    他吓了一跳,赶紧拦住乔暖菲。

    “我要去看看她……让我去看看她,我想离她近一点。”乔暖菲淡淡的说道。

    “菲儿……你……你这是在哭吗?”北辰熙夜心疼的伸手擦掉乔暖菲脸颊上的泪水。

    “哭?”乔暖菲自己也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水痕。

    北辰熙夜更加心疼了,这个笨丫头竟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哭!她到底是要伤心到什么程度才会连自己哭了都感『sense』受不到!

    “是啊,我居然哭了……我居然为她哭了!”乔暖菲平静的面容突然开始变得扭曲起来,情绪的开关突然被打开,“她说过她会保护我,她怎么可以『 kě yǐ』食言呢!我不要她死,我不要!”乔暖菲的情绪一下子崩溃了,她大哭起来,像个无助的孩子。

    “菲儿!别哭,你还有我,不论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什么事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北辰熙夜紧紧搂住情绪失控的乔暖菲,将她的脸埋在自己怀中,用自己有力的臂弯为她撑起一切,抵挡住所有『suǒ yǒu』负面情绪的骚扰。

    温暖的手掌抚摸着乔暖菲的头发和背脊,一下下,温柔、坚定。

    乔暖菲在北辰熙夜的安抚下,情绪渐渐稳定下来。

    “熙夜让我去看看她好不好?”乔暖菲在北辰熙夜怀中闷闷的说道。

    北辰熙夜微微一愣,随即点点头,“好,我陪你一起『yī qǐ』去。”

    北辰熙夜背对着乔暖菲蹲下身,“上来。”

    乔暖菲搂住北辰熙夜的脖子,被他背了起来。

    趴在北辰熙夜并不宽厚,却很牢固结实的后背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乔暖菲终于觉得自己安全『ān quán』了。

    北辰熙夜背着乔暖菲来到急救室门口。

    急救室的灯还亮着。

    不时有护士匆忙的送进血浆。

    乔暖菲握紧拳头,咬紧嘴唇,漆黑的大眼睛死死盯着那扇紧闭的大门。

    北辰熙夜默默陪在她身边,搂住她单薄的身体。

    过了一会儿,凌曜、端木鹰司、东方婧和流川龙之介也都陆陆续续赶到了。

    大家从警方口中已经得知了乔暖菲身中致幻剂昏迷,流川夫人身中三枪倒在她身上的事。

    现在看到乔暖菲安然无恙,心中的大石这才放了下来。

    “菲儿,你没事吧?”东方婧快步走到乔暖菲身边,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乔暖菲摇摇头。

    “你怎么会中药?流川夫人有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stay』『yī qǐ』?是谁朝流川夫人开的枪?”大家争先恐后,一股脑将心中的疑问全都问了出来。

    本書首发于看書辋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