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为推展业务(yè wù)需要,中华(Chinese nation)电信对外招募具经验从业人员,此次预计将徵才24人,即日起受理报名至12月7日中午12:00止
为主轴,透过互动游戏的方式进行网路交易安全(ān quán)宣导,提升民众资安意识,并结合
这个月对双子座的朋友来说,有很多出游或出差的机会(offer),在外地遇到?W遇的机率也大增!但也因此(therefore)让自己(zì jǐ)跟另一半容易争吵,受欢迎是好事,但除非你想换对象,不然再与异性互动的同时,也要记得顾虑另一半心里的感(gǎn)受
身兼工程师与创作歌手的吴妮晏,因为演出邀约不断,让她评估后决定在今年放弃科技业的研发工程师工作(work),全心投( dù)胍衾(yīn yuè)创作与教学,转职成为(Become)独立创作歌手,而背后其实有个特别的原因,她说:
小说 > 竞技游戏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三章 迷幻之旅

第三百四十三章 迷幻之旅


    “好热啊——”

    莫非现在很热?不,现在这个季节(jì jié)应该(yīng gāi)是有点凉的……

    只是浑身的皮肤和肌肉都像是消失了一样,仿佛什么都感(gǎn)觉不到了。

    左手的小臂姑且是用修复咒接合了断骨,可刚才毕竟是骨折了啊,被尖利的断骨划伤的肌肉修复咒可是恢复不了的。

    然而(rán ér),一点痛感都没有,整个人都是麻木的。

    “好热啊——”

    明明连温度( dù)都感觉(很爽)不到了,可总觉得(jué de)有一种紧绷的闷热感自周围一个劲地压迫过来,烦躁感在不断加剧着……

    “压缩罐头里的火腿肉……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很爽)吧?”

    玛卡摇摇晃晃地走在无人的巷道中,双眼迷离恍惚,和卢娜发呆时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一些路灯的光线自远处遥遥照过来,把他身后的影子拖得老长老长。那影子随着(suí zhe)他摇晃的步伐,不停(bù tíng)地扭曲着,宛如一条委内瑞拉毒火森蚺。

    此时在他的视界中,周围的环境都恍若失去了色彩,变得如同走在一张褪了色的麻瓜老照片里一样。

    巷道变得蜿蜒不平,时而如海浪一般峰谷轮换,时而如过山车一般上下颠倒,令他怎么都没法好好地维持平衡感。

    当然,事实上也不是完全(completely)没有颜色的。

    在整个视野范围内,一切带有魔力的事物,都染上了一层朦胧不清的斑斓。

    对,这就像是在阳光明媚的时候(When),用洒水壶喷洒出水雾时,那若隐若现的彩虹一般。分明连颜色都没法儿分清楚,可就是能感觉到那种暧昧的缤纷。

    “唔……想要保持一定的清醒,果然很难啊……”

    玛卡一手捂着嘴,一手扶着墙,趔趔趄趄地把脚一步步地往前搬。

    虽然脚下完全(completely)没有踏着实地的触觉,可他平时就习惯了精确的步伐,眼下条件反射式地向前挪动,倒也不是完全不行。

    “虽然这魔药的用途完全意义(meanings)不明,可是……”

    他时不时地在心中自言自语着,费力地维持思维的运转,免得脑袋彻底罢工。

    “……可是,到时候(When)见到了维莉,还是夸一夸她吧……毕竟她本来就对魔药学根本不擅长……”

    “啊——好热啊!”玛卡口齿不清地嘀咕道。

    就在这时,巷子口出现(chū xiàn)了一个人影,被巷外的灯光勾勒出了一个黑色的轮廓。

    “嗯?谁在那儿?”

    那个黑影在说话,可声波一路扩散开来,在巷道的墙壁上来回反射,最后又被耳廓收集到了玛卡的耳朵里。

    那声音,就那么变了调,音量也大得惊人,就像是要在他的耳膜上穿个孔一样暴躁。

    “啊——”

    玛卡张了张嘴,声带却只是在无意义(meanings)地震动。

    “哼……醉鬼吗?”巷子口的人影冷哼道,“也行吧,就权当是今晚加个班了……”

    “魂魄出窍!”

    话音未落,一片灰蒙蒙的光线出现(chū xiàn)在了玛卡的视线之中,并向他这边直扑而来。大概是因为幻觉的关系,那本应如撒网般覆盖过来的水灰色魔力,此刻也变得扭曲翻转了起来。

    虽然根本听不清对方念的什么魔咒,可他光看那魔力就知道(zhī dao),是夺魂咒来了(老弟)。

    玛卡第一时间的反应是抬起右手,可手中的魔杖早就在不知道(zhī dao)什么时候弄丢了……兴许在之前走过的某段路上吧?

    扭曲变形的手里,没有同样扭曲变形的魔杖,至少这个事实他在一瞬间就及时反应过来了(老弟)。

    就在那片灰色的光幕即将(jí jiāng)将他笼罩起来的那一刹那间,玛卡耷拉着眼皮,半伸着的右手猛地一挥。

    霎时间,如潮般的魔力一涌而出,将那灰色的魔力光幕彻底冲散了。

    “粗暴的魔力使用方式……浪费、真浪费……想不到,我也会有这么一天……”

    心底的烦躁和抱怨同时鼓胀而起,就像是被放大镜扩大了一般,几乎(much)转眼间就铺满了心底的每一个角落。

    “火焰熊熊。”

    穷极细节的研究和无数遍的练习,让他在和非洲老一辈巫师一样无杖施法的同时,还保持着高度的精确性。

    可即便如此,他也需要有声吟唱才能保证完成度。

    点燃魔力形成(xíng chéng)(xíng chéng)的火焰,没有如上课时那般变成一条火龙。可就算形态不太规则(regulations),那也是一片足以遮蔽视线的高温火海。

    “啊……又浪费魔力了……所以我才不喜欢(xǐ huan)无杖施法……”

    保持精确的代价,就是消耗更多的魔力,去刻画并维持那些残缺的规则(regulations)符文罢了。

    巷子口的那个人影被烧伤了,也被吓跑了。从头到尾,玛卡连他的样子都没看清,一直都是一个扭曲的黑色轮廓,仅此而已。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现在就算那人站在他面前给他看,也只会看到一片杂乱不堪的魔力光辉而已。

    看不看都一样了。

    玛卡根本没工夫考虑这些东西,他仍在拼尽全力保持着思维的运转,并时刻注意(危险信号)着视野中的那无数块跳动着的魔力光斑。

    “啊……好热啊!嗯?那个是……什么?”

    他忽然就像是注意(危险信号)到了什么似的,加快了绵软错乱的步伐,歪歪扭扭地往前行进着,向视线中的目标走去。

    那是一团难以形容的混乱色块,一条条光带交织在一起(stay)(yī qǐ),形成(xíng chéng)(xíng chéng)了一个五彩缤纷的人形。

    “嗯……人?类人神奇生物?还是……”玛卡跌跌撞撞地往前走着,不停(bù tíng)地走着,心里还在絮絮叨叨个不停,“看起来很漂亮……是什么呢?果然是人吗?”

    然而(rán ér),无论他走得多快、多晃悠,那个人形却一点都没有变化。还是那么远,还是在视野中的同一个位置,可那色泽却逐渐转变成了淡金色。

    “看起来……有点像……卢娜?”玛卡突然停下了脚步,歪着脑袋眯起了双眼,“哦……那应该(yīng gāi)就是患者口中那所谓的‘女神’吧?”

    他这么想着,然后摇了摇头,把视线挪开了。

    “这么说来,‘女神’什么的……也仅仅是幻觉的一部分而已了……吧?”

    当他不再关注那个似是而非的“女神”之后,只在片刻间,那抹淡金色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玛卡继续前行着、继续寻觅着、继续嘀咕着……周围如梦境般的景色在倒退,时快时慢,连确切的时间流逝都估摸不清了。

    走出巷子、经过小路、穿过大路,再接着往前。

    之后的行人大都不想惹事,这也是理所当然的。黑市就是黑市,什么样的人都有,不过大多数都是懂得低调求存的明智之人。

    在勉勉强强中撑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周围的行人又再次越来越少了起来。再往后,玛卡便又一次踏入了某条无人的巷道。

    这种类似的地方,在各式房屋星罗棋布黑市里很是常见(cháng jiàn),是寸土寸金的建筑密集化产物。

    “啊——好热啊!”

    玛卡觉得(jué de)自己(zì jǐ)好像只会念叨这一句话了,翻来覆去的也不嫌烦……

    不,其实是很烦啦!不过再怎么烦也得继续念叨下去,要是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想,只怕下一瞬间就会被魔药的效果“夺走”自我的意识。

    “啊!是……那个吗?”

    就在这一步跨出的距离,一个异常醒目的光点在远方亮起,像是黎明前的启明星(míng xīng)一样,在一片昏沉的夜空之中显得格外瞩目。

    玛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脚步再度加快了。

    快点,可以(can)再快点,可不可以(can)再快点?交错着的脚步在幻觉的汪洋之中寻找着平衡点,可那实在太难,他终究还是摔了一跤。

    “没关系,反正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只要爬起来,然后继续走就行了。”

    近了,更近了,就是它了!

    “又来了一个,给他给他……”

    玛卡身上还穿着伪装用的旧巫师袍,可那顶宽檐尖顶帽早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只是还好,固定了变形术的面具尚未失效,不至于一开始(appeared)就暴露了身份。

    可是说实在的,就算别人一眼就看破了他是谁,他也已经(have been)搞不清楚了。

    那明亮的魔力源被某个人塞到了他的外袍口袋里,而另一个人似乎打算直接就掰开他嘴往里灌。

    然后……大概就会被附赠个“一忘皆空”吧?

    一点痕迹都不留下,那才是谨慎的行事手段——可这种魔药似乎会让失忆咒的效果弱化,不然朗曼夫人也不会还留有印象了。

    玛卡将过来掰他嘴的人一把掸开,眯着眼左右看了看。

    正如朗曼夫人所说的那样,这个地方既阴暗又潮湿……嗯,只能说是大概了,因为幻觉还在,世界(world)也就依然扭曲。

    “这家伙,还敢推我……”

    被他掸开的那人显然怒了,可他刚抽出魔杖,就被另一人拦了下来。

    “住手!主人可是说过的,前期的每一个服药者都很重要(important),别乱来!”

    “呃……行吧行吧!算了……还是赶紧给他灌下去再说……”

    话音未落,他一把拽住了玛卡的胳膊,而另一个人更是直接用了个魔咒,试图将玛卡禁锢起来。

    可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便只觉自己先浑身一紧,随后硬邦邦地倒在了地面上。

    “呕——”

    似是觉得这一阵晃动实在太激烈了,天旋地转间,玛卡扶着膝盖干呕了起来。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