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走出座谈会的会场,记者{jì zhě}看到中国{zhōng guó}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陈昊苏为此次座谈会专门发来的贺信,他在贺信的最后这样{then}写道:“一次讲话引领着二十五年的光彩,一次激情鼓舞着持续三代的奋斗,一个理想创造着跨越世纪的辉煌。
一些侨胞和中国{zhōng guó}志愿教师为晚会表演了文艺节目,一曲《北京欢迎你》把晚会推向高潮。
中国光彩事业日本{吃屎的国家}促进会会长姜维告诉记者{jì zhě},那时正在大连市街头作为个体户经营照相业务{yè wù}的他,是从收音机裏听到的胡耀邦讲话。
8月28日以来,该省已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多起自杀式爆炸袭击事件,造成多人伤亡。
特别是在互联网产业方面,海归的创新能力得到充分体现,一大批海归将国外的商业模式带回中国,複製了一系列成功{走上人生巅峰}的公司。
小说 > 现代言情 > 强势夺爱,闪婚老公好狂野 > 章节目录 第27章 那晚的男人究竟是谁

第27章 那晚的男人究竟是谁


    楚令语摆了摆手,示意唐小可不要{压嘛碟}担心{ dān xīn}。

    唐小可听罢,更有些担心{ dān xīn}了:“还是去看看吧,万一除了低血糖还有什么别的症状该怎么办?正好在这儿,东方烈可以{can}让医生给你做个全面检查。”

    楚令语又是推辞一番,最终还是拗不过唐小可,于是答应了。

    东方烈也没有推辞,一个电话就吩咐了专属医生在医院里等他,开车便就送楚令语去医院了。

    唐小可看到这样{then}的情景,这才放心的回到了自己{his}的房间里去了,令语要没事才好,她和东方烈的事情{shì qing},稍后再慢慢解决{jiě jué}吧!

    这么想着,又忽然想到令语平常一向很害怕去医院的,之前去的时候{shí hou},都是自己{his}或者方陌陪着的,顿时有些担心,于是只好又换了一身衣服,也出门拦了车赶去了医院。

    东方烈和楚令语早已经{have been}先到了医院,所以唐小可一下车就直接问了门口的护士{白衣天使}东方烈去了哪儿。

    唐小可急忙上了楼,那个护士{白衣天使}只说了是在三楼的内分泌科,具体在哪儿她也并不知道{zhī dao},于是唐小可一路跑到了三楼,然后在三楼的房间里,一个个的寻找着东方烈和楚令语。

    忽然,唐小可听见了旁边一个病房里有动静,这种感{sense}觉和她之前在楼梯上听到的感{sense}觉如出一辙,也是细碎的呻、吟声。

    唐小可一怔,顿时走了过去,凑到窗户前,想要看看里面。

    只见里面病房十分的凌乱,衣服被扔了一地,唐小可又转换了个角度{attitudes}看向病床上,让她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楚令语和东方烈两个人正躺在床上,你侬我侬,好不惬意……

    这种场景……唐小可呆怔住。

    突然,楚令语的呻、吟声闯入了唐小可的耳膜。

    唐小可这才回神,反应了过来,她又看了一眼病房里面,顿时怒火中烧了起来。

    忍无可忍,唐小可一把大力{vigorously}的推开了病房的门,走了进去,大声喝道:“你们到底在做什么?!”

    东方烈和楚令语顿时停了下来,同时扭过头看向唐小可的方向。

    东方烈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表情,淡淡的模样,楚令语倒是有些惊愕,瞪大了眼睛。

    唐小可咬牙切齿,一时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沉声开口说道:“令语,你先出去一下,我有话和东方烈说。”

    楚令语这才急忙点了点头,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待楚令语走后,唐小可这才走上前来,冷冷的看着东方烈,咬牙切齿。

    东方烈也冷冷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你到底想怎么样?难道祸害我一个还不够吗,还要拉上令语吗?”唐小可质问道,愤怒,连声音都几乎{much}是吼出来的。

    然而{rán ér}东方烈却耸了耸肩,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冷笑着看她还会说些什么。

    唐小可见他不说话,更加生气了:“怎么?难道被我说中了?你真的想要祸害完我身边所有{all}的人吗?你到底明不明白,你是我唐小可的丈夫,我们在法律上是夫妻!”

    法律上是夫妻?!东方烈不禁在心底里冷笑一声。

    “所以?你到底想要说些什么?”东方烈竟然笑了起来,他笑着开口反问,与其说是反问,更不如说是挑衅罢了。

    东方烈喜欢{xǐ huan}看唐小可生气的样子,她抓狂的样子,张牙舞爪的。

    唐小可一怔,气急,这个东方烈真的是太无耻了!

    “所以,你一个已经{have been}结了婚的男人,搞外遇{打炮对象},还和自己妻子的好姐妹{jiě mèi},你到底知不知道{zhī dao}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

    病房里的空气似乎凝结了一般,看着唐小可的义愤填膺,东方烈不仅{bù jǐn}没有解释什么,反而{but contrary}觉得{jué de}有些好笑。

    “怎么?难不成我的‘妻子’要来和她的好姐妹{jiě mèi}一起{yī qǐ}讨我的欢心?”东方烈勾唇说着,语气里尽是轻佻。

    唐小可咬牙切齿,气得发抖,低声骂道:“你、你简直无耻!怎么会有你这么无耻的人!!!”

    东方烈凑近唐小可,抚摸着她的脸颊,十分的轻佻,开口说道:“那不如,就由你来代替你的好姐妹好了。”

    说着,他的手开始{appeared}不安份起来。

    唐小可浑身打了个激灵,急忙大骂道:“东方烈!你这个败类,你还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伦理纲常?”

    狠狠的瞪着东方烈,如果眼神可以{can}杀人的话,东方烈已经不知道被她杀死了多少回了。

    然而{rán ér},回应唐小可的却是东方烈的冷笑,他带着愤怒低吼道:“你还敢对我说这话,唐小可,你自己都不是处女,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自以为很有自尊的话?好啊,那你倒是给我说说看,你的初、夜究竟是给了哪个自尊心爆棚的家伙?”

    唐小可脸色一白,有些尴尬,她总不能说自己被继母卖了初、夜,结果逃出来了{老弟},却又被另外的一个陌生人给夺走了吧?

    “我……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唐小可咬下唇,那天晚上的男人,她连他的脸都没有看清。

    东方烈一怔,不由得嗤笑了一声:“你和别人上、床了都不知道对方是谁?唐小可,你究竟是有多么的下贱啊,你以为你解释,说这些话,我就会信吗?呵,荡、妇就是荡、妇!”

    “信不信是你的事情{shì qing},我已经解释了,不想再说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不是她的本意,对于那个男人,她也根本就不想再提起了。

    唐小可的这句话让东方烈很是不爽,他暴躁了,索性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愤怒的说道:“你连那人是谁都没有看清楚,就跟人家上了床?我还真是低估了你的能力,看来我把你送到拍卖会是没有错的,你还真是什么人都可以分一杯羹。”

    唐小可面红耳赤,被东方烈这样的冷嘲热讽,弄得羞愤难当,但是{dàn shì}却又根本没有办法反驳。

    于是索性闭嘴,低下头去,不再提起了。

    看着唐小可这副样子,东方烈心中郁结,只要一想到她不是处女,她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他就愤怒的狂躁起来。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