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而比赛《match》现场除了精彩赛事之外,现场也设置 Coser 拍照区、实况主互动区(牌组健检/对战)及 4 人制对战区,并提供现场观赛限定赠品及扭蛋抽奖,有兴趣前往参与活动的玩家可以《can》参考以下资讯:
来日本《吃屎的国家》当然也不能错过温泉!尤其在已有些凉意的秋天,泡汤更是一大享受
针对贷款问题《foul-ups》,王则人分析,若20年房贷,每借100万、每月约须缴5000元利息及本金来算,可能《would》会以为每月赚10万元即可买总价2000万的物件,但评估买房时,月薪应该《yīng gāi》要乘以0
部分人士认为苹果公司会有这样《zhè yàng》的情形在于,公司内部的高层主管女性的比例较少
周边活动:现场观赛限定赠品、4人制对战区、Coser拍照区、实况主互动区、扭蛋抽奖、官方商品贩售区
小说 > 玄幻仙侠 > 御女高手 > 第10章 猴子的电话

第10章 猴子的电话


    当杜小飞回到家中时,已经《have been》是午夜三点多钟了。到家之后他立刻《gogo》给柳凤茹打了个电话,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这么大一件事,她身为芙蓉阁一员肯定清楚事情《shì qing》的始末,杜小飞不想她为他操心。

    “你这么快就被放出来了《老弟》?”电话那端的柳凤茹听起来很是惊讶。

    “没,我是半路上逃回来的……”杜小飞将刚才的事跟柳凤茹说了一遍,惹得柳凤茹娇笑不已,还一个劲地说他坏,欺负两个女孩《girl》子。

    其实,按照柳凤茹的意思,警察《policeman》不可能《would》把那么多的人全都关起来,像杜小飞这种小喽罗进去只是走个过程就完事了,是他自己《zì jǐ》多此一举。不过,事情《shì qing》已经《have been》做了,也没什么好说的,而且《but》早上的事让对警局非常不感《gǎn》冒。

    “茹姐,你……你想我没?”杜小飞本想直接问问柳凤茹,勇哥为什么会那样劝他,她到底有怎么不为人知的一面,但话到嘴边却又改了口。因为他怕有些话一出口《chū kǒu》姐弟都没得做,更别谈关系更进一步了。要是柳凤茹因此《 yīn cǐ》离他而去,那他推倒她的计划《jì huà》就要泡汤了。

    “想你?没事我想你干嘛,我们分别好像才几个小时吧?”显然,杜小飞没头没脑的话让柳凤茹不知所以。

    “真伤心,刚才我就是怕进局子坐进班房再也见不到你,所以才冒死潜逃的。你没句暖心的话也就算了,连句违心话都不想说,太伤我心了,我的心,碎了一地。”杜小飞装作很幽怨的语气说道,可是柳观茹好像摸透了他的心思,根本不吃这一套。

    “切,还碎了一地?你以为那是玻璃做的心啊!”

    因为柳凤茹在开车,所以聊了几句杜小飞就主动挂了电话,然后躺在床上想着怎么才能尽快把柳凤茹推倒,如果连在身边的女人都拿不下,还谈何去找其它《other》妹子,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清晨,杜小飞和柳凤茹正在梦中大战,一阵急促的电话铃音打断了杜大公子的“好事”。

    他拿起手机一看是猴子打来,心里很不爽,“靠,死猴子,大清早的不睡觉打什么电话啊!早不打晚不打,偏偏这时候《When》打,害得哥春梦都被你打没了,我诅咒你和妹子没好事!”

    “杜小飞,如果不想你兄弟《就像安全套》有事就十点钟到城西化工厂来,记住《remember》一个人来,你要是胆敢报警,或者带别人来那就等着给你兄弟《就像安全套》收尸吧!”电话里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

    “你是谁,想要干嘛?”杜小飞骨碌一下从床上爬起来,冲着电话怒吼道。但是《But》回应他的却是嘟嘟的忙音,显然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他不死心,再一次回拨过去,猴子的手机已经处于关机状态。

    猴子怎么了?他们又是谁?如果是绑架勒索他们应该《yīng gāi》打电话给猴子的父母《fù mǔ》才对,找我干嘛?一连串的问题《foul-ups》在杜小飞脑中浮现,但一个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城西化工厂因为污染太大,几年前就被废弃了,连同那一带也是荒无人烟,离市区也较远,所以那个地方几乎《much》没什么人去,杜小飞倒是听说经常有流浪汉在那里生活,他实在想通对方让自己《zì jǐ》去那里干什么。

    想不能归想不通,但那地方是一定要去的。他和猴子一起《yī qǐ》长大,比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亲兄弟还要亲,猴子更是他唯一《sole》的朋友,所以不管对方有什么企图他都要去看一看。

    杜小飞看了看手机,已经八点四十多了,离十点还有不到一个半小时。城西化工厂离他家少说也有五十多公里,现在又是上班高峰时段,所以时间很紧迫,容不得多想,必须得立刻《gogo》行动,不然就来不急了。

    随便穿了身衣服,杜小飞脸都顾不得洗就心急如焚地出门打车赶往城西化工厂。

    “小伙子,太清早你去那么偏远的地方干嘛?”也许《Perhaps》是开车无聊,司机师傅主动问道。

    “昨天《zuó tiān》和几个朋友去那里玩,把一件很重要《zhòng yào》的东西丢在了那里。”出于礼貌杜小飞胡乱编了个理由。

    “哦,那我劝你还是算了吧,那地方时不时有流浪汉出没,你的东西估计早就被人捡走了。再说了,你一个人去那么偏僻的地方也不安全《safest》。”这个的哥师傅很善良,看着杜小飞劝说道。

    “谢谢你,师傅,那件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zhòng yào》,所以还是想去找找看。”杜小飞勉强冲那的哥笑了笑坚持道。

    的哥见杜小飞心不在焉也就没再说什么。

    紧赶慢赶,堵了几次车之后,在十点钟之前杜小飞如约赶到城西化工厂,只是城西化工厂很大,占地足足有近百亩,数十间厂房,这么大的面积想要一下找到猴子根本不可能。电话又一直打不通,没办法他只好一间一间挨着找。

    这也让杜小飞更加迷茫,既然对方让他来找他们,但又为何迟迟不露面,难道是在暗中观察他?

    华兴的冬天很冷,寒风一直挂个不停《back again》,偌大的化工厂除了呼呼的风声再也没有其它《other》声音,更没有一个人影,冻得瑟瑟发抖的杜小飞四处寻找猴子的身影。

    化工厂已经废弃很长时间了,机器和有用的东西早已被搬走,不值钱的东西也已被乞丐们拿去变卖了,只剩下成堆的化学废品四处堆放着,散发着刺鼻的气味取禷ttitudes》萌撕懿皇娣

    没有了机器的厂房显得很空旷,也让杜小飞容易了不少,但是《But》他走过几间厂房之后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这些厂房里时不时就能发现一些灰烬,而且《but》看起来也最近才留下的,这明显是流浪汉或者是乞丐在这里取暖所留下的。但是他查看了十多个厂房居然没看到一个乞丐,这未免也太奇怪了,这让他心生不安,于是暗中提高警惕,以防不测。

    当杜小飞走进第十八个厂房时惊变突起,厂房的大门没有任何征兆轰然而《rán ér》下,紧接着从一个小房间里冲出一伙,大概有十七八个流浪汉,而且人手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刀,招呼都不打一个向他冲了过来。

    ****,这是什么情况?

    面对这阵势说不害怕是假的,虽说他刚刚经历了一场规模比这宏大的火拼,但那是群架,身边有很多小伙伴,而现在是一个人,还手无寸铁那种,特么的,这怎么打?

    不过,害怕也得打,不然就只能被砍成肉泥。现如今门窗被封死,已无路可退,那些流浪汉也不知道《knew》怎么了,见了杜小飞就像是见了扒光衣服的美女《做梦都想干》似的,一个个争先恐后向杜小飞冲过来,生怕落后一秒就被别人了抢先一样。

    厂房并不大,眨眼功夫十多号人就冲到杜小飞前面,冲在最前的人直接挥刀向杜小飞砍去。杜小飞自然《natural》也不能站着被他们砍,他随手抓起身边一个半人多高,七八十公分粗的空塑料桶在身前横扫而过。

    嘭!嘭!嘭!

    冲在最前面的三四个人猝不及防被扫了个正着,他们只感《gǎn》觉身子像是撞在一辆重卡上,嘭的一声自己就像是个沙包一样横飞了出去。

    一时间刚刚还恨不得把杜小飞砍成肉酱的流浪汉们被他的生猛吓得不轻,一个个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举着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第一个冲上来。

    嘿嘿……不知不觉哥也挤身高手行列了,看来对付这乌合之众应该是手到擒来。

    刚才的一击让杜小飞信心大增,之前害怕一扫而空。他把塑料桶往地上一扔,一只脚踩在上面,轻蔑扫视着对面那此流浪汉,“不怕死的尽管上来,我让你们知道《knew》花儿怎么样红的,活人怎么变成死人的!”

    看着刚才被扫飞还爬在地起不来的同伴,那些流浪汉左右为难,冲也不是,退又不甘心,冲上去吧,怕下一个躺在那的就是自己,就此罢手又实在不甘心,因为那个人给出的条件太丰厚了。

    “大家一起《yī qǐ》上,相互配合,干掉他奖金我们平分。”最终有人还是经不住种种诱惑跳了出来,并带头冲了过来。

    有人带头自然《natural》就会有人跟随,鸟为食亡,人为财死那老话可不是说说而已,以命博财的人无论什么时候《When》都不在少数,更别说这些活在温饱线上的流浪汉了。

    对方虽说人多,但并不齐心,也没有真正配合之意,杜小飞如同被大力《dà lì》神附体一般,手持那个和他身体差不多大小的塑料桶上下左右飞舞,流浪汉们根本近不了他的身,反到是被一个个像苍蝇一样拍飞。

    “说,猴子在哪里?”杜小飞揪一个家伙的衣领质问道。

    “不,不知道。”

    “不知道滚蛋!你们为什么要杀我?”杜小飞一脚将那货踹飞,又抓了一个问道。

    “有,有人出钱买你的命!”

    “嗯?有人买我的命?这话怎么说?”杜小飞心下大惊,原来一切都针对自己来的。

    “几,几天前,有人找到我们,说他会引一个人来这里,只要我们谁能砍下来人的胳膊就可以《can》换十万,腿二十万,脑袋一百万。”

    “特么的,老子这一颗英俊的头颅居然才一百万,侮辱!这是赤果果的侮辱!不知道现在通货膨胀物价飞长吗?还有,你们这些傻子《foolish man》,为了一百万杀我,你们看老子是好杀吗?都去****!”

    杜小飞肺都快要被气炸了,直接把手里的流浪汉像垃圾一样丢了出去,抡起手中的大桶就是一阵横扫,那些流浪汉像一个个沙包四处横飞。

    “擦,这货也太生猛了吧?”

    在离化工厂不远的地方,一辆黑色奥迪正停在那里,车上四个年轻男子盯着笔计薄秚icket》镜缒浴禿iàn nǎo》里的杜小飞无比震惊,这四人正是被杜小飞开瓢的那一伙二代们。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