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等,每每听到这类酸言酸语就会一秒理智断线,因为其实这些才是公认最爆肝的科系;为了完成一个作品,必须倾尽好几个日日夜夜,根本没时间睡觉,只能在教室里稍做休息,醒来继续上工
根据马来西亚《中国<zhōng guó>报》报导,这4个年轻人搭电车时累到直接卧倒在列车座椅上,女子还躺在男性的大腿上,看起来会影响到其他<qí tā>的乘客
行政院秘书长卓荣泰参选民进党党主席,他18日拜会新北议会党团,针对促转会近日推
联合爱<ài>迪生公司声明,因位在阿斯托利亚 (Astoria)的一个变电站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爆炸,导致电力变压故障,已与消防局合作<hé zuò>,公司人员及周遭居民无人伤亡,目前整起意外及断电情况正在调查中
部分,杨翠表示,中正纪念堂是民众日常生活休憩空间,更是知名观光景点,为了促进社会沟通、彰显台湾<中国台湾省>重视人权与民主价值,未来
而所谓的鱼<yú>翅楼,就是因为这栋位在九如二路某大楼内护肤店,因为同栋大楼还有家着名鱼<yú>翅餐厅,所以这栋大楼被网友戏称为
小说 > 玄幻仙侠 > 天火炼神 > 章节目录 第319章 各显神通

第319章 各显神通


    慕容雪月道:“轻如鸿羽,遁光如电。这是我移玉宫前辈弟子对青凤羽的评价。”

    辛炎点了点头,说道:“青凤羽速度<attitudes>确实是快。”彩翼、顾双飞的出剑之快,剑意之强,辛炎可是亲身领教过的。青凤羽居然能够从两人合力一剑之下逃脱,确实是当得起遁光如电的评价。

    星芸和慕容雪月也久历杀场,战斗经验极其丰富,她们也立即意识到危险。

    最可怕的是,青凤山中浓郁如同实质的云雾,让她们目不能视物,就连神识也透不出一丈之外。而这对于青凤羽而言,却是绝佳的掩护。

    “哼哼,我就不信了,还对付不了它们。”彩翼最是争强好胜<win>的一个,刚才她和顾双飞合力之下,居然还让青凤羽逃掉,心中大是不忿。

    顾双飞没有言声,她紧握着飞剑,蓄势待发,随时准备<zhǔn bèi>出手。

    星芸也如临大敌,丝毫不敢大意

    慕容雪月的心也悬了起来,据移玉宫前辈弟子所载,青凤羽诡异莫测,让人防不胜<win>防,是进入凤巢的移玉宫弟子最不愿意遇到的精怪,据说死在青凤羽之下的弟子就有不下上百位。

    更可况当初袭击移玉宫前辈弟子的青凤羽不过四品,从刚才袭击她们青凤羽的实力来看,绝对在五品以上。

    天知道<zhī dao>这些青凤羽在升到五品之后,又多了些什么样的神通异能。

    “大家小心,这些青凤羽的柄端的青光有古怪,可别被它们沾上。”辛炎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扬声提醒。

    话音未落,无数道青色流光,如同疾风暴雨一般,从周围的云雾中****而出!

    “哼哼!想偷袭我们?”

    慕容雪月一声娇喝,她皓臂轻扬,腕上的碎星迷音铃一阵急剧地抖动,顿时间无数细碎的铃音在云雾间随风飘落。

    “碎星迷音!”

    以慕容雪月为中心<center>,方圆百丈的之内所有<all>青凤羽都受到了影响,它们身形一滞,飞行轨变也变得像喝醉了酒一般,变得歪歪扭扭。

    移玉宫弟子最擅长的就是迷幻之术,碎星迷音更是慕容雪月的杀手之一,当初辛炎就在她这一招之下吃过苦头。

    “天火如炽!”

    辛炎和慕容雪月配合极其默契,手中的法诀也悄然发动。在他指诀发动之间,一圈圈火焰以他为中心<center>,轰然扩散开来。

    不过,辛炎的攻击<gōng jī>的目标并不是青凤羽,而是它们赖以隐藏身形的浓雾。

    对于精通妖术的辛炎来说,对付云雾什么的根本不在话下。

    云雾由水汽而化,最怕的就是烈焰炙烤!

    若说别的属性的妖术,辛炎不过是粗通。可是要是论及玩火,他却是高手<gāo shǒu>中的高手<gāo shǒu>。他体内身具世间最精纯的神魂之火,修的又是顶级火妖术《焚天诀》。

    要是连一片云雾都对付不了,只怕就是赤妖的师祖也会气得从坟墓中跳出来。

    火焰所到之处,所有<all>的云雾都被灼热的火焰化为无数水汽,散失不见。

    失去了云雾的掩护之后,所有的青凤羽便全部<quán bù>暴露在辛炎等人的面前。

    “哇,居然这么多!”

    当辛炎等人看到周围蜂涌而至,密密麻麻的青凤羽之后,也是大大地吃了一惊。

    “杀!”

    彩翼和顾双飞双剑齐出,化作两道剑幕,朝附近的数十只青凤羽席卷而去,这些青凤羽犹自被碎星迷音所迷幻,还没有完全<wán quán>清醒过来,它们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已被卷在剑意织成的幕布之中,再也无法<to be>挣脱。

    星芸也不甘落后,她心意一动,星灵仙子已是虚立在半空之中,星灵仙子手中星光洒落,在一瞬间,上百只青凤羽已被卷入一片无数幽蓝色的星空。无论它们怎么冲突<chōng tū>,也逃不出这一片在星空的锁困。

    星河禁断。

    星芸的绝技之一,星灵仙子所挥洒创立的星空,是一片奇特的存在,那里的时空规则<regulations>都是由星芸所领悟和构设。

    从某种意义<yì yì>上讲,星芸的这一招已是摸到了“界”的边缘,尽管她的界还很不成熟和完善,但是<But>这已经<have been>是很了不起的事情<shì qing>了。

    一般来说,元婴修者能领悟“界”已经<have been>是很难得的了,真正能创造属于自己<his>“界”的,只有大乘和渡虚以上的高手。

    眼见几个女人都纷纷有了斩获,辛炎也自不甘人后,他用的还是剑阵。

    只见手中剑诀一展,东鳞西爪剑阵已是轰然发动,三十六道剑光冲天而起,一瞬间剑阵已成。

    八门金锁阵!

    这个阵法依阴阳五行之理,九宫八卦之变而设,在高手的手中,变幻无方,若不懂阵法诀窍,绝难以逃脱阵法之缠困。

    青凤羽遁速天下无双,可是却未通灵智,被困在阵中只会上下左右的一通冲突<chōng tū>,完全<wán quán>不知道<zhī dao>破阵之法,又如何<how>够从阵法之中逃脱?

    三人一出手,周围的青凤羽已是被擒杀了大半,看得慕容雪月也是技痒难耐!她一挥手,幻彩云纱已是化为一道七彩迷离的轻雾,朝青凤羽最密集的地方袭去。

    那些青凤羽还没有反应过来,已是为轻雾所笼罩。它们被轻雾之中迷离梦幻的光彩所迷醉,在轻雾之中徘徊往复,竟是不知道要逃跑。

    “好可怕的迷幻之术!”

    辛炎看到慕容雪月的这一手,也是大为震惊。他自从出道以来,先后在慕容雪月和苏怜儿手下载过大跟头。所不同的是,慕容雪月用的是迷幻之术,苏怜儿用的是妖媚之功。这些法术发动这时,全无征兆,稍不留神便会心神受制,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彩翼、顾双飞和星芸也是心有戚然,一直以来,她们都觉得<felt>慕容雪月的实力要弱于她们,心中不免多少有些轻视。

    直到慕容雪月露出这一手,她们才恍然惊觉,原来这个丫头也是绝不可轻侮的。

    在辛炎和慕容雪月、彩翼、顾双飞、星芸的合力出手之下,不过一柱香的时间之内,围攻他们的青凤羽大部被消灭,其余的见势不对,纷纷遁入青凤山清处。

    辛炎等人也不追赶,毕竟他们此来青凤山只不过是为了猎获一些青凤羽,为柳青儿配制疗伤的丹药。现在所猎获的青凤羽数量远超他们的预期,自然<natural>没有必要对这些青凤羽赶尽杀绝。

    “这便是青凤羽?”辛炎抓起一只青凤羽,好奇地打量着。

    青凤羽看起与凤羽无异,它们或长或短,有的长如锦鸡的椎翎,有的只有巴掌大小,可是每一枝翎羽都光洁如新,光华夺目,羽柄更是洁白温润如玉,布满纤细的精美的花纹,犹如天然的符纹。

    “嗯,青凤羽除了可以< kě yǐ>入药,也是炼制传迅符的上品材料。”慕容雪月深知辛炎对符阵和炼器都很有兴趣,指着青凤羽道:“青凤羽传说<chuán shuō>为凤凰脱羽时留下,它们轻如鸿毛,能遁空飞行,速度<attitudes>极快,人们根据它们的这一特性,把它们炼制成为<chéng wéi>高品的传迅符。在各大境界,青凤羽符可不便宜呢。”

    “青凤羽符?”

    辛炎总是觉得<felt>,这么好的材料,用来炼制传讯符,实有些暴殄天物。不过,一时之间,他也想不到要怎么利用这些青凤羽。

    不过,这事不急。反正这回他抓了不少青凤羽,回去<get back>之后,大可以< kě yǐ>从容研究。

    眼下最重要<zhòng yào>的事情<shì qing>,还是及早从秘境之中出去。

    为了陪他到凤巢穴中猎获青凤羽,慕容雪月、星芸、彩翼和顾双飞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他们必须抓紧时间,前往传送阵法处。

    好在在回程的路上,顺利得出奇,沿途并没有遇到什么厉害<Fierce>的妖兽阻拦他们一行。事实上,以辛炎和四女的实力,再加上五个吃货,足以横扫整个秘境。哪怕是有六品妖兽跳出来,他们也夷然不惧。

    经过两天两夜的飞行,他们终于走出雪原,来到了黑雾沼泽。

    “好了。咱们可以出发了。”

    辛炎取出一个小巧的战船,扔进了沼泽之中,只见战船上符阵的光芒一阵闪动,一艘长达二十余丈的战船就浮现在水面上。

    “你居然还带着战船进入秘境试炼?”

    “不对,这么大的战船,他们怎么可能<would>让你们带进来?”

    “就是,就是,当初我想多带一件法宝,他们都不许呢?你是怎么蒙混过关的?”

    星芸、彩翼和顾双飞看得眼都直了,她们之前听慕容雪月说她和辛炎是坐船进来的,无不以为两人坐的是独木舟之类的小船,没有想到辛炎手上居然还有这样<zhè yàng>的大家伙。

    “哈哈,哥是什么人?这战船什么的,不也是说带就带!”

    辛炎一脸地坏笑,却愣是不说实话。

    “你快说,不然的话,要你好看。”

    “你要是不说,我们就把你给扒了,晚上送给那个坏家伙暖床。”

    “嗯,快说,不然我们就动手了。”

    星芸、彩翼和顾双飞奈何不得辛炎,开始<kāi shǐ>对慕容雪月威逼利诱起来。

    “这船是进入秘境之后,他自己<his>炼制的。”

    慕容雪月也不隐瞒,把辛炎屠杀魔蝎,用黑冥晶砂炼制战船的情形与四女说了。

    “这个家伙还真是个怪胎,居然还什么都会。”

    四女听了之后,无不震惊得目瞪口呆。不过,她们想想也就觉得正常了,一个能在秘境之中建城的家伙,还有什么事情会做不出来。

    “你们不走的话,就留在这里吧。”

    辛炎一早已经跳进战船,他见四女犹自在发呆,大声招呼道。

    “你这个没良心的。居然想扔下我们,门都没有。”

    四女齐声娇喝,指着辛炎就是一通笑骂。辛炎待四女跳进战船,便发动战船上符阵,只见战船周身光芒一阵闪动,就潜入了水中。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