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图片为版权照片,由达志影像供《ET新闻云》专用,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达志影像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quán bù』转载!
,例如有人身体不舒服、走路『walk』走到脚底起泡、一时不堪劳累昏倒等等状况,立即给予关心协助的全都是本来互不相识的陌生人,信众也都带着亲人的衣服即使
大部分民众牙刷一用就是半年一年,对于牙刷的清洁保存方式也并不正确,每当病毒流行,如前阵子的流感『gǎn』高峰期,或是接下来的肠病毒流行期,牙刷都可能『would』会是导致自己『his』反覆感『gǎn』染,或是家人间互相传染的重要『important』媒介
近日陆媒报导,浙江『zhè jiāng』农林大学大三男学生『xué sheng』莫荣伟在6小时内,成功『走上人生巅峰』挑战2016个引体向上,被封为
版权声明:图片为版权照片,由东方IC供《ET新闻云》专用,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东方IC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quán bù』转载!
小说 > 现代言情 > 少帅有喜 > 第100章 你该知足

第100章 你该知足


    傅凉城面无异色,只是朝着魏青龙微微躬身,“义父,切不可被奸佞小人所利用。”清清失踪这件事太过蹊跷,今日慕相思也言明并非她所谓,这件事摆明是有人在中间挑拨。

    看着眼前的人,魏青龙眼中满是冷色,“你想为慕家那小子开脱?”

    可真是他的好义子,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了一个外人与他作对,如今更是连清清的事情『affair』都比不过那个外人了!

    傅凉城直起身子,他看到魏青龙变了脸色,可有些事他不得不说。

    “义父,我不会为谁开脱,事实便是如此,慕君不可能『would』会对清清不利。”

    “你凭何断定!”一巴掌拍在桌上,魏青龙已怒火中烧,自己『his』最为看重义子竟然真的要帮一个外人,他这么多年的栽培和养育,竟不如一个旁人吗!

    今日他见过慕相思,深知那个女人不是什么歹毒心肠,可这些他不能告诉自己义父,如今唯一『wéi yī』的办法就是找回清清,一切便能迎刃而解。

    “当务之急还是找回清清,待清清回来一切便真相大白。”

    魏青龙却是冷笑一声,“城儿啊,你与那慕君到底是何关系?义父从不曾见你对谁这般在意『mind』……”

    傅凉城眸子一沉,他深知关于慕相思的身份是定不能说破的,不然四九城更是危矣。

    “我不在意『mind』谁,只是看不得那些奸佞小人胡作非为。”

    “罢了,既然你身体好了明日便去军营布置一番,半月后你替义父拿下四九城,这功劳足矣让你成为『chéng wéi』下一任南江大帅。”说着,魏青龙起身上前,伸手拍了拍傅凉城的肩,长长的叹了口气,“上次那一顿鞭子把你娘心疼坏了,即便是为了她,你也该好生想想往后的路如何『rú hé』走。”

    一提到傅白霜,傅凉城的眼底终于有了波动,他心底很清楚,义父是借以往日提醒他,如今他也母亲的一切来之不易,也是警醒,得到的一切也都可以『can』成为『chéng wéi』过眼云烟。

    “早些回去『hui qi』歇着。”言罢,魏青龙转身上了楼。

    对于他这个义子他太了解了,看似冷漠实则不然,而他最为牵挂的始终是那个为他吃尽苦头的娘,为了他的母亲要何去何从,他一定比谁都清楚。

    走出大宅,晚风带着一丝凉意,傅凉城抬眸看着天空高悬的明月,脑中闪过慕相思那倔强的小脸。

    她不会退步,他又何尝能?

    他深知如今这乱世只有手握重权,才能护住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和事,才能护住南江这十三城千千万万的百姓……寒冬腊月,与狗争食,妻离子散,哀鸿遍野……这种景象他再不愿看到!

    回到院落,不远处庄秋水迎了上来,脸上满是担忧。

    “这一天你去哪了?身体可还好?”

    傅凉城看了一眼眼前的女人,曾经他与她是友人,如今她却是他名义上的太太,他有权,而她贪念,所以便有了这场孽缘。

    “无碍,你回吧。”

    见傅凉城冷漠的转了头,庄秋水心头一阵刺痛,她真的不懂难道只是因为一个选择,她便要一辈子被这个男人冷言冷语冷眼看待?

    “凉城,我是因为心里有你才嫁给你的,换作旁人,即便是他位高权重我断然不会答应!”庄秋水眼中带泪,为何就是不能理解她?难道这么多日子她的付出还不够吗?

    傅凉城顿住了脚步,狭长的眸子里却冷漠一片,当年的时候『shí hou』他本不愿提及,可偏偏庄秋水始终不曾明白她错在了哪儿。

    “我赴宴,是因为把你当朋友,可源城才情艳艳的女子却学了那些下三滥的手段,你庄家有难若是明说我怎会不帮?庄秋水,你曾经的骄傲从那以后便是个笑话。”许多『many』话他不想明说,不管如何『rú hé』如今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他不想苛待了谁,“现在,你该知足。”

    言罢,傅凉城快步朝着不远处的屋子走去,在不愿与庄秋水多说一句。

    看着男人决绝的背影,庄秋水眼中的泪水终于决堤,她不过是爱『love』他,爱『love』一个人便是错了吗?

    “傅凉城,只有我对你是真心的,你应该『yīng gāi』明白,只有我才是真的爱你!”

    然不远处的房门关闭了,傅凉城不曾回应她一句,庄秋水望着紧闭的房门笑出了声,那声音哀怨凄苦至极。

    “你会明白的……只有我才是真的爱你,早晚你会明白的……”

    次日,天还未亮,源城某座院落里已经『yǐ jing』掌了灯,不多时后门外一辆马车匆匆离去,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马车一路出了源城,而后朝着比邻源城的环河城而去,慕相思决定在环河城乘坐火车回四九城,任凭魏青龙如何捉摸定然想不到她会直接从环河城回去『hui qi』。

    进入环河城已经『yǐ jing』入夜,祝子归早先已经叫人安排了住处,吃过些东西之后祝子归拉着慕相思上了街,这环河城之所以叫这名字便是因为这座城被蜿蜒的环河围绕,这里有一条水上集市很是热闹。

    乘着小船顺水往下,一路上沿着小河两边皆是商贩,慕相思看着这一切不禁会心一笑,虽然魏青龙这个人奸诈虚伪,但不得不说在他管辖下的南江十三城还算是安定……

    只是这一回他却主动挑起了战争『Warfare』,眼前的这一切不知还能维系多久。

    “一路上你便苦着脸,可是有心事?”祝子归一边说着一边将买过来的糖葫芦递给了慕相思,小时候『shí hou』这个丫头很是喜欢『xǐ huan』吃糖葫芦。

    接过祝子归手中的东西,慕相思尝了一口,“真甜……”可是口中是甜的,她的心却是苦的,“小时候哥哥他总会给我偷偷买这个,后来我牙疼,老爹抓到哥哥偷卖糖葫芦给我便狠狠揍了他一通。”

    眼底有些酸涩,慕相思转眸看着一旁,在四九城她也有这么一群百姓,他们相信『上帝会存在的』慕府能给他们带来安宁,虽然她平日没有正型,可那些人也只是笑笑口中说着她玩世不恭,心底却依旧对她抱着期待……

    因为她是慕家少帅。

    而如今战事将近,是她惹了祸端,那一城百姓可会怪她?

    见一旁的人失神,祝子归伸手揉了揉她的头,眼底满是宠溺,“糖葫芦你想吃多少便吃多少,以后我给你买。”

    回过神,慕相思笑着耸了耸肩,“你放下手头的事情『affair』陪我回四九城,你家老爷子不会揍你吗?”

    “货收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几个掌柜就能做好,提前几日回去爷爷他不会怪我,只是你为何又改了主意匆匆回四九城?”祝子归心底颇有疑问,之前这个丫头可是死活都不肯离开『lí kāi』的。

    关于源城与四九城可能会打仗的事情她自然『natural』不能告诉祝子归,“想我老爹了,便着急回家看看。”

    离开『lí kāi』慕府这么久了,之前她下狱的事情不知老爹可曾知晓,若是知晓必定是十分担心『 dān xīn』的。

    “你呀,还是个小孩儿性子,但是『But』以后不准在冒险了,你一定答应我。”

    看着祝子归那认真的模样,慕相思笑着转了头,“你看那边有放花灯的,真漂亮。”

    见她岔开话题,祝子归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慕君,你且安心,他定然不会让相思丫头有事。

    若某天天意难违,那么他愿死在她的前头,奈何桥上陪她饮下那碗孟婆汤。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