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在卡娜赫拉的惬意小镇,P助与粉红兔兔将化身为魔术师,带领大家前往小动物们生活的地方,除了可以< kě yǐ>一窥这些可爱<love>角色无厘头的萌萌日常,特展也将呈现作者
澳洲汽车维修工贝瑞特(Brett Wallensky),在东南部的巴特曼斯贝湾(Batemans Bay)海滩<hǎi tān>礁岩上,发现
湖南长沙一名长女子5日晚间11时搭乘长沙地铁2号线时,看见地面上的呕吐物,不但没有转身离去,反而<fǎn ér>默默拿出卫生纸清理,善心举动被周围乘客拍下,网友们纷纷留言表示
在人潮聚集的地方、车站<station>、发电厂与净水场等,警视厅皆派遣警官加强巡逻站岗,注意<zhù yì>是否有摆放不明物体
,华春莹表示,中方一向鼓励朝美双方进行直接对话和接触,北韩与美国是朝鲜半岛核问题<foul-ups>的直接当事方,北韩与美国进行任何形式的对话与接触,有助于增进对彼此立场的了解和互信,有助于把半岛核问题<foul-ups>拉回到对话协商谈判解决<jiě jué>的正确轨道上来
小说 > 玄幻仙侠 > 丹道武神 > 第八百一十八章 你究竟是谁

第八百一十八章 你究竟是谁


    一刀毙命!

    夜风萧瑟,这句话就像是在风中叠加了密密麻麻的刀子,割在人的脸上,阵阵刺痛。

    苏尚君胸口微微浮动,抬头凝眸看着那双坚定决绝的眼睛,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突然,只见道南书院后阁山头浮起一道紫光,在黑夜中极为醒目,犹如黑水潭中绽出的一朵紫色幽兰,无限瑰丽,一闪即逝。

    江长安笑道:“你先回参天院,我恐怕要去再见一个人。”

    “谁?”

    “一个俊脸儿和尚。”

    江长安拒绝了苏尚君相送,强撑着身体御虹而起,顺着后阁山道登上这方曾经举行过道藏法会、秘境棋局的清静地。

    进入秘境山洞,那位被安仙子种下苦符的紫气老者已经<yǐ jing>消失不见,奢华辉煌的宫殿中,只剩下一个三十岁左右站得像木头的短发俊俏和尚,手中正持着一条青藤,弯下身子装进书箱里。

    江长安跨过拱桥,慢慢走近,口中笑道:“法师这次又专门跑一趟,就是为了这位紫气老者?”

    佛衣施了一个佛手礼节:“江施主好像一点也不惊讶?”

    江长安道:“为何要惊讶?法师如果灭掉的是一个善人才<rén cái>值得惊讶,可是这位紫气老者吓傻了七鼎王世子洛松,又险些要了我的命,二十多年来在姬缺的帮助下不知道<knew>杀了多少人,十恶不赦,有法师超度<attitudes>也算是个好下场。”

    “施主好像知晓他的身份?”

    “本来不知,但看到法师在这里,也就不难得知。”江长安道:“在我来东灵前,江家那个眯眼怪就告诉我,在东灵出现<There>了祖菩提的踪迹,而这紫气老者气息悠久深远,甚至已经<yǐ jing>远远超过了数万年,也就不难想到祖菩提,等看到法师出现<There>在这里,我更加确定了这一点——紫气老者,就是祖菩提的一根分枝。”

    “哦?”

    江长安笑道:“在妖国境中承蒙法师出手相救,若是在下没有猜错,法师当时所用的一根三片叶青藤,正是祖菩提中的一根木枝。这书箱中所放着的应该<yīng gāi>也就是数十条祖菩提木枝,法师游走盛古各地,行于大千世界<world>,为的不仅<bù jǐn>仅只是效仿昔日佛祖尝尽人生苦难,三衰六运、生离死别,更重要<zhòng yào>的,是收集祖菩提的枝叶?”

    佛衣眼神顿了一顿,嘴角略微上扬:“江先生果真是生有慧根,与我佛有缘。”

    “我可不想和你的佛祖有缘,还是做个凡人,挺好。”

    佛衣脸色郑重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江施主若非与我佛有些干系,那枚祖菩提生出的菩提子,又如何<how>甘愿做了施主的一只眼睛?”

    江长安脸色骤然大变,菩提眼泛着微弱淡青色光芒,隐现凶相。倘若这和尚突然动手要挖去这一只眼睛还得了?可是真的动起手来,别说自己<zì jǐ>目前的状态半死不活,即便是全盛时期也绝非是他的对手<Opponent>。

    佛衣面色淡然,颔首道:“江施主无需紧张,贫僧早就说过,施主与佛家有缘,这菩提子认准了你,也是它的一番造化,贫僧绝不插手干预。”

    “还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法师——”江长安眸子陡然转出冷色,问道:“你究竟是谁?为何要收集祖菩提?又为何对佛祖的事情<affair>这么清楚?”

    还有更重要<zhòng yào>的一点他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一个三十岁的年轻人,怎么可能<would>拥有轻松压制连屠大君的力量?

    “时机会<jī hui>有时,因果无常在,施主,好自为之。”

    佛衣身影几个恍惚,已经化作透明,以一种玄之又玄的飞遁之法消失在原地,没有半点踪迹可寻。此人的来历与身份就像是一个谜团,江长安甩了甩脑袋,苦笑不已,如今谜团已经够多了,何必再去多纠结其他<other>不相干的?

    天色蒙蒙亮起的时候<When>,便听有不少的居民细声讨论<discussion>着宫中究竟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什么。

    没有人看到七鼎王的身影从皇宫走出来,起初,只听闻道南书院一些弟子传出七鼎王联合白家与姬缺造反的风声,但这些传言根本没有任何根据,掀不起半点波澜,吹不起丝毫风浪。

    直到天色蒙蒙亮的时候<When>,司徒玉凝承陛下谕旨,杜撰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贴在了城墙外,事情<affair>至此才得到缓和平息。

    上面所写大致的意思,即是说昨夜宫中闹了食人魔物,七鼎王率领众多精锐将士拼死护驾,斩杀上百头食人血魔。

    而后城中另有血魔作乱,诸多世家遭受祸乱,白府白家主连同数十位家将以及道南书院总天监姬缺、丹荷院院主惨死于毒手之下。

    接着,七鼎王又连夜悄悄带领从燕城带来的七千兵马,将城中作乱的食人血魔完全<completely>肃清,剿灭了位于雍京城边境某某不知名小镇的魔物总窝点。尽管食人血魔绞杀殆尽,但七千精锐也悉数阵亡,七鼎王也身受重伤<zhòng shāng>,于黎明时分在太医塾不治身亡。陛下伤心欲绝,追封谥号为“太平无象王”。

    看到此处,不禁有百姓为之垂泪缅怀,对这两张黄纸上写的事情深信不疑。

    人们有时候想要看到的往往并不是真相,仅仅是简简单单、自己<zì jǐ>想要看到的而已。所有<all>人都认定,皇榜中写的就是比珍珠还要真的真相,只当做三两场茶余饭后的谈资,随后过了两三天,就没有了下文。

    自此,悬了三年未破,闹得人心惶惶的食人魔物玄异奇事总算告一段落。

    安稳得过了两天,这两天雍京城里看上去远比以往风平浪静,苏尚君也离开<lí kāi>了道南书院,江长安也借着这个空闲将自己所有<all>的丹道学识对参天院弟子倾囊相授,当然,能够接到多少,就要看他们本身的悟性与努力,例如端火的技巧,懂是一回事,真正用心下功夫去做又是一回事。

    这几日江长安也多次钻到神府里,然而<however>第五重秘境的至宝仍旧没有半点头绪,还有那根牛鼻子老道还没有见到的黝黑铁棍,要是他知道<knew>这就是仙盒里开出来的仙界宝贝,不知会怎么想?

    眼看所剩下的七天寿命期限越来越近,只剩下最后三天。

    这天清晨,江长安趁着天色刚刚微亮率先走出了道南书院,没有在路上多做停留,径直来到了观月阁。

    今日观月阁像是极其清冷,自从江长安重新入住了道南书院,观月阁也就开始<appeared>了正常的营业,可说来奇怪,眼看临近大年的好时候,本应是最热闹的时段,这个时候却是没有几个客人,门可罗雀,阁楼中静悄悄的。

    进入阁楼中也不见掌柜的和小二阿吉的身影,红木桌凳被擦得干干净净,摆放整齐。

    江长安朝着后院呼唤了两声,一瘸一拐的阿吉正拎着一壶热水走了出来,看到江长安激动道:“江公子,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lai l>?快坐快坐!”

    阿吉拎起肩上的抹布熟练地擦了遍桌子,又满上一杯刚烧好的热茶,没有立马离开<lí kāi>而是站在一旁等待着什么,笑道:“公子,您现在可是雍京城的大名人,怎么今天怎么有闲工夫来我们这了?”

    每次看到了江长安,在他眼里那就是看到了财神爷,这位公子稍微一点打赏都比得上他两个月的工钱,到那雍京城最贵的花楼中喝上一场花酒也不是没有可能<would>。

    江长安漫不经心地问道:“你究竟是谁?”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