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在6日也分享一张照片,表示朋友在?_绳捷运站看到贴在售票『piào』机前的告示写:
都沦为一个摇摇欲坠的状态,更何况是在台湾『中国台湾省』,完全『completely』没有讨论『tǎo lùn』的价值;3月的
相传曾有别村多个恶人打死人后欲将尸体投取 dù』攵薹缡ㄒ运冢笸技藁龆薮澹幌氲椒缡ㄒ肓随谟用砩?o派兵将帮忙,将尸体变得重若千斤而无法『to be』搬至东洲,才使得案情得以大白,杀人者受到官府惩处,该村气愤之余敲掉了风狮爷的牙齿
这碗馄饨汤也是料好实在!!! 馄饨还不小呢,特别是汤头很好喝,老板娘表示他们可是真正用大骨下去熬煮的,有自然『zì rán』的鲜甜~
当你来到英国湖区时,你会发现,原来这些绘画的细节确实在生活中瞧得见耶!哇~~~~又再次印证了,创作是甚么呢?
多半是没加蛋黄的,也不知从何开始『appeared』有了变化,但正格的我爱这个变化,蛋黄的加入让炸过的芋头变得不那么的单一、腻口,吃将上来口感『sense』、味道都有着比较多元的变化,然后就是这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292章 :一石二鸟的妙计

第292章 :一石二鸟的妙计


    “各位大哥,我和贱内只是来这里收购翡翠的商人,实在没什么可搜查的,而且『but』贱内现在的情况也不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床,还请各位大哥通融通融。”说完,凌曜赶紧拿起床头的钱包,将里面的几千块美金全都掏了出来,讨好的交给领头男子。

    “这点钱就请给位大哥拿去喝喝茶,也算是我们夫妻两人的一点心意。”

    见凌曜孝敬了他一块价值不菲的翡翠,又拿出不少钱来消灾,领头男子终于松了口。

    “好吧,既然你们只是来收翡翠的普通商人,这次就放过你们吧,你们要是看到行踪诡异的人,一定要立刻『lì kè』报告。”

    “是是是,我们一定立刻『lì kè』报告,还请各位大哥放心。”凌曜搓着手,陪着笑赶紧应道。

    “我们走吧。”领头的男子带着其他『qí tā』人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房间。

    等阮雄的人一走,凌曜赶紧关上房门,将门落了锁。

    擦擦额头上冒出的汗水,凌曜听到一阵下楼的脚步声,他走到床边,悄悄伸手掀起窗帘,见阮雄的手下离开『lí kāi』旅馆走远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转头,唐茉茉已经『have been』穿好了衣服。

    不知道『knew』为什么凌曜心中有点淡淡的失望。

    危机暂时过去,但阮雄那边还是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凌曜和唐茉茉一夜未眠。

    同样一夜未眠的还有阮雄。

    阮雄眼里布满了血丝。

    助理战战兢兢的上前向他汇报道:“阮先生,我们已经『have been』把附近的小镇全都搜查过了,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听到这话,阮雄再一次看了看时间,距离对方要求的二十四小时只剩下最后一小时了。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阮雄像是已经预感『sense』到会是对方打来的,他深吸一口气,走过去,接通了电话。

    “阮先生,还剩最后一小时时间,希望『xī wàng』您尽快做出决定。”电话里依旧是冷冰冰的电子声音。

    “我知道『knew』了,我会照你的意思办。”阮雄闭了闭眼,再睁开眼睛的时候『shí hou』,已经做出了决定。

    “那我拭目以待,事成之后记得把照片发到xxxx邮箱里。”说完,对方再次挂断了电话。

    阮雄沉着脸,带着手下来到了关押娜塔莎的房间。

    娜塔莎同样一晚上没有睡,听到房间门被打开了,塔娜莎立刻翻身从床上坐起来,朝门外看去。

    只见阮雄带着手下从房门外走了进来,目光冰冷的看着娜塔莎。

    娜塔莎立刻从阮雄的目光中看到了浓浓的杀意。

    她警觉的问道:“阮雄先生,芯片的下落您查到了吗?”

    阮雄没有说话。

    娜塔莎心中不好的感觉『gǎn jué』越来越浓重。

    “我想我需要和总部『headquarters』联系『links』一下,或许总部『headquarters』有办法找回丢失的芯片。”娜塔莎戒备的说道。

    “已经有芯片的下落了。”阮雄开了口。

    “您已经拿回芯片了吗?”

    “还没有,不过快了,在此之前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阮雄直直的盯着娜塔莎说道。

    “您想做什么?!”敏锐的第六感令娜塔莎仿佛炸毛的猫咪一般,紧盯着阮雄的一举一动,虽是准备『ready to』和他拼个鱼『yú』死网破。

    “我想……要你的命!”阮雄一把从手下腰间抽出手枪,对准娜塔莎的心脏部位开了枪。

    娜塔莎甚至还没有来的躲闪就被阮雄射中了心脏。

    鲜血迸射出来,染红了地板。

    娜塔莎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死在了阮雄的枪口之下。

    “拍几张照片发给那个人,再转五千万到那个人的账户上。”阮雄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娜塔莎死了,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次他算是和俄国人撕破脸皮了,以后再想合作『cooperation』恐怕是困难重重,不过也不是不无再合作『cooperation』的可能『would』,只要等俄国人那边的头号人物换了人……

    阮雄决定还是先解决『jiě jué』眼前的事吧,其他『qí tā』的走一步算一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凌曜终于等来了『老弟』阮雄发来的照片,照片上娜塔莎已经被阮雄杀死了,紧接着五千万美元『měi yuán』也进了他指定的户头。

    凌曜微微勾起唇角,好戏马上就要真正开场了。

    凌曜立刻将娜塔莎被杀的照片和进账五千万的账户的截图发给了俄国人。

    原来,凌曜留给阮雄的账户根本不是他自己『zì jǐ』的而是俄国人这次派来跟阮雄接洽的洛夫斯基的账户。

    面对这些证据,俄国人绝对会怀疑洛夫斯基谋取私利,而洛夫斯基作为俄国人的二号头目,必然会和一号头目心生不合,从而削弱俄国人的势力,而这次洛夫斯基被陷害,肯定也会将这笔账算到阮雄头上,双方撕破脸皮,绝对场精彩的好戏。

    “现在我们要把这个芯片交给阮雄吗?”唐茉茉问道。

    “当然不。”凌曜摇摇头,严肃的说道:“虽然背信弃义是小人的行为,但阮雄本来就是个小人,对付小人本来就用不着讲信用。金三角地带是全世界『shì jiè』的大毒瘤,是各国政府都痛恨的罪恶之源,我们不能助纣为虐,我已经和总统『zǒng tǒng』先生联系『links』过了,他派了人来和我们会面,并且将这枚洲际导弹芯片护送回国。”

    凌曜华英刚落,门外就传来一阵节奏紧凑的敲门声。

    “少爷,总统『zǒng tǒng』先生派的人到了。”门外传来凌家属下的声音。

    “请进。”凌曜起身。

    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一身黑t恤牛仔裤打扮的挺拔青年推门走了进来。

    “是你!”凌曜惊喜地瞪大了眼睛。

    唐茉茉则直接惊呼出声,“二哥!”

    青年晒黑了的面容上露出一抹爽朗的笑容,一口白牙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他正是许久不见的端木鹰司。

    自从北辰卓伏法以后,端木鹰司就选择了进入军校学习,现在已经是一名优秀的军官了。

    这次总统考虑到多方面因素,再加上端木鹰司本身条件很优秀,这才选派了他代表军方前来和凌曜他们会面。

    “这枚洲际导弹芯片我就交给你了。”凌曜从床垫里取出芯片,交给了端木鹰司,然后拿出一枚和真的芯片一模样的假芯片放进行李箱中。

    凌曜、唐茉茉和端木鹰司带着人迅速从小镇撤了出去。

    坐在车上,凌曜拨通了阮雄的电话。

    “阮先生,您要的东西就在距离金三角二十公里外的查那镇翡翠旅馆302室,您可以『can』派人去取了。”说完凌曜挂断了电话,将手机从车窗里扔了出去。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