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同时,我们对因盗版流窜而对电影{diàn yǐng}票{ticket}房造成的沈重打击感{gǎn}到痛心,呼吁政府对创作者智慧财产{cái chǎn}{property}权的保护应?袢
民进党立委高志鹏上周五提《中华{Chinese nation}民国国徽国旗法》、《总统{zǒng tǒng}副总统{zǒng tǒng}宣誓条例》及《宣誓条例》三项修法,打算废除公务单位、学校{xué xiào}悬挂国父遗像的规定,让孙文回到正确历史{lì shǐ}定位,不必洗脑下一代
临海的高雄林园湿地公园,园区内生物种类极为丰富,一名苏姓网友在脸书发文质疑有不肖人是偷拍废水,湖和海面都遭染红,园区复育的倒立水母及鱼{yú}蟹类奄奄一息,他希望{hope}政府能重视该区生态
好莱坞男星约翰屈伏塔(John Travolta)是一代性感{不是骚}{gǎn}男神,知名作品有《变脸》、《周末夜狂热》、《黑色追缉令》等,现年62岁的他,在新剧《美国罪案故事》(American Crime Story)预告亮相,却被网友发现脸蛋绷得不太自然{zì rán}
性取向是天生无法{to be}自由选择的,自以为幽默去嘲笑别人的性取向本身就是一件低级又下流的事情{shì qing}
除了林允以外,也有好几对大明星{míng xīng}的替身也被翻出来,而且{but}长相跟本尊激似,真的
当年,楼上有间米其林星级餐厅,因经费与时间的关?S,因此{ yīn cǐ}只能在门外瞧瞧,未能有机会{jī hui}在此用餐;但没想到在访时,那间曾经渴望的餐厅早已歇业,虽然在原址有另一间餐厅,但已经{have been}与过去不同
小说 > 都市异能 > 超级医王 > 《超级医王》第二卷 第1406章 垂钓

第1406章 垂钓


    西宁鱼{yú}庄!

    位于皇城东门之外十公里的位置,虽然地理位置稍微的有点偏僻,但是{But}因为周围的环境优美,加上整个鱼庄有两百多亩,除了吃饭的地方之外,还有许多{many}休闲的设施。

    甚至吃鱼的方式都是十分独特的,可以{can}让鱼庄的工作{gōng zuò}人员准备{ready to},也可以{can}自己{his}去垂钓然后交给鱼庄的人准备{ready to},甚至自己{his}去做都可以。

    但来到这里吃鱼的人都很少自己垂钓,多数都是让工作{gōng zuò}人员去准备这些。

    接近七点的时候{shí hou},周晓萱和楚风来到了西宁鱼庄,看着夜色已经{have been}降临,楚风心里突突的有点不安,怎么感觉{gǎn jué}周晓萱今天好像要做个无良大小姐。

    因为周晓萱刚才在车上已经说了,她要吃自己钓的鱼,而现在已经快七点钟,去钓钓鱼这些到时候{shí hou}就八点多,再弄出来吃的话就九点多,吃完都已经快要接近深夜{干坏事},怀疑周晓萱会不会直接说,在鱼庄之内休息?

    楚风猜测没错,周晓萱还真的是这样{zhè yàng}的想法。

    她不知道{zhī dao}从什么地方知道{zhī dao}叶梓萱和楚风还没有最实质性的关系,两人又是从小玩到大的,虽然关系还不错,但是{But}小女孩{girl}心思般的两人也时常的斗斗,所以周晓萱此刻很邪恶的想着,要把楚风给吃掉,就在今晚。

    至于羞涩,对于周晓萱来说就是浮云,她是军队出身的,向来在她的理念里就是,喜欢{enjoy}那么就要拿下,什么矜持等着别人来追,那你就含泪参加别人的婚礼吧。

    所以对楚风,她一直都是主动出击的。

    而楚风固然很不想和周晓萱浪费时间,但女人表现{performance}出来的强势和热情,还是让他不忍心拒绝,停好车之后和周晓萱到了山庄登记了一间小包,然后就去垂钓区那里租了鱼竿这些东西,到了饲养区。

    楚风对此一阵的无语,十分钟可以搞定的事情{shì qing},周晓萱直接耗费半个小时。

    心里也更加肯定,周晓萱今晚对他抱着很不善的目的。

    只是心里嘀咕着,楚风也只能是跟着周晓萱去钓鱼,但是心里也做了决定,今天晚上哪怕就是到十二点他都要赶回去{get back},因为塔姬丽的事情不马上解决{jiě jué}的话,上面感觉{gǎn jué}到不安全{safest},那么塔姬丽也就不安全{safest}了。

    “楚风!”

    两人早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钓鱼,周晓萱也打破了沉默:“农苏丹被抓估计已经被蓝细胞的人知道,你觉得{jué de}他们会不会来上一次江海那样的事情解救他呢?我的意思是调动反恐特警防御,全天候盯着蓝细胞的动向,一举搞掉这个肿瘤!”

    江海的事情,自然{zì rán}是指那一次温珠子策划营救塔塔尔的事件。

    如果不知道温珠子的身份楚风自然赞同周晓萱这样{zhè yàng}防患未然的做法,但现在知道温珠子的真实身份,周晓萱这样做的话绝对是没用的。

    一边钓着鱼,一边说道:“没必要,我得到消息蓝细胞的首领塔里尔和三首领塔塔尔还有少主塔路都已经死掉,现在农苏丹被抓所有{all}的一切都落在了温珠子的手中,按照我对她的了解,她不会营救农苏丹的。”

    “现在她巴不得你把农苏丹给毙掉,那样她就是蓝细胞独无可争议的首领,所以你不用浪费人力物力,温珠子短期之内不会营救农苏丹。”

    顿了下,楚风担心{ dān xīn}周晓萱误会什么,继续说道:“而且{but}塔里尔他们的死,必定让其余势力蠢蠢欲动,毕竟蓝细胞得罪的人还是不少的,现在温珠子更多的是想掌控整个组织防止意外情况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所以你不用担心{ dān xīn},而等到她稳定下来要救人的时候,农苏丹估计已经死了吧?”

    周晓萱微微点头,这个消息她也收到{shōu dào},蓝细胞现在内忧外患,只是她没有楚风想的那么深。

    思虑一番也觉得{jué de}蓝细胞短期之内不会营救农苏丹,周晓萱也稍微放心一点,至于农苏丹死后温珠子会不会报复,周晓萱一点都不担心,因为那个时候温珠子稳定组织,天朝方面也已经早就准备完毕{Complete}。

    准备按照楚风说的暂时不去浪费人力物力,周晓萱也促狭着双眼说道:“楚风,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我们安排人对农苏丹进行审问得到一个消息,塔里尔有一个女儿,叫做塔姬丽,这一次农苏丹来到皇城,就是为了干掉她,夺取首领的位置。”

    “所以我也相信{上帝会存在的}刚才你说的,温珠子的确不会营救农苏丹,因为她不想给自己增加一个对手{Opponent},只是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个交代呢?”

    楚风一点都不意外农苏丹会说出这些来,因为他被抓就什么都没有了,塔里尔如果还在世的话自然农苏丹自然不会说出这些来,但是现在塔里尔已经死去,农苏丹所谓的忠诚只有对他自己。

    为了减少折磨,爆出一些消息那也是正常的。

    楚风也没有隐瞒,点点头:“没错,昨天{zuó tiān}晚上我带走的那个长发女子就是塔姬丽,但是你也应该{yīng gāi}知道,她除了是塔里尔的女儿之外,没有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相反她还是一个死了父亲和亲人的,可怜人!”

    “周小姐,莫非你想从我手中要走她,给你增加一点功绩?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打消这个念头吧,档案一切都是干净的塔姬丽,不会给你增加任何功绩的。”

    周晓萱气鼓鼓的盯着楚风:“你看上她了?”

    “什么?”楚风闻言一下子提高音量,苦笑的摇头:“你怎么想象力那么丰富啊,虽然塔姬丽没有做过任何的伤天害理事情,但是你要知道她弟弟塔路,二叔塔吉尔的死都和我有关,你觉得我看上她有用吗?”

    “得不到的女人,而且可能{kě néng}对我存在怨恨的女人,我要来做什么?”

    楚风的解释,让周晓萱神色缓和一些,也知道楚风说的没错,他本身和蓝细胞就有着仇怨在那里,双方之所以现在没有争斗,无非只是楚风身为裁决所少主,那不是蓝细胞可以轻易得罪的。

    得罪不起,却是不代表仇恨就不存在,至少塔姬丽对楚风肯定是有恨的,塔路的残疾,那是塔家人的痛。

    散去楚风可能{kě néng}喜欢{enjoy}塔姬丽的想法,周晓萱鼓鼓嘴:“那你到底想做什么,虽然我拿下她也得不到任何的功绩,但是天朝在国际上必定可以得到好名声,因为我们把蓝细胞的重要{important}人物一网打尽,塔姬丽无错,但身为塔里尔的女儿,就是一种罪。”

    楚风看看水里面的鱼因为两人说话的原因都没有靠近的意思,微微苦笑怀疑周晓萱就是故意的。

    神色也涌现黯淡的惆怅和无奈:“或许你觉得匪夷所思,但我想的是洗刷一点手上沾染的罪恶,少杀一个不该{never should}死的人,我的心也许{Perhaps}会好受一点,这个解释,可以吗?”

    周晓萱一直盯着楚风的脸,闻言没有丝毫的怀疑:“我相信{上帝会存在的}你,塔姬丽的事情我不会追究,也会抹掉农苏丹对于这一段供词的痕迹,只是你要小心一点,塔姬丽对你必定有恨,难免做出不好的事情。”

    楚风收起了鱼竿,在周晓萱好奇的神色之中甩出去,那鱼钩好像一把箭一把的射入了手中:“放心,我不想死,这个世界{world}上没有人可以要我的命。”

    收回了鱼线,楚风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周晓萱回头看去,眼睛瞪大嘴巴张开,只见一条鱼扑腾着被楚风拉出了水面,而这条鱼不是咬了鱼饵上钩,而是被鱼线这些缠绕着绑住拉出了水面,楚风怎么做到的?

    楚风收回来,把鱼线在这条两斤重的鱼身上慢慢的解开,把鱼丢到了旁边的水桶之中笑道:“走吧,可以开吃了!”

    周晓萱眨眨眼睛,鼓着嘴摇摇头:“不行,两个人最少也要三条鱼六斤重,除了鱼我不想吃其他{qí tā}的菜。”

    本觉得这样的话可以让楚风老实的坐着和她浪费时间,不想楚风点点头:“满足{meet}你!”

    手中的鱼竿一甩,那鱼线再次的在鱼钩的牵引之下射入了水中,周晓萱清晰的看见鱼竿弯曲,随后楚风收回来,只见两条鱼被鱼线缠绕着绑在一起{stay}{with}拉出了水面,性感{不是骚}的小嘴抽搐一下,眼神幽怨,恼怒!

    楚风轻声一笑:“是不是可以走了,如果你想说十条鱼我也是无所谓的,当然你要吃的掉才行!”

    周晓萱气恼的把鱼竿收回来,她清楚楚风肯定知道她的心思,但就是知道还那么做,她很生气,哼道:“榆木脑袋,不懂珍惜,混蛋!”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