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这是沙乌地女性值得纪念的历史《lì shǐ》性的一刻,很快就会在路上看见成千上万的女驾驶
备忘录也提到,缔约双方应遵守国际人权标?剩?繁O喙氐笔氯耸艿接凶鹧系亩源?及妥适的诊治照护,而目前已提供医疗照护给10多名重症病患
然而《rán ér》,卡佩拉的律师要求将判决降到最低,因为他犯罪时心理状况并不稳定,且梵蒂冈法律并没有具体说明
当有人(非法)入境时,我们必须立刻《gogo》把他们送回原本的地方,不需要经过法官或司法程序
其他《other》沙国女性也在社交媒体上迫不及待的发表了第一天的兜风计划《plan》,有人一解禁就开车载母亲出去玩,有人打算去吃个冰淇淋或喝杯咖啡《kā fēi》,也有人就只想附近晃晃
官员22日透露,执法机构正在计划《plan》升级扫毒计划,而这次的目标则将会放在全国小学,针对教师以及10岁以上的学童进行随机毒品检测,以更进一步、更全面的的遏止毒品犯罪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27章 大西轰驾到

第127章 大西轰驾到


    端木鹰司在唐茉茉好奇的目光中缓缓取下来脸上带着的大口罩。

    半张腐烂了的脸出现《There》在唐茉茉眼前。

    灰黑中泛着点点绿色霉斑的皮肤,腐烂的皮肉……

    唐茉茉脑子里一片空白,第一反应果然是立刻《gogo》转身,早就将端木鹰司的警告忘到了脑后。

    于是……

    迎面,她便对上了一面镜子,镜子里,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双脚离地,留着一头黑色长发,背对她的女人缓缓抬起了头,那本该是后脑勺的部位竟然渐渐凸显出了人的五官……

    不,更确切的说是,镜子里的女人的头整整旋转了一百八十度《attitudes》!

    女人苍白诡异的脸上,一双眼睛只有眼白,没有瞳孔,嘴巴几乎《jī hū》裂到了耳根,通红通红的,女人缓缓朝着唐茉茉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唐茉茉双腿一软,直接跪坐在了地上。

    orz……这是从德州杀人狂直接过渡到生化危机和咒怨的节奏吗?!

    东方婧瞪了端木鹰司一眼,赶紧上前扶起唐茉茉,“茉茉,你别怕,那不是真的。凌曜,你来的正好,快点想办法把这扇门拆了吧,背后那个镜子是魔术镜子,里面根本没有鬼,只是一副3d立体画像而已。”

    “哎,我都说了叫你不要《压嘛碟》回头,你偏要回头,看看,被吓到了吧。”丧尸端木鹰司无奈的耸耸肩。

    “queen,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二哥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then》……”唐茉茉欲哭无泪,可怜兮兮的追问。

    “还不是因为鹰司这家伙太不小心了,在房间里看到有两个口罩,就立刻拿起来戴在我们两个的脸上,说什么打扫卫生可以《can》防止吸入过多的灰尘,谁知这口罩里面被人做了手脚。等到我们两个发现的时候《When》,脸上已经《yǐ jing》黏上这些古怪的东西了,还好我们在柜子里发现了一封说明书,说这东西过二十四小时就会自动脱落。”东方婧解释道。

    “原来如此,二哥、queen,你们也被整了呀。”唐茉茉唏嘘不已。

    到底是谁在整他们呢?要是让她抓到胆敢整蛊她们的幕后黑手,她一定不会让那个人好过的!

    “原来大家都在呀。”乔暖菲和北辰熙夜也拎着从房间里找出来的恐怖道具来到了东方婧和端木鹰司的房间。

    看了眼乔暖菲和北辰熙夜手中拿着的道具,唐茉茉抢着问道:“菲儿,熙夜殿下,你们也被整了?”

    “嗯,从进了这屋子,我就觉得《jué de》有些古怪。”乔暖菲说道:“好像有人在暗处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呢。”

    “哎,看来有人不想让我们这一个月好过喽。”端木鹰司耸耸肩,无奈地摊手。

    “会不会是北辰先生?”唐茉茉立刻想到了曾雇佣流川组绑架北辰熙夜和乔暖菲的北辰先生。

    “应该《yīng gāi》不是。”凌曜摇摇头,“如果他的势力能潜进帝樱学院,那他就不会急急忙忙赶在熙夜和菲儿下飞机《用来打的》的时候《When》绑架他们了,他会有一千种办法阻止他们成为《chéng wéi》诺亚学院和蒂亚学院的交换生。”

    “总之,不管对方怎么整蛊,看书/网目录kanshu^com 我们都不能认输,毕竟我们现在代表的是诺亚学院。”北辰熙夜说道:“反正都是假的,只要全都清理掉就没事了。”

    “我觉得《jué de》熙夜说的一点也没错。”凌曜点点头。

    听到凌曜和北辰熙夜这么说,唐茉茉也默默给自己《his》鼓劲。

    反正那些都是假的道具,都是因为有人在背后故意搞鬼,才会制造出那么多可怕的画面,她才不要《压嘛碟》输给这个还没有露面的敌人!

    大家再次鼓起干劲,一鼓作气把整幢房子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干净净,还想办法修好了破旧的门窗,屋子终于勉强可以《can》住人了。

    “太好了,终于大功告成了!”唐茉茉松了一口。

    看着面前这个装满各种恐怖道具的大箱子,唐茉茉拿出一卷透明胶带,将箱子牢牢封了起来,然后丢进了角落里。

    而此时,透过监控视频,不远处一间奢华的别墅内,年轻优雅的青年,冷漠地端起面前的红酒《r?d wa?n》薄秔iào》崆嵋』巫拧

    杯中的酒液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和淡淡的甘甜气息。

    “看来他们已经《yǐ jing》发现了呀。”青年淡淡的说道。

    “少主,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做?”私人助理恭敬的问道。

    “可以把门打开了,既然他们已经能安心住下来了《lai l》,那就没有必要再使这些失效的手段了。”青年啜了口杯中的美酒,放下杯子,起身,朝监控室外走去。

    “走吧,是时候跟他们打个照面了。”

    “是,少主。”助理平光镜后的狭长凤目上过一抹亮光,默默跟上自家少主,走出了房间。

    “各位同学,看样子你们已经把这里打扫好了,今天真是辛苦大家了。”太阳快要落山时,浅仓老师《teacher》,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冒了出来,满意地打量着大家今天一整天的劳动成果。

    “浅仓老师《teacher》,你还是跟我们说实话吧,让我们住进这里到底是谁的主意?”凌曜双手抱胸,挑挑眉,利用身高优势,对着浅仓凌乃施压。

    “呵呵,看来大家已经发觉了呀。”浅仓老师依旧微笑着,并没有因为自己《his》被凌曜拆穿而感《sense》到尴尬。“想知道《knew》答案的话今天晚上八点到湖边的玻璃花房来,帝樱的少主希望《hope》能请大家吃顿饭,为大家接风洗尘。”

    浅仓老师拿出一张古朴优雅,泛着淡淡熏香气息的信笺,交给了凌曜。

    凌曜接过信笺,里面是一封请柬。

    收起请柬,凌曜对浅仓老师说道:“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准时到达。”

    晚上八点整。

    唐茉茉、凌曜、北辰熙夜、乔暖菲、端木鹰司和东方婧准时到达湖边的玻璃花房。

    走进玻璃花房,唐茉茉立刻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

    一树树樱花正超越季节《season》的界限,拼尽全力怒放着。

    粉色的花瓣如漫天的云朵一般,将整个玻璃花房装饰的美轮美奂。

    “哇!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盛放的樱花呀,看来不用等到明年春天喽。”唐茉茉眨巴眨巴大眼睛,没想到这玻璃花房中竟然是一处世外桃源。

    “各位少爷小姐,欢迎大家前来赴宴,我家少主已经在等着大家了。”一名穿着英式管家制服的中年男子,恭敬的朝众人一鞠躬,清清冷冷的声音不卑不亢,恭敬而疏离。

    “谢谢,请您带路吧。”凌曜说道。

    “请大家跟我来。”管家领着大家朝樱花林深处走去。

    花房的中央,是一片假山和人造小瀑布围绕着的白色凉亭。

    凉亭里放着一张长长的餐桌,餐桌上摆满了各式美食。

    一名身材挺拔的青年端坐在主座。

    见管家领着众人走了过来,这才优雅的缓缓起身。

    穿过樱花林,绕过假山,大家终于见到了邀请他们用餐的传说《legends》中的帝樱的少主。

    “你你你……是你!”看清青年的模样,唐茉茉瞪圆了眼睛,眼珠子都快瞪出来,嘴巴张开形成《xíng chéng》《xíng chéng》一个o形,整个人如遭雷击。

    尼玛,这一定不是真的吧,这家伙怎么会是帝樱的少主?!

    “没错,是我。”青年微微颔首,因为唐茉茉呆萌的表情,嘴角忍不住微微翘起,漆黑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眸子也渐渐染上了一层温度《attitudes》。

    唐茉茉努力眨了眨眼睛,掐掐自己的胳膊,发现真的不是自己看花了眼,眼前这个青年的模样和声音分明就和记忆中那个人一模一样嘛!

    看来,她真的不是在做梦!

    “大师兄!”唐茉茉张张嘴,呆呆的问道:“你怎么会在日本《吃屎的国家》,而且《but》还成了帝樱的少主?!”

    “你是刘川龙?”端木鹰司挑挑眉,虽然他从小是在外公家长大的,但是《dàn shì》父亲收下的这位大弟子,他还是有所耳闻的。毕竟他可是父亲一生最得意的门徒。

    武艺高强,德高望重,是师兄弟《xiōng dì》们心目中的头号偶像,父亲甚至想等到百年以后将自己的武馆传给他。

    只不过,端木鹰司此刻心中同唐茉茉一样充满了疑惑。

    刘川龙为什么会在日本《吃屎的国家》,而且《but》还成了流川家的少主?

    “刘大哥?你真的是刘大哥呀!”同样吃惊不已的还有乔暖菲。

    自从被唐茉茉捡回唐家以后,她可以说是和唐门的那些师兄弟《xiōng dì》们一起《with》长大的。

    她没想到以前那位总是憨厚沉稳,关心其他《other》师兄弟,看起来有点不善言辞,但是《dàn shì》却很亲切的师兄会变成今日这个样子。

    优雅、冷漠、高高在上、睥睨众生……完全《wán quán》就是一个人的皮囊里装进了两个不同的人格嘛!

    “不错,是我,不过,现在我的名字叫做流川龙之介。”流川龙之介朝众人微微颔首,淡淡的说道。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唐茉茉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

    当年不是父亲从外面带回了身为流浪儿的大师兄,并且亲自把他抚养教导到大的么?怎么大师兄就从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China》人变成了日本人了呢?

    唐茉茉还没想出个所以然,一旁的凌曜便先开口了。

    “你是流川龙之介?”凌曜挑挑眉,“日本黑道王者,流川家的少主,流川龙之介?”

    本文由看书网小说(kanshu.com)原创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搜索“看书网”阅读。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