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版权声明:图片为版权照片,由东方IC供《ETtoday东森新闻云》专用,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东方IC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quán bù>转载!
卫生局食品<diet>药物管理<guǎn lǐ>科长林冠蓁表示,去水醋酸为一种广效性防腐剂,但超量食入可能<kě néng>会危害人体之肝、肾及神经系统;另己二烯酸又名山梨酸,也是一种防腐剂,常应用于调味酱料、水果?u品、豆?u品及乳?u品的食品<diet>加工业
,不少老顾客为了这些从小吃到大的美食都赶来排队朝圣,或拿相机拍下这一刻,希望<hope>可以< kě yǐ>记住<remember>这些美味;有摊商老说,这最后一夜就像在办毕业晚会
由于<Meanwhile>谢男在事发第一天深夜<干坏事>就持他人护照潜逃往泰国,而富商遗体在多日后被发现,警方也怀疑在台湾<tái wān>还有同伙,可能<kě néng>因没领到钱,就将富商灭口
这个规定完全<wán quán>不用理会,且不说规定得不合法、不合情,它也不合理啊!你怎么监控学生<students>牵手的次数?我完全<wán quán>能够体会到学生<students>在这条规定下越发跃跃欲试的激动心情,换了是我,也一定要挑战一下
,30多年前开始<appeared>照顾流浪动物,四处向人租借场地收容流浪狗,总是遭到附近居民抗议
小说 > 青春校园 > 王牌校草独家爱 > 《王牌校草独家爱》正文 第141章 dna检测结果出来了

第141章 dna检测结果出来了


    “菲儿一定在地牢!”流川龙之介说道:“不过那里戒备森严,我们贸然前去只会自投罗网。”

    “那现在要怎么办才好呀?”唐茉茉急忙追问。

    “办法倒也不是没有。”流川龙之介说道:“我知道<knew>流川夫人一个秘密,如果用这个秘密威胁她,或许可以< kě yǐ>成功<走上人生巅峰>。”

    流川龙之介轻声将流川夫人的这个秘密说了出来。

    第二天一早。

    流川家本家大宅。

    流川悟是被一阵大呼小叫吵醒的。

    起床气很重的他,顿时心情变得极其恶劣。

    “咔哒。”卧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流川悟条件反射的抓过枕头旁的手枪,迅速打开保险,枪口对准了来人。

    “给我一个,你未经许可闯进我卧室的理由,否则,小心脑袋开花!”流川悟黑着脸,不爽的说道。

    “老爷,大事不好了,少爷他不见了!”

    管家急急忙忙向流川悟汇报了流川龙之介打昏看守连夜逃跑的事。

    “饭桶!都tm是一群饭桶!”流川悟烦躁的扒了扒头发,翻身下了床。

    正想发火,突然,门外又传来一阵惊呼声。

    “少爷?!是少爷回来了!”

    听到这阵惊呼声,流川悟的脸色更难看了。

    “你们最好给我一个最合理的解释,到底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什么事,如果连个大活人都看不住,我看你们不如剖腹谢罪吧!”流川悟一脚将管家踹出了卧室。

    “少爷,您去哪儿了?”管家被流川悟赶出了卧室,又恰逢流川龙之介带着唐茉茉等人回到了流川家,管家立刻<gogo>匆忙不跌的冲到流川龙之介面前问道。

    “父亲和夫人呢?”流川龙之介面无表情的问道。

    “老爷刚起床,夫人可能还没起。”

    “我知道<knew>了,我等他起来。”

    话音刚落,流川夫人的身影就出现<chū xiàn>在二楼的楼梯口。

    她沿着楼梯,身姿摇曳的走了下来。

    “出了什么事?一大早就吵吵闹闹的,流川家的规矩你们都忘了吗?”流川夫人瞪了管家一眼。

    “对不起夫人,只不过今天早上女佣发现看守少爷的守卫被打晕了,而少爷也不在房间里了,还以为少爷跑了,哪知少爷竟然回来了。所以才会大呼小叫,还请夫人原谅我们失态了。”管家赶紧将事情<shì qing>的始末报告给了流川夫人。

    “昨晚,你跑到哪儿去了?”流川夫人勾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好不容易逃出去了,却又自己<zì jǐ>送上门,流川龙之介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夫人,你又何必把话说得这么难听,”流川龙之介冷冷的开口,“您难道会不知道我为什么回来?呵呵,菲儿现在在父亲和您手上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流川夫人听到乔暖菲的名字,心头一跳,脸上表情出现<chū xiàn>一丝裂痕,但很快便被她掩盖过去。

    一直站在流川龙之介身后的东方婧细校約ense>牡姆⑾至鞔ǚ蛉私裉斓牧成⒉缓茫劬ο旅嬉加幸蝗谘廴Γ词褂昧朔劾凑谘冢惨谰裳诓蝗パ壑械钠1埂

    “吵吵看书:网历史<lì shǐ>kanshu*com 闹闹,成何体统。”流川悟的身影也出现在楼梯口,他缓步下了楼,站在流川夫人身边,目光冷冷的扫过流川龙之介和他身后的唐茉茉等人。

    “父亲,一定是您抓了菲儿吧,请你放了菲儿吧。”流川龙之介说道。

    “放了乔暖菲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他得留下。”流川悟指着北辰熙夜说道。

    “好,北辰少爷可以留下,但我们要先看到菲儿!”流川龙之介说道。

    “这个好说,去把乔暖菲那个丫头带过来。”流川悟微微颔首,对手<duì shǒu>下吩咐道。

    手下额头冒出一层细密的冷汗,他赶紧朝流川夫人投龋 dù>デ笾哪抗狻

    昨天<zuó tiān>流川夫人的一场残虐暴行,令乔暖菲至今还发着高烧昏迷不醒,他根本不能把人完好的带过来。

    “那丫头体质太弱,病倒了,龙之介,你要是不介意,就跟我一起<yī qǐ>去地牢把她带出来吧。”流川夫人说道。

    “病倒了?!”唐茉茉惊呼,她才不醒流川夫人说的什么病倒了呢!

    这个流川夫人一定对菲儿施暴了!唐茉茉恨恨地瞪着流川夫人,恨不得上去凑她一顿。

    流川龙之介摆摆手,让唐茉茉先稍安勿躁,东方婧也赶紧拉住了冲动的唐茉茉。

    “好,夫人请吧。”流川龙之介做了个请的手势。

    流川夫人领着流川龙之介来到地牢内。

    乔暖菲由于<Meanwhile>发烧再加上昏迷,看守地牢的人害怕她死了自己<zì jǐ>不好交代,于是只好先将她放在了墙角的那一堆稻草上。

    于是流川龙之介一走进房间看到的便是衣衫褴褛,满身鞭痕血痕,躺在角落里昏迷不醒的乔暖菲。

    “菲儿!”流川龙之介冲到乔暖菲身边,轻轻将她抱了起来,拍拍她的脸颊,大声叫着她的名字却得不到回应。

    乔暖菲的两颊滚烫,青紫一片,几乎<jī hū>看不出原来美丽的模样。

    流川龙之介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他赶紧抱起乔暖菲,大步朝囚室外走去。

    路过流川夫人身边时,他用冰冷到极点的眼神看着流川夫人,“夫人真是好手段,好好的一个人竟然能被您折磨成这样<then>,如果菲儿出一点事,今天她身上所受的伤,我流川龙之介必定十倍奉还!”

    说完,他头也不回,快步抱着乔暖菲出来地牢。

    流川夫人愣在原地,她没想到不过一夜,乔暖菲的伤势竟然已经<yǐ jing>严重到了如此地步!

    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流川夫人猛然惊醒。

    手机铃声在空荡荡的囚室内回想,显得分外刺耳。

    流川夫人一看来电显示上的号码,赶紧接通了电话。

    “夫人,dna检测报告已经<yǐ jing>出来了。”

    流川夫人闻言,闭了闭眼,深吸口气,鼓足勇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

    “告诉我,结果是什么……”

    挂断电话,流川夫人失魂落魄的从地牢走了出来。

    脸色简直比纸还白,血色退的一干二净。

    她摇摇晃晃的冲进了大厅。

    所有<all>人都在等着她到来,解释乔暖菲为何会身受重伤<pulp>。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流川悟皱着眉,询问流川夫人。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流川夫人不停<back again>的重复这这句话,她的目光紧紧黏在乔暖菲身上,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却又哽在喉头说不出来。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这么狠心,菲儿不过就是顶撞了你几句,你犯得着对她下这么重的狠手吗?!”要不是东方婧死命拉着唐茉茉,唐茉茉早就冲上去掐死流川夫人了。

    “我们得快点把菲儿送去医院。”凌曜说道。

    菲儿现在这个样子,待会儿,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向熙夜交代。

    流川龙之介抱着乔暖菲朝着大门外走去。

    “你们可以走,北辰少爷,你得留下。”流川悟的声音响起。

    北辰熙夜脚步一顿,嘴角却不易觉察的牵起。

    “没问题<wèn tí>。”北辰熙夜瞬间收起笑容,面无表情的转身。

    流川龙之介和其他<other>人带着乔暖菲火速离开<absence>了流川家大宅。

    流川悟瞪了一眼,目光一直紧紧追随乔暖菲一行人,直到他们的身影彻底看不见为之,都没有回过神来的流川夫人,轻声斥责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给我滚回房间好好反省!”

    流川夫人一惊,纤细的身体微微一颤,赶紧手忙脚乱的朝自己的房间跑去。

    她确实需要好好冷静一下……

    冷静一下……

    “派人通知<supercup>北辰先生的助理,我已经把北辰少爷请到流川家了,让他来接人。”流川悟对管家吩咐道。

    “是,老爷。”管家领命。

    不一会儿,北辰卓的助理便赶到了流川家。

    一进门,助理便朝着那个背对着他的年轻背影大声喊道:“少爷,可找到您了,您离家出走这些天,老爷可急坏了!”

    “不好意思,你大概认错人了。”北辰熙夜突然转身,朝着助理露出一抹胜<win>利<victory>的笑容。

    助理一愣,眼前这人有九分像自家少爷,但绝对不是自家少爷,自家少爷可从来不会露出这种邪邪的痞痞的笑容。

    “你你你……你不是我家少爷!你到底是谁!”助理指着北辰熙夜颤声喊道。

    闻言,流川悟一愣,在场的所有<all>人都愣住了。

    “呵呵,没错,我确实不是北辰熙夜。”少年缓缓伸出手指,朝着下颚处微微挤压,不一会儿,一张与人体组织高度< dù>仿真的硅胶面具被缓缓卸了下来。

    少年那张棱角分明的真实面容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飞扬如鬓的剑眉,小麦色的皮肤,挺直的鼻梁,鹰一般锐利的眼眸,总是挂着邪邪笑容的薄唇……

    “是你!端木家的少爷,端木鹰司!”助理终于认出了对面的少年。

    “这次总算没认错,”端木鹰司双手抱胸,嘲讽道:“现在看清楚了吗?我是端木鹰司,可不是你家少爷北辰熙夜。怎么样,现在你还打算带我回去<hui qi>见你家老爷北辰卓吗?”

    本文由看书网小说(kanshu.com)原创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搜索“看书网”阅读。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