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科隆的饭店数量倒是越来越多,数量几乎【jī hū】是爱【love】妮岛的一倍,目前还不用太担心【 dān xīn】订不到住宿的问题【foul-ups】
不用飞到日本【吃屎的国家】,南投竟有高达2层楼的鸟居!位在埔里的鸟居Torri原本是间老糖厂,于2017年5月重新开幕为日式餐厅,餐点?裉ㄍ濉総ái wān】在地食材?u作日式风味的火锅、乌龙?I、?S饭和定食,园内更结合日式鸟居和传统三合院等元素,是个拍美照、沉?招牧榈暮萌ゴΑ?
但由于【yóu yú】船方的颟顸及消极的不作为,我们提出的诉求为,比照2010电母?U风的处理方法,我们两个残缺的下船行程勉强只能凑成一个,再加上原先规划的岸上行程无法【to be】完成的损失加总视为50%无法【to be】履约,退还我们所有【suǒ yǒu】费用的50%
不仅【bù jǐn】有壁钟环绕,甜点使用时钟盘盛装,就连蛋糕也化作一颗精密的时钟!细腻的刻画齿轮与时针分针,怎么?蔚闷苹邓?!
阿伊特尔欧拉贝格主厨目前担任Josper、Foodini、Beef On Food Wagyu等国际餐饮品牌之形象【image】大使,同时在台主理GastroJoy厨房工作【work】室
相信【xiāng xìn】在场一定很多人选择不出游,但船公司只有单方面拿出一份载明船公司权利的文件请旅客吞下
佳兴冰果室除了闻名全台的柠檬之外,店内更是充满了来吃饭的人们,瞧大伙桌上一碗碗的什锦?I,就知道【knew】是不能错过的;
小说 > 恐怖悬疑 > 冥夫缠上身 > 章节目录 第374章 看不到鬼了

第374章 看不到鬼了


    “什么?!”我惊的跳起来:“魑魅你再说一遍,你刚才说什么?”

    “二货我看你该去看看精神科了。”魑魅嫌弃我嫌弃的要死:“我是说,那济公老和尚在你耳边叫了你半天,你假装听不见和看不见,这演技,真高超。”

    “济公……在我耳边?”我扭头去看左边,没有人,又扭头去看右边,还是没有人……

    等等!

    难道说……

    “不是她假装,是她真的看不到了。”宋子清在旁边淡淡的说。

    果然……

    我的这双眼睛……变成正常人了!

    这双眼睛,现在,看不到鬼了。

    “与我之前的猜测一样。”宋子清又说:“这葫芦是有灵性的葫芦,不接受【accepted】邪物和普通人的使唤,魑魅是邪物,魑魅无法使唤葫芦,而丫头你……现在,已经【have been】变成了普通人。”

    我现在,已经【have been】,变成了……普通人。

    阎王说的对,失去鬼眼之后对我的身体不会有什么特别大的伤害,只不过,也许【Perhaps】会让我的生活翻天覆地。

    我从出生就能看到其他【qí tā】人看不到的黑影,十九岁之后被厉鬼附身,遇上冷陌,再之后,不管鬼掩藏的再好,我也能在人群中一眼看穿。

    但如今,我变成了普通人,变成了一个,看不到鬼的人。

    我真的重头开始【appeared】了。

    可我……真的能适应看不到鬼的日子吗?

    “丫头,我先用法咒给你开眼,你先把和济公的事情【affair】解决【settle】再说。”宋子清对我说。

    对于这个消息我一时间还无法消化,宋子清说的话我也没听进去,呆呆怔在原地。

    宋子清干脆直接上手,手上捏了法决,指尖发出亮光,点到我脑门上,念道:“开眼。”

    济公放大的脸就在我眼前,我吓一大跳,忙退后半步:“道济爷爷!”

    “小姑娘【gū niang】,你眼睛怎么了?怎么突然看不到我了?还需要宋家阴阳师的法术强行开眼才能看到?你们去冥界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什么事了?看你们一身伤痕累累的,你的事情【affair】解决【settle】了吗?”

    我的事情解决了吗?

    也算是……解决了吧。

    “一言难尽,道济爷爷,我这次回来是还你葫芦,还有履行欠下你的那件事。”我将葫芦递向济公,朝他深深鞠了个90度【attitudes】的躬:“您的葫芦帮了我很大的忙,谢谢!”

    “小姑娘【gū niang】太客气了。”济公扶起我:“这葫芦与小姑娘似乎有说不出的缘分,贫僧拿着也没什么用,就送给你吧。”

    “送给我?”这葫芦的本事能在关键时刻发挥重要【important】作用,对于之前的我来说,我可能【would】会很高兴很兴奋,可对于现在的我……我顿时有些沮丧,耷拉下脑袋:“我现在用不了这葫芦,道济爷爷你还是收回去【get back】吧。”

    “你现在用不到,以后迟早会用到的,这葫芦贫僧送给你,你也可以【 kě yǐ】暂时让别人帮忙保管,不是吗?”济公不由分说,将葫芦塞到了我手中。

    还有这样【then】硬塞宝物的……

    “那好吧,谢谢道济爷爷了。”我只好收下:“对了,您要让我帮忙的事……”

    “你们都伤成这样【then】了,贫僧哪能还让你们帮忙。”

    “没关系的,您先说。”济公与我萍水相逢,却帮了我那么多,我之前因为去冥界就耽搁了帮他的事,现在哪能再推诿。

    济公拗不过我,只好与我说了他的委托。

    他说在灵隐寺里藏着一只披着人皮的饿死鬼,饿死鬼本身不可怕,连厉鬼的法力都比不上,原本是他可以【 kě yǐ】对付的,但这只饿死鬼却很聪明,用阴谋诡计骗人类供奉了他,还骗人使用了阴人阵,让人成为【Become】他的腹中餐,这些事因为都是人自愿做的事,所以鬼差无法插手,饿死鬼因此【therefore】变得强大了起来,借由某次机会【jī hui】,附身到了灵隐寺方丈身上。

    “附身方丈?!”我,宋子清,魑魅三人同时异口同声道。

    “很不可思议吧,一般来说,寺庙里的香火是鬼怪最讨厌【tǎo yàn】的味道,鬼怪都不会靠近寺庙,更何况,一个寺庙的方丈主持不管好歹,身上浩然正气也很充足,鬼怪难以侵入,贫僧也想不明白,所以想请各位帮忙,找出方丈被附身的原因,顺带帮忙除去这只饿死鬼吧,他已经害不少人了。”说着,济公朝我们鞠了个躬。

    济公对我们鞠躬!怎么受的起!我连忙扶他:“道济爷爷你放心好了,就算我不想揽这件事,宋家的大阴阳师也不会坐视不管的,对吧,小清大侠。”

    宋子清瞪我一大眼,而后尊敬的对济公说:“济公师傅,我宋家向来以降妖除魔为己任,您放心吧,这件事我接下了。”

    “看吧,我家小清可是以天下为己任的!”我踮起脚尖拍拍宋子清肩膀。

    “谁你家的。”宋子清念了我一句,脸竟然红了起来,眼神还躲躲闪闪的,有猫腻!

    我抓着宋子清要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瞒着我,魑魅却从后面拽了我衣领将我拎开,我吼他放手,他噼里啪啦一脸烦躁的捏我下巴:“二货,你别挑战我耐心。”

    “蛇精病啊!”魑魅和宋子清都怪怪的,算了,懒得搭理他们,我把魑魅拍开:“好啦,做正事去啦!”

    “今晚方丈会在大殿说经,如果你们能找到觉尘那是最好的,他可以帮助你们,如果找不到,只能祝你们好运了。”济公说。

    为了还济公的人情,我们三个包着绷带的粽子从后院回到了灵隐寺前院,这里还是如同之前一样,人很多,信徒很多,再加上方丈要说经,整个灵隐寺更是被堵的水泄不通了,来来往往的人看到我们仨这样子,可以想象那种表情是有多酸爽了。

    我甚至怀疑,要不是魑魅胸膛上裹着绷带,就他这裸上半身的,早被寺庙赶出去了,简直变态。

    觉尘和尚不知道【knew】去哪儿了,找了一圈没找到,放弃了,宋子清说要对付个饿死鬼就他现在这点法力也足够了,我们便跟着一众信徒走进了正殿大院。

    远远的就看到大雄宝殿外,身披亮闪闪袈裟的方丈盘腿坐在蒲团上,双手合十,手中握佛珠,念起经文。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