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黄嫌向警方供称,手枪是多年前友人所给,近来与人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金钱〖越多越好〗纠纷才带枪防身
然作为天然木纹与卡拉拉白面的吧与中岛之背景、由黑磨石地板搭配古铜色钛金板与碳黑色陶烤板的轻食备餐区,则是终极冷调,就连厨柜把手与吊灯都是特意挑选的红铜质感〖sense〗,让空间色彩计画由浅而深渐进转变,高明提升整体布局的立体层次,亦营造华丽脱俗之感〖sense〗
我们?袢〉囊幌盗行卸攵缘氖堑耗谔ǘ朗屏?捌浠疃?氖欠乐固ㄍ濉贾泄ㄍ迨 矫裰诟l硪蛱ǘ劳寄倍?受损害,如果台独势力继续恣意妄为就是死路一条,搞武力对抗没有出路
基隆一名年轻女子将监视器画面公布,泪诉自己〖zì jǐ〗前一晚在Net门口遇到变态,
青蛙是手机游戏《旅行〖lǚ xíng〗青蛙》的主人翁,这个游戏在2018年初忽然开始〖appeared〗风靡,受到一些九○后年轻同事的影响,我与之结缘
因此〖 yīn cǐ〗针对毒品犯罪案件,警方会积极于缉毒溯源断根,澈底消弭毒品,营造无毒健康家园
名字蛙仔的动向,照看下这个无声的小蛙仔是否回家了?是否该给他?时感欣盍耍课业娜瘴某潭取 dù〗和蛙仔仍有着很大的语言障?饩意外让我创造出与家人、年轻同事间无声却有形的新共鸣
小说 > 历史〖History〗军事〖military〗 > 特种兵之利刃 > 章节目录 第2573章 第2573 长戟舞东京19

第2573章 第2573 长戟舞东京19


    战斗激烈。

    双方焦灼的战斗,在很短的时间内就造成大量死亡。

    冲杀声和惨叫声不绝于耳,声浪滚滚,刀飞劈而下,频频发出破空的声响。

    和往常不同的是,战斗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狼群雇佣兵的人开始〖appeared〗撤离。

    素来都不会选择撤退的一帮人开始撤离了,这让人有些找不着北。

    “八嘎!这特么到底在搞什么鬼?”藤原小五郎脑壳有些刺痛,命令〖orders〗手下的人派出小股兵马进行试探追击。

    追击的过程中,双方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恶战,藤原小五郎在小股追击的兵马后头又布设了相当一部分人进行驰援。

    驰援的后果让人相当满意,藤原小五郎也打消了之前的某种顾虑。

    “大人,您现在应该〖yīng gāi〗不用那么担心〖 dān xīn〗了。咱们已经〖have been〗开始变得惊醒起来,而对方却还在用着比较生硬的老路子,咱们的人跟对方交战的时候〖shí hou〗表现〖performance〗的相当骁勇。可能〖would〗是这份勇猛让对方开始慢慢畏惧,所以在战斗持续了十多分钟之后就开始溃逃。在追击的过程中,我们也杀了不少敌军,看样子咱们逆转战局的时机到了。”藤原小五郎手下心腹谋士说道。

    “哦?有这样〖zhè yàng〗的事情〖shì qing〗?难道就没有什么埋伏么?”藤原小五郎有些谨慎,眉头紧皱,朝着心腹谋士看了看,说道:“你说……这会不会是什么阴谋?对方故意示弱,假装溃败吸引我们过去。”

    “应该〖yīng gāi〗不至于,至少不符合他们之前的一些作战风格〖manner〗。大人,您应该是听说过这群神秘敌军的。他们从登陆战开始,就一直没有消停,一路勇往无前,没有停歇。在过往的战斗中,他们只知道〖knew〗进攻,不知道〖knew〗后退,这个时候〖shí hou〗咱们的人跟他们交战之后,他们开始被迫撤离,已经〖have been〗能够说明问题〖wèn tí〗。”谋士简明扼要的分析道。

    “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藤原小五郎笑了笑,心情一下子变得畅快了很多。

    心腹谋士‘哈依’一声,正要离开〖lí kāi〗,他刚走到门口,就被叫住。

    “等等!”藤原小五郎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让我们的人备足弓弩,既然机会〖jī hui〗难得,那就得赌一把。命令〖orders〗我们的手下,争取一鼓作气,一举拿下这些支那猪!”

    藤原小五郎对着谋士发出命令,双眸迸射着冷光,像是特别笃定一样。

    ……

    就在藤原小五郎的手下准备〖zhǔn bèi〗朝着齐麟他们发动攻击〖aggressive〗的时候,林环宇带着放在佯装攻击〖aggressive〗的狼群雇佣兵回到了临时栖居地。

    这是一片相对空旷的地方,外围有不少植被。

    因为毗邻海洋,空气湿度〖 dù〗大,所有〖suǒ yǒu〗泥土的土质比较松,容易挖掘。

    在林环宇他们回来之前,齐麟就早已命人在这一片地方挖了巨大的深坑,深坑足够三四米,里头有不少尖刺。

    四周相当安静,一切看上去相当安静。

    陷阱做的相当不错,挖掘造成的土质翻新被刻意做旧,痕迹也被树叶清,所有〖suǒ yǒu〗的东西做的非常完美,完全〖wán quán〗看不出有什么痕迹。

    在通往临时构建的驻地方向设下很多的陷阱,非但能够让追击上钩的东瀛守军死伤一片,而且〖but〗还能给对方造成一种更加真实的感觉〖gǎn jué〗。

    常规的思路一定是如果有足够多的陷阱,就证明〖zhèng míng〗对方早有准备〖zhǔn bèi〗,同时从另外一个方面也能让人联想到设置陷阱的一方人员可能〖would〗不多,等等问题〖wèn tí〗。

    “准备好了么?”齐麟朝着司徒破虏等人问道,司徒破虏对杀敌最感兴趣,所以埋设陷阱之类的事情〖shì qing〗就交给了司徒破虏,而坚守高地的任务则交给了李毅。

    李毅是正儿八经的军人,比较擅长指挥。

    凭借架构的防御工事御敌防守,这一点应该是李毅相当擅长的一个方面。

    现在兵力严重匮乏,每个人都只能做自己〖zì jǐ〗最最擅长的一些事情,这样〖zhè yàng〗才能够将战斗力最大〖zuì dà〗化。

    “齐麟,都准备好了!”司徒破虏回应。

    放在进行陷阱布设的时候,司徒破虏相当的小心翼翼。

    “都散开,到处都是陷阱,自己的人要仔细避开,别回头自己把自己给坑了。”齐麟朝着众人嘱咐着,随后朝着李毅所在的驻地看了几眼。

    一路攻击过来,狼群雇佣兵的人按照齐麟的意思,一路上都没有留下什么。

    一般都是杀光、毁光和烧光,所以现在临时构建工事,非常残破,要是抵挡大量的东瀛守军从正面进攻,这是一种相当大的考验。

    林环宇作为后援,齐麟和司徒破虏各率领四万人埋伏左右两侧。

    齐麟一心想要玩儿次大的,所以他开始引诱东瀛守军上钩的戏码做的非常不错。

    “对方人呢?”狼群雇佣兵的头目口中默默嘀咕着,仿佛异常焦虑。

    等待是漫长〖long〗的,让人心浮气躁,特别难受。

    “准备这么久,要是他们没有来,那就无语了。”另外一名狼群雇佣兵头目说道。

    “快看,那是什么?”忽然,有人发现了一帮打头阵的东瀛守军,乘着夜幕黑压压的覆盖上来。

    从人数上大致的估算,估计得有好几万人。

    齐麟嘴角上扬,胸有成竹,说道:“等下分散开攻击,记住〖remember〗,要慢慢等东瀛守军进入伏击圈之后再下手,千万不要〖bù yào〗错过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jī hui〗。”

    “是!”狼群雇佣兵齐齐点头,时刻准备着,他们的目光锐利,就好像是一匹匹瞄上猎物,随时出击的狼群。

    几分钟后,大量敌军抵达。

    陷阱采用的绳索控制的,需要两边一起〖yī qǐ〗拉扯,然后开启地面上的陷阱,这种方式比较便于让敌人先头部队平安无事的通过,不引发后续部队的怀疑,然后一锅端。

    东瀛守军先锋部队顺利通过,朝着身后的队伍叫嚷着,说道:“快快的,这里没有路障和陷阱!看样子这群支那猪真的没有多少人了,赶紧冲,杀了他们去番主大人那里领赏!”

    “冲!……”见先锋部队平安无事的通过,后续东瀛守军加速前行。

    大约〖about〗六万人马朝着伏击圈冲了过去,就在后续的东瀛守军完全〖wán quán〗进入伏击圈的时候,两边预设的陷阱绳索一起〖yī qǐ〗拉扯着,深坑上覆盖着的暗板被扯开,接二连三的有人摔落在了坑中。

    “啊!……”

    惨叫声一片,密集的敌军相互拥挤,进退维谷。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