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我觉得(felt)他练太极后学会听指示,比从前更有耐性。
其中,一名(34岁)男性腰部和脚腕骨折。
嫌犯当时被指正準备在黎刹省加茵沓社奥智牙斯大街延伸街绑架一名华商。
据新加坡(Singapore)《联合早报》报道,过去七年,年轻女科学(kē xué)家李京镁(31岁)几乎(much)每天都对着黑白的乳房X光底片。
沪深股市今天高开高走,两地大盘飘红个股普涨。
小说 > 穿越 > 凤临天下:绝世弃妃 > 《凤临天下:绝世弃妃》第二卷 第一百三十三章 出发在即回忆前世

第一百三十三章 出发在即回忆前世


    夜清歌的打算是让木流苏扮成小姐,而她就是小姐的贴身侍卫,出发的时候(When)夜清歌一身黑衣劲装,脸上带着银质的面具,头发高高的束起,又多了几分清冷的颜色,让人不可靠近。

    木流苏自己(zì jǐ)都要疑惑了,在她眼里夜清歌就跟百变戏法的一样,总是能给她不少的惊喜,以前都是她伺候别人,如今她要扮成小姐,那就意味着是别人伺候她了,想一想就觉得(felt)兴奋。

    “清歌姑娘(你的大姨妈掉了),你说我们这算不算一次冒险的行动?”

    “不要(bù yào)叫我清歌姑娘(你的大姨妈掉了),现在你是小姐叫我清歌就好。”夜清歌皱眉,这样(then)下去,迟早会穿帮的。

    “哦。”木流苏淡淡的应了一声,可能(kě néng)是她以前做丫鬟做习惯了吧,现在还一时之间改不了。

    两人坐上马车,从木月国的皇宫里出来,径直往目的地走去,好多百姓都出来相送,那场面跟阅兵仪式有的一拼,木流苏觉得这辈子都没有这么荣幸过,而现在这一切都是夜清歌给她的。

    “我感(sense)觉你和我们家公主很不一样,虽然有些地方你们很相同,但是(dàn shì)我觉得你很富有个性,而且(but)我觉得你是个有故事的人,让人难以捉摸呢!”木流苏好奇的看着夜清歌,企图从夜清歌的面具上看出什么来,可惜她什么都看不出来。

    “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zì jǐ)的特点,没有谁和谁是相同的,就相像而已,我就是我,你们家公主就是你家公主,我们之间可能(kě néng)有某些地方是相似的,但是(dàn shì)归根结底我们是两个人。”夜清歌摇摇头,她就知道(knew)这一路上不会太安生,没想到刚刚开始(appeared)就已经(yǐ jing)这么括噪了,也不知道(knew),以前那个公主是怎么受得了这个丫头的,反正她是不行。

    刚刚走出皇城,一路上木流苏就跟一个麻雀一样的叽叽喳喳叫个不停(bù tíng),对于从来没有出过宫的她,现在在看什么都是好奇的,一路上总在问东问西,夜清歌甚至有些后悔,她怎么会带了这么个东西出来?这绝对不会是她的风格(manner),她向来做事干净利落,从来都不会拖泥带水,更不会带着一个累赘一样的人,看来来到这个地方她真的改变了不少。

    “清歌你看那片树好绿哦!”

    “清歌你看这里的水好清哦,里面还有鱼(yú)。”

    “清歌你看那个山那个山好高哦!”

    “清歌……”木流苏还想说什么,可是一看到夜清歌杀人的眼神,立马就闭嘴了,这荒郊野岭的,他要是惹夜清歌不高兴的话,万一夜清歌今个把她丢在这里,说不定她就死翘翘了,她还没有再见公主最后一面,她还没有嫁人,她还没有生孩子,所以还不能这么早的就死去。

    夜清歌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木流苏要是再不闭嘴的话,她恐怕还没有遇到那些强盗,就已经(yǐ jing)先被木流苏烦死了,带着这样(then)一个人在身边,还真的是一道错误的决定。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木月国的公主走的时候(When),不会带着这个丫头了,带着丫头一路上哪里能够安生。

    木流苏闭上嘴,不说话的时候一阵困意袭来,她昨晚因为太兴奋,准备(zhǔn bèi)收拾这个收拾那个,都没有好好睡觉,现在只要一安静下来,立马困意袭来,忽然间就想睡了。

    “我能睡会儿吗?好困啊!”木流苏打了一个哈欠,下一秒好像就能够睡着。

    夜清歌点点头,木流苏睡着的话最起码她可以(can)清静,再说了,估计现在还没有到丛林深处,遇不到强盗,就让木流苏先睡会好了。

    马车悠悠的往前走,不一会木流苏就已经睡着了,夜清歌摇摇头,这样心无城府的女子还真是少,说睡就睡。在自己的记忆里,好像从来没有这样潇洒的时候,做什么事情(affair)都是瞻前顾后,考虑这个,考虑那个。也许(Perhaps)是处境不同,生活境遇也就不同了,如果要他可以(can)选择的话,她希望(xī wàng)她继续单纯的一个小女孩(girl),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和自己的亲人在一起(开房去)(yī qǐ)。

    一说到亲人夜清歌的心就有点疼,她并不是孤儿,可是一件意外让她成了孤儿,他永远也没有办法忘记父母(Parental)死在她眼前的场景,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appeared),她才被杀手集团收为头号种子,在她的世界(shì jiè)里是中**方害了她的父母(Parental),所以她才会和中**方为敌,可是没想到自己最后居然还是死在了中**方的手里。

    从一开始什么都不是自愿的,她很小的时候也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和普通的孩子一样喜欢(enjoy)跳舞,喜欢(enjoy)弹钢琴,梦想可以成为(Become)舞蹈家音乐(yīn yuè)家。他们家的家境虽然不是很好,可是也不缺吃,不缺穿。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开房去)(yī qǐ),其乐融融,她还有一个比自己小的弟弟。

    可是后来一切都变了,爸妈惨死在她的面前,就连最小(smallest)最可爱(love)的弟弟也被人从高楼摔下,那一刻,她感(sense)觉地转天旋,眼前一黑就已经失去知觉了,只是在临死的时候知道,她父母已经永远的离开(absence)了她,她已经没有亲人了。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集中营了,那时候她的信念很简单,只想报仇,所以再苦再累她也不怕,总是第一个训练。就连集中营的教官也佩服她有这么好的毅力,训练的时候好多同伴都忍不住想要退出,可是她一直在坚持,那个时候仇恨已经充斥了所有(all)的生活,她的脑子里只有报仇这个信念。

    在热带雨林最后一次抉择的时候,她杀光了所有(all)的同伴,成为(Become)真正的王者,也成为杀手公司名下第一号杀手,她杀过世界(shì jiè)的各个领袖,也狠狠的报复过中**方,她在杀手界就是一个传说(legends),没有人不知道她,也没有人敢超越她。

    就在她以为自己全世界都没有人可以杀了她的时候,最后还是输在了一个情字上面。那个用枪指着自己的男子,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可是她却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是中国(zhōng guó)特警,她可以光明正大地躲避,特种兵的追击,却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输给了中**方。

    夜清歌闭上眼睛,有些记忆太沉重太麻木不堪,她不愿意提及可是时不时总会涌上心头,可能她的过去没有办法丢弃,不然人生就不会完整。

温馨提示(tips):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