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当人们穿上袜子变得暖和,大脑会察觉身体平均《píng jūn》温度《attitudes》升高,于是将血液从身体核心导到末梢如脚底,以平衡体内温度《attitudes》
夜间舞台表演将从18:30表演至19:30,OPEN!家族将挑大?糯?给全家大小多样貌的舞蹈表演和大型魔术秀,明天16日还有
仅建议民众,发泡锭补充维生素C较适合于生病或者身体特别疲惫时使用,而肾功能缺损或具心血管疾病《jí bìng》者补充维生素C,建议尽量选择粒状吞服为佳
病人确诊后,为了传宗接代,改以补充人类绒毛膜促性腺激素(HCG)想要?G丸再发育、?u造精子,但治疗1年多,?G丸没发育长大、?G固酮指数仍低下,也没精子,效果有限,加上该男是家中唯一《wéi yī》独子,传宗接代的心愿恐怕难以实现
一向超爱《love》吃肉肉,没想到这天赐蝗慌艿匠?房偷走一根生红萝?N,躲到房间独自狂啃,妈妈看了超傻眼,赶紧拍下这历史《lì shǐ》性的一刻,并满头问号PO文表示,
一名网友在二手交易平台卖一支过保的iPhone 6s,容量还是64G仅卖300,只是小小弯到了一下,还向卖家挂保证说
小说 > 恐怖悬疑 > 棺爷 > 章节目录 第33章 我的名字

第33章 我的名字


    不过这些事情《shì qing》也和我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我只是路过而已,在这里借宿一晚,明日就离开《absence》了!所以说也没有多想!

    丁师傅所言也并不是不无道理,寻常人怎么会娶一个鬼新娘!所以说丁师傅也就只有将自己《his》给搭进去了。不过这对他而言也不是一件坏事,终归是有一个陪伴。或许夜里还能笙歌一番。

    也算得上是老牛啃嫩草了!

    过了没有多长时间,丁师傅就已经《yǐ jing》将饭菜做好了,只是一些寻常的家常菜。

    我和丁师傅坐在那里吃过晚饭之后。就回到房间里休息了!奇怪的是,看丁师傅的身体好像是有些不方便,好像是受过伤一样。

    虽然说条件简陋,但是《dàn shì》出门在外能够有这样《zhè yàng》的条件也已经《yǐ jing》非常不错了。

    过了没有多长时间,我就进入到了梦乡之中。梦中总感《sense》觉到有一股非常奇怪的味道,有些像是香气,又有些像是腥气!迷迷糊糊的睡了一晚上,睡得并不算踏实。

    第二天早上醒来,外面昨天《zuó tiān》夜里果然下了一场雨。不过现在也已经放晴!

    天空之中绽放出一朵朵的云彩,云淡天高,空气也更冷了一些。

    一场秋雨一场凉!就是这么个天气!

    我舒展了一下懒腰,走出了房间。打算和丁师傅告别一下,然后就赶路了。可是奇怪的是,听师傅好像并不在意《zài yì》,装置中我叫了几声也没人应我。

    “该不会是还没起吧?”我的心中有些疑惑,所以逐渐的向着丁师傅的房间走去。

    房间的门虚掩着,一般的小偷也绝对不会来到义庄里头东西,所以说门关与不关没有什么两样。

    我推开门,发现丁师傅躺在床上。我的心中松了一口气,走上前去说:“丁师傅,我这就走了。以后有时间的话再来看你!”

    可是奇怪的是丁师傅没有任何的动静。我的心中有些狐疑,往前走了两步,看到丁师傅的双眼瞪圆躺在床上。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shì qing》一样。已经没有了半分的气息。

    丁师傅竟然死了,而且《ér qiě》还死在了这里。这让我感《sense》觉到非常的震惊。

    昨天《zuó tiān》晚上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一晚上没有见到?人就死了?

    我检查了一下丁师傅的身上,好端端的没有任何一个伤口。也就是说,应该《yīng gāi》不是外因致命。我感觉《很爽》到有些奇怪,不过却也不能就这样《zhè yàng》让他躺着。所以轻轻的将他的眼睛合拢了下来。

    不料,刚刚将他的眼睛合拢。他的眼睛又再次睁开了!

    这是死不瞑目的迹象!我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knew》应该《yīng gāi》做些什么。如果说师傅和师弟在我旁边就好了。

    “该不会是吕凤吧?”我的心中有些狐疑,走出丁师傅的屋子,然后来到了停尸房之中。棺材里,吕凤依旧完美无损的在那里躺着。看是脸色,仿佛是更加红润了。那种感觉《很爽》,好像真的是随时都有可能《kě néng》睁开眼睛一样!美艳的嘴唇好似能够滴出水来,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亲上一口。

    我感觉到有些奇怪,这人死了之后,尸体应该越来越僵硬才对。可是我还没有见过一天比一天红润的。

    重新的回到丁师傅的房间之中,想要检查一下他的死因。发现丁师傅身体已经冰凉,甚至有了一些松软的迹象。这让我感觉到非常的奇怪,按照道理而言,人死后在24小时之内,身体应该是逐渐变得僵硬的。等到尸僵过后,身体才会逐渐的松软下来。可是这丁师傅的身体竟然松软无比。

    好像是已经死去了很长时间一样。

    身体冰冷,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丝毫不像是刚死!

    我深吸了一口气,从自己《his》的怀中取出了一枚柳枝,然后轻轻的插在了丁师傅的鼻孔之中。过了片刻之后,将那柳枝给取了出来,柳枝上已经散发出一股腥臭的气息。

    这表明尸体内部已经开始《appeared》腐化。

    难道说?这就是我昨天晚上所感受到的那股腥气?

    我的心中有些奇怪,一时之间没了主意。没有想到,我到义庄里借宿一晚,竟然还能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这样的事情。有些漫无目的的回到了院子里,坐在柴火旁,心中不断的思考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想要将之弄清楚!

    而这个时候《When》,婚书却是轻轻地掉落在了我的旁边。

    婚书依旧非常的新,好像是刚刚拟定好的一样。

    这东西不必保存,因为真正结阴亲之后,这东西会一把火烧掉。我叹了一口气,将大婚书再次翻开。

    不过,眼前诡异的一幕,却是让我彻底的惊住了。

    在婚书上,丁师傅的名字已经消失了。原本丁师傅名字的地方,轻轻的划着两个字。那两个字不是旁的,正是我的名字——叶非!

    那一瞬间,我感觉到脊背上出了一身冷汗!忍不住的吞咽了一口吐沫!

    然后看向了下面的掌印。

    看上去也和昨天有了一些不同。我轻轻地将掌印覆盖在上面。那掌印竟然和我的手掌一模一样!

    “吧嗒……”一声,婚书掉落在了地面上。

    我不知道《knew》应该说些什么,只是感觉这一切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这婚书竟然还可以《 kě yǐ》变?还是说这个婚书和原来已经不是同一本了?

    我猛然间站起身来,急忙的向外走去。

    这是一个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不过,就在我来到门口的时候《When》。一阵风突然间把大门给吹的关了起来。阻住了我的去路。

    我左右一看:“什么东西?在这里给我装神弄鬼!滚出来!”

    不过,周围没有一丁点儿的气息,也没有任何的鬼影。

    我身体腾空一跃,向着围墙上翻去。可是,就在我要出去的一瞬间。那围墙竟然在霎那间涨高,直接的阻住了我的去路!

    我的眉头紧蹙。身体落到地面上。知道自己已经被困在这里了!

    手中持着棺棍,怒哼一声,向着停尸房走去。

    棺材之中,吕凤的样子依旧楚楚动人,看上去让人不忍苛责。我的眉头紧皱,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她搞的鬼?如果真的是她搞的鬼,她做这一切又究竟是为了什么?

    最诡异的是我在附近没有感觉到一丝魂灵的气息。

    除了义庄,应有的那股阴气之外。

    我甚至连一丁点的危险都没有感觉到。

    丁师傅的死,还有我突然间被困在这里!一切就好像是毫无征兆一样,骤然出现《chū xiàn》!

    “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更没有兴趣知道!”我静静的倚靠在吕凤的棺材前,脸上露出了一股冷然:“不过,如果是你想要玩什么花样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

    说完之后,我转身离开《absence》了!

    吕凤确确实实已经死了,身上没有半分的生命气息。

    我再次去看了一眼丁师傅,他的身体已经非常的柔软,看上去至少是已经死了三天左右的样子。还是说昨天我看到的事实上并不是人?

    我家平安囊拿出来,看了一眼其中的柳灵童,轻声的问着说:“妹妹,你有没有感觉到周围有些不对劲?”

    “没有啊……”妹妹仔细的感受了一下周围,顿了一下之后才接着说:“这里很普通的嘛,一点都不好玩!”

    我的眉头微皱,想不到连柳灵童都察觉不到附近的危险。

    思考了一下之后,我将那枚婚书再次拿了出来。

    “那这个呢?”我再次看着柳灵童问道。

    柳灵童看上去似乎是有些诧异,张开双手才算是将那婚书抱住。但是《dàn shì》婚书比她还要高上一些。所以模样看上去非常的可爱《love》!

温馨提示《tí shì》: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

整本小说下载